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09章:稀里糊涂大败

第1009章:稀里糊涂大败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83  |  更新时间:

这是标准得拿命开玩笑!

在纵横一而再地强调流云的奇招和爆发力的情况下,他还敢这么玩,当真让人怀疑他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

纵横不停地向他使脸色,让他赶紧把法阵、神器什么的全部都给亮出来,打组合拳!

他领教过他的法阵,也深知他的三大神器的威力,只要他能够有效打出组合拳,将它们的威力发挥到最大的话,流云的奇招就是再犀利,瞬间爆发力就是再强悍,他也完全由可能抗过他一招的。

毕竟只有一招!

难度是有,但是以他现在手头上所拥有的资源,绝对不是难于上青天……

可是柳飞好像完全无视了他的善意提醒,而且唯恐流云不信,特意强调道:“不用怀疑,不用诧异,这就是我的应对方式,出招吧!”

流云冷笑一声道:“你是不是吃错药了,你知道自己现在在干什么吗?”

“当然!”

“我这一招下去,你可就没命了。”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不后悔?”

“我的词典里向来没有后悔这个词!”

“你!”

流云也是被这个奇葩给整得彻底无语了,抬手指了指他,刹那间,只见柳飞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由火凝成的飞箭,飞箭迅速变大,“嘭”得一声变成无数飞箭向他射来。

“我去!”

流云轻呼一声,赶紧躲了一下,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无数飞箭竟然又折返,杀了回来。

他摇了摇头,将破剑一抛,周身立即形成了一个非常强悍的剑阵,那些碰到剑阵的飞箭全部涣散,至于那些没有碰到的则是飞到柳飞的面前,迅速形成了一个箭阵!

“伏魔炉!”

“还魂镜!”

“镇魂珠!”

“残剑!”

……

柳飞连喊四声,四样法宝重器相继窜出,以极快的速度形成了一个四象法阵,将流云给笼罩了起来。

“你小子玩阴的?小儿科而已!”

“那你倒是破了给我看看啊!”

柳飞趁机激将,流云立即收了剑阵,挥舞着破剑,怒喊一声道:“风起云涌!”

刹那间,只觉结界里再次狂风大作,尘土飞扬,无数的剑意肆虐而出,四象法阵也剧烈摇晃了起来。

这瞬间爆发力确实达到了惊世骇俗的程度了。

四象法阵眼看着就要被破,但是伴随着柳飞孤注一掷,祭出全部的能量施加到法阵之上,四象法阵硬生生地抗过了这一招。

诚如纵横所说,流云的剑招爆发在于瞬息,只要能够咬着牙扛过去,待他的剑势变弱,那情况便会好很多。

“这法阵有点儿意思啊!”

见自己的剑招竟然没能破了柳飞这破阵,流云颇为诧异,瞬间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法阵上。

他是一个很执拗的人,他若是铁了心要破了这法阵,那么三招之内,这个法阵必定被破!

很快,他看出了四象法阵的缺点,当然,这个缺点是相对于他而言的。

对,就是残剑!

其他的三个东西都是神器,他也不是太了解,但是他对这把残剑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

而且作为一个用剑高手,一把剑怎么样,他几乎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剑如潮水!”

他将破剑往前一抛,让它完全悬立在自己面前,嘴中念念有词,不停地翻转着手印,但见无数的破剑幻影犹如潮水一般攻向残剑。

残剑很快吃不消,整个四象法阵也是再次剧烈摇晃了起来。

不过这次柳飞并没有打算硬扛了,他主动破了自己的法阵,然后将手一指,正在被动挨打的残剑立即变成无数碎片,而在三大神器同时往这些碎片上施加了巨大的能量后,它们从四面八方一起杀向了流云。

“这剑!”

看到这一招,流云心下大惊,再次于周身形成了一个剑阵进行防御!

“嘭嘭嘭!”

“嘭嘭嘭!”

……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无数碎片不停地攻击着他的剑阵,竟然让他的剑阵有些吃不消,而更为要命的是柳飞竟然又放大招了,但见无数完全由火凝成的飞箭一起射向他,而且这次是全部把目标都对准了他的剑阵!

碎片加火箭!

平心而论,他也是被唬到了,而且也意识到无论是残剑碎片也好,还是火箭也罢,都是以攻击力强悍见长,他这么死守,肯定是守不住的,必须要攻。

对攻!

他用手抹了一下鼻子,猛然收了剑阵,然后疯狂地挥舞着破剑,一道道剑意以劈山裂石之势窜出,威力惊人。

而这还不能算是让人惊愕的,真正让人惊愕的是随着他挥舞着破剑,眨眼间的功夫,他生成了无数个幻影,这无数个幻影一起拿着破剑抵挡着碎石和火箭。

“这这这……一年不见,他的实力竟然精进了这么多,我现在都未必是他的对手啊!”

纵横看到这一幕,直接惊得目瞪口呆。

柳飞虽然也很震惊,但是这个时候完全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管你什么流云十三式,什么大招的,我打我的,你应对就行!

所以他又立即生成了攻击力非常强悍的三才法阵!

嗯,顿时除了无数碎片和火箭外,还有无数各种各样的武器一起攻向流云,场面别提有多壮观了。

“这个臭小子,这是逼我使流云十三式!”

流云见入眼处全部都是攻向他的武器,完全打不完,一气之下,自破幻影,然后将手一指,破剑立即在他的周身萦绕了起来,而且速度越开越快。

十分骇人的是流云竟然在破剑的萦绕下消失不见了。

当柳飞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百米的空中,然后携带着无尽的剑意和无数的破剑幻影俯冲而下。

“轰!”

“轰!”

……

伴随着一阵此起彼伏的轰鸣声,飞箭涣散、三才法阵被破,残剑碎片被迫归位……

“这招式……”

柳飞用手捂着胸口,缓了好一会儿愣是没有缓过来!

他对这样的犹如障眼法一样的招数并不陌生。

因为兰姨之前也曾使用过,她就是以绿叶气团作为“障眼法”打败北极真人,让他心服口服的。

这是一种物与我不分的境界,到流云这里,完全就是人剑合一的境界,而且依仗着剑势和剑意,他将速度优势发挥到了极致,能够做到瞬移……

不得不承认,他在剑术方面的造诣真的很牛逼!

若是单论攻击力和爆发力的话,纵横应该都不是他的对手。

流云见柳飞呆如木鸡,冲着他挑了挑眉道:“有了这预热,你应该知难而退,主动认输了吧?刚才我也只是想多试探你一会儿,不然我若是直接祭出我的流云十三式的话,哪里有你什么事啊?”

“啊?哦……”

柳飞晃了晃头,收敛心神,然后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预热?谁跟你说这是预热的?比试明明已经结束了好嘛,你自己数数你都已经用了多少招了?所以你连知难而退,主动认输的机会都没有好吗?你已经输了!而且按照规则,还输得很彻底!”

流云皱了一下眉头道:“等等,你什么意思?比试什么时候开始了?你小子是打不过人就想耍赖是吗?我可是最鄙视这种人了!”

柳飞笑道:“我还最鄙视你这种输了还死活不认账的人呢,尤其是你还是一个前辈!”

“放屁,你坑我是不是?”

流云猛然意识到一些东西,怒吼一声,刹那间剑意四起,非常吓人。

纵横已经反应过来了,哈哈大笑道:“流云老弟,你确实已经输了!他放着法阵、神器、宝剑等等不用,就站在那里等着你打,而且还一而再地催促你打,你自己犯狐疑不打,人家主动出招对付你,让你接招,这个有问题吗?”

柳飞连忙道:“不不不,他出招了!您还记得他说着说着突然用手指了我一下吗?在我眼里那就是招,而且很有可能是虚招,所以我才被动使用大招对付他的。为了防止他耍赖,说虚招不是招之类的话,我索性一鼓作气,祭出了四象法阵、三才法阵、天火怒放等大招,争取让他多出几招,百口莫辩,谁曾想成功了。这个可真不怪我,您说呢,流云前辈?”

“臭小子!”

听到这话,流云气得五脏冒烟,提着破剑就要把他给宰了。

纵横连忙拦住他道:“唉唉唉,你还输不起了?你这只用一招确实是托大了,也太没把他给放在眼里了,他现在可是修真界年轻一代的佼佼者,综合实力能弱?而更为关键的是他这脑子太好使了,你一个只醉心于剑术的呆子,想跟他耍心眼,玩手段,玩得过他吗?”

“纵横!”

流云怒瞪他一眼,将破剑一扔,随后大吼着推出一掌,结界瞬间被他给破了。

他大口大口地呼吸了一会儿新鲜空气,猛然拿起破剑就要走人!

给他当剑童?

开什么国际玩笑!

这要是传出去,我流云还怎么在修真界立足?

他要赖账,柳飞和纵横也确实不能把他给怎么样,只是柳飞还是忍不住想说两句,纵横连忙向他使了一个脸色,然后冲着流云道:“你真的打算就这么走了!我可是专门为残剑编制了一套很精妙的剑法,你难道就不想看两眼,或者等他学会了,再跟他过过招,一雪前耻?”

流云慌忙转头道:“此话当真?”

纵横立即从怀中拿出剑谱道:“你说呢?”

说完,他将剑谱向后一扔,柳飞连忙接住,快速翻了翻,越翻,双眼睁得越大。

他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编出如此精妙的剑谱,实在是太难以想象了。

纵横将手一挥,又生成了一个新的结界,然后冲着柳飞笑呵呵地道:“这剑谱还要根据你的试炼情况做出一些改变,你现在就把这剑谱上的招式练一遍吧,也好让流云前辈指点指点!”

流云将破剑一抛,让它悬在空中,而他则是歪躺在破剑之上道:“你就别在这寒颤我了,让他赶紧练,练完跟我打!是骡子是马,一打便知!另外,我还等着一雪前耻呢,敢耍我的人,基本上都死得很惨!”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