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114章:奇迹缔造者

第1114章:奇迹缔造者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91  |  更新时间:

对于高高在上,身份特殊的人而言,轰轰烈烈地谈情说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在遇到柳飞之前,兰姨的观念就是如此。

但是这次被柳飞给强行从阎王殿给拽了回来后,她赫然发现只要彼此喜欢,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治疗、聊天、相视……

这些都是在谈情说爱。

哪怕她嘴上不承认,但是心里依然是美滋滋的。

女人啊,太容易口是心非。

哪怕是像兰姨这样贵为玄妙阁阁主的女人,也无法例外。

刚才柳飞以治疗为名占了她太多太多的便宜。

若是在以前,她压根就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哪怕她下一秒就会死。

然而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不仅在羞怒中接受了柳飞的这种行为,而且内心深处竟然还涌现出了某种渴望。

嗯,那是女人对男人的渴望。

她很不愿意正视,但是它确实存在,而且挥之不去。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被柳飞给带得越来越“世俗”了,而与此同时,她也感觉越来越幸福了。

也许在证道灭妖魔的同时,这也是一条她可以同时走的路。

只不过她还有些犹豫,有些顾忌。

这不是她的风格!

她也很讨厌这种感觉。

可是始终无法规避,也许这是她的另类“心魔”。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

针灸、按摩、泡药浴、送餐……

柳飞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

玄妙阁的弟子已经来了很多次了,想把她们的阁主给接回去照料,但是都被柳飞以治疗之名给光明正大地拒绝了。

兰姨倒是习惯性地以回玄妙阁为威胁,让柳飞在治疗她的时候“收敛点”,柳飞每次都满口答应,但是一到正式治疗时,他就把控不住。

他给的原因很简单,他是个正常男人……

这理由真让人无法反驳!

十来天后,兰姨的身体状况有了一定的好转,不过依然无法自行治疗和修炼,至于何时能够重新站起来,依然是个未知数。

而柳飞和兰姨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

一个不知疲倦地治疗,一个既怒且羞地接受治疗,似乎要把这种状态延续到天荒地老……

以治疗为名,让两人得以光明正大地亲密相处,虽然这有些苦涩,有些无奈,但也有温馨与甜蜜。

这天夜里,兰姨说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看浩瀚的星空了,很是怀念。

柳飞二话不说,直接把她连人带床送进伏魔炉中,让伏魔炉带着他们一起来到了海鸣山最高峰。

望着头顶皎洁的明月和无数的星辰,兰姨咯吱咯吱地娇笑了起来,犹如看到世外桃源的花季少女一般。

柳飞侧身躺在她的身侧,用手撑着头,静静地看着她,然后不由自主地道:“你好美!”

兰姨转头看了他一眼道:“都被你给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了,哪里美了?”

“哪里都美!”

“就你嘴贫!”

“嘴贫?我的嘴明明是甜的,要不你试试!”

柳飞坏笑一声,猛然一个侧身,将整个身体撑在了她的身体上,低头就去擒她那在星光的照耀下,泛着微光的香唇。

“你怎么又来这一招!”

兰姨很是无奈地一闪再闪后,猛然伸手捂住他的嘴,慌忙道:“你快看这夜空,有些诡异!”

柳飞笑道:“兰姨,你竟然妄想用这种由头逃过一劫,你觉得对我这种老江湖来说有用吗?”

“哎呀,是真的!”

见他不相信,兰姨着重强调了一下,谁曾想竟然变成了撒娇的模样,让她更是勾魂。

柳飞有些艰难地干咽了一口唾沫,直接威胁道:“你若再不让我如愿,那我可就要泰山压顶了!”

兰姨剜了他一眼道:“我没有骗你,你快看啊!”

“看可以,必须得先亲!”

“你怎么这么无赖?”

“我不是向来如此吗?”

兰姨实在是拿他没辙了,只得主动把手松开,然后一再重复道:“就一下!”

“嗯。”

柳飞点了点头,强忍着笑容低头擒住了她的嘴唇,随后边做着俯卧撑,边像是小鸡叨米一般亲了她上百下,方才往她身旁一翻,心满意足地抿了抿嘴。

兰姨跟个雕塑一样望着星空,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不过身前的汹涌滂湃和彻底紊乱的气息已经把她给彻底出卖了!

他刚才那姿势……

如果她要是能够行动自如的话,非得把他给大卸八块了!

他是一天比一天得寸进尺了!

再这么下去,她真的担心在今后的某一天,她会稀里糊涂地成为他的女人……

用力地咬了咬银牙后,兰姨火冒三丈地侧头瞪着他道:“柳飞,你越来越过分了,你刚才……”

说到这,她实在说不下去了,羞臊啊!

柳飞却是猛然将头往她面前一凑道:“刚才我怎么了?我只是顺便做做俯卧撑,锻炼锻炼身体,让你监督而已,这个有问题?”

还没问题?

只亲一下被你给硬生生地变成了一百多下也就罢了,你为什么每次都让我们的胸膛撞击?

这这这……

真把我当成你的女人了啊?

兰姨脑海里一片质问,不过都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呢,柳飞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臂往她的脖颈下一伸,让她枕着,随后又让自己的身体紧贴着她的身体,小声道:“无论你承不承认,在我心里,你早就是我柳飞的女人了!”

嘎!

兰姨香唇大张,近乎石化。

此时此刻,她不知道自己脑海里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反应。

只是心脏跳得特别厉害,像是随时都会跳出来一般。

柳飞见她面红耳赤,媚态尽显,又很是大胆地勾了一下她那冰雕玉琢,完美无瑕的香腮道:“你这会儿是不是很想说等我好了后,看我怎么收拾你啊?我现在真的巴不得被你收拾,最好是把我给收拾得慾仙慾死,嘿嘿嘿!”

兰姨欲哭无泪。

这家伙真的是贱到极致了!

她没伤在身的时候,他敢如此嚣张?

现在就让他可劲作吧,等伤好了,一定要让他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等等,如果把整个星空看成是一个太极八卦图的话……”

調戏完兰姨,柳飞漫不经心地望向星空。

这星空不知道被他给看了多少遍了,所以他并不觉得它会有什么诡异之处。

但是在他把整个星空看成太极八卦图的时候,他忽然眼前一亮。

听到他这话,兰姨皱了皱眉头道:“太极八卦图?你这是什么眼力劲?这怎么就和太极八卦图扯上关系了?”

柳飞歪头看向她道:“因为我被你色迷双眼不行啊?”

兰姨啐了他一口道:“说正事!我怎么感觉南方星域的星辰要比北方星域的星辰要更亮一些?”

柳飞道:“有点!不过……不过……”

说到这,他突然说不下去了,就像是着了魔似的盘腿而坐,一边仰头看着星空一边用手翻转着法印。

很快,一个又一个与星辰图案形似的小法阵形成了。

望着这一个个小法阵,兰姨的美眸是越睁越大,虽然她不确定他到底是想干什么,但是这种星阵呼应的画面太难得一见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小法阵形成了,待他们头顶这边星域的星辰图案都被柳飞用小法阵的形式给类比出来以后,柳飞开始聚精会神地移动法阵。

这种状态足足持续了一个半小时……

当柳飞又让小法阵的组合恢复到和天上的星辰图案完全对应的时候,兰姨泛起了嘀咕。

搞了一圈,又回到了最初,他这到底是在干什么?

而且看得出来,这些星辰图案都是他想象出来的,带着强烈的主观色彩,他用小法阵简单地类比,估计很难制造出什么惊喜!

不过柳飞就是柳飞!

他就是一个“奇迹缔造者”。

“呼!”

“呼!”

“呼!”

……

但见他徐徐地吐了好几口粗气后,忽然剑眉一横,快速地翻转起了法印,各个小法阵快速运转起来的同时,整个大法阵也运转了起来。

兰姨看得出来,这种运转不是漫无规律地运转,而是带着某种规律。

只是这种规律太过复杂了,连她也无法看透。

约莫十五分钟后,柳飞已经是汗流浃背,兰姨很想伸手帮他擦擦汗,奈何身体根本就不听使唤。

“嗷嗷嗷!”

“嗷嗷嗷!”

……

忽然,柳飞仰天大吼了数声,奇迹出现了!只见一道道耀眼的星辉从天而降,全都照在了法阵之上,催动法阵运行得更快。

不一会儿的功夫,一个很大的星辉光团从法阵中窜出,把整个山顶都给笼罩了起来。

柳飞和兰姨都感受到了至纯、至正且异常充沛的元气。

这些元气的质量甚至要远超天蓝岛上的元气……

这意味着什么,可想而知!

不过柳飞这会儿依然很淡定。

他的身体依然悬空,双手依然不断地翻转着,很明显是在利用星辉所散发的元气修炼。

半个小时后,他猛然睁开眼,随后落在床上,凑头就亲了一下兰姨的面颊,欣喜若狂地道:“成功了!以法阵引星辉,我竟然做到了,这是我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

说到这,他发现兰姨的脸色红润了很多,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赶紧伸手帮她把了把脉,更加激动地道:“这……这些星辉和元气对于治疗你的伤也很有效果!苍天呢,我不是在做梦吧?”

兰姨伸手摸着他的面颊,声音有些发颤地道:“不,你没有在做梦,是我在做梦,做了一个太过美好的梦!”

柳飞当即道:“所以这一晚,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嗯……”

兰姨先是无比坚定地点了点头,随后眉头微皱,立即拧了他一下道:“滚!谁……谁记得?”

柳飞哈哈大笑道:“不用解释,记不记得,你都是在耍流氓!兰姨,你这是越来越不纯洁了,明显是想歪了。不过很好,还请再接再厉!”

“柳飞!”

兰姨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这多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竟然成了他公然調戏她的噱头,这家伙真的是色入膏肓,无药可救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