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112章:男儿有泪不轻弹

第1112章:男儿有泪不轻弹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132  |  更新时间:

身为修真界的盟主,大败妖族固然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但是身为一个男人,兰姨没有醒来,让这件事蒙上了一层阴影。

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然而这就是现实的无奈。

有时候无论你怎么努力,怎么拼命也难以实现心中的目标……

缥缈散人见他一个人站在细流河边,犹如枯槁一样望着静静流淌的河水,很是心疼这个徒弟。

可以说,这个徒弟什么都好,就是用情太深。

情深不寿啊!

兰姨目前的状况任谁也看得出来,别说彻底治愈,哪怕是救醒她都基本上不可能了。

她能够撑到现在已经算是创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了。

而如果她真的能够如之前柳飞所说的那样撑两个月的话,那绝对是一个很大的奇迹。

这奇迹,是他所难以想象的……

他负着手,步伐有些沉重地走到柳飞的面前,安慰道:“你心里应该很明白,为师说的那秘法也只是传说中的,应该没有人真正验证过!”

是啊,鲲鹏又没有死过,龙族又那么强大,能够同时搞到他们的鲜血,这特么就是比登天还难。

柳飞能够同时得到,完全可以用“机缘巧合”来形容。

又因此而大败妖族,真仿若黄粱一梦。

所以柳飞心里也很清楚,他可不是个糊涂人!

可是他不甘心啊,真的特别不甘心。

既然连妖族这么强大的存在都能够虐了,而且完全是以少胜多,打得风生水起,为什么就不能让兰姨醒来呢?

他现在没有其他的奢求了,只要醒来,醒来就好!

不然每次看到她安安静静,像个睡美人一样躺在那里,他这心就像是针扎的一样。

想了想,他转头看向缥缈散人道:“师父,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他不想放弃,也不能放弃!

这个时候一旦放弃了,那就基本上宣布兰姨要离他们而去了。

缥缈散人神情很是凝重地道:“她对于我们人族而言有多重要,这个就不需要为师赘述了,为师但凡有一点儿办法,也肯定会拼尽全力救她的,只是她伤得实在是太严重了,哎……”

柳飞知道,他自己一筹莫展,连师父也束手无策,这意味着什么。

不过他这人就是这样,不信天,不由命,哪怕是绝望,他也要给整出希望来。

这徒弟的性格,缥缈散人是再了解不过了。

他知道这个时候无论怎么劝都没有用。

更何况他屡屡创造奇迹,兴许这一次也可以。

拍了拍柳飞的肩膀后,他沉声道:“尽力吧!只是当前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我们夺回秦岭后,是在那里布防了,还有烛龙一族在暗中相助,妖族新败,魔族出兵的可能性也非常非常小,暂时看秦岭是安全的。”

说到这,他话锋一转道:“但是秦岭的战略价值太高了,不排除妖魔二族联手再次占领的可能,所以需要你去布阵布防。不过这次会有九大掌门和纵横、流云等人一起跟着,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的。”

柳飞点了点头道:“行,我这就去办!”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儿女情长肯定不能和家国大事并驾齐驱,柳飞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他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即召集流云、纵横以及九大门派的掌门赶赴秦岭,布置法阵。

有楚凝霜和玫瑰绘制的地图在手,之前他又亲自率众人从妖魔二族的手中夺回秦岭,可以说他现在对秦岭已经是比较了解了。

他知道如何借助山川河流之势布阵,自然也就事半功倍。

没过几天,他便在秦岭布下了三个巨大的且互为犄角的法阵,这三个法阵相互呼应,互为攻守,一旦其中一个法阵受到攻击,其他两个法阵便立即被激发,并且一起保护被攻击的法阵。

所以这三个法阵就是一个整体,而这个整体又是建立在秦岭地势的基础之上的,很是强大。

从空中俯瞰这三个巨大的法阵,纵横和九大仙门的掌门全都叹为观止。

“盟主,你这布阵和破阵的能力是越来越强悍了,以这个势头发展下去,绝对可以成为这个星球的布阵、破阵第一人!”

“秒!太精妙了!这借势布阵看起来很简单,但是若想‘起于势,而又归于势’,并让这种‘势’彻底为法阵所用,让法阵发挥最大的威力,难度还是相当大的。你现在却可以轻描淡写地实现了,太牛了!”

“小飞,要不抽空你专门和我们讲讲如何借势布阵吧,这样的造诣你可不能藏着掖着啊,肯定要惠及众人的,哈哈哈!”

……

流云这会儿本来想毒舌的,但是也不知道是咋回事,他张口就说:“柳大盟主,你确实越来越有盟主的样子了,再接再厉,对抗妖魔这么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你责无旁贷,现在即使想推脱都不行了!”

他这么一说,纵横立即指着他道:“算你有觉悟,兑现诺言喊他盟主,不然我真不知道你这张老脸今后往哪搁!”

“嘿,我这是老脸,你那就不是老脸了?而且他能够有今天,我的毒舌还不是居功甚伟!要知道在走向成功的道路上,不仅有鲜花和拥抱,而且还有嘘声和嘲讽!”

“你这已经不是老脸了,而是完全不要脸啊!”

“……”

看到众人笑得前合后仰,流云真的是恨得牙痒痒!

这家伙怎么也变得越来越毒舌了?

难道说是因为他这段时间在他身边耳濡目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完全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众人都很放松,但是柳飞却是放松不起来了,他示意众人道:“这里已经安排妥当,咱们还是速回海鸣山吧。”

听他这么说,众人立即明白了过来。

他这么归心似箭,自然是不甘心,还想继续寻找治疗兰姨的办法。

其实他们也想帮他,奈何爱莫能助。

回到海鸣山,看到兰姨还静静地躺在床上,柳飞很是伤感地坐到床边,拿起她那苍白冰冷的素手,送到嘴边轻轻地亲了一口,然后声音有些发颤地道:“你怎么也变得那么傻了?你可是刚证道成仙没多久,为了我,就这样葬送了自己的性命,太不值得了!”

缓了缓,他继续道:“如果可以重来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我已经欠了你太多太多了,理应由我慢慢地报答你!”

说到这,他忍不住抽了几下鼻子,两行泪水从面庞处滑落,恰好滴在了兰姨的素手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流过眼泪了,但是看兰姨这样子,他真的忍不住!

如果再找不到治疗她的办法的话,她恐怕连这种状态也难以保持了。

曾经,他以为她是不可战胜的。

曾经,他以为她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但是在两人悄然间成为知己后,他才发现她很脆弱,她也有软肋。

而她的软肋就是他……

脑海中千头万绪,心中刀割火烧,柳飞黯然神伤,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恍然察觉到兰姨的手似乎微微地动了一下,他赶紧定眼看向她,当发现她依然如同一潭死水一般的时候,他更是神伤。

“我的一条命能够换你几滴眼泪,也算值了!只是也很失望,你为啥没有嚎啕大哭呢?”

一道完全模仿他的声音犹如幽灵鬼魅一样窜到了柳飞的耳朵里。

柳飞瞬间石化。

他没有再定眼看她,他害怕这又是错觉。

可是在他察觉到兰姨那绵软无力的手突然反抓住他的手时,他再也忍不住了,欣喜若狂地看向她的面颊。

绝世美颜。

深邃灵眸。

她真的睁开了双眼,而且这会儿嘴角还微微翘起,宛如十七八岁的少女一样俏皮,看起来勾人极了。

“兰姨!”

柳飞轻唤一声,万千种情绪瞬间涌上心头。

他情不自禁地俯下身,张开双臂,紧紧地抱着她道:“你可算醒了!”

兰姨很是无力地将手伸到他的背后,轻轻地抱着他,柔声道:“肯定要醒了,不然看你这样子,你真有可能哭成花猫脸!堂堂修真界盟主却为了一个女人而哭……唔唔唔……”

说到这,她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柳飞忽然凑头彻底堵住了她的薄唇。

她刚才可是依然模仿着柳飞的语气打趣他呢,这是她这个玄妙阁阁主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俏皮,也只有在他面前才会展现出来。

但是柳飞自有霸气!

你不是俏皮吗?

那我就吻到你老实为止!

没过多久,兰姨撑不住,主动投降,而且也恢复了往日里的语气:“臭小子,我这好不容易大难不死,你难不成是想把我给吻死啊?”

柳飞笑了笑道:“你是不是还想说一句,等我伤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兰姨重重地咳嗽了一声,脸色微红地道:“是……”

柳飞坏笑道:“到时候我往床上一躺,随你怎么收拾还不行吗?”

“你!”

兰姨气急之下抬起头就要打他,不过皓腕被柳飞给一把捉住,他顺势把了把脉后,眉头又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