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55章: 不可测,不可夺

第1055章: 不可测,不可夺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39  |  更新时间:

大殿里弥漫着浓厚的肃杀之气。

魔尊负手背对着众人,显得非常得生气。

负责关押乾元坞村民和紫筠的魔将,跪拜在地,情绪十分激动地到:“尊主,这家伙仗着您对他的器重,竟然无法无天,妄图劫狱,幸亏早被发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末将以为,必须得让他付出代价!”

魔尊猛然转身道:“那你以为该如何处置啊?”

“理应把他给扔进炼魂池中,折磨他七七四十九天,让他长长记性!”

炼魂池,魔族赫赫有名的惩罚场所,专门惩罚那些犯下重罪的罪犯。

由于池水能够直接炼化神魂,所以那可是众魔谈而色变的地方。

自从魔尊冲破封印以来,被扔进炼魂池中惩罚的魔将多达几十个,但是最终无人生还,更别说炼化七七四十九天了。

柳飞的神魂就是再强大,也禁不起如此炼化。

魔将提出这样的建议,名为惩罚,其实就是想杀了柳飞啊!

让众魔都没有想到的是,魔尊讲手一摆道:“拉下去,就这么办!”

“父亲!”

梁静妍急匆匆地冲了出来,不停地劝说,魔尊熟视无睹,厉声道:“都还愣着干什么?立即把他给我押下去!”

“那您连我一起吧!”

梁静妍往地上一跪,据理力争。

魔尊见几个手下押的是柳飞,将手一甩,把他们全部扇翻在地道:“混账,本尊让你们押他了吗?”

几个魔将万分憋屈地道:“您的意思是?”

“他!”

魔尊猛然将手指向了负责关押的魔将。

本来很高兴的魔将听到这话,脸部表情都扭曲了起来,慌忙跪在地上道:“尊主,您……您为何……”

“你当本尊是傻子吗?如此漏洞百出的阴谋也想瞒过本尊的眼睛?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本尊的女婿,魔族左天将,你如此构陷他,你自己说你该不该死?”

“我……”

“送去炼魂池!”

众魔族精英看到这画面,全都吓了一大跳,尤其是那些想在暗地里搞些小动作,让魔尊把这些人类全部都给杀了的精英。

魔尊现在对柳飞太过信任,已经完全把他给当成自己人了。

他这次杀鸡儆猴,就是要警告他们,没有他的允许,不准动他!

梁静妍眼神复杂地看着魔尊,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心依然是悬着的,她早就领教到了,他的心思太难揣摩了。

这大晚上的,他把那么多精英都找来,绝对不会是仅仅为了给飞哥主持公道,杀鸡儆猴,必然还有其他的原因。

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她现在只能祈祷和飞哥无关了。

“嗖!”

忽然,魔尊像是一道闪电一般冲到了柳飞的面前,朝着他就是一拳。

柳飞慌忙阻挡,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这一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他的身上,让他撞在了石柱上,嘴角都溢出了鲜血。

这还没有完,魔尊再次闪到他的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脖子,把他高高举起后用力往地上一摔,直接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然后再次锁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提到了空中。

众魔族精英看到这画面,全都是面面相觑。

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他还那么偏袒和相信柳飞呢,这怎么眨眼间的功夫,他便亲自动手,打得柳飞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不说,而且还是往死里打!

他这心思,实在是太难揣摩了!

“飞哥……父亲,住手,你快住手啊!”

梁静妍看到这情形,也是吓得半死,她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魔族将手一指,一个由煞气凝成的绳索立即把她给绑了起来。

他死死地盯着这会儿连喘口气都十分困难的柳飞道:“你是不是打算刺杀我?”

“咯噔……”

听到这话,柳飞的心都差点跳了出来。

难道说他真的察觉到他和师父进行神识交流了?

这……

师父果然是坑徒弟啊!

他不是说他们俩因为都修炼了《元气五行诀》的缘故,他们俩进行神识交流的话,即使强大如魔尊这样的存在,也不会察觉到吗?

那这是怎么回事?

等等,这会不会有诈?

魔尊的心思最近是越来越让人难以揣摩了,搞不好他是在故意试探呢!

所以绝对不能承认了!

不承认了也许会死,但是承认了,那肯定是必死无疑!

“没……没有!”

柳飞万分艰难地给出了自己的答复,魔尊却是再次将他往地上一甩,又摔出了一个大坑道:“那本尊怎么听手下举报说,你暗中拉拢勾结他们,准备刺杀本尊,然后救走那些贱卑的人类?”

说到这,他将手一摆,几个魔将被押了上来,他们立即求饶。

“尊主,我们一时也是鬼迷心窍,被这小子给迷惑了,求您网开一面,饶过我们吧,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当牛做马也愿意。”

“是……是他逼着我们吃下了他炼制的神秘药丸,那药丸具有蛊惑身心的作用,而且只要我们不听他的话,那就会生不如死!”

“不……不仅是我们几个,受他蛊惑的恐怕还有其他……”

“够了!”

听到他们喋喋不休地说着,魔尊怒喝一声,冲着左护法道:“把他们几个全部收押,然后好好审问,一定要揪出所有被柳飞蛊惑的,然后格杀勿论!”

“是!”

左护法立即把柳飞等人给全部押走。

大殿上所有的魔族精英则是浑身直冒冷汗,人人自危。

这要是被安个受柳飞蛊惑,意图刺杀魔尊的罪名,那肯定是必死无疑了!

魔尊一步步地走向他们道:“本尊希望你们明白,本尊是魔族唯一的主人,本尊可以给予他一切,同样也可以剥夺他一切!当前,我们魔族的首要,也是唯一任务,就是准备攻打魔族!谁要是在这个时候敢起其他的心思,甚至想勾结人族,犯上作乱的话,本尊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说完,他将黑袍一甩,带着右护法离开了。

众魔族精英相互看了看,愣是没敢议论一个字,赶紧各回各家,闭门不出……

“尼玛,这个深不可测的魔头!”

柳飞被单独关押在一间石室中,并用特制绳索给五花大绑后,吐了满嘴的血沫星子,别提有多无语了。

魔尊这到底是想干什么?

利用他,震慑那些有异心或者想法的手下,同时警告他不要在私下搞什么小动作?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不失为一石二鸟的好计策。

但是柳飞觉得事情很有可能没有这么简单。

魔尊若是真的知道他和师父交流的内容的话,肯定直接一掌劈死他了,而不会大费周章地安排几个魔将跟他唱双簧戏……

梁静妍到现在都没有来看他,很显然是不被允许了,所以他若想探知外面的一些事情,也不可能了!

无奈,他只得再次和缥缈散人进行神识交流。

可是他只是试了一次便感觉到头疼欲裂。

他又试着调动了一下体内的五行之气,赫然发现五行之气就像是被一股异常强大的能量给压着一般,让他压根就调动不了。

毋庸置疑,这肯定是魔尊送入他体内的星状东西干的好事。

他这又是把他给打伤,又是封印他的修为,到底想干什么?

柳飞猛然有了一个异常大胆的猜测。

他正着急该如何核实呢,一个送饭的魔兵走了进来,直接喂着他吃道:“这是两位护法的要求,小的也是奉命行事,你就这样吃吧。”

说到这,他突然小声道:“目前整个圣域已经全部戒严,左护法正带着众魔将挨家挨户地搜查,寻找和你有勾结的魔将,同时魔尊已经宣布闭关三日,制定攻打人族的具体计划,三天后,尽起魔族大军攻打人族!”

柳飞万分震惊地看向眼前的小魔,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这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些?

不会又是魔尊故意试探他的吧?

他现在都被魔尊给整得有些疑神疑鬼了!

魔兵留意到他的表情,快速地伸出手,一只灵虫以极快的速度从他的手腕处往肩膀处窜。

柳飞大惊!

因为他体内也有一只这样的灵虫啊!

难道说他是师父安插在魔族的卧底?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看来还冤枉他了,他销声匿迹的这些年,原来一直在布局以及调查雷劫之谜。

“我们是自己人,请你一定要相信我,目前整个魔域中总共有二十个和我一样的,本来有二十五个的,但是这段时间,那魔头太残暴了,也有咱们的人被殃及了!”

他也没有给柳飞说话的机会,继续道:“看魔尊这架势,我大胆揣测,他不是要研究攻打人族的计划,而是要取得新的突破了,这突破对他而言,非常非常重要,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的岔子”

所以他精心布下了这样一个局,想要掩人耳目?

目前看来,完全有可能!

而很不幸,柳飞成为了被他利用的棋子!

他是被安上了要刺杀他的罪名,但是等他修炼取得新突破,出关以后,他再随便找几个替罪羊,说是故意诬陷他的,又当众还他清白,还不是走个过场的事?

魔尊确实比妖王要可怕!

他就是希望将所有人都玩弄于股掌之中,任他摆布。

而且他一直都把自己定义为一个主宰者,可以给予众生,也可以剥夺终生。

谁敢反抗,只会成为他脚下的骸骨!

柳飞本来是没有多少信心的,但是被他给这么整了一下后,他也完全豁出去了!

大不了不成功便成仁!

这一次,一定要搞破坏,让他身受重伤。

至于杀了他,他可就没奢望了,毕竟远古时期那么多人族大都没能把他给杀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