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48章:怨憎会,恨别离

第1048章:怨憎会,恨别离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00  |  更新时间:

魔尊比妖王保守,但很显然魔尊比妖王狡猾,也注定比妖王更难对付,因为他很擅长使用巧实力,不像妖王那样直接干脆。

在当前他需要恢复到最佳状态,同时整顿整个魔族的情况下,他是能不开战就不开战。

但是什么都不做,是难以堵住悠悠之口的。

尤其是对于之前妖族和柳飞等人大战,魔族却迟迟没有发兵一事,妖族肯定是有所不满的。

在这种情况下,他肯定要做点什么。

而“请”柳飞到圣域去,就是一个妙招。

对于柳飞而言,他确实得必须去,这是别无选择的。

首先,在老爷子去世前,他曾亲口承诺要保护好乾元坞的村民和梁静妍。

现在梁静妍成了魔族公主,乾元坞的村民被全部“请”去圣域做客,表面上看来,有梁静妍在,魔族不会把他们怎么样,他们肯定很安全。

实际上,安全个屁啊!

梁静妍虽然贵为魔族公主,但却没有什么权利,而且在魔族,掌管生死大权的人可是魔尊。

他被封印了数千年之久,和人族早已是不共戴天,他冲破封印之后,一切势必都要为他复仇服务。

牺牲掉整个乾元坞的村民算什么?

听黑石镜像中,左右护法那语气,他甚至有屠灭整个凤凰市的想法!

所以千万不要低估他复仇的决心。

人命在他的眼里恐怕连草芥都不如!

在这种情况下,他必须要到魔域,看看能不能和梁静妍一起想办法,将乾元坞的村民给营救出来。

而且他已经想好了,这次前往,一定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劝说梁静妍离开魔域。

其次,也是非常现实的原因。

他们虽然只是和妖族发生了一场小规模的战争,而且还让妖族损失惨重。

但是殊不知,他们大部分人都受了伤,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魔族再来攻打,那么他们所面临的形势将非常严峻。

另外,看魔族左右护法那意思,他们采用的策略很有可能和妖族不同,他们会直接攻击普通百姓。

这样一来,很容易分散人族修真者的力量,而且他们也会以杀死更多平民百姓为目标,让人族修真者疲于奔命!

这样的话,他们势必会相当被动。

所以无论怎么看,柳飞以一人之力,换取修真界乃至人族暂时的安宁,都是划算的。

最后,此行看着虽然万分凶险,其实也不一定。

魔尊恐怕还没有放弃拉拢他,让他当他女婿的念头,不然之前肯定配合着妖王,踏平海鸣山了。

所以他大可以以此和他展开周旋。

当然,师父他老人家虽然没有表态,但是明眼人恐怕都看得出来,他应该是支持柳飞前往的。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与其等着被魔尊亲自动手给抓进魔域,倒不如接受邀请,光明正大地走进魔域!

如此说不定还能大涨修真界的士气。

见他去意已决,蝎子当真是捶胸顿足。

这缥缈仙门刚成立,他们不仅是兄弟,而且还成师兄弟了,可以说是亲上加亲,看着他这么去送死,他真的受不了。

可是他现在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人族虽然刚打了胜仗,但还是太被动了,都没有什么可以和妖魔二族谈判的砝码。

兰姨这会儿也是很揪心。

不过她跟蝎子一样,也是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现在每走一步,都是事关整个人族的生死存亡啊,所以在这会儿,也许感情应该收起来,用理智的眼光来看待这个问题。

看他们都很担心自己,柳飞笑道:“放心吧,我是怎么进去的,肯定就怎么出来!”

缥缈散人道:“别磨叽了,去吧,死不了!”

“……”

众人一片哗然。

柳飞则是再次暴汗。

这特么要是心理素质不够强大的话,绝对不能当他的弟子啊,不然分分秒崩溃掉。

他哭笑不得地将双手一抱道:“您老人家多保重!”

说完,他回到别墅跟柳玉莲、李云柔等人道别,她们一听他要去魔域,瞬间哭成了泪人。

尤其是云落寒的反应最大,非要跟他一起去。

柳飞安抚了她们一番道:“现在正值人族生死存亡之际,我不可能置身事外的,我要负起该负的责任,这就是我的使命。我答应你们,一定安然无恙地回来。”

“飞哥哥!”

泪流满面的柳玉莲直接扑到了柳飞的怀里,然后凑头就堵住了他的嘴,当众吻了起来。

柳飞一脸愕然,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李云柔、余倾城等人一点儿都不意外。

紧接着是李云柔、瑾萱也是直接跟他吻别。

轮到余倾城的时候,她本来只是亲了一下他的面颊的,在将要离开时,她忽然蜻蜓点水般地亲了一下他的嘴唇。

这倒是让柳玉莲、李云柔等人有些意外。

她们没有想到余倾城也成为他的女人了……

云落寒当众实在下不了口,索性以给柳飞几件秘密法宝为由,直接把他给拽进了卧室,然后亲了又亲,而且还一再警告他,如果他敢不安然无恙回来的话,她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柳飞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娃娃脸道:“放心吧,你这么可爱,我怎么可能舍得你?”

云落寒嘟囔道:“先生,你的女人可真多,这些是不是还只是冰山一角?”

柳飞笑道:“不多,不多!”

云落寒道:“不多是多少?几十还是上百?”

柳飞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点了点她的小琼鼻,让她自己去调查后,便来到大厅道:“你们……应该早就看出来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一定要和谐相处,千万别打架!”

柳玉莲将粉拳一攥道:“打架?呵呵……我们姐妹几个刚才都已经商量好了,等你回来后,一起暴打你一顿,这一顿你是不可能躲过去的,所以要尽早滚回来!”

柳飞笑道:“行,我一定尽早回来挨打!”

说完,他跳上伏魔炉迅速飞向长白山。

只是没飞多远,一阵剑鸣声传来,紧接着面无表情的紫筠跳进了伏魔炉道:“我送你一程!”

柳飞忍不住打趣道:“你知道吗?刚刚听到你说这话的时候,我忍不住浑身一颤!”

紫筠莞尔一笑道:“看来我之前要杀你的心理阴影还在。”

柳飞点头道:“没错,所以你是不是该补偿补偿?”

“想得美!”

紫筠直接扭过了头,也不再理他,就这么陪着他飞了几百里,猛然起身道:“我要回去了,你记得回来!”

柳飞连忙站起身,拉住她的手道:“你真就这么走了!”

“吧唧!”

紫筠转过身来,猝不及防地亲了一下他的面颊,闪离了伏魔炉。

柳飞用手摸了摸面颊,又看了看她那迅速离去的身影,忍不住笑了起来。

虽然他们俩已经发生了那种关系,但是想让这个冰美人主动送吻,太不容易了。

而很显然,他做到了。

不知不觉间,来到了长白山外围。

就跟当日大战妖王一样,在战前他还是有些紧张的,但是真正开战后,他是一点儿也不紧张了。

来长白山之前,他确实紧张,不过现在已经变得非常坦然了。

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那就镇定自若,一切见机行事吧!

“残剑!”

他跳下伏魔炉,跳上残剑,御剑而行,一路之上并未见阻拦,但是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有无数双眼睛在暗地里盯着他呢。

在快抵达长白山天池的时候,众多的黑影突然从天池中窜了出来,为首的不是别人,正是老对头,魔公子。

他看着柳飞道:“好久不见!”

柳飞笑了笑道:“是好久不见了,只是不知道你的伤好了没有?”

“你!”

魔公子指了指他,忽然大笑道:“罢了,我懒得跟一个将死之人计较什么!而且说真的,连我都有点儿佩服你的勇气了,没想到你真的敢一个人只身前来!你不会妄想着你之前连番偷陨铜,然后还能安然无恙地离开这里的情况再次发生吧?”

柳飞耸了耸肩道:“现在说这些有意义吗?”

魔公子冷笑一声道:“看来你还真有这样的想法,真的是不见黄河不死心!”

柳飞将双手往身后一负道:“我是应你们魔尊的邀请前来赴会的,没工夫在这跟你瞎扯淡,而且你也没有资格跟我聊,立即带路!”

他这么一说,魔公子和他身后的一众手下立即笑翻了天。

“拽!真特么拽啊!都沦为俎上鱼肉了,还能这么拽的,从古至今,我只服他一个人!”

“你们说等尊主一声令下,我们是不是要先把他的舌|头给割了,拿来下酒啊?”

“我觉得把他给大卸八块,然后酿成酒,然后送到海鸣山,让他的人尝尝最好!”

“这个好!这个好啊!”

……

众人一番热议,柳飞摇了摇头道:“既然你们不带路,那么看来我只能硬闯了。”

魔公子当即屏退众手下道:“我们尊主也是你想见就能见的?想见他,先过我这一关再说吧!”

柳飞冷不丁地道:“看来你是又想养伤了!”

魔公子勃然大怒道:“放屁!上次只是被你偷袭了而已,这次你绝对不会再有那样的好运气了!”

“那我凭实力呢?”

他将鹰眼一凌,一纵几十米,然后迅速生成了反弹法阵,让伏魔炉先行撞在反弹法阵之上窜向他,而他则是脚踩炉底,手执残剑攻向了魔公子。

“就这也想打败我,痴心妄想!”

魔公子摇了摇头,立即朝着他甩出一道浑厚无比的黑色气团,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残剑忽然变成了残剑碎片,随后无数残剑碎片像是一道道闪电一样源源不断地攻向了黑色气团。

黑色气团轻松被灭,无数碎片又向他杀来,他赶紧生成防御气团阻挡,谁曾想直接被逼到了地上,而且防御气团也被破,浑身上下立即出现了许多密密麻麻的血口子,而他的四周,早已被无数碎片给凿出了一个大坑!

震撼!

他这会儿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这才多长时间没见,这小子的修为怎么达到如此丧心病狂的程度了?

难怪连妖王都吃了败仗,很显然是轻敌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