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67章:骗吻,夺魂

第1067章:骗吻,夺魂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77  |  更新时间:

玄妙阁永远是个谜。

它超然于九大门派之外,以更新榜单,钦定排名的方式宣告着它对九大门派,乃至整个修真界的另类统治。

一直以来,玄妙阁的阁主和玄妙阁左右侍这三个人都是非常神秘的。

若不是因为妖王和魔尊冲破封印,他们都不可能这么频繁地接触到这个玄妙阁左侍。

而且由于玄妙阁众人全都是常年戴着面纱的缘故,所以他们更多的时候,是傻傻分不清谁是谁的。

缥缈散人给的这套说辞固然说得通,但左侍突破证道真的是来得太突然了。

所以这并不能完全消除他们的猜疑。

他们有的人甚至已经大胆猜测,这个左侍是不是才是真正的玄妙阁阁主了。

当然,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他们是不会说出来的。

因为这个影响还是蛮大的,而且他们也惹不起玄妙阁,尤其是出了一个仙人之后的玄妙阁!

看到他们都跟着师父离开了,柳飞看着兰姨,忍不住道:“你看看他们刚才那一个个一脸懵逼的样子,你打算瞒到什么时候?”

兰姨道:“怎么,你很想让他们知道我才是真正的玄妙阁阁主?那你告诉他们好了!”

柳飞连忙道:“怎么会,我还巴不得他们永远不知道呢。”

“为什么?”

“难道你心里不清楚?”

“……”

兰姨心里咯噔了一下,心说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聊着聊着,聊成这样了?这还是我吗?

柳飞也是察觉到空气中漂浮的暧|昧气息了,猛然将头往她面前一凑道:“看来你心里很清楚嘛,这我就放心了!我们走!”

说完,他也不管她同不同意,一把拉住她的手,把她给带到了细柳河边,纵身跳进了河中。

在潜入暗河之时,他见兰姨游得比他还快,暗笑了一声,又游了一会儿后,忽然手忙脚乱起来。

兰姨见状,立即窜到他面前,他当即勾住她的脖子,把她往面前一拉,凑头堵住她的嘴,一边往她的嘴里度着气,一边带着她游了起来。

兰姨瞬间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这家伙怎么这么狡猾!这么无耻!

竟然用这种方式骗吻,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不过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事,我为什么还上当呢?

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越想,她心里越凌乱,最终也懒得想了,而是将手伸到柳飞的腰侧,狠狠地掐了他几下,然后跟着他若无其事地游了起来。

“哗啦啦!”

“哗啦啦!”

……

两人来到古墓中,从湖水下方冒了出来,兰姨轻轻地甩了甩长长的秀发,看起来格外的勾魂。

柳飞痴痴地看着她,一双眼也是不由自主地盯在她身前那一对已经把完美轮廓给呈现出来的壮观上,一度有伸手抓一把的冲动。

“啊!”

兰姨留意到他的眼神后,惊呼一声,“嗖”得一下窜到高台上,然后迅速地转了几下身体,她那湿透的白裙便干了。

柳飞用手抹了抹鼻子,也是窜到了高台上,笑道:“你既然这么牛,要不你把我的衣服也给烘干了吧?”

兰姨一步步地逼近道:“我看你是想让我把你给烘成肉干吧?这里就是海鸣山古墓?你之前不是挖了那么多密道,把村民们给藏在这里吗?为什么不带我直接走密道?”

“这个……”

“你的水性分明很好,刚才为什么要装!”

“这个……”

“无话可说了?那本尊现在就让你变成肉干!”

说完,她将手一伸,手掌之上立即出现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

柳飞这会儿已经是退无可退了,苦笑道:“这不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嘛!你既然都知道这些,为什么还上当?莫非是故意上当?”

“臭小子!”

瞬间被揭穿,兰姨恼羞成怒,直接将烈火推向了柳飞,柳飞闪躲了一下,连忙道:“停停停,咱们心照不宣!”

都已经说了,还叫心照不宣?

这小子分明就是欠揍啊!

兰姨攻势更盛,柳飞侧身闪躲后,直接窜进了透明棺椁里,然后道:“你难道真的想在这浪费时间?我是无所谓,但是你可要想清楚了!师父和九大掌门都在等着我们呢,如果我们迟迟不回去的话,他们恐怕还以为我们在干什么事呢。”

“你!”

“你进来吧,这透明棺椁里有一个非常利于修炼的小世界,你到里面突破证道的话,肯定会取得成功!”

说完,他将还魂镜和镇魂珠往上一甩,两大神器立即发出耀眼的光芒,把整个透明棺椁给笼罩了起来。

兰姨绕着透明棺椁看了一遍道:“瑾萱就是在这里躺了上千年?”

柳飞点头道:“没错,这透明棺椁绝对是个宝贝,我在这里面修炼了几次,实力提升得都很明显。”

听他这么说,兰姨往上一窜,随后在空中转了一圈,盘腿而坐,缓缓落下。

看到这画面,柳飞再次被勾魂了,她这完全就是仙女下凡啊,实在是太仙太美了!

如果能得到这样一个女人的话,那绝对是此生无憾了……

兰姨落到他对面后,郑重警告道:“待会儿我入定突破的时候,你一定不要搞任何小动作,不然我可能会受到影响,功亏一篑!”

柳飞二话不说,拉起她的芊芊素手就低头亲了一下道:“放心,我搞小动作肯定是光明正大地搞,就像这样。”

兰姨慌忙缩回头,声音有些发颤道:“你你你……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找抽呢?你别以为你现在能够排进前二十就了不起了,我依然能够一战把你给打到天榜去!”

一战打到天榜……

这特么是直接废修为吧?

太狠了!

柳飞以手抚额道:“还是阁主您厉害,我认怂还不行吗?不过有一事我不是太明白,你是不是早就可以突破证道了,为什么还在一直等呢?”

兰姨微微一笑道:“小子,你这是想变相套我的年龄吗?”

柳飞连忙道:“不不不,无论你多大,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妙龄少女!”

“就你嘴贫!”

兰姨剜了他一眼道:“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虽然一直濒临突破证道,但是一直都差点火候。尽管这些年一直都在努力修炼,但是突破并不大!直到最近,我对我修炼的功法有了更多的参悟,感觉可以试着突破证道了,只是因为妖王和魔尊冲破封印的事给耽搁了起来。”

顿了顿,她继续道:“突破其实一直都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突破证道更是如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稍有差池的话,都有可能万劫不复!所以我本来是打算再琢磨琢磨看,但是散人是过来人,他说已经可以了,那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柳飞将双拳一抱道:“那就突破吧!只是苟成仙,莫相忘!”

兰姨哭笑不得地道:“我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一个这么二,这么不靠谱的人来给我护法呢?”

柳飞一本正经地道:“因为我可以为你死!”

他此话一出,古墓里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兰姨静静地看了他好一会儿,笑脸如同一朵娇艳的牡丹一样绽放:“好好护法!”

说完,她快速入定,进入雪原小世界修炼了起来。

柳飞则是赶紧收敛笑容,坐直身体,绷紧了全身的神经,和刚才判若两人。

这也可以理解。

兰姨这进行得可是人生中最重要的突破,既然由他来护法,那他自然得杜绝任何意外。

而且上次魔尊进行重大突破被打扰到,从而造成他重伤的事情,还是他一手制造的呢。

他对修炼突破的危险性无疑有着更加深刻的认识。

他那还不是证道突破,兰姨这可是证道突破。

一点意外而酿成千古恨这种事,他是绝对不会允许发生在兰姨身上的。

不知不觉间,一天一晚过去了,兰姨还是面无表情,犹如一尊石像一样坐在他的面前。

他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后,目光又回到兰姨的身上,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兰姨忽然睁开眼,表情急速狰狞,随后一掌打在他的身上,直接把他给打得喷出了鲜血。

“这……这是怎么回事?她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这怎么可能!”

他正在快速想着呢,定眼一看,兰姨竟然一掌拍向他的额头,这要是被他给拍到的话,那他的脑袋还不变成豆腐花?

赶紧收敛心神后,他像是一道闪电一样窜出了透明棺椁,兰姨同样窜出,而且摇身一变,身上的白裙变成了黑裙,唇彩也变成了黑色,双眼如墨,看起来跟个妖怪差不多。

柳飞难以接受地道:“兰姨,你这不会是入魔了吧?”

“拿命来!”

兰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废话,上来就火力全开,打得柳飞手忙脚乱。

柳飞担心她会打碎透明棺椁,赶紧窜到岸上,然后召回还魂镜和镇魂珠,用它们和伏魔炉、魂葬场一起生成四象法阵,希望能够以法阵之力牵制住兰姨。

让他大跌眼镜的是魂葬场中被他用法阵镇压的戾气和煞气,忽然迸发出惊人的能量,冲破了法阵的束缚,像是潮水一般窜出,纷纷涌入兰姨的体内。

而兰姨也是来者不拒,疯狂地吸食着,很是吓人……

看到这情形,柳飞整个人都不好了!

兰姨的实力本来就很强大,如今又吸食了那么多的煞气和戾气,他即使排名昊天榜前二十,那也只有被秒杀的份啊!

另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按理说兰姨这个层级的人,早就摆脱了心魔,她怎么就毫无预兆地入魔了呢?

而且她的修炼根基可是元气啊,为什么会对煞气和戾气来着不拒?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难道是因为……”

柳飞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这种可能虽然很大胆,但并不荒谬……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