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80章:无法接受

第1080章:无法接受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10  |  更新时间:

短时间内遭受连环重击,让原本就身受重伤的恶龙雪上加霜。

他重重地摔在地上,变成人形,看起来奄奄一息了。

貔貅则是赶紧变成云落寒,落在柳飞的面前,眼含泪水地道:“先生!”

柳飞十分激动地把她抱在怀里道:“你来得实在是太及时了,不然我们三十四个人恐怕都要死在他的手里了。”

云落寒道:“我中计被他给带到了这里后,他用法术把我给束缚了,好在我用我们的巫族秘术及时破解了!刚才这整个空间地动山摇,看起来似乎要炸裂的时候,我真的担心死了,我好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恶龙强撑着身体坐起身,怒指着云落寒道:“混账东西!你还知不知道你体内流的是什么血脉?你竟然为了他们而打伤同族,而且还说自己是什么狗屁巫族的,你是不是活了几千年,把自己是谁都给忘了?”

云落寒转过头,理直气壮地道:“我看真正忘了自己体内流的是什么血脉的是你吧?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又知不知道妖王和魔尊到底想干嘛?”

恶龙冷声道:“我当然知道!我就是要消灭整个人族,就是要帮助妖王和魔尊统治这个星球!倒是你,回答我的问题!你怎么就成巫族的人了?又怎么会巫族的秘术的?”

云落寒道:“因为我和巫族圣女合二为一了,我就是圣女,圣女就是我,这回答你满意了?我现在就可以把话给挑明了,有我在,你别想伤他们半根寒毛!”

“是吗?你还把自己当成当年的那个战神吗?”

“不然你是如何被打残的?”

“你!”

“少在这废话!龙族在几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你又为什么会镇守在这里?这地方是不是和雷劫有关?老实交代,我可以看在是同族的份上,囚禁你,不然后果自负!”

恶龙仰天大笑道:“貔貅就是貔貅,还是这样的暴脾气,还是这样的蛮不讲理啊!不过本龙为什么要告诉你们这些,你们不是很有本事吗?大可去查好了!另外,本龙提醒你们一句,这里是五行山,是妖王和魔尊的地盘!你们即使过了本龙这一关,也休想过了妖王和魔尊那一关,最终还是要葬身于此!”

很显然,他并不打算说。

这也在预料之中,毕竟涉及到的东西太多了。

而且他们都伤成这个样子了,想把他给彻底杀死,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为今之计,自然是自己调查,然后火速撤离。

这个地方绝对不能多待啊,不然他们很有可能会全军覆没。

柳飞很是清醒地道:“师父,兰姨,你们想办法把他给困住,关进魂葬场中,我来好好地研究研究这星阵!”

缥缈散人点了点头道:“你好好研究,他交给我们就行了!”

柳飞来到巨大的星阵前,驻足观察了好一会儿,云落寒忽然变成了貔貅,来到了他面前,甩了甩头。

柳飞会意,跳上她的后背,骑着她绕着星阵继续观察。

过了好一会儿,他以头扶额道:“这星阵实在是太复杂了,比不破之阵都要复杂。”

貔貅道:“这星阵中的一颗颗璀璨生辉的星星是不是和天上的星星是对应的?”

柳飞沉声道:“这星阵里的星星看起来是非常多,但是显然无法跟天上的星星相比!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星阵里的星星应该是人族修道者们命星的缩影!”

顿了顿,他继续道:“他们应该是通过这星阵控制着人族修道者的命星,然后再生成雷劫对付!只是这已经涉及到人族修道的终极奥妙和天道法理了,他们就是把法阵和雷劫做得太完美,也很难让雷劫一劈一个准,更何况,命星只是人族修道的一环,所以这数千年来,还是有不少人突破雷劫。”

貔貅连忙道:“那这数百年来,尤其是近百年来,能够通过雷劫的修道者越来越少,是不是有可能跟他们让着星阵更完善了有关?”

柳飞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你们龙族擅长布阵吗?”

貔貅道:“我们龙族用得着布阵吗?”

这话瞬间让柳飞无言以对。

是啊,他们龙族的血脉和自身实力在这个星球上都是顶尖的,哪里需要多此一举,去玩布阵!

而且从那条恶龙的表现来看,他也不像擅长布阵的。

那这星阵到底是谁布的?

和不破之阵一样,都是妖王和魔尊布的?

目前看来,这个可能性不小。

不过不破法阵和星阵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法阵,而且布阵的手法和理念都不一样,压根就不像同一个人或者同一拨人所布。

所以他的大脑里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揣测,布阵之人另有高人。

貔貅也想到了这一点,连忙道:“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存在,而且既不是我们龙族的,又不是妖王和魔尊,那岂不是很可怕?”

柳飞徐徐地吐了一口粗气道:“确实如此!不管了,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必须得赶紧破了这星阵,然后毁了诡异的陨石!”

貔貅闻言,当即张开嘴,朝着星阵喷出一团团烈火,可是星阵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应。

已经被束缚起来的恶龙看到这一幕,哈哈大笑道:“你们这样子,竟然还妄想破了这法阵,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去吧!除非像刚才那种威力的龙卷风能够再出现一个,不然你们一个个就是祭出神魂也无济于事!”

刚才那等威力的龙卷风是特定环境的产物,想再生成一个,基本上不可能。

所以这么看来,他们确实没有可能破了这法阵。

不过柳飞偏偏不信这个邪,他绕着星阵转了一圈又一圈,猛然抬头看了看被群星点缀,但是已经出现裂痕的“夜空”,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我们都身受重伤,是很难破了这星阵,但是陨石已经被龙卷风给搅得出现裂痕了,如果我们能够毁了陨石的话,那么这星阵……”

一听这话,恶龙彻底不淡定了,连忙道:“你们是猪吗?陨石就是一个死阵,一旦它被毁,我们都会死,无一幸免!”

柳飞笑了笑道:“喂,你才是猪吧?一看你就是一个对阵法没有什么研究的门外汉!这个世界上哪里存在绝对的死阵,万物都是相对的,法阵同样如此!死是相当于生而言的,既然是死阵,那就一定有生门存在,它就是被隐藏得再好,那也不能说它不存在!”

缓了缓,他继续道:“另外,你这可是相当于变相告诉我们,这陨石内部还存在着一个强大的法阵啊,哎呀呀,我本来还没有察觉到呢,被你这么一说,看来我得好好地感受感受了!我想一旦破了这死阵,再毁陨石就会变得轻松很多!”

骂他是猪,结果自己是猪,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信息给透露了。

恶龙真的是气得肝疼。

他狂吐了好几口粗气,叫嚣道:“一个连法阵都感受不到的人,还妄想找到生门,难道你自己不觉得可笑吗?”

现在他也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自我安慰了。

其实这会儿他也心虚。

因为柳飞进入这陨石内部以后的表现实在是太可怕了,似乎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的步伐,只要他想做的事,他就一定能做到。

柳飞很是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后,摇了摇头,盘腿坐在地上感受了起来,可是还是没有感受到。

“你们助本尊一臂之力!”

缥缈散人见状,默念口诀,快速翻转着手印,很快,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气泡。

而随着众人族强者一起往他身上施加能量,气泡变得越来越大,最终竟然充斥他们所在的空间。

“破!”

他大喊了一声,气泡猛然炸裂,柳飞立即感受到了阵流的涌动,他连忙看向缥缈散人道:“姜还是老的辣啊,多谢师父!”

缥缈散人道:“是布阵之人利用这陨石内部的气流变化和一切介质,设下的障眼法,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一个很复杂的法阵,好在为师对这种法阵有些研究,今天排上用场了,你赶紧感受感受死阵,尽快找出生门!”

他刚闭上眼,又慌忙睁开,神色大变道:“不好了,妖王正带着一帮妖兵妖将攻击我在入口处设下的法阵,按照这态势发展下去,用不了多久,他们就有可能破了法阵!”

他布下的法阵是很强大,也很复杂,但是要知道妖王也是一个布阵和破阵的高手。

只要他亲自出马,那法阵绝对难不了他们。

恶龙一听这话,很是得意地道:“如何?搞了一圈,你们还不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全部死在这里?如果你们识趣的话,那就立即放了本龙,本龙可以考虑在妖王面前跟你们求情,让你们死得痛快点。”

他们一个个都伤成这个熊样了,一旦妖王带着妖兵妖将闯进来,都不用他亲自出手,他带的那些妖兵妖将就有可能把他们给解决了。

所以他们这会儿所面临的局势又危及了起来。

一个人族强者已经受不了了。

他们这一路可真是跟过山车一样,刺激是刺激,但是这山车简直就是直上直下地往前窜,太要命了!

而且他们总是在大胜之时又掉进让人绝望的深渊中,这特么太考验他们心理素质了。

若是他们的心理素质稍微差一点,恐怕早就崩溃了。

柳飞这会儿也是头大如斗,眼下星阵破不了,生门没找到,妖王冲进来后,恶龙获救,他们全军覆没。

那他们岂不是什么都没有改变?

这样的结果,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