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92章:他山之玉,可以攻石

第1092章:他山之玉,可以攻石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61  |  更新时间:

缥缈仙门的众人此时全都惊呆了。

他们已经找不到任何词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了。

柳飞没死!

男子死了,而且还是千疮百孔!

此时柳飞就像是一座蔚然的大山的一样站在男子的面前,男子摇摇欲倒,浑身是血不说,而且还被残剑给插在了心窝上。

这一看就是残剑碎片率先出击,打得他千疮百孔,随后又迅速汇聚成残剑,由柳飞来完成这致命一击!

太神奇了!

刚才柳飞还明明和他们在一起,狼狈不堪地躲在魂葬场中呢。

刚才他们还一起束手无策,听天由命呢。

但只是眨眼间的功夫,一切都改变了。

法阵破了,男子奄奄一息,妖兵魔兵们全军覆没!

这结局真的是好得不能再好了,甚至让他们所有人都感觉好假……

“咳咳咳!”

“咳咳咳!”

……

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他们的目光立即齐刷刷地转移到了不远处恶龙的身上。

此时他趴在地上,脸色苍白无比,看起来似乎也是奄奄一息了。

刚刚他明明还被困在魂葬场中,这会儿竟然……

这么前后一对比,他们终于反应了过来。

破阵的不是柳飞,而是这条恶龙!

他山之玉,可以攻石!

柳飞这是再一次利用了这条恶龙啊!

在刚才那危急关头,连魂葬场都面临着被黑洞所毁的危险,恶龙肯定也承受着空前的压力。

他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和他们同归于尽吗?

显然不会!

而且在魔头让黑洞发起最后一攻,把魂葬场里的一切都碾碎的时候,柳飞估计是趁机解了拴着恶龙神魂的绳索,让他为了活命不得不出手!

当然,这一切都是他们根据现在这形势推断出来的,真实情况到底是不是这样的,还需要待会儿询问柳飞。

男子万分艰难地挤出一点笑容道:“在这个星球上,论卑鄙无耻,若是你柳飞称第二,没有人敢称第一!自己无法破阵,就频频假借他人之手,你自己难道不觉得很丢人吗?”

柳飞笑了笑道:“丢人?我的目标就是杀人,目前你们全军覆没,而且这条恶龙的伤势也更加严重了,我有什么好丢人的?更何况,谁说我无法破阵了?”

男子大惊道:“你……你什么意思?”

柳飞沉声道:“你这法阵固然厉害,而且还施加了秘法,是很难破!但是你可别忘了,我和紫筠一个是神凤血脉,一个是天凰血脉,倘若我再强行借助那条恶龙的血脉,布下‘天地混元血阵’,置于能量柱中,让神凤血脉和天凰血脉与龙族血脉发生激烈反应的话,你觉得你那黑洞吃得消吗?”

“这……”

男子瞬间无言以对。

对于天地混元血阵,他也早有耳闻,这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法阵,同样是以血入阵,早已失传。

这家伙不仅知道,竟然还会布,太不可思议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想到了用三种特殊的血脉发生激烈反应时,所产生的巨大能量来破阵。

这个很匪夷所思。

要知道特殊血脉向来都是非常难控制的,再加上龙族血脉要比神凤血脉和天凰血脉强大,让它们发生反应,恐怕都还没有破阵呢,龙族血脉便吞噬其他两种血脉了。

但是他们这种情况又不一样!

因为神凤血脉和天凰血脉是天生一对,它们合璧的话,所产生的威力即使不能一直对抗龙族血脉,暂时对抗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而这就足够了,暂时对抗所产生的巨大能量足以破阵!

更何况柳飞那能量柱之前就把黑洞给戳出一个缺口了……

男子还是不愿承认,因为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对他简直是天大的羞辱。

他咬了咬牙道:“这种古老的法阵哪里是那么好布的?又涉及到三种特殊血脉,稍有不慎,必然万劫不复!”

柳飞大笑道:“那是对别人而言的,对于我来说,没有不慎,我一定能够掌控好这种法阵!你现在是不是应该问我既然想到了布阵的方法,为什么不使用这种方法破阵,而是要借助恶龙频临死亡时所爆发出的逆天能量?”

男子看了一眼恶龙,沉默不语。

柳飞冷笑一声道:“看来你已经想到了。用天地混元血阵是可以破阵,但是破阵之后,我的消耗将非常大,你趁势完全可能把我给杀了!让恶龙来破阵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顿了顿,他继续道:“他不懂破阵之法,必然会使用天生血脉强行破阵,这所产生的逆天能量足以把你给伤到,而我再趁机出手,打你个措手不及,必然能够要了你的命!”

“哈哈哈!”

“哈哈哈!”

……

男子怔了怔,忽然仰天大笑了数声,然后向后一窜,让残剑离开他的身体,指着恶龙道:“本尊今天没有败给他,是完全败在了你的手里,你个猪脑袋!”

恶龙有气无力地咆哮道:“你还有脸说本龙?本龙现在恨不得吃了你!你老实交代,你刚才是不是想着连本龙一起杀了?”

男子苦笑道:“我杀你?你和我们是数千年的盟友了,我为什么要杀你?我已经给你单独留了生门好吗?你刚才哪怕强撑一小会,局面肯定和现在完全不同!你可是尊贵且强大的龙啊,刚才的那点压缩之力怎么可能要了你的命。”

“放屁!那是一点压缩之力?本龙数千年来,从来没有承载过那么大的力道。”

男子皱了皱眉头,忽然指向柳飞道:“是你!一定是你!你是不是利用魂葬场中的法阵,将黑洞所产生的压缩之力故意往他身上引导了?”

柳飞道:“你就不要在这推卸责任了,如果你真想救他的话,何必要置他于如此危险的境地?”

“你!”

“你什么你?你可以去死了!”

柳飞将残剑一扔,残剑立即从他的身体中穿过,他指了指他后,向后一倒,再无动静。

“你这下应该看清他们妖魔二族的真面目了吧?于他们而言,你哪里是什么高贵的龙啊?就是被他们利用的工具而已!”

“但是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敢说你刚才没有动手脚?”

“……”

柳飞笑了,这条恶龙不傻嘛!

不可否认,咱在带着众人逃进魂葬场中之后,确实利用魂葬场中的法阵,将黑洞施加到魂葬场上的能量故意往他的身上引了。

这一方面是减弱师门众人所承受的能量;另外一方面也是把他往死里逼。

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他在刚才怎么可能迸发出那么大的能量?

反正做都做了,无论是他明白也好,还是糊涂也罢,都无所谓了。

柳飞也没有再和他说什么废话,而是直接拿着魂葬场走到他面前道:“你这透气也透够了吧?请吧!”

恶龙声嘶力竭地咆哮道:“柳飞,你不要落在本龙的手里,不然……”

柳飞将手一摆道:“打住,打住,你说的各种狠话,我都已经听腻了!你现在伤得那么严重,还是省点力气吧。等有一天,我真的落在你的身上,你再说这些,那也不迟!”

“你!”

恶龙气得整个身体都冒烟了,可是他能怎么办呢?

他的伤势经过前段时间的调养,本来已经好了一些了,刚才在强行冲破那坑爹法阵的时候又被重创,而且伤势还比之前严重太多了,保守估计,没有个几年的时间,他是别想恢复到之前的那种状态了。

这可意味着他要在魂葬场中待几年啊!

想到这,他就恨不得孤注一掷,和他们拼了。

可是他又很爱惜自己的命,终究下不了这个决心。

说白了,他还是把希望寄托在妖王和魔尊的身上,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灭了柳飞,救下他的。

另外,他也笃定在没有搞清楚数千年龙族消失之谜之前,即使柳飞想杀了他,貔貅也不会同意的。

所以被困就被困吧,活着总比死了强……

他恶狠狠地扫了他们一眼后,“嗖”得一下窜到了魂葬场中,老实呆着。

缥缈仙门的众人看到这画面,全都笑出了泪花。

这太特么爽了,绝对是一石二鸟之计,恶龙从此以后肯定会消停不少……

柳飞有些艰难地往前走了几步,往地上一瘫,大口大口地喘着他的粗气,这一战太要命了,还好挺过来了。

“飞哥,你怎么样?挺得住吧?”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飞哥命那么硬,怎么可能挺不住!这次能够灭了这可恶的魔头,实在是大快人心啊!”

“你们快看,他不是个老头子啊,竟然这么年轻,有点儿超乎我的想象啊!”

……

众人关心了一番柳飞后,有人扯去了魔头眼前裹着的黑布,赫然发现魔头竟然玉面粉脸,跟个公子哥一样,非常年轻。

柳飞看了一眼,也是连忙站起身并走近他,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道:“不对啊,他这年龄不大,难道说他不是布下星阵和死阵的那个家伙?”

紫筠道:“他这再不大,应该也有百岁以上了吧?他可是魔!”

柳飞沉默了一会儿,看了看四周道:“此地不宜就留,咱们赶紧撤!”

众人离开后,休整了三天,柳飞派人放出消息,就说缥缈仙门已经把魔尊钦派到非洲主事的大能猎杀,死神同样被灭,下一步将肃清非洲的所有妖兵魔将……

这消息一出,可以说在叛军之中形成了极大的震撼,同时也提升了政府军的士气,他们立即展开反扑。

柳飞则是带着缥缈仙门的众弟子展开斩首行动,数天之内就斩杀了数百叛军头目,再次重创叛军……

在这期间,有几股妖兵魔兵出手阻拦,但是全部被灭,一时间在幕后操控的妖将魔将们是风声鹤唳,有点儿撑不下去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