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07章:天火怒放

第1007章:天火怒放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85  |  更新时间:

水温持续升高,柳飞依然不动如山。

瑾萱虽然有点撑不下去了,但是也看出他这是到突破的关键时刻了,不忍打扰,更不想在这个时候打断他,所以咬着牙硬撑。

很快,她那莹白的皮肤变得火红起来。

不过柳飞的皮肤看起来更恐怖,就像是包裹着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却又马上包裹不住,被整个烧为灰烬一样。

看到他的表情急速扭曲和狰狞,瑾萱的心立即提到了嗓门眼上,而且开始犹豫起来。

要不要打断他?

打断的话,他有可能失去一次绝佳的突破机会;不打断的话,他这样子看起来太吓人了。

正当她左右为难,犹豫着呢,柳飞突然暴吼一声,用双手拍了一下水面,刹那间,两道高达三四丈的水柱迸发而出,看起来有些唬人!

而更“唬人”的是他的嘴里不断有青烟冒出……

这是五脏六腑被烧了?

瑾萱吓得浑身一紧,连忙用双手捧住他那滚烫无比的面颊道:“老公,你……你没事吧?”

“噗!”

柳飞打了一个响嗝,忽然朝着她吐出一团黑色的烟雾,刹那间让她变成了花脸猫,然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笑,还笑!不知道人家在关心你吗?”

瑾萱盛怒之下,朝着他又拧又掐。

柳飞连忙收敛笑容,伸手仔仔细细地帮助她擦干净面颊,然后在她的惊呼声中,给她来了一个公主抱,抱着她离开了水潭。

由于此时两人全部都是一丝不挂的,猛然被他这么抱着离开水潭,她多少有点难为情,索性直接将俏脸埋在了他的胸膛间。

柳飞将她轻轻地放在地上,将手一勾,几件衣服立即盖在了她的身上。

“放心吧,我是不会强人所难的。”

他迅速穿上衣服后,歪靠在一个石凳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瑾萱抿了抿嘴,也是十分大方地当着他的面把衣服给穿上,来到他面前道:“看你这么高兴,是不是取得突破了呀?”

“待会儿再告诉你!”

说完,他喊了一声伏魔炉,伏魔炉立即窜出,取了些潭水中的活水,随后回到他的腰间。

瑾萱立即生成一个深蓝色的气团带着柳飞来到了海面上,笑道:“现在空间足够大,是不是可以展示展示,让我一睹为快了?”

“这个自然,看好了!”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一纵几十米,悬在空中,快速地翻转着手印,不一会儿的功夫,他的面前便出现了一支完全由火凝成的箭,但见那箭迅速变大,待变得长十几米,宽度如磨盘之后,它以极快的速度旋转了起来。

“天火怒放!”

“嘭!”

在火箭旋转到只能看到无数残影的时候,只听柳飞大喊一声,紧接着火箭就像是炸裂一样,瞬间变成无数飞箭,那些飞箭带着火,发着热,以势不可挡之势向前方射去,看起来非常壮观。

“哇!”

看到这画面,瑾萱以手捂嘴,惊呼连连,同时脑海中也是萌生了一个念头。

这一招要是在晚上使的话,岂不是比烟花还漂亮?

不过很快她便意识到自己错得很离谱,这一招绝对不能用漂亮来定义啊,因为它是杀招,真正的杀招!

只因那些射出去的飞箭又悉数返回来,而十分诡异的是速度比刚才射出去的更快,威力也更猛!

这也太不科学了!

转眼间,无数返回的飞箭以柳飞为中心,形成了一个箭阵,气势恢宏,爆燃霸气。

瑾萱算是彻底看明白了。

这是完全可以和“海纳百川”相媲美的又一个大招啊!

他第一次使,就能够使出如此威力,如果勤加练习的话,威力绝对不容小觑。

“散!”

远远地看到瑾萱已经是笑成了一朵花,柳飞将手一摆,无数萦绕在他四周的飞箭立即化为虚无。

他急速窜到瑾萱的面前,笑道:“如何?”

瑾萱眉飞色舞地道:“酷毙了,帅呆了,我要给你生猴子!”

“……”

听到她说这些,柳飞那叫一个汗啊!

她一个“古人”,能够让他一个现代人都觉得她比自己还前卫,不得不说这也是她的一种本事。

她这适应能力和学习能力太强了!

瑾萱留意到柳飞的表情,十分亲昵地挽着他的胳膊道:“怎么,很雷人吗?现在的那些女孩不是都喜欢这么说吗?”

柳飞连忙道:“没有,没有,很好。这次真的要感谢你,让我得以在圣潭中修炼。实话告诉你,天火怒放这个大招,我已经渴望很久了,而且冲击了无数次,但是一直都没有成功,谁曾想这次在水里修炼,反而获得了这样的火系大招!谁说水火不容了?这分明是暗中自有勾连……”

扑哧!

听到他的这般“神论”,瑾萱忍不住娇笑了起来。

不过不得不说,世界上有些事就是这么说不清,道不明,有心栽花花不语,无心插柳柳成荫……

她饶有兴趣地道:“那些飞箭折返那一下,太有杀伤力了!很多人恐怕都会以为躲过去之后,飞箭不会再回来了,这完全可以做到猝不及防,一击毙命。”

柳飞道:“没错,不过实际上这个飞箭折返的次数是视我的修为而定的,随着我的修为的提高,它们折返的次数也会越来越多,威力也会越来越大。”

“这……”

瑾萱震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如果这些飞箭能够不停地折返的话,那敌人即使不被射死,也会被搅得精疲力尽啊!

大招!

这确实是无可争议的大招……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一起返回海鸣山,他们俩刚来到别墅前,柳玉莲便急匆匆地跑到他们面前道:“你们俩这是去哪了?咱们的海鸣山大饭店来了一个疯子,一个背着一把破剑的疯子,天天嚷嚷着要见飞哥哥。”

柳飞笑道:“哦?我只关心他付钱了吗?”

柳玉莲以手扶额道:“你还笑得出来!他是付钱了,但是那疯疯癫癫的样子很吓人,吓走了我们不少的顾客!饭店经理本来是打算报警或者直接将他赶走的,但是我担心他会乱来,所以就让他先稳住他,等你回来,谁曾想你现在才回来。”

柳飞道:“这事你做得对。我估摸着他很有可能是一个剑客,来这是想找我挑战的,罢了,我去会一会他。”

柳玉莲慌忙道:“站住!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们俩这几天干嘛去了呢?”

“你问瑾萱!”

“我……”

瑾萱见他撂下这么一句话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气得直跺脚。

想了想,她笑呵呵地看向柳玉莲道:“私事,就是请他帮我办了一件不方便说的私事而已。”

说完,她唯恐她多问,拔腿就跑。

柳玉莲又哪里肯就这么放过她,立即追着她不停地发问,瑾萱只是打哈哈,两人也是“闹”得不可开交……

柳飞来到守成镇,还没有走进海鸣大饭店呢,一股浓浓的酒气便扑面而来,与其一起来的还有打呼噜的声音。

饭店经理看到他后,立即跑到他面前道:“柳总,您可算是来了,这家伙折磨我们好几天了!为了尽可能地让他不打扰到其他客人,我们还专门给他安排了一个包间,谁曾想他鼾声如雷,而且死活不让关门……”

“你们忙吧,这事我来处理。”

他将手一摆,径直来到包间前,看到一个穿着粗衫布衣,蓬头垢面,就像是一个乞丐的人趴在饭桌上熟睡。

他的右手边摆着七八个空酒瓶,左手边则是放着一把破剑!

它有多破呢?

已经不是生锈那么简单了,而且整个剑体斑驳得出现了五六个小窟窿,不知道的肯定会以为这是他从破烂堆里捡出的废铁。

柳飞静心感受了一下,也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什么特殊气息,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这是一个纯属没事找事的人?还是一个真正的用剑高手?

这简直比纵横还非主流……

“你终于来了,好难等啊!”

他刚想说话,男子突然直起身了身体,一边舒舒服服地伸着懒腰,一边歇斯底里地说着。

他的语速很慢,声音也很轻,如果多听一会儿的话,柳飞恐怕都能站着睡着。

柳飞歪头看了看,见他的面庞和头发虽然都很脏,但是五官长得倒还算端正,年纪应该也和他差不多,眉头皱得更紧了。

难道说这家伙是眼里、心里只有剑的剑痴?

单从他的年纪来看的话,他的剑术应该高不到哪去。

男子漫不经心地看了他一眼,笑道:“这可是你的饭店,难道还让我请你坐不成?别紧张,我不是来捣乱的,不然你这饭店恐怕早就不存在了。”

“说笑了!”

柳飞在他侧面坐下道:“你找我是想比剑?”

男子连续打了好几个响嗝道:“算是吧。听闻你铸造了一把宝剑,名为‘残剑’,能够化整为散,很是神奇,所以想用我的这把破剑和你好好地切磋切磋。”

柳飞的眼神再次定在了他的那把剑之上,暗想这也太破了吧?他真担心他的残剑一砍,会把它砍成七八块……

男子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微微一笑道:“巧了,你的剑叫‘残剑’,我的这把剑就叫‘破剑’。虽然说早已是破烂不堪,但是勉强能用,对付你的残剑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

这是谦虚中带着自负啊……

柳飞笑道:“你就这么自信?”

男子直接站起身道:“作为一名合格的剑客,自信是必不可少的,更何况我早就不是剑客了,请吧!”

他都这么说了,柳飞也没有说什么,立即带着他来到了乱坟岗,生成了一个结界,相对而站。

男子冷不丁地道:“我这破剑虽然很破,但是每次出马,都是需要以血祭之的,你是伤还是死,也是全凭它说了算,与我无关!”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