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94章:如芒在背,后患无穷

第1094章:如芒在背,后患无穷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64  |  更新时间:

遇到这样一个不断“坑徒弟”的师父,有时候确实挺无奈的。

他说比非洲之行更加凶险后,柳飞更是心头一紧。

讲真,带着众师弟一起去非洲的时候,他以为就是对付一下妖兵魔兵和妖将魔将,对方即使再厉害,也不会厉害到魔族左右护法和妖族九大长老那个层次。

谁曾想最终竟然冒出了一个大能,而且还是一个守株待兔的大能。

他也许还有师父,布阵和破阵的实力也许还不是妖魔二族方面最强的,但是谁也无法否认,非洲之行,他们是一只脚被拽进鬼门关,硬着头皮往前闯啊!

真的差点就全军覆没了!

这难道还算不上凶险?

那按照他这意思,全军覆没了才叫凶险是吧?

那真让人按耐不住想说一句,师父,有这么多弟子不好吗?您就那么想当光杆司令吗?

柳飞向来喜欢挑战,而且他也是一路挑战才有今天的地位的。

但是他并不主张超过能力的挑战,因为太要命!

命特么都搭上了,那还叫什么挑战?

好运气并不是每次都站在他们这边的,他们也并不是每次都能够想到办法很好地克制对方的。

所以在实力未济的情况下,还是要悠着点。

他直接了断地对缥缈散人道:“师父,我能理解您老人家希望通过实战让我们迅速提高的心情,但是一直这么走钢丝也不是个事。”

缥缈散人哈哈大笑道:“怎么,连你都害怕了?”

柳飞干笑道:“这个真不是我怕不怕的问题,而是每次都由我带队,那么多的人命呢,我敢大意吗?”

缥缈散人语重心长地道:“为师能够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你想过没有,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我们必须要在妖王和魔尊重伤的这段时间,能提高多少就提高多少,能做多少事就尽可能地做多少事。”

柳飞道:“这个我懂,但是也不能太揠苗助长了,过犹不及啊!”

缥缈散人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这样,你先听为师把让你们去做的任务说完,你再发表看法吧。”

“可以!”

“你知道秦岭吗?它像是一条龙一样盘踞在中原大地,山脉中的名山有太白山,华山和终南山。”

对于秦岭山脉,柳飞还是非常熟悉的,那可是一条横亘东西的大山脉,分为东、中、西三段,绵延几千里呢。

在他还是特种兵的时候,他还曾经在秦岭山脉执行过特殊任务呢,他对那个地方印象深刻。

等等,师父突然提秦岭干什么?

按照“妖封于海,魔禁于山”的说法,难道说秦岭那里有片规模惊人的魔域,魔域中藏在对整个魔族而言很重要的存在?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从战略角度的考量,确实可以打打他们的主意。

毕竟在当前妖魔二族不断渗透人族的情况下,人族还是比较被动的,如果能够端掉他们这样一个战略据点,肯定可以给他们带来极大的震撼。

另外,秦岭可是位于中原腹地啊,从妖魔二族攻击的角度考虑,绝对是战略要地。

这样的战略要地绝对不能让他们盘踞着,不然一旦开战,它就像是一把匕首一样插入人族的心脏,随后火速向四周蔓延,人族所面临的形势将十分被动。

他把自己的想法和缥缈散人说了一下,缥缈散人笑呵呵地道:“你倒是很有战略眼光嘛,不错,不错!不过真实情况并不像你想的那样。”

“啊?”

“秦岭是有一片魔域,不过规模并不是太大,而且你可别忘了,终南山是什么地方,那对于我们修道之人而言,可是一处修炼圣地啊,那地方的元气很充沛,其实一直遍布着不少修道者用来修炼的结界。”

顿了顿,他继续道:“由于那地方的修道者和其他地方相比一直算是比较多的,所以对那片魔域的魔族产生了一定的压制作用,但是这种情况在前段时间发生了改变。”

他说的前段时间,自然指的是妖王和魔尊准备联手攻打人族的那段时间。

那段时间对于人族而言真可以说是风声鹤唳,妖魔大军一直都处于蠢蠢欲动的状态。

要不是他利用魔尊进行重大突破的绝佳良机,让他重伤的话,现在世界的局势会是什么样,真的不敢想象。

他是重伤了,但是他的布局肯定还在,看师父这意思,秦岭山脉肯定是经过他们重点布局的了。

缥缈散人道:“前阵子,你们在非洲的时候,为师亲自到秦岭山脉去了一趟,发现那里盘踞着不少的妖兵魔兵,而且一直都处于高度警戒中,已经不见修道者的身影了。同时,山脉中被他们设置了很多的攻击性法阵,还有一个巨大的武器库,一旦妖魔二族和人族开战,妖魔二族分别从东面和北面,水陆联合进攻,咱们势必得应敌。”

缓了缓,他继续道:“但是在我们和他们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突然有一支妖魔联合军从秦岭发起进攻,和他们两下夹击的话,到那个时候局势会如何,你敢想象吗?”

这不分析不知道,一分析吓一跳啊!

当前,这个星球上的修真者主要集中在东方,东方修真者又主要集中在华夏,再考虑妖魔二族的总部所在,一旦他们对人族发动攻击,势必会率先攻打华夏,他们从两个方向,水陆结合,呈犄角出击,那秦岭极其重要的战略位置可就凸显出来了。

贼!

真的是太贼了!

在他们被人族内部的战火给整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妖魔二族已经悄悄进行了这样的布局,如果不及时拔除的话,那绝对是如芒在背,后患无穷。

缥缈散人留意到柳飞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所以你要不要带着你的师弟们一起去?”

柳飞苦笑。

他这是让他们没得拒绝啊!

想了想,他道:“先让我们好好地调整一番,从长计议吧,毕竟秦岭绵延数千里,那么大,我们就这么点人,肯定要好好地琢磨琢磨,如何出奇制胜!”

缥缈散人道:“这也是端掉他们的困难之一。你放心,他们的实力肯定没有那个擅长布阵的家伙的实力强,但是就是数量多,而且他们经营也有段时间了,彼此之间肯定是相互呼应的,你们如何以雷霆之势拿下他们,还让妖魔二族来不及支援,很考验你们的智慧。”

柳飞略微琢磨了一下道:“要么不玩,要么咱们就玩一把大的!也可以说是赌吧。”

“哦?”

“赌妖魔二族暂时不会和我们人族开战。”

缥缈散人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仰天大笑道:“这个属于我交给你们的任务外的拓展,你们自由发挥,我就不管了,只是到时候不要让为师去给你们擦屁股就行。”

“我动用盟主身份呢?”

“我管你什么盟主,你在我面前,永远是我徒弟!”

听他这么说,柳飞指了指他,随后师徒俩全都会心大笑了起来……

两人又聊了一下其他的事情,柳飞立即召集众师弟,只说让他们加紧养伤和修炼,暂时也没有把端掉妖魔二族在秦岭据点的事情告诉他们。

不知不觉又是十来天过去了,柳飞忙里偷闲,来到京城看望刘静月和刘香月姐妹俩。

两姐妹看到他都非常高兴。

刘香月很是傲娇地道:“姐夫,我还以为你已经把我们姐妹俩给忘了呢!”

柳飞摇了摇头道:“怎么会?还不是现在形势比较严峻,抽不了身。而且我不是打电话和你们说了嘛,我既是异能小组的组长,又是修真界的盟主,而且还有一个坑徒弟的师父要伺候,所以是分身乏术!”

“咯咯咯……”

刘香月捂着嘴咯吱咯吱地娇笑了一会儿后,忽然站起身道:“那你们俩好好聊聊,我去买菜去了,不过姐夫,肯定是你做饭!我可是这么善解人意……”

柳飞皱了一下眉头道:“善解人意?”

刘香月一阵暴汗道:“话说姐夫,你是不是忙糊涂了吧?你没看到我姐听到我这话后就立即脸红了吗?这点觉悟都没有,真的是够笨的,我都严重怀疑你是怎么追到我姐的。”

刘静月直截了当地道:“我是倒追……”

扑哧!

刘香月笑道:“姐,你这补刀的功夫见长啊,记得记我一功。”

看到她偷笑着离开,刘静月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这丫头是越来越古灵精怪了,这和她的年龄严重不符啊!”

柳飞道:“她就是这性格,很好!热死我了,我去洗个澡。”

刘静月道:“哦……”

“你哦个啥?你的觉悟呢!”

柳飞二话不说,拦腰将她抱起,抱着她来到浴室,然后将她放在喷洒下,把开关一拧,直接在如雨般的水流下捧着她的脸热吻了起来……

忘了带钥匙,去而复返的刘香月看到大厅里空无一人后,啧啧两声道:“这两人还真是猴急啊,我就是到院子里的功夫。”

说完,她抿了抿嘴,蹑手蹑脚地来到姐姐的卧室旁,发现她的卧室竟然是开着的,而卧室里并没有人后,她猛然想到了一个地点,然后惊呼道:“这个臭姐夫,我姐早晚有一天要被他给带坏了!”

她又回到大厅,两脚不听使唤地往浴室走了起来,当距离浴室已经是比较近的时候,她猛然刹闸,不停地拍着自己那急速跳跃的胸口道:“我这是干啥?偷听墙根吗?有病啊!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断水断电吗?哈哈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