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113章:生米熬成白粥

第1113章:生米熬成白粥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69  |  更新时间:

兰姨虽然醒了,但是伤势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她很有可能要这么躺着一段时间,能不能重新站起来还是未知数。

他正在犹豫要不要把这情况告诉她,兰姨仿佛已经看穿,微微一笑道:“醒来已经是天大的福分,暂时又怎可奢望太多?平心而论,在我去挡那一下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救醒我的。”

缓了缓,她继续道:“而现在,我也相信你一定可以让我重新站起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百分之百相信你,这种信任虽然都有些盲目了,但是你从未让我失望过,这次同样如此。”

柳飞摇头道:“你不该这样相信我,这样很容易让你连命都没的!”

“你这是在吓唬我?”

“实话!”

“那也心甘情愿。”

“你这是在表白?那我接受!”

“你这小子……”

好好的话题被他给说带偏就带偏了,兰姨也很是无奈。

她很是无力地掐了他一下,让他说说她昏迷不醒的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一切。

待柳飞说完,兰姨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很久,很久!

原来她吃了用鲲鹏的血和龙血炼制的丹药。

原来他率领人族大败了妖族。

这一切太梦幻了!

她都有点为没有参与到这样激情澎湃的战争中,而感到遗憾了。

她这会儿真的是既震惊又感动。

而且这种震惊和感动是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古有冲冠一怒为红颜,他这是冲冠一怒败妖族啊,堪称神奇!

微微抿了抿香唇后,她冲着柳飞勾了勾手,表情显得有些痛苦。

柳飞连忙低下头,很是慌张地道:“你这是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嗯,很不舒服!”

兰姨应了一声,忽然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把他用力往下一拉,随后抬头就咬了一下他的嘴唇。

天地可鉴,她本来是打算送他一个香吻的,但是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结果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可能是太慌张了,也有可能是太忐忑了!

毕竟她从来没有做过这么疯狂的事情,这会儿她脸上的红晕已经不是蔓延到脖子处了,而是蔓延到锁骨处了!

不过对于柳飞来说,这不重要!

他这会儿已经是呆若木鸡了!

在他的印象中,兰姨还从来没有像刚才那样嘴对嘴吻过他,这在两人的关系发展进程中,绝对是堪称里程牌式的事件……

他太喜欢了!

看她已经羞得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柳飞轻咳一声道:“你这技术明显不到家啊,作为堂堂的玄妙阁阁主,你难道不觉得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吗?这样,我再给你十次这样的机会,你好好练练,好好领悟,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十次?”

“嫌少啊?那就一百次!”

柳飞倒是够爽快,而且还主动把嘴凑到了她的面前,都省得她再伸臂勾他了。

见他这样子,兰姨真的很难为情!

但是她内心诸多难以言喻的情绪还在。

一再犹豫了一番后,她好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一切,含情脉脉地捧住柳飞的面颊,轻轻地吻了一下,而且还悄悄地抿了抿嘴,似乎在品尝这到底是什么味道的……

看到这画面,柳飞忍不住想笑。

她竟然也有这么少女心的一面,真的是难以想象啊!

要知道她可是霸气侧漏,名声在外的玄妙阁阁主,这要是被修真界的众人知道了,估计他们会下巴和眼珠子一起惊掉……

一下,一下,又一下!

不知不觉间,兰姨已经亲了十下,依然没有任何停歇的意思。

柳飞早就被她给勾得邪火乱窜,受不了了。

他二话不说,直接斜爬在在她的身上,然后擒住她那温软的香唇,轻轻地吻了起来,一直吻到两人的灵舌缠绕,四肢绵软,他才依依不舍地松开道:“这下满意,也学会了吧?今后咱们俩每次见面或分开,这都必不可少!”

兰姨怔了怔,慌忙道:“你……你胡说什么呢?我什么都不知道!”

“是吗?”

柳飞搓了搓手,就要扒她的衣服,兰姨连忙双手抱胸道:“你要干什么?我现在是你的病人,你可不准乱来!”

“正是因为你是我的病人,我才没有乱来的,不然说不定刚才就出事了!我现在要为你全身针灸,舒筋活络,所以你身上的衣服肯定是要脱掉的。你可是堂堂玄妙阁阁主,这事定然不会忸怩的对吧?”

“你……”

兰姨瞬间羞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的医术值得信赖,只是在这种情况下,他要给她这样针灸,这让她情何以堪?

她真的是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而且一想到自己完全赤果着躺在他的面前,她就感觉自己跟个待宰的羔羊一样……

柳飞留意到她的表情,拿出银针夹带道:“我是真的要帮你针灸!而且刚才你自己都说了,你是我的病人,我肯定要负责到底的!这针灸对于你的治疗而言,是最日常,也是最基本的,今后还要全身按摩推拿、泡药浴等等,你必须要适应且习以为常。”

听到这话,兰姨彻底不淡定了!

全身按摩推拿?泡药浴?

这岂不是意味着她在这个家伙面前将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了?

柳飞见她还犹豫着呢,笑道:“你这是担心我不负责吗?放心,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无论是你这病,还是你这人!你若是再不听话,那我只能来硬的了,你应该也知道,我对付不听话的病人,可是很有自己的手段的。”

说着,他就搓了搓手,准备将手伸向她的腋下。

兰姨也是怕了他了,慌忙用双手捂住双眼道:“你你你……你随便吧,只是不准故意那个啥!”

柳飞故意装糊涂道:“哪个啥?”

“就是那个!”

“那个是哪个?你既然不说,那我可就当做什么也不知道了哈。”

“混蛋,不准故意占我便宜。”

“放心,一定不会!”

柳飞信誓旦旦地答应着,直接动手帮她一点点地除去身上的衣服,当看到一具堪称完美的身躯映入自己的眼帘时,他的眼睛都忘记眨了。

可以说这会儿无论是该看的,还是不该看的,他全都看到了。

她若是好好的话,他恐怕已经直接扑上去,和她好好地温存温存了。

这样的誘惑没人能受得了。

兰姨微微睁开眼,看了柳飞一眼,怒声道:“还……还看!还不赶紧帮我针灸!你的职业操守呢?”

柳飞邪笑一声道:“不好意思,这并不是我的职业,只是我的业余爱好而已。你忍一下,可能有点疼!”

说完,他一口气弹出八根银针,然后迅速地帮她针灸了起来,待来回针灸了两遍,听兰姨说感觉好了一些后,他直勾勾地看着她那前凸后翘道:“既然都到这一步了,那你还是早点适应吧,我可不想每天都浪费这么多的唾沫星子来劝说你!”

兰姨想了想,也是彻底豁出去了,一咬牙道:“随便你了!”

又是这句话!

殊不知柳飞等的就是这句话呢。

他微微一笑,直接将双手覆在她身前的惊人软弹上按了两下,兰姨大叫连连,就要起身,奈何身体太沉,压根就不停使唤。

她当即怒瞪着柳飞,柳飞脸不红、心不跳地道:“你不要这么瞪着我,我真的是在帮你按摩推拿,而且我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

顿了顿,他继续道:“刚才我在帮你针灸的时候,已经发现你身体最敏感的地方是在这里,如果这里你能够适应的话,那其他地方肯定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既然这一关早晚都得过,那为什么不早点过呢?”

兰姨满脸通红地道:“你这个臭流氓,我……啊啊啊!”

她话都还没有说利索呢,柳飞的手只是快速地动了几下,她的喉间便窜出了一连串美妙的音符,听得人想入非非。

兰姨怒火冲天地剜向柳飞,随后又慌忙扯起枕头,盖在自己的面前,支支吾吾地道:“混……混蛋,你给我等着,等我好了后,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柳飞笑了。

等你好了,即使没有生米煮成熟饭,我也一定让生米熬成白粥了!

这可是让我们俩的关系更进一步的绝好机会,我怎么可能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你说我耍流氓也好,你说我臭混蛋也罢!

反正我这确实是在帮你治病,只不过是在治病的时候,进一步拉近我们彼此之间的距离,培养感情而已。

培养感情可不是说些甜言蜜语就可以了,还需要“动手动脚”……

震惊于她身体的细腻和弹柔的同时,柳飞继续帮她按摩推拿,没过多久,鼻血都快流出来了。

不过他还是撑到亲自帮她穿上衣服以后,然后以雷霆之势啄了几下她的香唇,消消“火”,方才道:“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贴身男友,你的生活起居,一切用度,统统由我来负责,我一定让你重新站起来。”

兰姨苦声道:“有你照顾,我感觉我别想再站起来了,你这简直是天天都在折磨我。”

“你又何尝没有折磨我?我可是个正常男人,咳咳……”

“柳飞!你怎么脸皮厚成这个样子了?”

“没办法,脸皮薄的话吃不到肉!”

说到这,他伸手抓向她,兰姨连忙抓住他的手道:“你是无药可救了,这辈子遇见你,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柳飞咧嘴一笑道:“但是你会觉得很值,你说我猜的对不对?”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