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19章:雷兽出,小命悬

第1019章:雷兽出,小命悬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27  |  更新时间:

“这就是你的特殊要求?”

听到余倾城让他背着她回到海鸣山后,柳飞摇了摇头,这对于他而言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他现在可是能够健步如飞呢。

带着她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他迅速地生成一个气团笼罩住他们俩,然后蹲下身道:“上来吧,我让你享受一下飞一般的感觉。”

余倾城当即趴在他的后背上,十分亲昵地搂着他的脖子道:“这样的话,是不是没有人能够发现我们?感觉好神奇,好过瘾啊!”

柳飞什么都没说,像是风一样一口气跑了一千多米,见她惊呼连连,笑道:“普通人肯定是看不到我们的,实力比我低的修真者即使能够感受到这结界的存在,也很难看到结界里面的情况,至于实力比我高的,那肯定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顿了顿,他继续道:“看你这样子,是不是想喊啊?放心大胆地喊吧,不会有人听到的。”

说完,他又持续加速。

“啊!”

“啊!”

……

感觉自己放佛在凭虚御风一样的余倾城,听他这么说后,再也不压抑内心的万般情绪了,立即扯着嗓子,痛痛快快地大喊了起来。

她要把所有的压力,所有的怨念,统统都给释放出来,从今天开始,从现在开始,好好地当他的贤内助,跟他携手,开开心心地过完这一辈子。

柳飞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来到了海鸣山外。

余倾城抬起手臂,感慨万千地道:“这真的是飞一般的感觉!哥,能够成为你的女人,真的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

“啪!”

柳飞二话不说,朝着她那丰翘的雪臀拍了一下道:“不知道你自己现在正在飙车吗?飙车的时候千万要注意安全,不能撒把!”

“你好讨厌!”

余倾城既羞又臊地拍了他几下,然后双手抓着他的肩膀道:“那我要继续飙,继续享受。”

柳飞很是宠溺地道:“这还不简单?”

说完,他略微弯膝,一跳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然后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余倾城转头看了一眼,赫然发现他这一跳就是十几米,当即用双手捂嘴道:“你这要是公开参加跳远的话,岂不是要震惊全世界?”

“这算什么?”

柳飞嘴角微勾,当即往上跳起,也是一跳十几米,惊得余倾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柳飞笑道:“开不开心?”

余倾城当即大喊道:“开心!”

“好不好玩?”

“好玩!”

“爱不爱我?”

“爱!”

……

余倾城也是彻底放空一切了,他问一句,她就大声回答一句,而且每回答完一句,她就歪头亲一下他的面颊。

两人来到一片树林里后,柳飞只是用手一拽,她便窜到了他的怀里。

他的双手直接托在她的雪臀上,然后和她蹭了蹭鼻子道:“你这可是亲了我一路,占了我那么大的便宜了,怎么着也得让我还回去吧?”

余倾城刚张开嘴想说话,柳飞已经是十分霸道地擒住了她的香唇,然后顺势让灵舌溜进了她的嘴里,疯狂地吻了起来。

两人吻了一会儿,又是情难自已,更进了一步……

在野外做这种事,柳飞是做过,但是余倾城绝对是打破天荒第一次,饶是有结界这样特殊的东西在,她的心也是一直悬着的,整个人非常紧张,但是又不得不承认,这着实很刺激。

再加上她刚经历了男女之事,有了点经验,人也很主动,所以也能享受到更多的乐趣。

一番风雨交融后,两人皆是大汗淋漓。

余倾城用芊芊素手抚着柳飞身上触目惊喜的伤疤,眼睛有些湿润地道:“别人都只看到了你的荣耀和成就,却不知道你私下里有多拼命!”

柳飞淡然一笑道:“嗨,想要成为强者,不流血不流汗肯定是不可能的。更何况也只有我变得更加强大了,才能更好地保护你们。”

余倾城依偎在他的怀里道:“哥,你放心,今后公司这边的事务,我一定帮你多多分担,尽量让你不分神。”

柳飞捏了捏她的香腮道:“你对我的情谊,我明白,但是你也不能累坏了!公司那边,我还会进一步放权,你这边的压力也会变小一点。不然你若是累坏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嗯!”

余倾城满脸笑容地点了点头,幸福之情溢于言表。她好希望时间能够停留在这一刻……

两人穿上衣服,回到别墅,和柳玉莲、李云柔等人闲侃了一番后,柳飞回到卧室,盘腿坐在床上,刚要入定,手腕却是被发丝绳结给勒得非常疼。

柳飞低头看了一眼,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兰姨这肯定是察觉到他和倾城今晚很疯狂了……

在这个时候勒他,就好像在说好啊你小子,我们都摆开阵势,严防妖魔二族因为你毁妖域的事而发动战争呢,你倒好,竟然还风花雪月起来了,这是要欲不要命了吗?

他也不知道怎么通过发丝绳结和她沟通,只能是任由它这么勒了一会儿,等它不勒了,他立即入定,回想白天的时候和流云对战的情形。

一直以来,他都是这样,回到家中治疗一下自己的伤势后,便不再练剑了,而是聚精会神地反思和参悟,反思自己哪些剑招用的还不够熟练和凌厉,参悟剑谱以及打败流云的方法。

现在流云无疑就是竖在他面前的一座大山,他若想在剑道方面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那就必须要逾越这座大山。

虽然知道一时半会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希望,但是他相信迟早有一天,能够实现。

一直反省参悟到两三点,他才入睡,第二天天刚刚亮,他便在院子里练了起来。

转眼间又是两个月过去了,柳飞的剑术日益精进,流云虽然还是整天贬损他,但是看得出来,他对他是越来越重视了。

这天练完剑后,流云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啧啧两声道:“虽然说朽木不可雕也,但是你这进步还行。只是你剑招的爆发力呢,被你给偷吃了啊?没有爆发力的话,和真正的剑客对战,你还是只有被杀的份!”

纵横立即反对道:“谁说剑招一定需要爆发力了,我的剑招就没有什么爆发力,还不依然是横行天下?只要能够多多领悟剑道,如水的剑也能劈开巍峨的山!”

流云针锋相对道:“剑道,剑道,剑道,你整天张口闭口就是剑道!你对剑道领悟得再好,不用剑招体现出来又有什么用?而且剑是用来杀人的,不是纸上谈兵!”

“不领悟剑道,只沉迷于剑招,这是投机取巧,难以成就真正的大道!”

两人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不说,而且还一起御剑离开了,显然是今天不吵出个所以然来,他们俩都不会善罢甘休!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在柳飞看来,这没有什么好争论的,剑道和剑招同样重要,只不过一个侧重理论,一个侧重实践而已。

表面上看,练剑是最终为灭敌服务的,讲究实战的剑招无疑更重要,但是一旦剑招脱离了理论基础,那就像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一样,难以取得新的突破,也难以长久。

他们俩如此争论,不是说他们俩不懂这些道理,而是他们在较劲,因为剑道和剑招都恰好是他们所擅长的一方面。

当然,不能排除他们俩以此为乐,不飙点唾沫星子斗斗嘴,心里痒痒。

“这两个老头子……”

柳飞笑着摇了摇头,正准备返回海鸣山,突然察觉到一丝异常,立即耸动两耳。

他都还没有听到什么呢,一道黑影便以极快的速度撞向他,速度快到让人咋舌,让他根本就没有出手防御的机会。

而且它携带的能量巨大,随着它急速逼近,柳飞感觉到浑身的肌肉都要被撕裂了。

他可是完美体质啊,能够让他有这种感觉的爆发力,实在是太罕见了。

乍看之下,这一次他不是被撞死,也会被撞残。

好在他随身携带着伏魔炉这样的神器,无论是预警,还是反应都是一等一的。

说时迟,那时快,它“嗖”得一下从柳飞的腰间窜出,都没有来得及变得多大,便直接横在了它和柳飞之间!

“嘭!”

“噗通!”

一声巨大的撞击声响起后,柳飞依然被撞飞几十米,重摔在地,直接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太吓人了!

这还是在伏魔炉帮它硬抗了大部分能量的前提下啊,要是没有伏魔炉,后果真的难以想象。

伏魔炉也是被撞得够呛,落在地上后,一时半会没有缓过来。

尽管浑身都疼,但是这个时候柳飞哪里还敢有任何的大意?

他强忍着疼痛,一跳而起,定眼看了一眼那东西,发现它浑身乌黑,外形像是一头牛,只不过头上无角,而且只有一条腿!

对,只有一条腿!

“这……这是夔牛?”

柳飞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它,因为《山海经·大荒东经》中有记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有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

它又名“雷兽”和“雷泽之神”,是一足奇兽,攻击力非常强大。

他就是做梦也不会想到妖族会派这等奇兽来猎杀他,这俨然是要把他给一波流带走了!

而且它出现的时机也是刚刚好,纵横和流云都刚走,以他们俩的速度,这会儿估计已经在海鸣大饭店喝起小酒,继续争论了!

如果他们俩在的话,别说它杀他了,它自己不被杀就已经很不错了。

毋庸置疑,这绝对是一次有预谋的猎杀行动,而且夔牛已经在这乱风岗附近隐匿很久了,等的就是这样的机会。

看它这架势,它是要以强大的攻击力和快到极致的速度速战速决,在其他高手前来驰援之前,就把柳飞给干净利索地灭了……

平心而论,柳飞心里现在也是犯嘀咕。

因为刚才那一下,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伏魔炉这等神器到现在都还没能缓过来呢,他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撑到其他人前来驰援!

不过无论他是否有能力拖下去,他都必须要这么做,不然这乱坟岗必定会成为他的葬身之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