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27章:涅槃重生,大限将至

第1027章:涅槃重生,大限将至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17  |  更新时间:

柳飞看着自己头顶的两个凤凰,也是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真的成功了!

小娃娃没有骗人。

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兰姨和北极真人都没有看出他拥有特殊血脉,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那只火红色的凤凰,他之前见到过,紫筠曾经变成它,攻击他的四象法,威力惊人。

至于那只金光闪闪,光芒四射的,那应该就是他的本体了,竟然也是一只凤凰!

他这会儿已经快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想大声喊出来了,只见那只火红色的凤凰忽然变成了一个火红色的蛋,然后“嘭”得一声炸裂,火红色的凤凰又出现了。

“这……这就是传说中的凤凰涅槃?太神奇了!”

柳飞忍不住惊叹一声,两只凤凰又对叫了几声,火红色的凤凰忽然俯冲直下,窜入紫筠的身体中消失不见。

金色的凤凰则是窜入他的体内,无影无踪。

很快,只听紫筠闷哼一声,猛然睁开眼。

当看到自己和柳飞都赤果着身体躺在床上,被单上还有斑斑血迹,而玄妙阁左侍竟然还在一旁看着时,她大叫数声,赶紧扯过被子挡在自己的面前,瞪向柳飞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柳飞懵了。

她刚才不是一直睁着眼,而且还流泪了,另外最后还发出那种声音了吗?怎么可能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是怎么回事?不会是失忆了吧?

他一脸疑惑地转头看向兰姨,兰姨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犹如小女人一样,惊呼连连,然后慌忙用手捂着脸,转过身道:“你是不是不想活了?立即把衣服穿上!”

这要是在平时,他肯定会打趣说反正你早就看光了,穿不穿衣服还有什么区别吗?但是现在他哪里还有心思说这些?

他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看了一眼恨不得要杀了他的紫筠,连忙窜下床,背对着她道:“你即使想杀我的话,那也得先把衣服穿上啊!”

说完,他再次看向了兰姨。

兰姨沉声道:“这可能和她涅槃重生,短暂失去记忆有关,过一会儿就好了。你……让我说什么好呢?”

柳飞苦笑道:“这句话应该我说吧?如果我要是因为你刚才那干扰而产生心理阴影,从此无法体验那方面快乐的话,你要负全责!”

“混蛋,你还有脸让我负责,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变成太监?”

她抬起手掌就要灭了他,柳飞连忙道:“咱就别继续了行吗?不然我不是死在她的手里,而是死在你的手里啊!”

“她好像已经恢复记忆了。”

兰姨小声说了一句,柳飞立即转身,赫然发现紫筠已经泪流满面。

他连忙解释道:“紫筠,你先听我解释,等我解释完,你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紫筠什么都没说,直接下了床,一步一步地逼近他。

柳飞一边退着一边道:“这方法是经过那小娃娃指点,唯一可行的方法了!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你很有可能万劫不复,步那个少年天才的后尘!虽然说你一直都要杀我,但是我也知道是因为我变成了你的心魔,所以我也不怪你。这个时候更不可能看着你一直错下去……”

紫筠还是没有说什么。

他连忙往兰姨身后一闪道:“这……这特么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她和之前相比,一点儿都没变,心魔还没有消除呢?”

兰姨也是一头雾水道:“按理说不应该啊,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个情况!不过你躲在我身后干什么?这可都是你干得好事,你准备提裤子走人了?”

说着,她一个急闪窜到了柳飞的身后,然后把他往前一推。

柳飞踉跄了几步,差点一头撞到了紫筠的怀里,他很是尴尬地道:“我刚才说的那些,你都听进去了吗?”

紫筠冷声道:“我知道。”

“那你……”

“你会对我负责吗?”

嘎!

柳飞神情愕然,心里更是咯噔了一下。

这话真的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的吗?这也太不真实了!

他刚准备回答,更让他大跌眼镜的是紫筠忽然扑到了他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柔声细语道:“我已经涅槃重生了,心魔也已经消除,也想起了我们俩之间过往的种种!谢谢你一直纵容我,为我着想,在这关键时刻更是不顾一切地帮助我,让我获得了重生。”

顿了顿,她继续道:“所以没有你就没有我!我已经想好了,无论你愿不愿意负责,我都会用一生偿还你对我的大恩。”

兰姨看不下去了。

她本来还希望紫筠能够揍他一顿,让他再留下心理阴影,从此不敢沉迷于温柔乡呢。

谁曾想竟然被当面虐狗了……

她咬了咬牙,无比郁闷地闪出了房间。

这幸福来得太突然,柳飞还是没有缓过来。

不过他也是紧紧地抱着紫筠道:“你我都是凤凰血脉,这是天注定的。我现在总算是明白那小娃娃为什么总是说我们俩是天作之合,是最好的搭档了,原来是因为我们血脉相连!”

缓了缓,他继续道:“你放心,我既然听他的尝试了这种方法,肯定早就想好了,无论你愿不愿意,我都会负责到底的。”

“包括我天天追杀你?”

“对!有本事你就追杀我一辈子好了。”

扑哧!

紫筠忍不住娇笑一声,随后抬头看了他几眼,又慌忙低下了头,俏丽的脸蛋已经变成了红彤彤的大苹果,哪里还像个冰美人啊,分明就是一个柔情似水的有夫之妇。

也许小娃娃说得没错,她有多恨他,将来就会多爱他!

有时候爱恨就是一念间……

考虑到还有很多未解之谜,柳飞也不能和他在这腻歪,赶紧带着她走出了房间,恰逢北极真人带着几个弟子赶回来了。

他们看到紫筠容光焕发,满脸红晕地站在柳飞的不远处时,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齐刷刷地询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柳飞向北极真人使了一个脸色。

他不可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他让紫筠变成他的女人,她的心魔就消除了啊!

而且在没有搞清楚他体内的凤凰血脉之前,也不宜让更多人知道这事。

北极真人会意,立即让弟子等着他,然后和柳飞、紫筠、兰姨一起来到了海鸣山最高峰。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紫筠,确定她没事了以后,很是高兴地道:“现在可以说了吧?你到底是用什么神奇的方法把她给治好的?”

神奇的方法……

听到这话,柳飞和紫筠的脸上都有些发烫,尤其是紫筠,表现得非常明显,脸上的红晕已经蔓延到脖子处了。

兰姨重重地咳嗽了一声,柳飞快速调整了一下,快速地说了来龙去脉。

他知道北极真人一直都有意撮合他跟紫筠,如果他知道紫筠已经成为了他的女人,并且因此救了她一命,而且还让他也拥有了凤凰血脉的话,一定会很开心。

不出他的所料,北极真人听后先是缓了缓,消化吸收了一番,随后高兴得完全合不拢嘴了。

他不停地道:“太不可思议了,你竟然也是凤凰血脉,不对,更准确地说你是神凤血脉,而紫筠是天凰血脉,你们一个是凤,一个是凰,绝配啊!”

柳飞一脸愕然地道:“我……我是神凤血脉?”

北极真人道:“没错,从古至今加上你,只有三个人拥有这神凤血脉,其他两个还是远古时期的上仙,早已仙逝。”

兰姨接过话,继续道:“传闻神凤血脉和天凰血脉不一样,它是需要觉醒的,一般通过两种方式。一种方式是拥有该血脉的人修为快要达到入圣的境界,就是将要成就大道的时候,该血脉会直接觉醒,帮助成就大道!”

顿了顿,她继续道:“另外一种方式则是凤凰和鸣这种方式。不过这种方式也是传言而已,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因为在特定的时间段内,同时出现拥有神凤血脉和天凰血脉,而且还愿意成为一生伴侣的,太难了!”

北极真人道:“没错!神凤血脉没有觉醒之前是极难被发现的,具有非常强的迷惑性,所以我很好奇,那个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柳飞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在我的眼里,他早就和神人无异了,好像对世间的一切事都了如指掌。”

紫筠附和道:“我记得他从很早之前就有意撮合我们俩,而且说我们是最好的搭档,曾经还给我们制造各种机会……”

说到这,她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戛然而止。

柳飞干咳一声道:“不过他每次都让我们的误会加深,而且还说总有一天会解开的,到时候我们也会明白他的良苦用心。”

北极真人捋着白须走了几步,沉默不语。

兰姨则是俯瞰山下的风景,眉头微皱。

柳飞连忙道:“对了,这次他告诉我这个方法的时候,还说如果我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的话,肯定恨不得把他给千刀万剐了!我当时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但是现在想来,他这话很有深意啊!莫非他是我们的死敌,不过他又为什么一而再地帮助我们呢?这不是有病吗?”

他话音刚落,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我确实有病,而且还病得不轻!”

几人定眼一看,一个少年郎已经歪靠在了一块光滑的石头旁。

柳飞立即道:“这次的事真的特别感谢你,只是你到底是什么人?”

小娃娃长叹道:“一个连自己命运都摆脱不了的人,是谁很重要吗?不瞒你们说,我的大限将至,撑死也就三四个月的时间吧。不过我已经完全知足了,毕竟我已经出来浪那么久了,该尘归尘,土归土了!”

兰姨道:“大限将至?听你这话音,不像是天命,更像是人为的吧?以你这实力,难道都没有规避之法吗?”

小娃娃苦笑道:“要是有规避之法,我至于这么唉声叹气的吗?好了,小飞,紫筠,你们俩一起喊我一声师父,我把我出来的这段时间悟得的一套精妙剑法传授给你们。”

柳飞和紫筠相互看了一眼,也没有任何的犹豫,齐声喊道:“师父!”

毋庸置疑,对于他们而言,他绝对配得上这两个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