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119章:一蝶两梦

第1119章:一蝶两梦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18  |  更新时间:

对方若是直接出招,那肯定好对付多了。

现在对方整出这一出出的,让人晕头转向,柳飞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了。

他赶紧给刘静月打了一个电话,确认她正在京城别墅,而且人好好的后,当即让她到海鸣山去,随后忍不住打量了一遍刘香月,总感觉对方好像抓错人了……

刘香月看出了他心中所想,小声道:“你不会是觉得我成了我姐的‘替罪羊’吧?哼!你还好有意思有这样的想法,无论怎么样,我还不都是你的替罪羊!”

这语气、这神态、这逻辑,必是刘香月无疑啊!

柳飞真的搞不懂,对方把她完好无损地送到他的身边来,到底是想干什么。

以她的个人安危来制约他的战斗力?毕竟一旦开打,他肯定要保护好她的。

倒是有这个可能,但是从目前这形势来看,对方压根就没有打算和他发生正面较量。

“我……我突然头好晕,这里的阳光也太晒了!”

柳飞正琢磨着呢,刘香月忽然朝他的怀里一倒,小声嘀咕了一句。

“香月!”

他还以为是对方利用她开始行动了呢,当即把了把她的脉搏,结果发现她并没有什么异常。

扫了扫四周,见四周静悄悄的,他连忙抱起刘香月,窜进伏魔炉中,回到住处。

把刘香月给放在床上后,他拿了一条湿毛巾覆在她的额头上道:“虽然还不知道对方到底想整什么幺蛾子,但是你不要害怕,有我在,任何人也别想伤害你。”

刘香月甜美一笑道:“有你在身边,我才不害怕呢!只是姐夫,我这心跳怎么越来越快了,不信你摸摸看!”

说着,她拉起他的手往她的身前一放,不过不是放在她的胸口上,而是直接放在了她的傲然上。

直窜心肺的软弹让柳飞瞬间凌乱了,他正要缩回手,刘香月却是脸泛红晕,媚声如丝地道:“我没有骗你吧?是不是特别快!”

“香月,你……”

柳飞低头看了她一眼,双眼正好对上了她那饱含深情的美眸,只觉心跳加速,气息紊乱不说,而且还一阵眩晕。

这不正常!

这太不正常了!

柳飞也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但就是调整不过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更要命的出现了。

刘香月忽然用力一拽,让他趴在她的身上,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凑头堵住他的嘴,疯狂地吻了起来。

柳飞有些无力地抗拒了几下,奈何心中的邪火已经快让他的身体燃烧起来了,再加上刘香月攻势太足,让他丧失理智窜了上去,和她在床上边滚着边吻了起来。

没过多久,两人身上都只是穿着贴身衣服,马上就要赤果相对了。

“不对,这绝对有问题,再不停止的话,我们俩都得死!”

柳飞脑海里残存的那点理智让他死死地摁着刘香月,不让她再乱动。

刘香月咬了咬薄唇,一脸茫然地道:“怎么了?你……你难道不想要人家吗?”

尼玛,这是刘香月?信了他的邪了!

柳飞用力地甩了甩头,低头看了一眼,赫然发现他那原本摁着刘香月双臂的手,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鬼使神差地摁在了她身前的壮观上……

难以置信!

他虽然现在整个人很浑,但是清晰地记得自己不曾移动过手臂。

而且刘香月不是修真者,对方若想控制她,很简单。

不过想控制他,谈何容易!

可是从现在这形势来看,他也被一定程度地控制了,而且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控制的,这可就太可怕了!

“飞哥,你好讨厌啊,不过人家就喜欢你这流氓秉性,而且人家早就想成为你的女人了,你还在犹豫什么?”

刘香月见柳飞好像特别挣扎,当即朝着他抛了一个小媚眼,柔声细语地说了一句。

柳飞浑身一颤,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低头擒住了她的香唇。

没吻两下,伏魔炉突然砸了一下他的脑袋,他慌忙直起身,再次甩头。

然而越甩头,脑袋越浑,眼睛越迷离,体内的邪火燃烧得越旺盛!

“嗷!”

“嗷!”

“嗷!”

……

他青筋暴起地大吼了数声,还没调整过来呢,只觉有什么东西直刺他的心窝。

他只是下意识地出手挡了一下,并没有碰到那东西,因为伏魔炉已经抢先一步,帮他挡了一下。

这一下倒是让他清醒了不少,他连忙定眼看了看,刘香月依然像是待宰的羔羊一样躺在那里,而且手里什么东西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明明有十分锐利的东西出现,而且还伴随着极强的杀气,怎么无影无踪了?

他正要说话,刘香月忽然嘟着嘴,很是委屈地道:“人家的初吻被你夺走了,身子也早被你给看光了,刚才又被你那样对待,现在就差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了,你却畏首畏尾起来,人家好伤心!呜呜呜……”

说着,她竟然抽泣了起来。

柳飞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瞬间心软了,连忙伸手帮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整个人再次迷失,和她再次翻滚了起来,和刚才相比完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情到最深处,两人已经是不着寸缕,坦诚相对了。

伏魔炉实在看不下去了,又一次砸了柳飞的头,柳飞痛呼一声,发现两人就差最后一步了,慌忙在自己的手臂上抓出了一道血口子,随后抱着刘香月往伏魔炉里一窜,嘶吼道:“水!”

伏魔炉会意,立即窜到浴室中往炉内灌水。

“咕噜、咕噜……啊,飞哥,救我!”

刘香月好像清醒了过来,拼了命地挣扎着,柳飞赶紧擒住了她的香唇,帮助她度气,不过下一秒,他便后悔了!

因为他心中对那方面的渴望要十倍于刚才,他都这样了,更别说刘香月了!

水,不但没有让他们清醒,反而让他们更加疯狂。

最后一层窗户纸终究还是被捅破了……

而这并没有让他们享受到哪怕片刻的欢愉,而是让两人都像是行尸走肉一样,象征性地抱在一起。

伏魔炉见大事不妙,赶紧窜出浴室,把柳飞和刘香月往床上甩,可是他们俩就像是和水一样凝固在伏魔炉中一般,无论怎么甩都甩不出来。

“唰唰唰!”

“唰唰唰!”

……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折腾了那么久,最大的杀机来临了!

但见水中凭空出现了无数道犹如锥子一样的锋利武器,它们全都散发着一股既邪且古朴的气息,从四面八方一起杀向了柳飞和刘香月。

不出所料的话,这样的武器也是为柳飞量身定制的,为的就是对付他的完美体质。

伏魔炉情急之下,赶紧在炉肚内燃烧起了熊熊烈火,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或者换句话说,当前的一切都尽在对方的掌握之中,对方压根就不会给它这样的机会。

完了!

这次是彻底完蛋了!

妖王没能杀死他,魔尊没能杀死他,那个老东西也没能杀死他,它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的主人会这样被杀!

这是欢乐中被杀?

屁啊,分明是他们俩发生了那种关系才导致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而连它都觉得十分可笑的是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搞鬼……

耻辱啊!

它百感交集,深感无力,只能寄希望于奇迹。

这会儿除非有奇迹发生,不然他们注定要当对鬼夫妻了。

“哗啦啦!”

“哗啦啦!”

……

水流忽然激荡了起来,紧接着翻涌,随后奇迹真的出现了,柳飞和刘香月竟然一起消失不见了……

这次轮到伏魔炉疯狂了,它赶紧将炉口朝下,不停地倾倒的同时,同时燃烧起了熊熊烈火。

事实证明,它这完全就是小题大做。

柳飞和刘香月从水里离开后,那水也就不再是狗皮膏药了,它一倒就给轻松倒了出来,很是诡异。

至于那些形似冰锥的东西,则是跟着消失不见了……

伏魔炉把整个房间给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柳飞和刘香月的身影。

殊不知这会儿柳飞和刘香月已经躺在了十里外的草层中,而且两人依然是融为一体的。

柳飞两眼空洞地望着天空,感受着刘香月那温软的身躯,这会儿很崩溃。

刘香月早就醒了,不过她却迟迟没有睁开眼,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过程虽然有些模糊,但是结果还在延续,这不会有假……

这种状态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她被蚊子给咬了一下后,不由自主地动了几下身体,结果整个人便情不自禁地低吟了起来。

她羞得赶紧把头埋在柳飞的胸膛间,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道:“怎么……怎么会这样?”

柳飞轻咳一声道:“阴阳调和可以让人修为大增,但也可以让人修为暂失。香月,我对不起你。”

刘香月怔了怔,十分难为情地道:“我……我不怪你,而且,而且……”

说了几十个“而且”,她也没有把而且之后的话给说出来,情急之下,她直接用行动阐释,动了几下身体。

柳飞本来就邪火未消呢,又被她这样,哪里能够受得了,立即开足马力,全力耕耘,将之前积攒的所有邪火全都倾泻而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香月瘫趴在柳飞的怀里,满脸通红地道:“你知道吗?这一天我曾经幻想过无数次,但是从来没有想过它会实现!在刚才看到那一个个可怕的东西杀向我们,而我们却什么都不能做的时候,其实我整个人都释然了,因为我终于成为了你的女人,死而无憾了……”

柳飞的心里这会儿还万分凌乱呢。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而且他就是砸破脑袋也不会想到两人会在这种情况下做了那种事。

不过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要面对和负责,更何况他早就知道刘香月对他的情谊了。

想了想,他朝着她的额头深情一吻道:“没有这事,我会对你负责,有了这事,我更得对你负责。今后一切我来承担,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现在咱们必须得想办法揪出幕后之人,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刘香月连忙道:“你有没有感觉到他其实一直就在我们附近,操控着这一切,只是我们无法看到?”

柳飞道:“确实,我也有这种感觉,而在我刚才机缘巧合之下悟得了这能力后,就更加确定了!”

“什么能力?”

“庄周晓梦迷蝴蝶,万物与我为一!”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