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18章:终身不嫁

第1018章:终身不嫁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33  |  更新时间:

柳飞是过瘾了,不过可把柳家村的父老乡亲们给吓了一大跳,他们都还以为地震来了呢。

柳飞回到别墅后,第一时间就是走出别墅,安抚父老乡亲们的情绪。

也许是这些年稀奇古怪的事情见多了,父老乡亲们的心理也是越来越强大,没用多长时间便平复了下来。

而且他们现在是绝对相信柳飞,既然他说没事,那就一定没事。

和瑾萱、云落寒一起把笼罩海鸣山的血誓大阵给进一步加固后,柳飞联系到纵横和流云,再次来到乱坟岗练剑。

不知不觉间一个星期过去了。

他每次都是带伤离开。

对此,他不但习惯了,而且也没有任何怨念。

首先,能够得到纵横和流云这两大当世剑圣指导和陪练,绝对是莫大的福气,是其他人羡慕不来的。

其次,他现在面临的形势还是非常严峻的,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不流血流汗地练习,一旦妖魔二族的强者来猎杀他,那么他恐怕只有送命的份了。

只是这样以来,他用来经营公司和陪伴身边人上的时间可就锐减了。

这天,他托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先自我治疗了一下伤势,然后又擦了个澡,当看了看时间,发现都九点半了,余倾城还没有回来,他不由地皱了皱眉头。

这丫头平时八点多可就回来了,最迟也是九点,今天怎么都这个点了还不见人影?

他询问柳玉莲,柳玉莲道:“还不是怪你这个当老板的?我刚才才给她打的电话,她说手头上还有些工作,还要忙一会儿,让我们不要担心。”

她话音刚落,柳飞的手机铃声响了,他接通手机,只听海鸣大饭店的经理道:“柳总,余秘书在我们这一个人喝闷酒呢,她看起来心情不太好,您看……”

“我知道了!”

柳飞挂了电话,看向柳玉莲道:“我去公司看看,这段时间一直醉心于练剑了,对公司的事关心得确实太少。”

说完,他也没有开宾利,直接在伏魔炉外围生成了一层结界,防止别人看到,然后坐着伏魔炉来到镇上,再走进海鸣大饭店。

饭店经理看到他后,连忙走上前,小声道:“她在三零二包间。”

柳飞点了点头,来到包间前,敲了敲门,只听余倾城语中带怒地道:“谁啊?我不是告诉你们不要打扰我了吗?”

“连你哥都打扰不得?”

已经有几分醉意的余倾城一听这话,连忙站起身跑到门后,随后又背过身用手捂脸,犹豫着要不要开门。

柳飞干笑道:“你难道就让我一直这么站着啊?那行,我马上让服务员在这摆个桌子,你在里面喝,我在外面喝!”

听他这么说,余倾城心里咯噔了一下,慌忙打开门,随后低着头回到了桌子旁。

柳飞走进包间,把门关上,看到她已经把一瓶半红酒给喝完了,遂直接把凳子挪到她身旁道:“这是谁惹咱们的余大小姐不高兴了?”

余倾城努了努嘴,又仰头喝了一杯红酒道:“没……我就是想喝酒,所以就顺道来了!这肯定是张经理告诉你的吧?他的嘴实在是太快了……哼!”

看她把嘴撅得老高,柳飞哈哈大笑道:“这还没事?咱们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那么长时间了,而且不仅上班见,下班还见,我还能不了解你?你什么时候这样过?”

顿了顿,他继续道:“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在生我的气?怪我最近对你和公司的关心不够?”

“才没有!”

余倾城一口否认道:“虽然我不懂你们修真界的事,但是我也知道你目前的处境很严峻,所以你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拼命练剑,想尽快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在这种情况下,我恨不得一个人当一百个人用,把公司所有的事都处理妥当,让你不用分心,专心练剑。”

可以说,从最初当他秘书时的手忙脚乱,不得要领,到现在能够独当一面,井然有序地处理那么多的琐事,她早就完成了蜕变。

那个青涩的大学毕业生早已变成了软硬结合,办事效率极高的职场达人。

而且就她和柳飞之间的关系,她也乐意帮他分担。

所以她肯定不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和他生闷气的。

当然,柳飞这也有点明知故问的意味。

他给她倒了一杯红酒,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和她碰了一下道:“既然不是因为工作,那是不是因为你没有把我当大哥哥一样看待?”

“噗!”

听到这话,余倾城将头一转,直接把刚喝到嘴里的红酒给喷了出来。

“看来是了。”

柳飞一仰头把酒给喝完。

其实早在百慕大那片妖域的时候,他就能感受到她对他的感情了。

若她对他只有兄妹之情的话,获救后就是再激动,也不会那般狂吻他……

事后他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方面是因为太忙了;另外一方面则是这事也不好处理,一旦处理不好,肯定会让她伤心的。

现在她既然表现得那么明显了,很显然是情结于心,难以倾诉,那他便顺水推舟,看看能不能打开她这心结。

余倾城背对着他好一会儿才缓缓地转过身。

今天她穿着白色修身短裙,披散着头发,将曼妙的身材给完全展露了出来,再加上她喝了酒的缘故,致使俏丽的面颊绯红无比,看起来非常勾魂。

她抿了抿樱唇,张嘴欲言,但是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也没有说出一个字来,一气之下,她索性拿起一瓶红酒,嘴对瓶口喝了起来。

喝了一会儿后,她放下酒瓶,打了几个嗝,冲着柳飞莞尔一笑道:“哥,你知道吗?这份情我已经藏在心间太久太久了,已经压得我快喘不过来气了!其实早在你把我从我哥哥惨死的阴影中带出来时,我……我就喜欢上你了!”

用手抚了抚急速跳跃的胸口,她继续道:“而在这几年,我呆在你身边的日子里,我发现我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难以自拔地爱上了你!之前的天蓝岛之行,我差点被那怪物给毁了清白时,我更是追悔莫及,后悔没有早把心中藏着的这份情告诉你。这样的话,哪怕是被拒绝了,我也毫无怨言,毕竟我曾经爱过,而且还会一直爱,一直呆在你的身边,哪怕你赶我走,我也不会走!”

说到这,她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柳飞伸手抹了抹她眼角的泪水,一把将她揽入怀中道:“我能感受得到,只是我一直都觉得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你应该能够看出来,我和很多女人的感情都非同一般,欠下的感情债实在是太多了。”

余倾城连忙摇头道:“不,我这辈子已经认定你了,你若是不要我,那我就终身不嫁,给你当一辈子的秘书好了!而且我也早就看出来了,你和玉莲、云柔她们的关系非同一般,她们恐怕早已成为你的女人了,但是我不在乎,而且是一点儿都不在乎。”

柳飞推开她,用双手捧着她的面颊道:“倾城,你听我说,自从你喊我哥的时候开始,我就已经把你当成亲妹妹一样看待了,而且也发誓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今天你这酒喝得太多了,等你冷静下来再好好想想吧,你有更好的选择。”

余倾城万分激动地道:“不!现在我非常清醒,知道我到底在说什么,也知道对我而言,没有更好的选择,因为你就是我唯一的选择!”

说完,她像是疯了一样,直接凑头堵住了柳飞的嘴,疯狂地吻了起来,而且还把他的手拉起,放在她身前惊人的弹柔上。

柳飞手下一颤,连忙要推开她,奈何余倾城用双手死死地锁住她的脖子,死活不愿意松手。

他在这会儿想了很多,想到她的哥哥;想到他当初的誓言;想到这几年,倾城在他身边的点点滴滴;想到在百慕大那片妖域中,她在那么危险,那么害怕的情况下,也不愿意给他添乱的画面。

罢了,既然说过要让她再也不受伤害,那就让她变成自己的女人,永远地宠着她,爱着她,给她幸福。

想到这,他也不推她了,而是慢慢地回应了起来。

余倾城得到了这样的信号,万分高兴,吻得更加疯狂了。

没过多久,两人情到深处,完全是赤果相对。

望着眼前如花的容颜和绝美的身躯,柳飞再也不刻意压抑心中的邪火,直接抱着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上下其手起来。

只是余倾城反而变得压抑起来,喉间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也许是觉得这里是饭店包间,虽然包间的隔音效果还不错,但是万一被人给听到了,那可就不好了。

柳飞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小心思,笑着道:“尽情释放吧,这包间早就被我给布下结界了,外人是不可能听到的。”

“你不早说!”

余倾城万分娇羞地捶了他一下,立即长吁沉吟,完全豁了出来。

就在两人将要携手共登高峰的时候,柳飞突然贼笑一声道:“其实我是骗你的,这里哪里有什么结界?”

“啊……”

余倾城神情大变,情不自禁地大叫数声,随后软趴在他的怀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他,很是无语地道:“你这个大骗子,我恨死你了,你这样让我今后还怎么见人啊?”

柳飞抚着她那柔顺的秀发道:“你还是太年轻了,我说没有结界就没有了?刚才只是故意刺激你,让你彻底发泄而已。”

“你!”

余倾城大怒之下,朝着他又锤又打,柳飞也是予以还击,两人嬉笑打闹了一会儿,方才给彼此穿上衣服,然后一起离开了饭店,不过余倾城却是提出了一个特殊的要求……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