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98章:避无可避

第1098章:避无可避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95  |  更新时间:

她们本来和他一起玩得很嗨的,也很享受和他一起相处的时刻。

他突然变得这么严肃,无疑把她们俩都给吓了一大跳。

楚凝霜道:“到底怎么了?在我们俩面前,你就没有必要隐瞒什么了吧?”

玫瑰道:“就是,赶紧说出来,兴许我们俩可以帮忙呢。”

柳飞徐徐地吐了一口粗气,其实并不是他不想说,而是她们俩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

不过她们俩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若是不说的话,也不合适。

更何况她们俩刚才可是向他赠送了那么有战略价值的东西呢。

他沉声道:“事情是这样的,之前我和我师父就看出来了,我的好兄弟耿明远半年之内很有可能要遭受雷劫,从下四阶突破到上四阶,你们俩现在也是修道之人,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玫瑰道:“难怪你这么紧张,原来是因为这事。这个确实太关键了,稍有不慎,恐怕……”

柳飞长叹一声道:“不仅如此,还有我们前段时间一直在全力调查雷劫之事,而且先后破了很有可能和雷劫有关的不破之阵、星阵,毁了混沌之境和神秘陨石等。”

顿了顿,他继续道:“如果已经调查清楚雷劫了,他将要取得重大突破,那我便不会这么担心!现在是很有可能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法阵没有被破,而我们之前又重挫了妖魔二族,明远在这个时候突破的话……”

他并没有继续往下说下去。

不过楚凝霜和玫瑰又不是傻子,自然能听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的担心显然是合情合理的。

她们俩可是已经听师父说了,基本上可以确定雷劫是妖魔二族制造出来,用来压抑人族修炼,让人族人才凋零的。

在这种情况下,妖魔二族无论是出于复仇的目的,还是出于证明大爷就是大爷的角度考虑,都肯定会用雷劫对付耿明远。

可以肯定地说,耿明远这次突破绝对是凶多吉少。

柳飞和他是患难与共的好兄弟,怎么可能不着急?

楚凝霜连忙道:“难道非要在这个时候突破吗?能不能等到破了雷劫之谜之后?”

柳飞苦声道:“我也希望这样,但是目前看来,基本上不可能!根据刚才师父给我传来的消息来看,明远进行突破已经是势在必行了,如果再不突破的话,会严重影响到他今后的修炼的,而且雷劫那东西也是避无可避。”

缓了缓,他继续道:“另外,有关雷劫之谜的最后一个法阵是一个超级大能在镇守,我们现在都没有找到法阵藏在何处,又谈何破?”

玫瑰点头道:“形势确实太严峻了!我们俩这里也没有什么事,要不就跟你一起回海鸣山想办法吧,人多力量大。”

楚凝霜慌忙道:“等等,飞哥,听你刚才的意思,你不会是想干什么傻事吧?”

柳飞言简意赅地道:“不是傻事,我要赌一把,和他隔空斗法!”

既然雷劫是他们制造出来的,那么便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借助此事和那位神秘的超级大能斗上一斗,有何不可?

而且这事现在由不得他了,在兄弟的性命面前,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得斗。

楚凝霜和玫瑰听他这么说后,也是心头一颤。

她们俩是还没有经历雷劫,但是都知道柳飞当初经历雷劫的时候,要不是落寒采用“以血祭天,以命换命”的方式,他恐怕已经死在雷劫之下了。

这足见雷劫的可怕。

更何况他又说还有个超级大能在操控着雷劫,那无疑更可怕的。

原本在她们看来,雷劫就是天道使然,虚无缥缈,有一定的随机性和运气成分。

一旦变成人为操控的话,那还不是生死皆看对方的心情?

而对方又藏在雷劫之后,无影无踪,这要怎么斗!

毫不夸张地说,这和与天斗没有什么两样……

“无论如何,不能再让我们人族的修道者死在那可恶的雷劫之下了!”

柳飞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后,立即带着她们俩一起回到了海鸣山。

耿明远看到他后,笑道:“你还真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我说怎么不见你人影呢,原来是陪佳人去了!”

柳飞摇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能笑得出来。”

耿明远道:“还不是跟你学的,淡定,淡定,再淡定!”

缥缈散人直接揭穿道:“你这是不淡定也没辙……”

“师父!”

耿明远顿时欲哭无泪了!

这师父也是没谁了!

让咱愉快地装下去不是很好吗?

为什么要无情拆穿!

我可不想看到大家都整得像是生离死别似的。

另外,在这个时候突破,如果要让兄弟们冒着生命危险帮我度过雷劫的话,那我宁愿选择认命!

死有什么大不了的?

二十年后,我耿明远又是一条好汉!

柳飞也看出来他是在“装”了,也猜到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了,遂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冲着缥缈散人道:“师父,是不是那位大能在暗中动了手脚,让他突破的时间提前了?”

缥缈散人走了几步道:“为师仔细推演了一下,现在基本上可以肯定是他动了手脚了,他似乎通过让法阵减轻对明远命星的压制,让他提升的速度变快,再加上明远近来一直都是在拼命修炼,所以突破的时间点大大提前了。”

下四阶的修真者对于妖魔二族而言,根本不足挂齿。

上四阶的修真者才是他们重点“照顾”的对象。

这也是雷劫为什么会出现在修道者,从下四阶突破到上四阶这一关键的时间点。

说白了,他们是在控制上四阶修道者的数量,让他们无法对妖魔二族造成多大的威胁。

这一招实在是够狠。

而可笑的是曾经很多人都觉得,雷劫在这样的关键时期出现,只不过是天道使然,让修道者“涅槃重生”……

柳飞沉默了一会儿,兰姨带着九大仙门的掌门一起来了。

他们了解了一下情况,又激烈讨论了一番后,兰姨道:“对方这意图已经非常明显了,就是报*震慑!这无疑也是一场战争,而且对于我们人族的修道者而言,是一场非常重要的战争!”

深呼了一口气,她继续道:“如果这一仗我们打胜了,势必会再次重挫妖魔二族,说不定还可以趁机找出第三个法阵和那位神秘大能的藏身之地,而一旦失败的话,他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让更多的修道者遭受雷劫,我们不仅会遭受重大打击,而且会损失惨重!所以这一战,我们肯定是只许胜,不许败。”

问道长叹一声,说道:“话虽如此,但是谈何容易?我们直面的是雷电,是从天而降的雷电,威力那么大,我们这些人中,没有几个人能够扛得住。”

柳飞道:“所以还是需要寻找破绽!”

问道干笑道:“破绽?这雷劫存在那么久了,若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找到破绽的话,恐怕早就找到了。”

柳飞道:“它并没有让所有的人族修道者都‘渡劫’失败,这是不是一个破绽?”

众人点了点头。

没错,目前看来,这是最大的破绽,也是可以当作切入口的地方。

只是这切入口太过复杂了,可能暗藏着无数个切入口,那它也就算不得是切入口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他们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即使是因为他们的法阵对人族修道者的命星的压制,不够完美的缘故,那也必须得找到法阵才行。

现在耿明远遭受雷劫已经是迫在眉睫了,他们哪里还有时间去寻找法阵?

而且即使找到法阵,他们也未必能够在短时间内找到他的法阵。

更别说镇守它的很有可能是那个超级存在……

缥缈散人抬头看了看天,忽然道:“你们相不相信存在着以这个星球为介质的超级法阵?”

嘎!

众人先是一怔,随后一片哗然。

这个想法实在是太疯狂了!

这得拥有怎样逆天的能力,才能制造出这样的法阵?

而且如果他真的拥有这样的能力,还用得着制造这样的法阵吗,直接动手就可以很轻松地消灭整个人族啊!

柳飞咬着牙道:“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甚至不排除和龙族的消失有关。”

这脑洞无疑又进一步大开了。

可是谁也无法完全推翻他这推测。

龙族当初在这个星球上就是逆天存在,而之前他们联手破坏的那个陨石中就有一条恶龙坐镇。

如果这事和整个龙族都有关的话,那么以这个星球为法阵介质,真有可能。

缥缈散人也知道他现在扯得很远,很骇人听闻,但是没办法,他必须得扯下去。

他扫了一眼众人道:“无论是被困在混沌之境中的那些星辰还好,还是陨石中的那些星辰也罢,都是虚拟的,不是真正的星辰,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它们必然和真正的星辰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不仅可能以这个星球为法阵介质,甚至连日月星辰都用上了。”

柳飞附和道:“布阵一途,不仅有改变,而且还有顺势。就拿那条恶龙在陨石中布下的那威力无穷的龙卷风法阵来说,法阵本身并不是太强大,但是它借助了陨石的运转之力后,就立即变得强大起来,这就是‘借势’。”

顿了顿,他继续道:“同理,利用日月星辰进行布阵,并不是要改变它们,而是可以借助它们自然散发的能量,增强法阵的威力。我想也许只有这样的法阵才能够压制我们人族的修炼。”

问道浅声道:“你这么说,我们倒是理解了不少,只是这样的法阵,妖王和魔尊都布不了吧?”

缥缈散人道:“这是很显然的问题。所以本尊现在真的特别好奇,藏在雷劫之后的这个家伙到底是谁,竟然拥有这样通天的能力。”

柳飞道:“如果我在非洲消灭的那个家伙是他的徒弟的话,那我可以想象出他的实力有多么强大。”

说这话时,他的脸色无比凝重。

本来他以为他们最强大的敌人是妖王和魔尊,现在看来,还得再加一位,而且还是如此擅长布阵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