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51章:大婚

第1051章:大婚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28  |  更新时间:

不出柳飞的所料,在对付人族这件事情上面,魔尊不会给梁静妍任何商量的余地。

只是他上来就玩这么一招,着实让柳飞没有想到。

因为他心里在想什么,还不是他说了算?

即使他猜对了,他可完全可以否认。

所以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他为了杀了他而随便找得一个由头而已,意在表明你就是再厉害,再猖狂,在我面前也只不过是蝼蚁而已。

梁静妍显然是看出来了,是以他非常紧张。

魔族左右护法和魔公子也都看出来了,心中已经是窃喜不已。

尤其是魔公子。

他现在是很丢人,但是如果能够看着柳飞在自己面前烟消云散的话,那也是值得的。

柳飞则是干笑着看向魔尊,摇了摇头。

魔尊斩钉截铁地道:“揣摩吧,你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本尊冲破封印后,可就听他们说,你非常滑头,今天本尊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多滑头!”

柳飞讪笑道:“这可能是他们对我的误解,其实我一直都是很老实本分的。”

“哈哈哈……”

魔尊忍不住仰天大笑了起来。

这小子的胆子确实够肥的,都这个时候了还能笑得起来。

这是不知死活呢,还是有恃无恐?

想了想,他帮助他细算了一笔账:“你偷走了陨铜,破了不破之阵,毁了混沌之境,逼退了妖王,刚才又打伤了我麾下爱将并且占有了魂葬场,这对于你来说可能是丰功伟绩,但是对于我们妖魔二族而言,绝对是莫大的耻辱。”

这话还用理解吗?

言下之意就是你柳飞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我的忍耐,这次是必死无疑。

不过他罗里吧嗦地说了这么多,倒是让柳飞有了不一样的解读。

开什么玩笑,他是谁?

他可是魔尊啊,如果他真的想杀他的话,需要说这么多废话,讲这么多由头吗?

显然不需要!

所以从一定程度上而言,他暂时是不想杀他的。

不过他说这么多又是何意?

施压!

是在故意向他施压!

让他放弃揣测,或者扰乱他的心绪,让他不能很好地揣测。

以此看来,这倒更像是一场考核,一场与众不同的考核。

想通了这些,柳飞便没有什么可怕的,随性而为道:“你其实很想知道我是怎么狂虐这位魔公子,并且占有魂葬场的。”

既然是考核,那关键不在说什么,而是怎么说,怎么符合他心意地说。

他这揣测可以说是个人都能想到,一点儿新奇都没有。

魔族众人都觉得他这次是死定了。

都死到临头了,还这么随意应付的人,即使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他!

更何况现在人族哪里有什么天王老子啊,最厉害的恐怕就是那个缥缈散人了。

即使给那缥缈散人三个胆,他也不敢闯到圣域来。

然而,让他们都大跌眼镜的是魔尊并没有一巴掌把他给劈死,而是道:“哦?如果本尊说本尊不是这样想的,你又如何?”

柳飞道:“自然是在临死之前,求个把话说完的机会,我想魔公子也很想知道为什么!”

魔尊看向了魔公子。

魔公子立即道:“我……我不想知道!只求尊主给我做主,立即杀了这个无法无天的家伙。”

魔尊颇为失望地道:“不愿面对失败,那你就永远别想成功!柳飞,说吧,既然他不愿意面对,那本尊便帮他面对。”

“尊主!”

这无疑相当于是当众又把他给羞辱了一遍,考虑到站在这里的都是魔族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如果真的任由柳飞说下去话,他的颜面何在,形象何在?

在魔族的地位势必也会一落千丈。

所以他冲着魔尊流露出了祈求的眼神。

魔尊压根就没理。

魔族左右护法心里则是乐开了花,心说你小子也有今天?活该!经过这么一整,你将永无翻身的可能。

柳飞详细把他跟魔公子大战的经过给描述了一遍,众魔族精英全都是大跌眼镜,议论纷纷,魔公子则是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

丢人!

实在是太丢人了!

以这种方式羞辱他,简直比直接杀了他还难受!

魔尊还是一点儿都没有考虑他的感受,而是饶有兴趣地看向柳飞道:“那你倒是说说,你是如何让魂葬场这等法宝改了姓的?”

柳飞道:“其实很简单。魂葬场是远古时期人妖魔三族大战的地方,后来也不知是哪位修为强大的高人让它变成了法宝。既然是人妖魔大战的地方,那不仅有妖魔二族强者的骸骨和煞气、戾气,肯定还有人族强者的骸骨和元气。”

魔尊点头道:“说得在理,你继续说!”

柳飞走了几步道:“那为什么呈现出的都是妖魔二族的骸骨和煞气、戾气呢?原因很简单,因为人族强者的骸骨和元气被封印了起来,被一个非常复杂且强大的法阵给封印了起来。”

顿了顿,他继续道:“我只需要以阵破阵,反过来把妖魔二族的骸骨以及煞气、戾气封印起来,释放出人族的骸骨和元气,那这魂葬场自然便换了天地,为我所用。”

魔公子立即道:“这绝对不可能!你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既破阵又布阵!”

柳飞笑道:“看来你并不傻嘛。我既然被困在笼中,魂葬场和我身上所有的神器随时都有可能被魔尊给收走,那说出来也无妨。其实我并没有破阵!”

“什么?”

众魔惊呼一片。

不破阵是如何将人族强者的骸骨以及元气给放出来的?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魔尊的反应极快,连忙道:“你是以阵困阵?”

柳飞笑道:“没错。那固有的法阵很是复杂,一时半会很难破,不过如果给我时间的话,我相信我一定能够破得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采用以阵困阵的形式,先用自己布下的阵法,将原有的法阵整个地颠倒、替换,释放出人族的骸骨和元气。”

缓了缓,他继续道:“然后再将妖魔二族的骸骨、煞气、戾气等封印,并让两个法阵再次交换位置。”

魔族一站而起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魂葬场中妖魔二族的煞气和戾气要比元气浑厚,而且更富有攻击性,单单用困元气的法阵去困煞气和戾气,肯定是不行的,还需要我的法阵,这双阵一起,煞气和戾气就是再厉害,也会被牢牢地封印!”

天才!

这绝对是天才啊!

即使是在远古,人妖魔人才辈出的那个年代,魔尊也没有遇到过对法阵有如此研究的天才!

在他的眼中,法阵早可以是个体,或整天,能够以不变应万变,或者瞬息乾坤大挪移了。

这是破了不破法阵之后彻底开窍了?

不仅魔尊震惊,魔族的众精英也是目瞪口呆,都在琢磨着这小子必须得杀啊,不然他日必成大患。

魔公子这会儿已经恨不得一头撞死了,他这不仅被羞辱成狗,而且还完全成了被柳飞给踩在脚下的陪衬,太特么窝心了。

魔尊留意到他的表情道:“你参悟魂葬场也已经很久了吧?倒头来还没有他看得通透。他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本尊就问你,服不服?”

“我服!心服口服!”

魔公子咬着牙,攒着拳头,万分艰难地给出了答案。

魔尊笑了笑道:“服就好!本尊现在正式任命你为右天将,地位暂时仅次于两位护法。”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任命,魔公子整个人都懵逼了。

怎……怎么会这样?

他本来还以为经过这次事情之后,他再无翻身的可能了呢,谁曾想眨眼间就被委以重任,而且在魔族的地位也是得到了正式的确认。

这绝对是他做梦都不敢想象的。

左右护法则是完全傻眼了,他们一脸愕然地看向了魔尊,随后又慌忙低下了头。

魔尊的心思实在是太难揣测了,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有意利用魔公子来制衡他们俩吗?

魔尊也没有任何的解释,大声道:“现在我宣布另外一件事,将静妍许配给柳飞,三天后举行大婚,同时任命柳飞为左天将,地位仅次于左右护法。”

嘎!

大殿里先是一片寂静,随后瞬间炸开了锅。

“尊主,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啊,千百年来,我们魔族何曾对一个人族委以重任?”

“虽然我族都知道他和公主感情很深,但是这绝对是养虎为患啊,这小子现在恨不得彻底灭了我族和妖族呢!”

“尊主,请您三思,请您一定要三思啊!”

……

众精英一起苦劝,魔公子则是差点崩溃。

刚才他还是位列左右护法之后呢,这才眨眼间的功夫,他便位列柳飞之后了,这不又是羞辱吗?

另外,他把静妍许配给柳飞,这不是让他的驸马梦彻底碎了吗?

他刚想说话,魔尊重重地咳嗽了一声,场间立即变得一片寂静。

他沉声道:“怎么,你们这是不相信本尊能够驾驭他吗?”

“不敢!”

“呵呵……你们嘴上说不敢,但是已经在行动上表现出来了!这件事不准任何人再妄议,不然格杀勿论!”

说完,他将手一甩,一个星状黑石忽然窜到了柳飞的头顶,柳飞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呢,那黑石便“嗖”得一下窜入他的体内,消失不见……

“啊!”

柳飞刚想动用五行之气将其逼出,结果浑身痛疼无比,甚是难受。

梁静妍连忙道:“父亲!”

魔尊笑道:“我的乖女儿,为父知道你深爱着他,而且已经承诺你,只要你想要的,喜欢的,肯定尽可能地满足你。我这也是想把他永远留在圣域陪着你,同时为我们魔族效力!放心,只要他老实听话,那就一点儿事都没有,不然的话,可是会比灰飞烟灭还要难受!”

柳飞咬着牙,青筋暴起道:“这……这是什么?”

魔尊道:“告诉你也无妨!这是用本尊的神魂所炼,逼不出、破不了,自然也毁不了!另外,本尊知道你很滑头,所以还准备了另外一件制衡你的东西。”

说完,他拍了拍手,几个魔将立即押着被五花大绑的紫筠走进了大殿。

看到她,柳飞的脑袋像是瞬间炸了一样。

她不是回海鸣山了吗?怎么被抓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