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50章:挑拨离间,步步惊心

第1050章:挑拨离间,步步惊心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68  |  更新时间:

他真的很绝望!

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绝望!

他越反抗,越挣扎,越不屈,遭受的打击也就越大。

是以到后来,他甚至产生了放弃的念头。

能让他这样不可一世的人产生放弃求生的念头,可以说难于上青天,但是柳飞做到了。

而且只用了很短的时间,还是在他的地盘上,他的法宝里!

只是在这个时候,他有点儿犹豫起来。

目前魔公子已经被他给打成重伤,只要他想杀他,绝对是分分钟的事。

不过杀了他以后,他将面临怎样的压力,可想而知。

首先,他现在已经是在长白山了,进来容易,想再出去,可就太难了。

在人家的地盘上,把这样一员猛将给杀了,他也很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

其次,乾元坞的村民们可都还在魔尊的手里呢,如果魔尊怒而把他们给杀光的话,那他杀了魔公子可就太不明智了。

最后,魔尊虽然有心让他成为魔族女婿,对他也有一定的忍耐,但是毋庸置疑,忍耐是有限度的。

他已经破了不破法阵、毁了混沌之境、让魂葬场易主,如果再杀了魔公子的话,很有可能会超出魔尊的忍耐,到时候很多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他正琢磨着呢,两道黑影突然闯了进来,以极快的速度救下了魔公子。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魔族的左右护法。

“柳飞,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圣域伤我族人!”

“你就等着被尊主碎尸万段吧!”

……

左右护法怒火冲天,柳飞却是风淡云轻。

他笑着看向他们道:“你们早不出手,晚不出手,偏偏选择在我要杀了他的时候出手,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其实我一直在等着你们出手呢,你们若是早点出手的话,他绝对不可能被我给伤成这个样子。”

魔公子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一脸幽怨地看向了左右护法。

左护法连忙道:“你不要听他胡说,他这分明就是在挑拨离间,我们是有临时任务在身,所以才来晚了!”

右护法连忙道:“没错,这小子实在是居心叵测,竟然还想在我们的地盘上耍花招,这次他必死无疑!”

柳飞道:“你们到底是不是故意来晚,我想这位魔公子心里很清楚,你们的心里也很清楚。”

他可是早就听梁静妍说了,魔族内部派系林立,斗争也非常激烈。

而魔公子自从得到魂葬场以后,嚣张跋扈,也在魔族内部笼络了一批人,不用想也知道他肯定威胁到魔族左右护法在魔族的地位了。

再加上他可是立志成为魔尊女婿的,要说魔族左右护法对他一点儿防备都没有,估计没有人会相信。

魔尊是已经冲破封印了,但是这才多长时间,他就是再有能力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整顿各个派系。

而且派系这种东西,向来是跟利益挂钩,为他们各自的利益服务的。

只要他们的利益还在,利益的分歧还在,魔尊即使能够利用绝对权威,整合各派系,但是他们暗中依然会存在。

柳飞觉得既然来了,即使是送死,那也要将魔族给搅成一锅粥,为人族做贡献。

他们三就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而且对于他来说,这完全是顺水推舟,动动嘴片子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左右护法心里明显有鬼,勃然大怒,就要对柳飞动手。

柳飞当即指了指四周道:“你们可要想清楚了,若是真动手的话,一方面会说明你们心里有鬼;另外一方面,现在这魂葬场可是我的了,我能够主宰这魂葬场里的一切,大可以和你们斗个鱼死网破。”

“你这是在威胁我们?”

“不,是他们!”

柳飞指了指那些身穿白袍,在元气源源不断地灌入下,已经变成巨人的骷髅。

看着这些骷髅,左右护法也是觉得蛮唬人的,更别说他们已经清晰地感受到有一个非常复杂的混合法阵藏在暗中了。

魔公子见他们俩竟然犹豫了,难以置信地道:“你们俩还在犹豫什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了?赶紧动手杀了他啊,魔尊若是怪罪下来,我负责!”

左护法干咳一声道:“这倒不是我们怕他,他即使占有了这魂葬场又如何?我们想杀他,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只是魔尊有旨意在前,再加上公主已经特别交代了,如果我们把他给杀了,确实不好交代!”

“你们……”

听到这话,魔公子简直要气疯了!

这两个家伙分明就是故意的,想借助柳飞之手,帮助他们消灭挑战他们地位的势力呢,实在是太可恶了!

右护法看向柳飞道:“还用我们动手吗?”

柳飞耸了耸肩:“自然不用!要不是因为他刻意阻拦,非要和我较量,恐怕我早就见到魔尊了!他落得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场,可以说完全是他咎由自取!”

“柳飞!”

“噗!”

被他这么一气,魔公子的情绪又被调了起来,只是下一秒,他便气血攻心,飙了一大口鲜血,那样子看起来甚是可怜。

左右护法相互看了一眼,也没有说什么,立即带着他飞出了魂葬场。

柳飞飞出魂葬场,强压着内心的激动,将魂葬场一收,放入伏魔炉中。

魔公子的众手下看到这画面,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怎么会被打成这个鬼样?

而且魂葬场怎么变成柳飞的了?

他之前不是一直说他已经完全领悟了魂葬场的奥妙,让他彻底成为自己的法宝了吗?

这特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柳飞扫了他们一眼,暗笑一声,跟着来到了圣域,也就是魔族的总部。

圣域位于天池的下方,宫殿众多,而且密境成群,要远比柳飞想象中的富丽堂皇。

没走多远,他又看到了一个小密境,密境的入口处是一个水帘,而密境中则是繁花似锦,绿草如茵,哪里还有半点地下世界的样子。

看到里面有一个身穿黑色拖地长裙,云鬓高攀,戴着各种暗色头饰的女子站在那里,而且还是背对着他的,他的嘴角立即抖了起来。

是梁静妍!

自从来到魔域后,她的衣着打扮全部都变成了黑色调。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这个样子后,他感觉特别扎心。

当然,他也知道,以她的能力,她暂时是无法改变这一切的。

左护法摇头道:“还愣着干什么?我们公主已经等你多时了,赶紧进去吧!”

说完,他带着众人离开了,竟然没有留下一个看守或者监视的。

看得出来,他们压根就不怕他跑了,而且也深知,这一时半会,他不会跑。

柳飞神情复杂地走进密境,一步步地靠近梁静妍道:“这段时间你还好吗?”

梁静妍缓缓地转过身,已经哭成了泪人。

不过她还是迅速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用手抹了抹自己的眼泪道:“好,挺好的!只是现在他们都冲破封印了,你的处境肯定很不好!”

柳飞笑了笑道:“再不好又能怎样,还不就是那回事?而且我这人向来喜欢绝境求生!”

说到这,他把刚才魔公子要给他一个下马威,但却被他给打成重伤,而且还把魂葬场占为己有的事快速地说了一下。

说的时候很嘚瑟!

他当然有理由嘚瑟!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暗示梁静妍要放平心态,他是来了,但是并不代表他就一定会死在这。

绝境都是相对的,只要他们好好谋划,让这被动的形势发生变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梁静妍见他都这个时候了,还能嘚瑟,还能笑得起来,自然知道他是想传达什么意思,她主动向前,紧紧地抱住他,小声道:“只要我的这条命还在,我就一定不会让你和乾元坞的村民受到任何伤害的。”

柳飞拍了拍她的后背道:“我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咱们一起努力!”

“嗯!”

梁静妍点了点头,眼泪差点儿又夺眶而出,不过硬生生被她给克制住了。

她知道这个时候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她必须要坚强,配合柳飞将乾元坞的村民们给送出去,让他们呆在这实在是太危险了。

“走,我带你去见父亲。”

“他对你好吗?”

“很好,只是……”

梁静妍欲言又止,而且加快了脚步。

柳飞自然知道她心中苦楚,所以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没过多久,他们来到一个半拱形的大殿中,大殿中没有什么昂贵或者绚丽的摆件,基本上都是字画,而且字画的颜色全部都是黑色的。

而让人很是意外的是这些字画一点儿也不粗狂豪迈,而是婉约细腻,像是女人所画。

但是落款处分明是魔尊的尊号……

柳飞笑着摇了摇头,刚想说点什么,一个身穿黑袍,长得眉清目秀,却不威自怒的男子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了出来,端坐在铺着兽皮的石椅上。

“父亲!”

梁静妍作揖向他致意,魔尊立即指了指他左下方的一个石椅道:“过来坐吧!”

他的声音很飘,很轻,给人一种很无力的感觉。

这无疑完全颠覆了柳飞想象中的魔尊的形象。

他又看了他两眼,魔尊则是死死地盯着他道:“你就是柳飞?”

柳飞抬起头,不卑不亢地道:“正是!”

“让他们进来!”

他将手一摆,左右护法立即架着身受重伤的魔公子走了进来。

此时的魔公子气色虽然好了一些,但依然是浑身发颤,应该是刚经过紧急治疗了。

柳飞不免揣摩起魔尊的心思来,他这是想干什么?

魔尊似乎很会揣摩人心,直接了当地道:“不用暗中揣摩我的心思,我现在就给你机会,让你光明正大地揣摩!揣摩对了,你还可以继续在这站着,若是揣摩错了,一分钟之内你就会烟消云散!说吧,我现在在想什么?”

“父亲!”

听到这话,梁静妍吓了一大跳,慌忙站起身。

魔尊将手一摆道:“不用求情,求情也没用。很多事,我都可以由着你,但是在事关人族的事情上面,你必须得听为父的!”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