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95章:宠妻狂魔

第1095章:宠妻狂魔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82  |  更新时间:

柳飞和刘静月情到深处,正准备到浴缸里好好地洗个鸳鸯浴呢,可就在这个时候,停水了!

一身邪火的柳飞别提有多郁闷了,他又赶紧开灯,结果发现也没有电了。

刘静月哭笑不得地道:“怎么会突然既停水,又停电的,连个通知都没有?我们这地方可是很少停水停电的。”

柳飞一把勾起她的香腮道:“你可真是个好姐姐啊,竟然没有怀疑到她身上,亦或者是在故意装糊涂?”

刘静月嫣然一笑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反正我只知道你刚才还说她古灵精怪很好的。”

“你……你给我等着,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柳飞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火急火燎地冲出浴室,结果看到刘香月正站在大厅门口朝他做着鬼脸呢。

他指了指她就要追过去,刘香月拔腿就跑。

确定她开着车离开别墅了,柳飞方才来到总闸处,把两个闸都给扳了上去,然后回到浴室,搓着手道:“说吧,你想让我怎么惩罚你?”

刘静月满脸通红地道:“我……我有做错什么吗?明明是你是个‘宠妹狂魔’,我感觉你有时候宠她比宠我还甚。”

“呃……你这是吃醋了?那行,我今天一定百倍,千倍,好好地宠你还不行吗?”

说着,柳飞三下两除二脱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又脱了她的衣服,把她往浴缸里轻轻一放,为所欲为起来。

没过多久,一阵阵美妙的旋律在浴室中不停地回荡,诉说着柳飞是如何从“宠妹狂魔”变成“宠妻狂魔”的……

两人极尽温存后,也没有穿衣服,柳飞便直接抱着她来到了她的卧室,又是一阵“狂风暴雨”,方才敛收风云。

刘静月一脸满足地趴在柳飞那健硕的胸膛上,柔声道:“你知道吗?最近我经常做噩梦,梦到你……”

说到这,她突然哽咽了起来。

柳飞连忙伸手帮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道:“你且放宽心,我福大命大,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和挑战,不都没事?我相信命运之神会一直眷顾我的!而且我也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柳飞了,别人想杀我,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

刘静月抿了抿道:“这些我知道,也希望能够一直如此!但是你现在做的事,实在是太凶险了。”

柳飞把她往自己面前拉了拉,然后亲了好几下她的额头道:“在整个人族的生死存亡面前,我是没有选择的,这就是我的使命,而且我现在是修真界盟主了,更要完成这使命了。”

顿了顿,他紧紧地抓住她的手,并和她十指相扣道:“我答应你,无论将来遇到什么,发生什么,我一定活着站在你面前。”

“嗯嗯!”

刘静月跟个小孩子一样向下一缩,然后伏在他的胸膛上,闭上了眼。

柳飞则是以双手枕头,静静地欣赏着她这倾城之姿,很是享受。

不知不觉间,刘香月竟然回来了,她敲了敲门,很是无语地道:“你们……你们这……臭姐夫,赶紧起来做饭了!”

柳飞哭笑不得地道:“断电又断水,你还有脸让我给你做饭吃?”

刘香月耍无赖道:“你……你哪只眼看到是我断的了?也许是你们太那个啥,让电短路了呢!”

“那水呢?你可别说水也能短路!”

“这个还真不好说!”

“……”

刘静月已经听不下去了,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香月,下次不准再这么胡闹了,你都多大的人了,而且不是你……”

刘香月立即咿咿呀呀地道:“我……我永远十八!你们快点,我都饿死了……”

柳飞笑了笑,站起身,走到衣柜前,拿出刘静月早就给他准备好的衣服穿上。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亲自给他买衣服,然后放在家里,以备他的不时之需。

她的无微不至和处处为他着想,真的让他很感动。

他率先走出卧室后,看到刘香月抱着一身干净的衣服往浴室走,他刚想阻止,刘香月已经走进浴室,把门给关上了。

想到他和刘静月的衣服可都在浴室里呢,而且浴室早就被他们俩给搞得乱糟糟的之后,他头大如斗,赶紧冲到浴室外道:“那个……香月,你先出来一下。”

“吱呀!”

门打开了,刘香月的俏脸早已变成了红彤彤的大苹果,看着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她气得直跺脚道:“你们……你们也不知道收拾一下啊?外面那么热,我买菜回来肯定要洗个澡的,哼!”

想到她断水断电的事,柳飞双手抱胸道:“我还就不收拾了。院子里有池塘,你跳进去洗吧,这样你也不用担心我给你断水断电了!”

刘香月怔了怔,随后指着他前合后仰地大笑了起来。

柳飞一头雾水地道:“你笑什么?”

刘香月嘴角高翘道:“我笑你堂堂修真界的盟主,竟然和我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一般见识,你可真要脸!我已经想好标题了。‘震惊!修真界盟主和小姨子怄气,竟威胁断水断电!’你说这要是被修真界的那些人知道了,他们会作何感想?”

柳飞笑了笑道:“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没啥感想,只会让你立即去报道!现在我们修真界可是太需要你这种会‘震惊体’的宣传人员了!之前在非洲对付那些妖兵魔将的时候,就是因为各种‘震惊’宣传,把他们给吓得肝胆俱裂。”

这样也行?

这明显是故意拿咱开涮呢!

这个混蛋!

刘香月脸一黑,朝着他一顿乱打道:“你个吊儿郎当的逗比盟主,敢不敢再逗比点?”

柳飞伸手强行捏了捏她的脸蛋道:“敢啊,要不咱们组成一个‘逗比联盟’?”

刘香月送他一个大白眼道:“越说越不离谱了。你是不是来我这找乐子,想好好放松放松啊?那姑奶奶成全你!”

说到这,她勾起手指在他的头顶敲了三下,然后指了指浴室道:“成何体统!你说你们成何体统!赶紧收拾去……”

她没有留意到的是她说这话的时候,身前的那对傲然都快冲破衬衫的束缚,从里面跳出来了。

柳飞只是看了两眼,便有点把持不住了,他赶紧闪进浴室,收拾了起来。

收拾完,他张罗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和她们姐妹俩边吃边道:“这段时间局势稍微缓和了点,但是后面局势紧张的时候,我还是希望你们姐妹俩能够到海鸣山去住,这样我也好保护你们!”

刘香月吧唧了两下嘴道:“知道啦,到时候你即使不让我们去,我们也会去的。我们姐妹俩可是彻底黏上你了,你就是想甩也甩不掉我们。”

顿了顿,她继续道:“而且姐夫,你赚大发了,你知道吗?你有我姐这么贤良淑德的老婆也就罢了,还有我这么可爱的小姨子!放眼整个华夏,呃不,是整个世界,你即使打着灯笼也找不到。”

看到柳飞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刘香月当即伸腿踢了他几下道:“别只顾着笑啊,问你话呢,你说对不对?”

柳飞连忙点头道:“咱们的香月姑奶奶说的话,什么时候不对过?对,太对了!”

“这还差不多,算你有觉悟!”

刘静月已经完全看不下去了,不停地摇头道:“香月啊,也就只有他敢当你的姐夫,若是换成别人的话,恐怕早就不知道被你给整崩溃多少次了。”

刘香月抿了一口酒道:“所以他更得感激我啊,是我让他的心理素质变得更强大的。”

这逻辑……也是没谁了!

柳飞背靠着椅子,笑到崩溃。

不可否认,在她们姐妹俩这里,他是要多放松就有多放松。

这种久违的感觉,是那样熟悉,那样亲切,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想赖在这里不走了……

吃完饭,柳飞和刘静月早早就走进了卧室,两人一直折腾到十一点多方才入眠。

仅仅睡了一个小时,柳飞便蹑手蹑脚地走出卧室,来到楼顶。

当看到刘香月已经喝了一瓶半红酒了,他大惊失色道:“你……你不是说凌晨碰头吗?你怎么自己在这喝起来了?”

刘香月满脸绯红地看着他,欲哭无泪地道:“你们俩整出那么大动静,我能睡得着吗?别磨叽了,这剩下的半瓶是你的,我没拿杯子,你自己对瓶吹吧。”

看到瓶口还有唇印呢,柳飞干咳一声,仰头喝了几口,然后道:“好酒,这是你的私货?”

刘香月转头看向他道:“那是必须的。话说姐夫,人妖魔之间的争斗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柳飞长叹一声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从当前的形势来看,时间拖得越久,反而对我们人族越有利。”

刘香月撩了撩耳边的发丝,摇晃了一下,突然往他的怀里一歪,枕着他的腿道:“我倒是希望快点儿结束,不然我和我姐都成黄花菜了,到时候你该嫌弃我们了。”

“嫌弃你们?”

听到这话,柳飞心头一颤,这……这是酒后之言还是肺腑之言?

这话听着太有歧义了!

刘香月留意到他的表情,傻笑一声道:“也是,我只是你的小姨子而已,早晚要嫁人的,怎么能这么说呢,真的是莫名其妙!”

柳飞伸手划了划她的鼻子道:“这是哪阵风让你这个活宝伤感成这个样子了?你放心,无论将来如何,我一定会把你当成自己的家人一样看待的。”

“就这样?”刘香月反问了一句,随后又连忙改口道:“这样就很好,嗯,咱们是一家人。你就像我的大哥哥一样,而我要一直要当你的傻妹妹。”

说到这,她突然把他的手拉到她的胸口处,笑道:“你会一直这么宠着我,惯着我,纵容我的对不对?那我要是不嫁人了,你可得养我一辈子!”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