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32章:抱一下又不会怀孕

第1032章:抱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07  |  更新时间:

小娃娃像是一阵风一样离开。

柳飞和兰姨相顾无言。

这会儿两人心中都有太多的话要说,但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变了!

当她身穿一身红裙,站在玄妙阁之巅,睥睨四方,不怒自威的时候,柳飞感觉很多事情都变了。

她变得很陌生,很遥远,很冷漠……

其实左侍和阁主只是一阶之差,对于柳飞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区别,更何况他曾经还一度觉得她就是玄妙阁阁主。

说白了,让他感觉似乎一切都变了,归根到底还是她给他的感觉。

兰姨是可碰、可惹、可逗、甚至可調戏、可偷亲的。

但是这位阁主,真的给人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感觉。

她刚才将衣袖一摆,所有玄妙阁弟子立即离开,没人敢说一个字,没人敢问一句话。

这种威严和古代的帝王相比也毫不逊色。

也许,她是注定要成为霸主的女人,而兰姨则是她的另外一面而已……

阁主看了他两眼,舒展双臂,将身体一转,顿时云鬓散下,头发柔顺,一顶金光闪闪的凤冠戴在了她的头上,红裙也变成了红袍,上面绣着祥云图案和栩栩如生的朱雀,让她再无半点狼狈的样子。

只是如此一来,她要比刚才还器宇轩昂,雍容华贵,难以对视……

“跟我来吧。”

她沉声说了一句,负手走在前面,沿着高达九十九层的石阶一步一步地往上走,不慌不忙,不凌不乱。

柳飞跟在后面,同样是一步一步往上走,不过气息却是越来越凌乱。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或者换句话说,他从来没有这种感觉。

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超脱友情,低于爱情,却又不思量,自难忘。

可以说他现在就是一个十足的矛盾体,一切都是乱糟糟的。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跟着她来到了他们俩曾经谈天说地的凉亭处。

朱雀在云雾中无忧无虑地飞着,一点儿也不像刚目睹了一场大战的样子。

兰姨用手指着它道:“看到了没有,它多逍遥自在,其实本尊一直都非常羡慕它,奈何碍于身份,碍于责任,碍于使命,没有办法像它一样。所以就想到了这瞒天过海的一招。本尊承认,本尊欺骗了你,但绝对不是有意为之!”

顿了顿,她继续道:“当你站在最高处的时候,你就会明白,高处不胜寒,想找个人聊聊天,斗斗嘴,实在是太难太难。你会发现周围的所有人都会怕你,你会发现体内散发的气场无从改变,你会发现自己有时候挺可怜,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叹了一声,她道:“因为我继承了师父的衣钵,从她的手里接管了玄妙阁,那就必须要拿出玄妙阁阁主应有的样子来。说白了,我还是活成了我最不喜欢的样子。”

说到这,她轻轻勾动手指,在她的面前立即形成了一个由绿叶圈成的窗。

她想表达什么,不言而喻。

这阁主之位就是一个牢笼,相当于把她给禁锢了,她只能站在玄妙阁欣赏外边的风景,而不是无拘无束,逍遥自在地游遍名山大川,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看她这样子,柳飞有些同情她,也担心将来有一天,自己会变成她这个样子。

想了想,他道:“你和兰姨差别还是蛮大的。”

她忽然转头看向他道:“你好像对我的这个身份有种天然的不待见。”

柳飞连忙道:“没有。只是突然以这种方式揭开你的庐山真面目,我是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同时,我感觉我们俩从近在咫尺的距离变成了十万八千里!我现在终于明白,曾经我在玄妙阁养伤的那段时间,为什么在我的住处周围永远都是静悄悄的,那些玄妙阁弟子见到你不是低头疾走,就是主动躲避。”

阁主哈哈大笑道:“你这是人为地把我给塑造成一个暴君的形象。我可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可怕。”

“可是你的气场真的是太强大了。现在这么跟你说话,我都有种压力感。”

“那是因为你小子还没有适应。一旦你适应了,天晓得你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也许吧。”

柳飞实在不想再去纠结这个问题了,因为注定越纠结越乱。

他需要适应、习惯,乃至重新定位他们俩之间的关系。

徐徐地吐了一口粗气,他道:“你去过混沌之境?”

阁主莞尔一笑,绝美的容颜就像是一朵盛开的牡丹一样,美极了。

“本尊刚才已经决定了,如果你问我的时候,用的是您,而不是你的话,那你可以回海鸣山了,我是绝对不会带你去混沌之境的。你没这么称呼,很好。”

柳飞心里咯噔了一下,暗想我只是这么称呼兰姨称呼习惯了,一时没有改过来而已,好险。

她走到石凳前坐下,也示意他坐下道:“混沌之境传说是天地初开,遗留下来的一片地方。那里一片混沌,煞气和戾气异常浓厚,对于妖魔二族来说是绝佳的修炼场地,妖王和魔尊都曾经在那里修炼过。”

顿了顿,她继续道:“为防止人族找到和破坏,他们不仅设置了迷阵,留下剑意,而且还派有远古怪兽镇守,可以说是凶险万分。”

柳飞连忙道:“那你之前为什么会去混沌之境?”

阁主道:“很简单,师父把我历练的最后一个地方定在了那里。如果我能够从那里活着出来,就可以正式继承她的衣钵,成为玄妙阁阁主,我犹记得当时我出来的时候,浑身是血,非常狼狈……”

听他这么说,柳飞忍不住把小娃娃给骂了一顿。

尼玛,他说的时候,就跟这个地方可以来去自如一样,对于其中的凶险,是半个字都没有透露。

来闯玄妙阁之后,更是直接撂挑子,让她带他去!

说白了,这家伙就是闲得无聊,想探探玄妙阁的实力,又想揭露兰姨才是真正的玄妙阁阁主的身份,来显得他很有本事。

早知道的话,绝不能就那么放他走了,必须要拉着他一起去混沌之境。

阁主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摇头道:“你还没有看出来吗?那个家伙和妖族渊源极深,是绝对不可能去混沌之境的。”

柳飞怔了一下,慌忙道:“你发现了什么?”

阁主沉声道:“他祭出的那些煞气和戾气气团已经出卖了他,他绝对不属于人族!而且他变成妖王的时候,简直无懈可击!我感觉他不仅和妖族,恐怕和妖王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听到这话,柳飞的两手都有些发颤。

毫无疑问,这又是一个他不想面对的事情。

他苦笑一声道:“那他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这不是给妖王树立敌人吗?”

阁主摇头道:“这个本尊也没有想通,不过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目的。好了,不说他了,你确定要去混沌之境吗?”

柳飞也没有任何的犹豫,斩钉截铁地道:“确定,这关系到落寒的生死,我责无旁贷。”

“所以你这是让我带你去救另外一个女人,而且又是冒着巨大的风险?”

这话说得有些突兀,而且还有点让人望而却步,不过柳飞反应极快,立即硬着头皮道:“阁主说得极是,不过我是希望兰姨看在往日情谊的份上,再帮我一把。阁主应该做不了她的主吧?”

“哈哈哈!”

“哈哈哈!”

……

阁主拂袖而起,朗声大笑数声道:“你且在这等一会儿,本尊让她来见你!”

说完,她乘朱雀而去,柳飞则是吐了口气,暗想还好机智如我,要不然让我一个人去闯混沌之境的话,估计即使把命给折在那儿了,也拿不到混沌之水。

其实兰姨也好,阁主也罢,他未必有什么代沟,因为愿意跟他愉快相处的肯定是兰姨,这一点毋庸置疑。

而堂堂玄妙阁阁主也不会经常窜到海鸣山,和他聊天斗嘴。

阁主很忙,而且平心而论,也确实需要强大的气场,不然怎么镇得住玄妙阁的众弟子,又怎么镇得住九大门派?

想通这些就会变得释然了……

没过多久,她换着一身白裙,戴着白色的面纱走来了。

这是兰姨以往惯常的衣着打扮,和刚才她那红袍加身,头戴凤冠的样子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风格。

兰姨来到他面前就道:“你小子怎么跑玄妙阁来了?不是需要照顾萝莉,又要陪佳人练剑吗?”

柳飞以手扶额,哭笑不得地道:“兰姨,这次是换成我想给你几气刃了,你要不要这么逗比?”

“还不都是因为你?”

“我潜移默化?别介,我担心玄妙阁众弟子会把我给大卸八块了。”

兰姨摇了摇头道:“好了,别贫嘴了!今后在玄妙阁之外,出现在你面前的就是兰姨,明白吗?”

柳飞笑道:“明白!今后我不来玄妙阁就是,免得被阁主给吓到。”

“你小子再说一遍试试?”

“好好好,我来,我每逢初一十五,都来拜见阁主她老人家,这下您满意了吗?”

“你啊你,走了!”

兰姨指了指他,勾动手指,一个完全由绿叶凝成的长剑形成,而且在长剑之外还笼罩着一个强大的结界。

她跳上长剑后,柳飞也赶紧跳了上去,长剑“嗖”得一下飞出,而且是越飞越快,柳飞都快站不稳了。

兰姨道:“混沌之境非常远,而且每逢每个月的十号和二十号,混沌之门才会显现,这是进入混沌之境的绝佳良机!今天已经是十八号了,咱们得极速赶路,到了那里后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们去做呢。”

听她这么说,柳飞连忙道:“你尽管加速,我撑得住!”

“嗖!”

她又瞬间提速,柳飞一个踉跄,往前一冲,直接抱住了她那不堪一握的柳腰,再也不愿意松手了。

兰姨嗔怒道:“赶紧松开,你信不信我把你给扔下去?”

柳飞连忙道:“抱一下又不会怀孕,而且这也是我们节省能量的一种方式嘛!你这样带着我飞行,等你累了,你也可以这么抱着我,让我带着你飞啊!”

“你!”

兰姨攥了攥拳头,就要给他一拳,但是最终也没有下手。

如此一来,她相当于默认了。

柳飞顿时搂得更紧了,暗想你的身体实在是太香了,还是这样御剑飞行舒服。

而且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骗了我那么久,变成阁主后气场又震到你,不占你点便宜,绝对对不起自己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