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10章:金声玉震,万法归宗

第1010章:金声玉震,万法归宗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42  |  更新时间:

作为在剑术和爆发力方面更胜于纵横的人,流云确实有狂的资本。

柳飞能够胜出,是玩心眼的结果。

对于这一点,他很清楚。

现在有这样一个高手陪自己练剑,他自然是不愿意错过这样的机会,所以赶紧收敛心神,修炼起来。

纵横用气旋凝成了一把剑,然后躺在上面,冲着流云道:“你若是想耍赖,没有人能够把你给怎么样,只是这可不是你的风格。一直以来,你都是一个输得起的人。剑道达到你这个层次的人,不是赢让其变得更为强大,而是输!”

流云苦笑道:“关键是这输得莫名其妙,你让我如何接受?”

“方式不同而已,关键的是结果,输了就是输了,哪来的那么多的借口?如果刚才你赢了,我肯定二话不说,给你当一年的剑童!”

“你倒是很看重他啊,为了他甘愿冒这么大的风险。”

“他是一个你给他多大期望,他就能够完成多大期望,而且往往还是超额完成的奇才!”

毋庸置疑,这样的评价是非常高的。

尤其是像纵横这样的人能够给出这样的评价,非常不易。

这是把柳飞当成自己的徒弟一样看待了。

流云有些惊愕之余,微微一笑道:“在我的印象中,你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看重过一个人了。”

纵横笑了笑道:“这个我无法否认。”

流云道:“那好,我就愿赌服输,给他当一年的剑童。只是如果最终把他给摧残得不成样子,你可别怪我!”

“欢迎摧残!狠狠地摧残!”

听到他们俩的对话,正在学习剑法的柳飞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摧残?

咱是学剑,不是卖命好吗?

你们俩要不要“沆瀣一气”,如此凶残!

纵横留意到他的表情后,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抓紧练,争取早一天反过来摧残他!”

流云直接了当地道:“看他这资质,这辈子恐怕都没有希望了!”

“……”

再一次被藐视了!

不过柳飞都已经被他给藐视习惯了。

他这半年来,实力飙升得太快,整个人都有点飘飘然了,被这么一个实力强大的人摧残和藐视,反而更有利于提高!

他这一学就是三四个小时,对整个剑谱都有了一定的了解,不得不再次感慨这剑谱实在是太精妙了。

纵横笑呵呵地走到他面前道:“看你这样子,你对这剑谱很满意?”

柳飞笑道:“当然!”

“然而这只是一套能够将你引进剑道大门的剑谱而已。”

“什么?”

柳飞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本来以为这套剑谱即使比不上流云的流云十三式,但是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呢,谁曾想在他的嘴里竟然变得如此普通。

流云摇了摇头道:“小子唉,你对剑道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别人给的剑谱,终究是别人的,如果有一天,你能够像我一样领悟出像流云十三式这样,最适合自己的剑招出来,那你才算在剑道方面有了造诣!不过看你这样子,应该不会有这一天了。”

又来!

这人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这三句话不打击人一次,心里痒痒是吧?

纵横也是只老狐狸,见缝插针道:“我看你们俩对彼此的怨念都很深,那何不切磋切磋?就用剑术,其他的全部弃用!”

“嗖!”

流云早就急不可耐了,他猛然翻身落在地上,然后将手一指,破剑立即杀向了柳飞,而他就像是个观众一样背着手,看着破剑以各种看起来很普通,但实际上却是非常凌厉的招式攻向柳飞。

柳飞就用刚学习到的剑招和它打,但是没打几招,他便败下阵来,而且手臂还被破剑给划了一道,溢出了鲜血。

纵横连忙在一旁指点道:“无论他的破剑速度有多快,你一定要稳,这一点非常重要!当前,你不应该想着如何用学到的剑招打败破剑,而是应该想如何利用剑招稳住防守!很多时候,守可比攻要难多了!”

顿了顿,他继续道:“他这破剑在他身边那么多年,早就自带剑招了,这些剑招可都是非常强大的,你也可以借鉴、吸收!”

流云冷笑道:“借鉴、吸收?他是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的!”

说完,他竟然让破剑加快了攻击的速度,而且使用的剑招也是千变万化,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柳飞也是一头犟驴,既然铁了心要学习剑术,那无论有多被动,也绝不使用法阵和神器。

只是他的底子实在是太薄了,严格意义上来说,他是从今天才开始正式学习剑术的,所以尽管他拼尽了全力,但是没过多久便变得伤痕累累。

“你个老东西,你这是泄愤发泄,有点过分了!”

纵横看不下去了,直接呵斥起流云来。

他知道柳飞是完美体质,这点皮肉伤对他而言不算什么,但是流云这苗头明显不对!

这是明显要让他饱受皮肉之苦啊!

流云耸了耸肩道:“你别那么冲。这就是我作为陪练剑童的风格,如果他受不了,玩不下去了,那就不要再让我当他的剑童了,也就一句话的事!”

“你!”

“淡定。我的摧残计划才刚刚启动,这才哪跟哪?”

柳飞咬了咬牙道:“没事,我抗得下去!”

流云当即道:“看看,看看,这可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是他自己愿意受虐。”

纵横摇了摇头,也懒得理他了,立即从旁指点起柳飞来,而流云也明显有通过柳飞,暗中跟纵横较劲的意思,不断地让破剑出奇招,整得柳飞有些狼狈。

不过柳飞现在已经完全不在乎这些了!

他给自己订立的小目标就是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逼得流云不得不亲自出马,而不是让破剑跟他打!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陪练结束,柳飞身上的伤口多达几十处,他也没太当一回事。

流云看着他,啧啧两声道:“很有硬汉气质嘛,只是看你这伤,未来几天内可以不用练剑了吧?正好,我去游玩一圈回来以后再说。”

柳飞一字一顿地道:“明天还是这个时候,这里见!另外,二位的衣食住行,我全包了!”

流云笑道:“阔气嘛,这跟有钱人当剑童还真是好,既然你这么盛情,我们也不好拒绝!纵横老头,你不愿意陪我比剑,那陪我一边喝酒一边下棋,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吧?”

纵横询问了一下柳飞的伤势,有些无奈地冲着他道:“走吧!”

……

翌日,当柳飞精神焕发地出现在流云面前时,流云挽起他的衣袖看了看,见伤口全都结疤了,而且一点儿红肿的迹象都没有,很是吃惊地道:“行啊你,当天伤,当天治,当天好!”

柳飞笑了。

咱怎么着也是顶着一个神医的头衔呢,更何况咱的药庐里可是珍藏着三百多种极其珍贵的药材呢,快速治好这些皮肉伤算什么?

不过,流云的下一句话让他欲哭无泪。

只听他道:“你的医术既然这么高超,那我也就放心了!从今天开始,我绝对不会再手下留情,一定让你伤筋动骨,这样的话,我也就有更多休息的时间了。”

纵横以手扶额道:“这才一年的功夫没见,你咋变得这么贱呢?”

流云立即指向柳飞道:“全都是拜他所赐!”

柳飞摇了摇头,也没废话,直接将残剑一指。

流云压根就没有看他,将手一摆,破剑立即杀向了他,在柳飞和破剑打了十几个回合后,流云颇为诧异地道:“这小子行啊,进步神速!”

纵横也是惊叹道:“这进步确实太快了,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

流云邪笑一声道:“那又如何?还是要被虐!”

说完,他让破剑加快了攻击的速度和威力,柳飞硬着头皮死撑了一会儿后,还是受伤了,而且一连伤了三处,不过他并没有放弃,依然是咬牙坚持。

就这样,他每天都是伤痕累累地离开,然后又精神抖索地回来。

流云也确实让他伤筋动骨了,但是柳飞没有休息过一天,他哪怕是一瘸一拐的,也会把当天的练习坚持完。

可以说,他已经完全进入到忘乎一切,眼中只有剑术的境界。

十天后,破剑已经很难对他造成伤害了,流云不得不亲自出马。

二十天后,柳飞通过对剑与剑法的领悟,然后通过残剑这个载体,终于可以对四象法阵进行一定的控制了,四象法阵的威力得到了进一步的提高。

两个月后,柳飞彻底领悟了剑谱中所记载的剑术,并且能够熟练运用,而更让他惊喜的是他练成了《元气五行诀》“御物”境界的第三个大招——“金声玉震”!

“啪!”

“啪!”

“啪!”

……

看到柳飞将残剑悬在面前,只是朝着残剑弹了几下手指,残剑便散发出一阵听着很清脆,但是却携带着凌厉能量的声波后,流云哭笑不得地道:“这……这小子的命也太好了吧?在剑术方面突飞猛进的同时,修炼的功法竟然也取得了突破!这一招愣是被他给整出了玄妙阁一指琴的气势,有点唬人啊!”

纵横道:“命好?那他遍布全身的伤疤怎么解释?你当年练剑,有像他这样拼命?”

流云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我当年完全是自虐,现在是我帮忙虐他,他这难度可是降低了不少!”

“练剑非要虐?”

“这是我的方式,而且我可以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要让这小子多吃点苦头,以报之前他耍我之仇,你不服?不服你来当他一年的剑童好了!”

“你啊你……”

纵横指了指他,来到柳飞的面前道:“恭喜!看得出来,这一招只有拥有了强大的修为,才能够让其发挥最大的威力,不过你现在能够让它发挥出这般威力,也已经很不错了。”

柳飞难掩笑容道:“这确实是意外之喜,毕竟我两个多月前刚获得了‘天火怒放’这样的大招,没曾想这么快又获得了一个。看来修炼剑术对于我修炼功法也是大有裨益的。”

纵横朗声大笑道:“万法归宗!只要你能够融会贯通,无论是剑法也好,还是功法也罢,完全可以不分家,共同为提高你的修为服务。好了,你已经苦练两个月了,也算是小有所成,休息一些天再练吧。”

柳飞点头道:“我也正有此意。我准备去天蓝岛一趟,不知道二位……”

流云直接了当地道:“没兴趣。而且万一你带着几个女人同去,那岂不是让我们这两个糟老头当电灯泡?”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