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63章:数倍奉还

第1063章:数倍奉还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67  |  更新时间:

一天两晚过去了。

缥缈散人、纵横、流云等一众人族强者全都是精疲力竭。

而柳飞也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魔化是死。

崩溃也是死。

死亡的阴影再次笼罩在他的头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恐怖。

他这会儿特别痛苦,恨不得让师父一掌劈死他!

可是他又是一个不愿放弃的人,所以还在苦苦地挣扎着。

兰姨这会儿已经是急火攻心了,如果柳飞就这样死在她面前了,她可受不了,遂万分慌张地看向缥缈散人道:“再这么下去的话,他必死无疑!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缥缈散人神情凝重地道:“魔尊在这个星球上是怎样的存在,相信不用我赘述了,他的神魂炼化之物,肯定也是超强存在。而且我越来越觉得,他这神魂炼化之物本来不是为了对付小飞的,很有可能已经炼化了千年之久!”

“什么?”

听到这话,众强者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难怪这么难逼,以魔尊的实力,他花了千年的时间炼化的东西,怎么可能会让他们这么轻易地逼出来?

只是既然不是为柳飞准备的,那是为谁准备的?

“是为那个小娃娃,也就是妖王的另一半准备的……”

紫筠猛然想到了这一点,心都快要拧裂了。

妖王和小娃娃本是同根所生,一恶一善,斗了数千年之久。

妖王可是一直都想把小娃娃给消灭掉,奈何很难做到,所以退而求其次,想要将他给完全控制住,彻底为他所用。

作为妖王最亲密的盟友,魔尊用神魂炼化出这样一个东西帮助他的话,显然说得通!

结合小娃娃之前所说,他是在妖王状态最差的时候,利用秘术逃离的。

如今看来,他当初若是没有逃离的话,魔尊冲破封印后,必然会将这个东西赠予妖王,让他用这东西对付小娃娃!

以小娃娃那深不可测的修为,他都未必能够受得了这东西,更别说柳飞了。

所以柳飞能够撑到现在还没有被魔化,或者选择自杀,已经算是奇迹了!

缥缈散人听兰姨快速地说了一下她的推敲后,不停地摇头道:“这就说得通了,不过……”

他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长叹了一声。

他这是什么意思,谁不明白?

如果推敲是真的话,那柳飞显然是没救了……

尽管没有谁想面对,但是也许他们到了做最坏打算的时候了。

无论如何,他们不可能看着他魔化。

柳飞自己肯定也不会接受。

所以他们要做的很简单,可是这又恰恰不是他们想面对的……

“小飞!”

“小飞!”

……

别墅外,柳家村的父老乡亲们、乾元坞的村民们、缥缈仙门和九大门派、玄妙阁的弟子门,全都为柳飞祈祷了起来,希望他能够挺过这一关。

而当一阵又一阵声嘶力竭的惨叫声,在柳家村的上空徘徊不散的时候,很多人甚至直接跪在地上,面向上苍祈祷了起来。

没有柳飞,就没有柳家村。

没有柳飞,就没有乾元坞。

没有柳飞,就没有此次大捷。

在不知不觉中,柳飞已经成为他们心中无论如何都不可或缺的存在。

他们可不希望这个神医、企业家和修道天才就这么离去了,不然他们恐怕都受不了……

兰姨见柳飞已经快要活活痛苦死了,饱含泪水地生成了一道气刃,但却迟迟下不了手。

缥缈忽然收手,然后缓缓地站起身,像是瞬间苍老了上百岁似的,他沉声道:“让我来吧!”

这话说得没有任何的感*彩。

但是任谁都知道他此时内心有多痛苦。

这可是他最得意的弟子,而且已经成长为可以对抗魔尊和妖王的存在,让他这个当师父的,就这样终结他的生命,实在是太残忍了!

但是他别无选择。

一旦柳飞魔化,必然会大开杀戒,柳家村和乾元坞的村民,甚至更多的人族可就都危险了。

这肯定是他和柳飞都不愿看到的。

既然是他把他领入修炼一途的,那么在这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自然也要由他来终结。

他快速翻转手印,一个圆滚滚的气团迅速形成,虽然气团只有鸡蛋大小,但是向外释放的能量惊人。

兰姨几乎是一眼就看出来他要干什么了。

柳飞是完美体质,使用普通的方法和武器是很难杀了他了。

在当前情况下将这样强大的气团送入他的体内,让它和星状东西发生激烈的反应,必然能要了柳飞的命。

只是这样……

她实在看不下去了,不停地摇头道:“非得这样吗?”

缥缈散人厉声道:“我们肩负的是整个人族的安危,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感情用事,不然可就正中魔尊的下怀了!”

说着,他将眼一闭,把鸡蛋大小的气团推向柳飞。

柳飞也知道别无选择了,缓缓地张开了嘴。

可是就在气团将要窜入他的嘴中的时候,紫筠和云落寒突然从天而降,两人合力将气团打飞道:“我们找到办法了!”

众人大喜道:“真的?”

云落寒二话不说,立即念念有词,然后猛然将手往柳飞一指,柳飞暂时昏了过去。

她扫向众人道:“希望诸位能够帮助我在他的卧室生成一个强大的结界,保证我在治疗他期间不受任何的干扰。我已经找到了我们巫族的一种古老的秘术,能够逼出他体内那星状东西!”

听他这么说,众人族强者赶紧走到柳飞的卧室前,合力布下了结界。

紫筠则是把柳飞拦腰抱起,送到了床上,然后看向云落寒道:“答应我,一定要逼出那东西!”

云落寒点了点头道:“放心吧!用时可能很长,你帮我在外护法,而且一定要让他们耐心等待,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打扰,不然很容易前功尽弃不说,而且我和飞哥都会没命的。”

“这个你就放心吧,只要我紫筠有命在,谁也别想靠近!”

其实她也不知道云落寒要采用什么方法救他,因为她进入巫族“秘术阁”翻阅资料的时候,她一直都在外守着,并没有进去。

当然,这也是巫族的规矩,她不是巫族中人,不得进入秘术阁。

而在刚开始的时候,云落寒也是不被允许进入的,因为在他们看来,云落寒已经不是他们的圣女了。

后来云落寒把最近发生的事快速地说了一下,又有云飞鱼和云小白苦苦相劝,最终老族长做出了让步。

云落寒把门给关上后,看到躺在床上,看不到哪怕一点血色的先生,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不过稍微缓了缓后,她慌忙用手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然后迅速来到床边,快速地脱去了柳飞身上所穿的衣服。

近距离地看到他的皮肤和筋骨近乎都濒临炸裂的状态,她的眼泪又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她用手抚了抚柳飞的胸膛道:“先生,你放心,我一定能够帮你逼出那鬼东西!”

说完,她把自己给脱得一丝不挂,然后趴在柳飞的身上忙碌了起来。

在那方面,她是一点儿经验都没有。

不过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必须得完全豁出去。

更何况,在她的心里,她早就是他的女人了,她的第一次早晚都要给他。

现在既然能够救他一命,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皇天不负有心人!

三天后,柳飞醒来了。

当他看到他和云落寒都一丝不挂,而云落寒都累得虚脱后,他一坐而起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云落寒满脸桃红地道:“先生,你……你终于醒了!你别惊慌,这是我们巫族的一种非常古老的秘术,叫做‘阴阳调和秘术’。若是拥有特殊血脉的男女一起修炼此秘术的话,不仅可以脱胎换骨,而且还可以暂时互换血脉。”

顿了顿,她继续道:“你知道的,我体内现在流淌的是龙族血脉,异常强大,倘若我的龙族血脉能够通过这种秘术暂时互换到你的身体里的话,你大可以趁机利用那星状东西对龙族血脉的不适应,再利用龙族血脉的霸道,把那星状东西给逼出来!当然,我在一旁也会利用秘术帮助你的。”

柳飞大喜过望道:“我明白了!魔尊和妖王为什么一直都惧怕你们龙族,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你们龙族血脉太强大了?这种方法一定可行!只是需要多长时间?”

云落寒抿了抿嘴道:“十天,已经过去三天了,你既然醒来了,那就要和我一起修习这秘术。”

望着她那欺霜赛雪的肌肤和前突后翘的完美身材,柳飞干咽了好几口唾沫道:“一起修习可以!不过你在我浑然不觉的情况下欺负了我三天,接下来七天,我肯定要变本加厉地还回去才行!”

说完,他低头就堵住了她的樱唇。

“先生……嘤咛!”

云落寒动了两下便彻底迷失在他的狂吻中,闭上美眸,把自己完全交给他,尽情享受了起来。

第十天,全身发红,甚至在不停冒烟的柳飞忽然暴吼几十声,那星状东西被他从身体中逼了出来。

他赶紧让伏魔炉把它给收了,然后看向犹如雨后牡丹一样娇艳动人的云落寒,往后一躺道:“我们成功了,但是我实在是太累了,所以换回血脉的事就交给你了。”

“先生,你好讨厌啊!”

云落寒忸怩了几下身体,送给他好几个大白眼,不过最终还是主动伺候起他来……

几度温存后,两人都完全虚脱了。

柳飞歪头看向云落寒,打趣道:“让你之前各种推脱,这下好了,用了十天的时间,把之前所欠下的数倍奉还回来了。”

“还说,羞不羞人?”

云落寒朝着他一阵乱打,然后用手抚了抚跳跃的胸口,看起来更加得勾人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