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25章:血脉相连

第1025章:血脉相连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06  |  更新时间:

“嗖!”

没过多久,伏魔炉突然窜起,兰姨甩出由绿叶凝成的绳索,将绝情剑给卷到手中控制住以后,看向正在吻得忘情的柳飞和紫筠,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北极真人也是干咳了一声,心说你不是说紫筠和柳飞都有生命危险吗?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兰姨反应很快,沉声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应该是小飞将体内的五道真气度到了紫筠的体内,暂时稳住了她!看小飞这样子,肯定是身中剧毒了,我们必须得马上出手!”

说完,她甩出一个气团将柳飞和紫筠分开,然后像是一道闪电一样窜到了柳飞的身旁,一把将他抱在了怀里。

柳飞感受到了熟悉的体香,想说点什么,但却连口都张不开了,只能是勾了勾手指,示意他知道他们俩来了……

紫筠依然显得很安静,这可能和五道真气依然存在于她的体内有关。

北极真人立即窜到了她的身旁,快速点了她身体的各大穴位,然后往她的身上施加能量,进一步稳住她。

“我们走!”

兰姨同样出手封住了柳飞的各个穴位,和北极真人一起带着他们俩来到了柳飞的别墅。

柳玉莲、李云柔、余倾城等人看到柳飞脸上一点儿血色都没有,全都吓得半死。

兰姨连忙道:“落寒呢?”

“在床上。”

柳玉莲赶紧带着她来到云落寒的房间,云落寒早已感受到柳飞出事了,奈何她现在根本下不了床,所以也是心急如焚。

看到柳飞是中毒了,她反而松了一口气,赶紧咬破自己的手指,将龙血递进柳飞的嘴中。

但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柳飞迟迟没有醒来。

她连忙看向兰姨道:“这是怎么回事?”

兰姨把了一下他的脉搏,眉头微皱道:“这毒药除了被进行修为加持以外,而且还加持了某种禁锢,应该是魔族强者所为,我试一下!”

说完,她移身于柳飞的身后,快速翻转手印,然后轻喝一声,双掌同时拍在了柳飞的后背上

“呜哇!”

柳飞张口吐了一大口鲜血后,倒吸了一口凉气,猛然睁开眼,转头看向兰姨道:“你又救了我一命。”

兰姨微微一笑,让他赶紧到大厅给身边的人报个平安,让她们都放心,然后沉声道:“真是没想到魔族会对紫筠动手,即使杀不了你,紫筠也很难恢复到之前的样子了,他们这相当于是在没有任何损失的情况下又毁了咱们人族的一个青年才俊,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柳飞看向了北极真人,发现他这会儿怒发冲冠,像是恨不得要杀到魔域,找魔族算账似的,赶紧道:“难道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吗?”

其实,他这样子也完全可以理解。

毕竟紫筠是他最得意的弟子,被他寄予厚望不说,而且也非常疼爱她,现在她被魔族给整成这个样子,他怎么可能不生气?

而且他也知道紫筠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棘手了,有前车之鉴在那摆着呢,那个少年天才都没有被治好,最终被九大门派忍痛割爱给杀了,她这形势肯定不容乐观!

只是他可不想看到这样的结局。

他可是拿着自己的命换来了她获得重生的一次机会,如果她因此万劫不复或者死了的话,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更何况他一直深信事在人为,方法都是人想出来的,只要能够暂时稳住她,不让她的情况进一步恶化,那便有治疗她的希望……

兰姨长叹一声道:“你还记得我曾经和你说的那个修炼天才吗?我只能说她比那个天才的情况还要槽糕!”

“……”

听到这话,柳飞整个人都懵了。

北极真人则是抖动了几下嘴角,攥着拳头道:“无论如何,本尊一定治好她,本尊现在就带着她回仙门!”

“不可!”

兰姨连忙阻止道:“小飞的五道真气还在她的体内呢,那是他修为的结晶,同时也是他能量的来源,不能离开他身体太久的。所以以我之见,就让她留在这接受治疗吧。小飞是神医,他的药庐里又有几百种异常珍贵的药材,他即使暂时没有办法治好她,暂时阻止她的情况进一步恶化,问题应该不大。”

北极看了看周身被煞气所萦绕的紫筠,双眼有些发红地道:“时间紧迫,我现在就回仙门拿所有可能用得着的丹药,另外聚集各大仙门的掌门,看看能不能商议出治疗的办法来。”

兰姨点头道:“我也不希望多年前的悲剧再发生,不然肯定是我们修真界的损失!我会告知我们阁主,请她也帮忙想想办法,同时我会留在这,帮助柳飞治疗她!”

“有劳了!”

北极真人冲他致意后,火速离开。

柳飞看向云落寒道:“落寒,你可有什么办法?”

云落寒眉头紧锁,摇了摇头。

无奈,他只得让玉莲、云柔等人帮忙腾出一间房,然后把紫筠放在床上,开始熬药。

兰姨见柳飞走路都飘飘的,明显是因为五道真气不在体内所致,遂小声道:“去吧,这边我看着就行。”

柳飞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来到紫筠的房间,把门给反插上,然后坐在床边,看着判若两人的紫筠,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他伸手帮她撩了撩额前和耳边的发丝,随后俯下身,轻轻地擒住她那万分冰凉的薄唇,将五道真气引导到两人的嘴边。

如此一来,不仅可以稳住紫筠,而且还可以让他得以补充能量,不至于那么虚弱。

不过这种方式肯定不能被不了解情况的人看到,不然搞不好会误以为他这是趁着她走火入魔,趁机轻薄她呢。

就这样足足吻了二三十分钟,柳飞的精气神是恢复了很多,只是他的嘴都亲得有些僵硬了。

看到紫筠像是睡美人一样熟睡着,柳飞忍不住低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再次抬起额头道:“你可一定要好起来,只有这样,你才有杀死我的机会,不然你恐怕会生生世世不甘心的!”

吐了几口粗气后,柳飞来到院子里,一边熬药一边道:“如果找到那个魔族强者的话,紫筠是不是就有救了?”

兰姨道:“话虽如此,但是他肯定在魔域呢,难不成我们要去攻打魔域?即使真的这么做了,也攻破了魔域,那魔族强者会出手救紫筠吗?”

这个难度确实太大了。

但是除了这个办法,柳飞也想不到其他的办法了。

熬完药,他亲自喂紫筠喝下后,北极真人带着几个掌门以及门中的几大弟子赶来了。

他们一个个都是愁眉苦脸,束手无策。

柳飞觉得房里的气氛太过压抑了,一个人走出别墅,来到了细柳河边,直接席地而坐,望着清澈的河水发呆。

忽然,一个气团笼罩住他,他都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呢,便身体一飘,整个人被气团给带到了海鸣山最高峰上。

但见一个少年郎歪靠着一块光滑的大石头,一脸享受地喝着酒。

柳飞皱了一下眉头,立马反应了过来,连忙道:“小娃娃!”

少年郎将葫芦里的酒泼向他道:“谁小娃娃?再这么没大没小的,信不信我废了你?”

“是你自己装嫩装小,还不让别人说?”

“那再怎么着也是我的事,我就是不准别人说,怎么着?”

柳飞一阵凌乱,也懒得和他斗嘴了,慌忙道:“你知道治疗心魔的办法吗?”

在他眼里,这家伙一直都很神奇,也许他知道方法。

小娃娃将手一伸,一个香辣的鸡腿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他一边吃着一边道:“若是不知道,我找你来干嘛?”

他这是已经知道一切了!

柳飞大喜过望,赶紧凑到他面前道:“你真是神人也,还请告知!”

小娃娃仰头喝了一口酒道:“别在这拍马屁,你要是知道我是谁,恐怕恨不得把我给千刀万剐了!”

“呃……”

“好了,谁让你现在不知道呢?方法其实超级简单,而且对你而言绝对是一个超级福利,就看你敢不敢了!”

柳飞连想都没想,立即道:“只要能救她,没有我不敢的!”

小娃娃笑道:“别说得这么大义凛然,真不是让你上刀山下油锅。你立即回去,和她洞房,尽情释放一下就行了。”

“洞……洞房?”

柳飞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和她洞房就可以帮助她治好心魔了?

这怎么可能!

这家伙可是一直都是在没来由地撮合他和紫筠,这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小娃娃见柳飞不相信,耸了耸肩:“方法我已经告诉你了,信不信由你!我这肉也吃够了,酒也喝饱了,走了!对了,要不要送你下山啊?不然你那五道真气不在体内,你是不可能飞下去的,若是爬下去的话,你估计会累成狗!”

柳飞一把抓向他的手腕,赫然发现自己竟然抓了个空,他的身体是完全虚化的状态。

他苦笑道:“你这连个原因都没有,让我怎么相信?”

小娃娃道:“你知道她是什么血脉吧?”

“凤凰血脉!”

“那你知道你自己是什么血脉吗?”

听到这问题,柳飞整个人都怔住了。

我不就是很普通的血脉嘛,没有任何特殊的啊,不然我恐怕早就发现了。

而且即使我发现不了,兰姨、北极真人他们也会发现。

他们一直都没说什么,很显然是看出我的血脉很普通……

小娃娃见他这会儿跟个呆子一样,指了指他道:“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做了就不需要我多说了,赶紧去吧!”

说完,他用手一弹,气团立即把柳飞带回了细柳河边。

柳飞晃了晃头,已经无力吐槽了,这跟有没有色心有个屁的关系?咱只想知道原因!

难道说还有什么血脉是需要通过洞房来激发或者唤醒的?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