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166章:七星拱月

第1166章:七星拱月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082  |  更新时间:

柳飞可以确定这种光,他之前从来没有见到过。

它不同于自然界的光,虽然很缥缈,但是似乎拥有着超强的穿透力,仿佛能够穿透一切。

如果盯着它仔细看一会儿的话都会觉得眼睛疼。

想了想,他连忙对瑾萱道:“我想我们还是去问一下师父吧,他见多识广,也许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瑾萱点了点头,连忙穿上衣服,和他一起来见缥缈散人。

缥缈散人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突然一站而起,难以置信地道:“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天鳞之光’?”

“天鳞之光?”

“传闻天鳞之光乃鲛族特有,千年难得一见,被称为‘血脉之光’!也就是说这种光是鲛族血脉所散发的光芒。只不过它极难觉醒,好像只有上古的鲛族上仙采娥曾经觉醒过,但也只是昙花一现而已。”

瑾萱连忙道:“为什么会这样?”

缥缈散人道:“因为采娥得到这天鳞之光后,莫名地走火入魔了,差点了杀了鲛族的所有人,让鲛族灭族!也不知道最终鲛族是用什么方法将她困住,让她略微清醒了一点。”

顿了顿,他继续道:“她清醒后,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甚为懊悔,自杀身亡,让人唏嘘不已。据说从那以后,天鳞之光就再也没有觉醒过。听说连你们鲛族自己也不知道它会在什么情况下觉醒,只是听说它无坚不摧,堪称是神兵利器。”

瑾萱难以置信地道:“这……怎么可能?鲛族曾经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缥缈散人道:“你不知道是正常的,因为你们鲛族没有人愿意提起这事!毕竟采娥曾经让你们鲛族经历了最辉煌的时期,同时又差点让你们鲛族灭族,可以说既让人崇拜,又让人痛恨!而且如果本尊猜得没错的话,天鳞之光在你们鲛族也是禁

忌,恐怕早就被很多人给忘记了。”

柳飞慌忙道:“为何是禁

忌?”

“还是因为采娥的原因。她让整个鲛族见识到天鳞之光毁灭的能量,认为没有人能够驾驭它,所以不如不觉醒,不谈论!再加上采娥之后,从来没有人觉醒过,所以……”

听他这么说,瑾萱不由自主地向后踉跄了两步,绵软无力地坐在椅子上,神情恍惚地道:“怎么会这样?”

她本来可是对这突然出现的光抱有很大的期待,认为它可以帮到柳飞呢,谁曾想还有这样可怕的前车之鉴,万一她要是因为它而走火入魔,在海鸣山大开杀戒的话……

她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也不能再想下去了,她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内心现在非常非常的凌乱,而且整个人也开始暴躁起来。

这可不是什么好的信号。

离开!

必须要马上离开这里!

想到这,她连忙站起身,刚要走,柳飞已经闪到了她的面前,连忙抓住她的香肩道:“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有我在,你不要想那么多!采娥之事,我一定不会让它在你的身上发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瑾萱不停地摇头道:“不!飞哥,你就不要安慰我了,这已经有了血淋淋的前车之鉴了啊!我不想害了你,更不想害了大家,你就让我走吧,让我回到蓝洞,一个人呆着。”

柳飞一把将她拉到怀里,紧紧地抱着她道:“不可能!有问题,我们一起解决,我肯定不会让你一个人独自面对的。”

“可是……”

“没有可是,你现在是我的女人,必须要听我的。”

听着他这霸道之语,瑾萱心里暖暖的,可是她依然很忐忑。

缥缈散人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虽然本尊也不知道该如何避免因为这天鳞之光的觉醒而走火入魔,但是本尊觉得也许答案还是在采娥那里!瑾萱,你知道采娥被葬在何处了吗?”

瑾萱松开柳飞,摇了摇头道:“要不是您提起,我都不知道我们鲛族历史上原来还存在着这么一个厉害的角色呢,自然也就不知道她被葬在何处。”

缥缈散人道:“她虽然让你们鲛族又爱又恨,但是在当时你们鲛族心目中的地位肯定是毋庸置疑的,所以本尊觉得她的墓地应该在南海。你们可以到南海去寻找她的墓地,看看能不能从她的墓地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

柳飞拉着瑾萱就飞到了伏魔炉之中,如今混沌钟正镇压在包罗法阵之中,对于包罗法阵而言至关重要,所以不到迫不得已,他肯定不会将混沌钟从包罗法阵中召回的。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兰姨突然窜到了伏魔炉中,沉声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察觉到了一些异常。”

毋庸置疑,她是通过发丝绳结察觉到的。

瑾萱十分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多少有些醋意。

柳飞可没有想那么多,立即把天鳞之光的事和她说了一下。

兰姨当即道:“你这明显是有所隐瞒,她的天鳞之光为什么会突然觉醒呢?”

柳飞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她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有发丝绳结在,她不比谁都清楚?

“我也不知道。”

既然她明知故问,那他就睁着眼睛说瞎话。

兰姨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道:“出发吧,我和你们一起去,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而且这件事必须得尽快解决。”

有她跟着,无疑更好。

柳飞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立即让伏魔炉载着他们来到了南海,然后直接进入到蓝洞之中。

故地重游,他的心境肯定是不一样的。

只是他现在哪里还有心思去感慨,立即在蓝洞中寻找了起来。

毕竟南海实在是太大了,若想找到有关采娥被葬之地的一些蛛丝马迹,这里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切入口。

奈何他们找了足足五六个时辰也一无所获。

而瑾萱的脾气似乎越来越暴躁了,整个人也是坐立不安,这分明就是走火入魔的前兆。

柳飞和兰姨相互看了一眼,立即让她盘腿而坐,然后源源不断地往她身上施加能量,尽可能地延缓她走火入魔。

不过他们也知道,这种走火入魔是和她的血脉密切相关的,是最让人头疼的,哪怕是他们耗尽所有的能量,也无法有效地延缓。

当前最重要的还是要尽快找到采娥的葬身之处。

他们又找了几个时辰,还是一无所获,柳飞知道必须得换一种找法了,立即带着她们一起窜出了蓝洞,到鲛族在南海的另外几个生活的地方找了找,还是一无所获。

瑾萱这会儿已经是两眼发红,青筋暴起了,再这么下去,恐怕谁也救不了她。

他闭上眼,快速地回忆了一下他们寻找的几个地方,随后连忙带着兰姨和瑾萱乘坐伏魔炉窜到南海的上空,将鲛族居住的几个地方连成线,赫然发现竟然恰好形成了“六星拱月”的图案,而那蓝洞正好代表着月亮。

“七星拱月,现在只有六星,还少了一颗,如果填补这一颗的话,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个地方也是鲛族生活的地方,我明白了!”

柳飞猛然睁开眼,十分兴奋地往斜前方指了指,立即让伏魔炉带着他们窜入海中,然后一直往下窜。

没窜多久,伏魔炉被卷入到一个威力巨大的漩涡中,无论它如何发威,都未能逃离。

“这是‘海之漩涡’,是我们鲛族非常高深的一种机关,虽然看着是漩涡,但是其中包罗万千,非常危险。”

瑾萱快速说了一句,快速翻转手印,默念心法,很快,一个气旋在她的面前形成,随后“嗖”得一下窜入到海之漩涡中,就像是一滴水滴入大海中一样,并没有引起任何的反应。

但是很快,让人惊喜的事情发生了,海之漩涡不仅停止了旋转,而且还快速向两旁散开,一个银色的大门顿时映入他们的眼帘。

瑾萱很是激动地道:“真的没有想到的这里也是我们鲛族生活的地方,我竟然从来没有发现过。”

柳飞一针见血地道:“不!不出我所料的话,这应该是葬着采娥的地方,我们赶紧进去!”

在他们推开银色大门的那一刹那,他们瞬间被眼前的画面给震惊到了。

这是一座地宫,地宫里只有一个透明的棺椁悬在那里,四周没有任何的陪葬之物,哪怕是连石雕像都没有。

但是让人啧啧称奇的是可以清晰地看到地宫外面的大海,以及在地宫周围自由自在游着的大小鱼儿。

所以说它是“海宫”更合适。

乍看之下,整个海宫就像是和整个大海融为一体一样,没有任何的支撑物和阻拦物。

柳飞一脸诧异地看向兰姨道:“你……你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吗?”

兰姨道:“我只感觉到那透明棺椁中散发着源源不断的浑厚能量,是那能量在撑起整个海宫,只是这海宫应该存在了上千年之久了吧,再浑厚的能量恐怕也早已枯竭了,它却依然没有枯竭,这太不正常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