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08章:一个狂,一个傻

第1008章:一个狂,一个傻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46  |  更新时间:

残剑对破剑!

这对于那些喜欢用剑的修真者来说,绝对是一场有意思的较量。

只可惜从目前看来,除了两个当事人之外,没有人会看到这场战斗。

当然,如果柳飞死在了破剑之下,即使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场战斗,也不可能了。

现在他已经不仅仅是在世界商界或者修真界闻名遐迩了,而且在人妖魔三族中都大名鼎鼎。

正所谓爱者欲其胜,恨者欲其死。

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引起很多人的关注,倘若突然死了,那在人妖魔三族中都绝对算得上是一件大事情。

风起,剑舞!

柳飞和男子只不过是挥了一下各自手中的宝剑,偌大的结界里已经是狂风大作,剑意萦绕。

“好强的剑意啊!”

感受着那把破剑所散发的凌厉剑意,柳飞这心里不由自主地咯噔了一下。

都说眼睛会骗人,有时候确实如此。

那把破剑看起来是斑驳得不能用了,但却内含乾坤,剑意甚浓,现在还不能说它是多么好的一把宝剑,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绝对不是一把不堪一击的破剑。

柳飞绷起了神经,决定先发制人,犹如一道闪电一样窜到了男子的面前,一口气刺了他十几剑。

男子压根就没有费什么力就轻松躲了过去。

柳飞怒吼一声,索性一剑又一剑地砍向他的破剑。

男子也没有避让,就让破剑硬抗,被硬生生地砍了几十下之后,除了破剑剑体上的锈斑脱落了一些外,它并无任何的异样。

震撼!

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柳飞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在这两次连击的过程中,他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他的破剑就是一把很普通的剑,破剑所有的威力都是来源于男子。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男子已经完全可以和破剑人剑合一了!

这是很恐怖的存在。

在他认识的人中,也只有纵横能够做得到。

不过考虑到纵横本身就是剑灵,应该是天底下最懂剑的,他能够达到如此造诣,是不容易,但是也不会让人有多震惊。

眼前的男子不一样,他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修真者,而且还非常年轻。

在这种情况下,能够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着实让人震撼。

而且柳飞也有观察到,他习惯用左手执剑!

看起来,他是一个左撇子。

但是在刚才打斗的过程中,他也曾把破剑换到右手上,用得依然很溜,和左手使用时并没有什么分别。

所以这俨然是一个可以双手使剑,而且都能够发挥宝剑最大威力的人啊,着实不简单。

男子见柳飞只是上下打量着他,也不跟他打了,微微一笑道:“你这是怕了?”

柳飞笑了笑道:“我什么时候怕过,只是很好奇,你到底是个什么人而已。”

“一个醉心于剑术的剑痴,仅此而已。”

“可认识纵横?”

“去年的这个时候,和他一起下过棋子,比过剑。认识,但不能算朋友。听说他和你有些交往,你的这把残剑最初就是找他铸造的,不知传闻是否为真?”

“……”

柳飞瞬间懒得理他了!

你一个能够和纵横这样的存在比剑的人,来找我比剑,这不是欺负人吗?

而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说纵横和我有些交往,所以就出手收拾我,让纵横难堪?

真是够贱的啊!

你既然那么拽,为什么不找纵横比试去?

男子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笑了笑道:“年轻人,不要那么大怨念嘛。你可不要以为我是那老头的手下败家,我也只是在剑道方面不如他而已,在剑术方面,他并不及我。说白了,我这人很纯粹,没有他那么能编能绉。”

柳飞一脸懵逼道:“年轻人?”

“怎么,你一个后辈还想和我称兄道弟?这其实也可以,不过前提是你得能赢了我!”

柳飞再次暴汗。

又被眼睛被欺骗了!

他也只是看起来很年轻而已,其实早就跟纵横一样,是个臭老头了。

讲真,这打个屁啊?

你们一个个都是剑圣般的存在,我还是一个没有系统学习过剑术的人呢。

你们这么和我打,要脸吗?

男子见柳飞不想打了,哈哈大笑道:“这样,你可以使用你所有的绝招,我只使用一招,如果这一招不能够将你给打败,我就认输!”

“真不要脸!”

柳飞刚想说话,一道熟悉的声音从结界外窜了进来,紧接着纵横出现在两人之间。

男子当即大笑道:“我就知道来欺负他,你这个老家伙肯定会现身的,现在看来,果然如此!话说你都躲了我整整一年了,难道还打算一直这么躲下去吗?”

纵横意识到上当了,扭头就走,男子倏忽之间拦在了他面前道:“怎么,这是怕我了?”

纵横苦笑一声道:“怕你,当然怕你啊!在这个世上,谁不怕你?你这老东西一旦缠上谁就没完没了了,让我想过几天清净的日子都不行。你既然对剑术这么痴迷,为什么不去找魔尊啊?在用剑方面,他可是号称四海八荒,宇宙星辰第一人呢!”

男子道:“我倒是想去,奈何他被封印着呢,我总不能坏了人族的大事吧?来吧,你既然出现了,那就陪我大战个几十天!”

纵横以手扶额,长叹一声,坚决摆手。

柳飞同样是以手扶额。搞了一圈,他就是一个引子而已,这老东西压根就没有把他给放在眼里……

这有点伤人啊!

纵横见柳飞一脸苦笑,当即对男子道:“这事你做得过分了,伤了后辈的心。”

男子言简意赅地道:“实力不如人,只能被当工具,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老家伙,我这么屈尊等了他几天,还让他有机会跟我交手,已经是很看得起他了,你还想让我怎样?”

“你!”

纵横指了指他,真是气得肝疼,连忙走到柳飞的面前道:“小飞,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他这人一直都这么狂,而且满脑子都是剑,根本就不懂得人情世故。”

柳飞微微一笑道:“他的名讳是?”

“流云。他的流云十三式出神入化,非常厉害。”

柳飞点了点头,一副了然的表情,然后冲着背对着他的流云道:“喂,流云前辈,你刚才不是说一招就能打败我吗?我感觉你有点吹大了!这样吧,我接你三招!”

若想获得强者的尊重,即使实力不如人,那也要拿出强者的姿态来。

柳飞很不喜欢这种被藐视,被当引子的感觉,誓要让他在自己这里翻跟头。

只是纵横直接担忧起来。

他连忙扯了一下柳飞道:“小飞,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他善于出奇招,而且瞬间爆发力实在是太强了,往往是读秒败敌,我跟他交手了那么多次,从来没有在这方面占到过便宜!”

顿了顿,他继续道:“你与其让他这么一招招打,还不如放开手脚和他正面较量呢,那样的话,只要你能够扛过他的猛攻,也许还能多抗一会儿,让他对你刮目相看。”

流云转过身哈哈大笑道:“老头,这一年期间,你是不是没有补脑啊?怎么给他提这样的建议?我实话告诉你吧,这一年间,我的剑术又精进了不少,他若是和我正面较量的话,恐怕只会输得更惨!”

说到这,他异常自负道:“好了,我说一招就是一招!放心,我会让他准备好,我再出招,而且肯定是威力最大的一招,如果他能扛得住的话,那我就正面瞧他,你看如何!”

纵横摇头道:“你也太狂了吧?你知道他是谁吗?你了解他吗?你真以为他那么不堪一击?”

流云将手一摆道:“这些等打完再说,不然我真的没有一点兴趣听。”

纵横沉声道:“你既然这么自信,那就打!只是你若输了,当他的剑童,陪他练一年的剑。”

流云道:“那我若是赢了,你是不是要给我当剑童,陪我练一年的剑?”

“我……”

“很好,就这么定了!这赌局,我实在是太喜欢了。小子,准备吧,把你能用的各种绝招都使出来!我就一招,绝对就一招!”

柳飞这个时候已经懒得说什么了。

一切等打完之后再说吧。

纵横还是不放心,连忙小声叮嘱柳飞道:“他的奇招,他的瞬间爆发力,记住,一定要牢牢记住!另外,一定要赢了他,不然我可就要浪费一年的光阴,天天陪着他打打打的了,这可是生不如死的惩罚……”

他这心里其实也一直很复杂,既想让柳飞跟他打,灭灭他嚣张的气焰,又不想让他跟他打,因为这家伙太狡猾,瞬间爆发力太强悍了,而且对胜负非常执拗,他担心柳飞会被他给重伤。

毕竟为残剑量身定做的剑谱,他已经编制出来了,如果他要是被重伤或者有性命之忧的话,那他一时半会怎么学?

柳飞可不知道这些,而且即使知道,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接招。

说实在的,流云让他准备好再出手,其实是非常狡猾的一招。

因为这样以来,他的法阵、法宝重器什么的可就都暴露了,而他却不知道他会用什么剑招。

这也从一定程度上说明他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对他不屑一顾,完全不重视他。

怎么办?

考虑到只需要抗住他一招就可以了,所以祭出法阵和法宝重器的组合无疑是很明智的选择。

想必对他较为了解的纵横也会断定他会这么做。

但是想到了流云的奇招和爆发力,他又不打算这么做了。

深思熟虑了一番,他索性把残剑一扔,然后笔直地站在距离流云三十米的地方,张开双臂道:“出招吧!”

流云怔了怔,大跌眼镜地道:“靠,你逗我呢?”

纵横也是目瞪口呆,不用法阵,不用神器,不用残剑,就这么站着,单凭完美体质接他一招,这不是疯就是傻啊!

殊不知对于柳飞来说,如果可以主动放弃使用完美体质的话,他连这个也不打算用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