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72章:爱物及人,莫名爱恋

第1072章:爱物及人,莫名爱恋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57  |  更新时间:

这种滋味前所未有,很复杂,一言难尽。

但是魔尊还是想给清楚地表达出来,哪怕他这次干的事很傻缺,出了大丑,他自己都不想面对。

人有时候很贱,魔又何尝不是如此?

不过左右护法听到他这话后,愣是吓得战战兢兢,魂不附体。

只因这会儿魔尊太不正常了。

遭遇这样的重创,这样的羞辱,他不是应该大发雷霆,甚至把他们俩给暴揍一顿吗?怎么还分享起来了?

这太可怕了!

魔尊留意到他们俩的表情,沉声道:“你们俩到底懂不懂我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左右护法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慌忙摇了摇头,然后又点头……

魔尊都被他们俩给整晕了,怒声道:“你们这到底是懂,还是不懂?”

“这个……”

他们俩愣是没敢给出个确切的答复。

“说!”

他忽然眼神一凌,左右护法相互看了看,连忙道:“懂!”

“那你们俩说一下这到底是什么滋味,为什么会有这种滋味?”

“……”

左右护法顿时石化。

尊主没毛病吧?自己分享也就罢了,怎么还让他们俩体会,然后分别发言了?

他们真的无法理解啊,而且也不想理解!

他们只知道这次魔族又遭受重创了,又是那个柳飞干得好事,而且他用得是一石二鸟之计。

不出所料的话,他这会儿肯定又在疯狂庆祝了,而他们还得苦逼地去领悟这失败的滋味。

没错,无论魔尊说得再天花乱坠,再复杂,语言组织得再好,这特么也是失败的滋味啊!

这有什么好领悟的?这有什么好分享的?这有什么好说的?

“嗯?”

魔尊见他们俩皆是低着头,一言不发,猛然将手一伸,一个黑色的气团立即在他的手掌之上生成了。

左护法快速组织了一下语言,硬着头皮道:“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情绪导致,不过还是完全体现出尊主您对消灭人族依然是自信十足!在下也深信我们魔族在您的带领下,用不了多久,一定可以实现这个目标!”

右护法也懒得想了,直接拾人牙慧道:“对对对,这点小事算什么?数千年的隐忍,咱都承受过来了!就让那帮低贱的东西再嚣张一段时间,到时候咱们一定加倍奉还。”

“……”

魔尊像是看着两个白痴一样看着他们俩,然后实在受不了每人给了他们俩一掌。

这特么扯的都是什么东西啊?

这叫听懂了,领悟了?分明就是睁眼说瞎话!

也是,这两个只想着会不会被打的家伙,又怎会领会到这种滋味的美妙!

缓了缓,他一字一顿地道:“本尊承认,本尊被那小子通过本尊的神魂炼化之物给利用,逼得本尊不得不出手对付魅,而且还让伤势加重了很多,本尊确实非常愤怒。”

说到这,他话锋一转道:“但是仅仅以此为代价,就把魅给杀了,又确实值得庆幸!你们俩没有参与战斗,可能不清楚,那魅的实力非常强大,一旦让她继续强大下去,可能连妖王和本尊都不是她的对手!到那个时候,这个星球就是她们魅族的,我们所做的一切不就全废了?”

“明白了,我们这次真的明白了!”

左右护法一再强调,他们觉得如果魔尊直接说这些,而不是说得那么矛盾又复杂的话,他们恐怕早就明白了。

这可是涉及全局,着眼于整个星球的主宰权啊,这一时的得失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不过魔尊却是斩钉截铁地道:“不!你们不懂!那种滋味……”

说到这,他也说不下去了。

因为难于启齿!

他和那一帮利用他的人族强者灭了魅竟然让他感觉到很爽,这种爽还是前所未有的。

这可能和跨族群联合战斗有关,可能和魅确实很强大有关,可能和暂时摒弃前嫌有关……

总之,三言两语,他也说不清楚。

而可以肯定的是说出来后,肯定会把这两护法给雷得外焦里嫩的。

想了想,他将手一摆道:“你们俩都先退下吧,本尊想一个人好好地静一静!”

嗯,好好地琢磨一下这前所未有的古怪滋味。

左右护法离开大殿后,左护法欲哭无泪地道:“咱们尊主这到底是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他像是魔怔了呢?”

右护法不停地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太古怪了,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见!”

……

海鸣山古墓。

众人族强者十分开心地庆祝了一番后,问道忍不住道:“你们有谁能回答我,我本来觉得那魅已经无敌了,左侍证道成仙后,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弱,完全被我们牵着鼻子走了?”

修道之人都知道,在修道者证道成仙时,会产生巨大的能量,但是以魅刚才的实力,这能量还没有强大到把她给牵制的程度。

而他们这些人一直都是在竭尽全力地对付她,和之前并没有多大的分别。

魔尊频频短暂封印和束缚她的星状东西,更是被她给强行逼出来并毁了。

所以按理说她的实力不是变得更加强大,他们拿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吗?

缥缈散人走了几步道:“本尊觉得,一共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一,左侍证道成仙之时所产生的巨大能量对她造成了冲击;二,左侍的神魂摆脱了她的束缚,要知道魅的一部分能量正是来自于左侍的神魂;三,魔尊那星状东西毁不得,一旦毁了,是会对魔尊造成重创,但是毁它之人也会自伤八百!”

顿了顿,他继续道:“所以综上,魅才会出现强弩之末的情况,不然的话,我们恐怕很难将她消灭掉!”

云落寒撅了噘嘴道:“你是不是还少说了一方面的原因啊?我家先生的夺魂法阵刚刚明明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哈哈哈……”

缥缈散人仰天大笑道:“对对对,你是貔貅,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云落寒脸一黑:“还能不能愉快地交流了!其实这会儿我很好奇魔尊是什么感受。”

柳飞很简单道:“估计是愤怒中带着庆幸。”

缥缈散人道:“没错,他的伤势肯定加重了,而且我估摸着还加重了不少。不过他肯定庆幸,因为一旦让这魅冲出古墓的话,那这个星球上便没有他和妖王什么事了。”

缓了缓,他继续道:“魅强大的兼容和消化能力真的是让本尊长了见识了,这异族太可怕!”

紫筠轻声道:“我倒是觉得并不是所有的魅都可以做到,这应该和她修炼的功法有关。而且这种神速获得逆天能量的方式是有悖天地法则的,我估摸着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柳飞道:“我赞同紫筠的想法。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肯定也不会在这暗无天日的古墓中蛰伏千年了。这次在阴差阳错之下,差点造了一个比妖王和魔尊更强大的敌人,是我的疏忽,多谢诸位豁命相救,在下感激不尽!”

北极真人摆摆手道:“这个你就不必自责了,如果从毁了那可恶的鬼东西,并且让魔尊伤势加重来看,你还立了大功呢,所以咱们也算是因祸得福了,更何况左侍也因此证道成仙了,这对于我们而言绝对是可喜可贺!”

其他人闻言,也是纷纷附和。

缥缈散人道:“好了,我们都回柳家村疗伤,三天后去攻打妖域和魔域!”

兰姨连忙道:“你们先走,我想和柳飞单独聊两句。”

众人离开后,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柳飞,脸上像是撒满了晚霞似的,很是勾魂。

柳飞什么也没说,直接上前,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小声道:“抱歉,我差点害死你!”

兰姨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起藕臂,紧紧地抱着他道:“但还不是你救了我并助我证道?而且我也没有看出那小世界就是魅幻化而成的,只能说她伪装得太好了,和你没有多大的关系。”

两人就这么抱了一会儿,柳飞忽然拉住她的手,带着她飞入透明棺椁中,往里面一坐道:“有些事情,我今天必须得问清楚。”

兰姨坐在他对面,嫣然一笑道:“巧了,之所以要和你单独聊一会儿,也是因为有些事今天必须得说清楚!”

柳飞直截了当地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兰姨美眸微转道:“想听实话?”

“当然!”

“我自幼喜欢兰花,将兰花视为生命之花,而你养的兰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爱物及人,我自然要对你好,不然你要是出现个三长两短的话,我还上哪欣赏到那么好的兰花去?”

“就这?”

“不然呢?”

这回答显然让柳飞无法满意。

他咬了咬牙,猛然向前一扑,将她给扑倒在棺椁中,然后凑头就堵住了她那娇艳欲滴的香唇,疯狂地吻了起来。

“唔唔唔……”

兰姨显然是没有想到他会突然来这一招,不停地掐打,捶打他,但是柳飞不仅没有任何松开他的迹象,而且吻得还更加猛烈了。

毫无疑问,她在变相给柳飞壮胆!

她现在可是一个仙人啊,实力绝对是碾压柳飞的,只要她想,她完全可以用浑厚的能量把柳飞给震飞。

但是她并没有这么做,用的完全是普通女人才用的反抗方式,试问柳飞怎么可能放了她!

而事实上,兰姨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她此时的大脑一片空白,压根就没有利用修为摆脱他的想法!

而且随着柳飞的猛攻,她竟然不由自主地开启了皓齿,任他的灵舌自由穿梭,彻底迷失在这场爱恋的狂风暴雨中,不能自拔。

直到柳飞忽然将双手袭到她身前的傲然上时,她才如梦方醒,慌忙推开他,勃然大怒道:“本尊可不是你的女人,你小子太过分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