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23章:连环套

第1023章:连环套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91  |  更新时间:

是个鬼啊!

以他那登峰造极的剑术,他猎杀穷奇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但是以咱现在的实力,想要杀了它,而且还要在它的主人眼皮子底下杀了它,难于上青天啊!

他这分明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估计刺激咱呢!

柳飞懒得理他。

他现在的目标很明确,目的也很明确,完全没有必要分心。

而且以他们俩的实力,即使他们的对手是妖族的两大长老,他也丝毫没有担心的必要。

各司其职,好好战斗,能不能赢不好说,但是以现在这势头来看,他们最起码不会输。

“嘭嘭嘭!”

“嘭嘭嘭!”

……

妖族的两大长老见眼前的这两个强敌实在是太嘚瑟了,尤其是流云,整得像是八百年没有打过架似的,全都祭出所有的能量和他们火拼。

流云和纵横自然不敢大意,同样是拼尽全力,以牙还牙。

一时间他们这边的战斗完全进入到白热化阶段。

双方不仅在招式上是互有胜负,而且从整体上而言也是不分伯仲。

柳飞只是瞥了两眼,便深受震撼。

他很羡慕流云和纵横,希望能够有一天像他们一样和妖族的超级精英正面交手,而完全不落于下风。

如果流云要是知道他心里这会儿是这么想的话,肯定会说他没有出息,他的目标应该是妖王和魔尊!

如果纵横跟柳飞说这样的话,柳飞一定会当成是对他的激励,但是相同的话从流云的嘴里窜出来,那可就完全变了味了……

他这边的形势也是非常胶着,虽然说伏魔炉一直在撑着穷奇的嘴,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了它,但是穷奇体内的能量实在是太强大了,他已经尝试各种手段了,还是无法让伏魔炉进一步变得更大。

无奈,他只能是让伏魔炉熊熊燃烧起来。

它的炉火可是妖魔都忌惮的存在,它这么一烧起来后,穷奇立即变得更加狂躁,在一而再地试图将伏魔炉从嘴中逼出无果的情况下,它将所有的怒火都撒在了柳飞的身上,不顾一切地对付他。

没过多久,柳飞被撞飞三四次,但是他依然没有被打伤。

“你的速度是比夔牛还要快,但是攻击力却要比它弱不少,而且也不像它可以用雷电牵制住我,它都没能杀了我,你觉得你可能做到吗?”

柳飞死死地盯着它的双眼,冷声说了一句,随后怒吼一声,朝着它祭出了“怒火烧”!

我打不过你,撑不烂你的嘴,但是烧也要把你给烧死了!

伏魔炉的炉火本来就已经更猛的了,如今又加上这用水压根就扑不灭的怒火,穷奇彻底慌了,迅速调动煞气进行抵挡和防御不说,而且还一头扎进了沼泽中,试图灭了熊熊烈火。

“这个蠢货!”

柳飞见机会难得,立即使用控土的能力,让沼泽朝着它扎进的方向堆积,然后又急速收缩,只听沼泽中立即传出一阵阵狗叫声,而且声音明显有些发颤。

“嘭!”

忽然,穷奇破泽而出,奈何它嘴中之火依然燃烧着。

而且柳飞已经提前布下四象法阵把它给笼罩起来,立即凝结水刃、土刃,借助四象法阵的威力源源不断地攻击它……

“啪!”

“噗!”

“噗!”

……

而就在这个时候,只听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但见纵横和五长老各喷了一口血,不过显然五长老的脸色更难看一些。

流云也不甘落后,祭出万剑大阵,不停地攻击七长老,七长老虽然不断地生成煞气气团进行阻挡,奈何他这剑阵的威力实在是太强悍了,而且还携带着肆虐的剑意,让人防不胜防,最终身上还是出现了几个伤口。

“我们走!”

五长老见形势对他们很不妙,立即朝着七长老大声喊了一句。

七长老瞥见穷奇这会儿竟然被柳飞给围殴,气得宰了它的心都有了,立即变成一个黑色气团,直接冲进四象法阵,妄图带着穷奇和柳飞的那些宝贝一起离开。

他是看出来了,柳飞的实力不咋滴,但是他手里的这些神器太厉害了,一旦他没有了神器,那么下次再猎杀他的话,可就轻松太多了。

不过柳飞早有防备,让还魂镜、镇魂珠和残剑尽数窜到伏魔炉中,然后再由它把它们带回他的身边。

伏魔炉是认主的,燃烧的炉火又为妖魔二族所忌惮,再加上纵横已经识破了七长老的意图,朝着这边连甩了几道强大无比的剑意,最终帮助伏魔炉回到了柳飞的腰间。

“咱们走着瞧!”

七长老凶神恶煞地看了一眼纵横,又怒瞪了一眼柳飞,然后乘坐穷奇,跟着五长老一起离开了。

五长老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爱骑被废,这会儿已经气成了什么程度,可想而知。

“二位,慢走,不送!”

看到他们俩狼狈离开,好斗的流云也没有去追,反而是挥手相送。

不过这在妖族的两大长老看来,绝对是耻辱!

纵横径直走到柳飞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废夔牛,挫穷奇,妖族的两大神兽在你这里都吃了亏,你今天的表现相当不错!只是现在正处于妖王和魔尊即将冲破封印的敏|感时期,你切不可自满,同时也不可粗心大意,一定要慎之又慎。妖魔二族肯定会再派精兵强将来猎杀你和貔貅的。”

柳飞刚想说话,流云立即插嘴道:“他今天也就是运气好,彻底拥有了完美体质而已,不然恐怕早就死了!所以你就不要给他人为地制造强大的假象了,他需要努力和突破的地方实在太多太多。”

顿了顿,他继续道:“就说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吧,他现在也算是一个剑客了,也练习了一段时间了,但是在实战的过程中,对剑的使用以及剑招的发挥严重不足!”

纵横道:“你这可就有点吹毛求疵了,在生死存亡之际,当然是使用威力最大的招数了,现在用剑还不能算是他的强项!你就不能客观公正地评价他一次?”

柳飞笑道:“没事,在这样的时候能够被人给泼泼冷水,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流云立即指着他道:“看到没有,是他自己找虐的,这可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你永远是这么尖酸刻薄,鸡蛋里面挑骨头,谁要是和你一般见识,真的不知道要少活多少年!”

纵横摇着头说了一句后,沉声道:“这些妖族长老的实力真的很强大,待妖王冲破封印后,它们的实力还会进一步变强,所以我们这边的压力还是非常大的,必须要早做图谋。”

流云道:“你说得固然没错,但是咱们也没有必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夔牛都被废了,他们都没有和咱们斗个鱼死网破,这充分说明在妖王和魔尊冲破之前,他们采取的就是隐忍的策略,不会轻易对我们人族发动战争。”

顿了顿,他继续道:“所以从这方面来说,我倒是觉得我们可以更大胆一点,趁机端掉几片妖域或者魔域,触碰触碰他们的底线,同时又让他们无法下定决心攻击咱们。”

纵横道:“虽然说这有点玩火的意味,但是端掉的是那些他们不太重视的妖域和魔域的话,也未尝不可一试,这个交给九大门派去商议吧。”

聊到这,柳飞邀请他们帮忙一起治疗云落寒,然后抱着云落寒回到海鸣山,细心照顾。

不知不觉间大半个月过去了,云落寒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不过依然不能下床。

她看着一有时间就坐到床边来陪她的柳飞道:“哎呀,先生,我真的没事,就是失血过多,需要调养恢复,时间虽然较长,但是我相信在你的这般照顾下,我肯定可以提前恢复的。你还是继续去练剑吧,不然那个该死的流云又要说你了。”

柳飞笑着捏了捏她的娃娃脸,刚想说话,突然察觉到笼罩海鸣山的血誓大阵晃动了起来,他眉头微皱,让落寒好好休息,不要担心,然后火速来到了海面上。

当看到又是穿着一身紫色长裙的紫筠,抱着绝情剑悬在海面上之后,他头大如斗地道:“你又是来杀我的?这还有完没完了?什么时候是个头?”

紫筠背对着他,压根就没有转身,冷声道:“你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

柳飞干笑道:“你之前不是已经尝试过几次了吗?我现在可不像之前,你想杀就杀!”

“这次不一样!”

“哦?”

紫筠缓缓地转过了身,双眼黑如墨,而且浑身上下开始向外散发着凌厉的戾气和煞气。

“不好!她……她这是已经走火入魔了!”

看到这情形,柳飞心中大惊,仔细感受了一下后,更是难以置信。

因为她这走火入魔的情况好像和其他人不一样,其中似乎藏着一种说不出的古怪。

要知道,他也是曾经走火入魔,差点儿一命呜呼的人,从这方面来说,他肯定算个过来人,所以他还是很相信自己的感觉的。

看到紫筠拔剑就要杀向他,柳飞连忙制止道:“紫筠,你这是不是被人利用了?”

紫筠厉声道:“休要胡言乱语,我怎么可能被人利用?现在我就杀了你!”

“绝情!”

她不说,柳飞只能寄希望于剑灵,毕竟剑灵一直都是向着他的,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剑灵迟迟没有出现,而紫筠已经是高高地举起绝情剑,朝着他迎头就是一剑!

这一剑看起来很稀松平常,甚至都让人不屑于闪躲,随便生成个防御气团,也许就抵挡过去了。

但是柳飞看出了猫腻……

这一剑暗藏着浑厚的煞气,具有极强的迷惑性,如果他只是把它当作普通的剑招来应对的话,那么极有可能被伤到!

从紫筠这表现、剑体藏匿的煞气以及剑灵迟迟不肯现身等来判断,柳飞已经得出了一个他不想面对的结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