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96章:发乎于情,止乎于吻

第1096章:发乎于情,止乎于吻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11  |  更新时间:

两腮绯红,酒气萦绕。

刘香月明显是喝醉了。

不过酒后吐真言,她这言语之间透露出的信息,柳飞又怎么可能听不懂?

她真的一辈子不嫁人?

以她的性格,这完全有可能!

而原因也肯定是因为他……

柳飞是个明白人,在情场上更是如此。

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刘香月的心意?

只是刘香月顾忌,他也顾忌。

也许上天给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没有让他们早点儿遇到,而且还让刘香月有一个双胞胎姐姐。

如果没有刘静月的话,兴许两个人早就在一起了。

而以刘香月的性格,两个人肯定每天都是嬉嬉闹闹,但同时也是开开心心的。

说他们两人之间隔着刘静月也好,说两人都迈不过心理这一关也罢,这就是现实。

两人在现实面前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装睡。

虽然说你永远也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但是不可否认,目前这种方式就是他们最好的相处方式。

刘香月见柳飞沉默不语,用力地掐了他一下道:“姐夫,我问你话呢,你不会是嫌弃我,要把我扫地出门吧?”

柳飞干笑道:“怎么会?今天你姐还跟我抱怨呢,说我宠你比宠她还甚。”

“咯咯咯……”

刘香月捂着嘴娇笑几声道:“是吗?可是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呢?”

“你的良心呢?”

“早被你给偷吃了!”

“你这是在骂我?”

“少装糊涂,我这是什么意思,你心里跟明镜似的。我不管,你既然偷走了我的良心,那就要负责一辈子,不然你就等着吧,我一定小宇宙爆发,把你们海鸣山给搅个天翻地覆!”

看她翘嘴鼓腮,横眉瞪眼,威胁他的样子,柳飞忍不住弹了一下她的额头道:“卖萌可耻!”

刘香月嫣然一笑道:“不是你让人家帮你放松的嘛,这又说人家可耻了,你这人可真难伺候。”

说着,她拿起那半瓶红酒就送到了嘴前。

柳飞一把抓住酒瓶道:“你已经喝多了,不要再喝了。”

刘香月当即撒娇道:“就最后一口嘛……”

看她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样子,柳飞摇了摇头道:“好好好,让你喝,不过就最后一口!”

“嗯!”

刘香月像是小鸡叨米一般点了点头,慌忙喝了一大口,随后猛然用手勾住他的脖子,将温软的身体一欠,凑头就堵住了他的嘴。

嘎!

柳飞的大脑在这一刻一片空白。

搞了一圈,这丫头竟然要喂酒!

这也太疯了!

他无比凌乱之下,就要推开她,谁曾想刘香月直接把他给推倒,趴在他的身上,继续擒着他的嘴唇不放。

望着她那饱含深情的美眸,柳飞那放在她香肩上的双手并没有再用上力,任由她为所欲为。

刘香月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撬开”他的嘴唇后,缓缓地将嘴中酒度到他的嘴里,待尽数度完后,她的香舌趁机而入,疯狂地搅弄风云。

柳飞早就被她给整得泄火乱窜,哪里架得住她这样啊,遂情不自禁地回应了起来。

这一吻,到底吻了多久,两人也都不清楚。

反正两人松开彼此的时候,都是上气不接下气的。

发乎于情,止乎于吻。

两人都没有再进一步,哪怕是刘香月已经喝醉,而柳飞已经是邪火焚身的情况下,因为两人藏在内心深处的顾虑还在。

是那顾虑让他们不逾矩……

对于他们俩而言,这样已经是“奢侈”。

刘香月心满意足地趴在柳飞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的熊腰,喃喃地道:“我……我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你明天千万不要提醒我,不然看我不咬死你!”

说着,她隔着他的衣服,轻轻地咬了一下他的小腹,以示警告。

柳飞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道:“我怎么感觉你并没有喝醉,而是一直在喝醉呢?”

见刘香月迟迟不给回应,他低头看时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

“这丫头……”

他笑了笑,拦腰将她抱起送回房间,然后轻轻地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又到楼顶收拾了一下酒瓶,方才回到卧室继续睡觉。

翌日,刘香月还像是平时一样,嬉笑打诨,大大咧咧,没有流露出任何的异常。

想到昨晚她在楼顶说的话,柳飞也是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和她们姐妹俩一起吃了早饭后,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楚凝霜竟然给他打电话,主动邀请他到她和玫瑰的别墅一聚,说是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和他商议。

自从之前调查她们俩的师父是谁未果后,他便一直把心思都放在对付妖魔身上,和她们俩都没怎么聚,也不知道她们俩的修炼进展如何了。

如今她突然给他打电话,真给他一种“天亮”了的感觉。

不出意外的话,她们俩这是准备把她们的师父是谁告诉他了。

一直困扰在他心头的疑惑终于要解开了。

他又和刘静月、刘香月姐妹俩聊了一会儿后,便坐着伏魔炉直接来到了她们俩的别墅。

楚凝霜和玫瑰看到她后,皆是笑得合不拢嘴。

玫瑰道:“飞哥,你这还真是神速,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你这是赶着来投胎的呢!”

楚凝霜则是坏笑道:“飞哥,我怎么感觉你是会错意了,所以才来这么快的。”

有段时间没见,她们俩是长得越发水灵了,而且从内而外散发着一种勾魂的仙气。

只是她们俩张口就这么说,真给柳飞一种她们俩是刘香月附体的既视感。

也许他还没有从刘香月昨晚霸气喂酒的美好中缓过来。

他跟着她们俩一起走进大厅,接过玫瑰递过来的红酒,抿了两口道:“你们俩这发型和穿的衣服都一样,难道说是向静月和香月姐妹俩看齐了?”

楚凝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白色雪纺裙道:“我们倒是想,可惜我们俩长得不像啊!”

柳飞哈哈大笑道:“这个没关系,你们可以找我,我可以让你们俩变得一模一样。”

玫瑰盈盈一笑道:“才不要,天晓得你会不会打什么坏心思。”

“坏心思?”

“就是……哎呀,说正事!”

只是眨眼间的功夫,玫瑰便脸红得恨不得钻到沙发底下去,而且她发现这话不能解释,越解释的话,越明了,所以她赶紧岔开话题。

柳飞已经反应过来她说的“坏心思”是什么了,暗想你什么时候也语不惊人死不休了?

这是要当着楚凝霜的面撩我吗?

看到她不愿多提,他自然也不好再追问下去了,遂跟着她的话题走:“你们说我会错意了,难道说你们找我来,不是告诉我你们师父是谁的?”

“哈哈哈……”

楚凝霜和玫瑰相互看了看,全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他这果然是会错意了。

那么长时间过去了,他竟然还惦记她们的师父呢。

这要是让师父他老人家知道的话,真不知道他会是啥表情!

玫瑰道:“在师父他老人家没有同意之前,我们是不可能把他是谁告诉你的。我们这次找你来,是为了给你看一样东西的。”

“什么东西!”

“你不要着急嘛,这个东西可是我们姐妹俩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整到的,如果这东西对你很有用的话,那你是不是要好好地犒劳犒劳我们姐妹俩?”

看她那一脸的微笑,柳飞有了一种非常好的预感。

她们俩默默修炼了那么久,这是要搞事情的节奏。

如果真的是很有用的东西,犒劳有什么?

所以柳飞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十分豪爽地道:“要求随便你们提,我全都满足还不行吗?”

玫瑰笑道:“你就这么相信我们?”

“你们难道还能把我给吃了不成?”

“那可不一定!”

嘿,玫瑰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三句话不说就开撩!

这是欺负咱不敢和她对撩吗?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一字一顿地道:“那也会满心欢喜地满足你们,而且保证让你们满意!”

听到这话,楚凝霜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脸上已经悄然爬上了一层红晕。

好污啊!

玫瑰则像是被呛到似的,不停地咳嗽了起来,胸前也早已是波涛汹涌,反应真不是一般的大。

咳嗽了一会儿,又缓了一小会,玫瑰指了指他,忽然莞尔一笑道:“真有诚意!行,看在你那么有诚意的份上,我们就献宝了!”

说完,她拿出一个很长的卷轴,然后慢慢地打开,当卷轴里面的内容一点点映入柳飞的眼帘后,他的双眼是越睁越大。

尼玛,这东西对于现在的他而言真的是太有用了!

他很是激动地抓住她们俩的手道:“这地图,你们俩是什么时候绘制的?你们俩怎么知道我马上要攻打秦岭了?”

“啊,你要攻打秦岭了?”

楚凝霜和玫瑰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明显是没有想到。

柳飞摇头道:“两位姑奶奶,你们都冒着生命的危险到秦岭实地考察并且绘制出这很具战略价值的地图了,还装糊涂呢?”

玫瑰道:“我们真的没有装糊涂,这地图是我们奉师命绘制交给你的,早在两三个月前,我们就开始绘制了。”

听到这话,柳飞瞬间惊呆了。

两三个月前……

难道说她们的师父拥有未卜先知的本事不成?竟然在那个时候就预判到他要攻打秦岭,这也太强了!

想了想,他连忙道:“这地图……你们是不是早就绘制好了,他是这几天才让你们交给我的?”

玫瑰又拿出几个卷轴,摊开道:“在秦岭那儿妖兵魔将还比较少的时候,我们姐妹俩就去现场勘查,并且绘制了一个最初版的,后来随着妖兵魔将的不断增加,我们也对卷轴上所画的内容进行了更新,所以现在有六个版本,你看到的是最终的版本。”

楚凝霜道:“最初的时候,我们还可以利用师父交给我们的法术混入秦岭查看里面的一些情况,但是后来随着妖兵魔将越来越多,而且设置了很多的法阵和陷阱,我们再想进去就很难了,只能在外围观察和观望。”

柳飞连忙道:“不不不,这已经非常好了,你们画的这几版地图可是变化的,记录了妖魔二族在秦岭布局的前后变化情况,这对我率众攻打秦岭而言太重要了!我可以从他们的布局中找出破绽。”

玫瑰笑道:“我们姐妹俩已经试着寻找了,并且做了总结,要不我们俩说给你听听?”

柳飞哭笑不得地道:“你们俩是要当我的军师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