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05章:天生驸马命

第1005章:天生驸马命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56  |  更新时间:

据瑾萱所说,他们鲛人一族原本是远离人妖魔三族的纷争的。

这一方面和他们人数少有关,另外一方面也和他们一直以来采取的处世态度有关。

这其实和巫族最近几百年来,在人族中采取的处世态度很相似。

但巫族也只是仅限于人族,在囊括妖魔二族之后,他们即使不想掺和,恐怕也身不由己。

毕竟巫族作为人族中,存续性非常悠久的一脉,千百年来可是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的。

也就是最近百年才显得非常沉寂。

无论是巫族的蛊毒也好,还是秘法也罢,这些肯定都是妖魔二族觊觎的对象,这也导致妖王和魔尊冲破封印后,带领妖魔二族席卷人族之时,巫族必然会被盯上。

所以巫族上上下下还是非常紧张的。

他们曾经将希望寄托在落寒和柳飞的身上,随着他和落寒之前整了那么一出,估计现在他们心里也是发虚。

因为落寒和他其实就是巫族的保护伞,没了保护伞,他们可就危险了。

从这方面来说,柳飞觉得巫族上下,尤其是冥顽固执的老族长和几大长老接纳他和落寒之间的关系,肯定是早晚的事情,他们即使不为自己考虑,也会为全族考虑的……

再说鲛人一族。

从他们生成的这强大的结界、瑾萱的实力以及他们拥有的还魂镜和镇魂珠的威力来看,他们是绝对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不太需要仰仗外界,自然也不需要什么保护伞。

况且他们生活的这个地方很隐蔽,他们又非常擅长在水中作战,南海那么大,真正和妖魔动起手来,他们即使打不过,隐藏躲避起来,问题应该不大。

另外,狡兔三窟的道理,他们会不懂?

这蓝洞之下肯定不是他们唯一的生活之地,不出意外的话,在这茫茫南海之中,肯定还有其他的地方供他们生活和藏匿,而且还不止一个。

这么一分析的话,除非他们自己闹内讧,不然妖魔二族是很难有机可乘的。

当然,这还是在一个大背景之下的。

那就是在两年多年前,妖魔二族早就被封印了,不可能有大股妖魔和他们鲛族的叛变者里应外合。

估计是那些没有被封印的漏网之鱼。

柳飞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瑾萱。

瑾萱道:“老公,你真的非常聪明!在两千多年前,我们鲛族确实出现了叛乱者,从而分成了两个阵营,双方之间的争斗长达几十年,我就是在争斗中被重伤,差点死去。”

顿了顿,她继续道:“但是我父王了利用镇魂珠帮助我保住了最后一丝气息!而实际上,后面发生的事情,我是通过还魂镜中的有关记录才知道的。”

这总算是解了她在透明棺椁中躺了千年之谜了。

这也同时解释了海鸣山古墓中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夜明珠了。

传闻他们鲛人的泪是可以变成夜明珠的,而且他们又生活在这茫茫大海之中那么长时间,就是在海里随便捡点,日积月累也会捡很多。

只是让柳飞费解的是,他们不是在南海嘛,为什么把她的“墓穴”修建在了海鸣山,这可是相距很远啊……

瑾萱也是看出了他心中的疑惑,沉声道:“这和当时的局势有很大关系,在对方勾结妖族之后,我父王这一方已经是明显处于劣势了,而他也有预感,反对他的势力这是引狼入室,会葬送整个鲛族的未来,所以便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根据高人的选址,最终把我的藏身之地定在了海鸣山。”

顿了顿,她继续道:“海鸣山远离南海,一方面可以让我避免被妖族和反对势力找到;另外一方面自然也是希望我醒来后能够有缓冲的机会,可以在这穷乡僻壤之地,通过古墓中的金银财宝发展自己的实力,找机会解救族人于水火之中。”

说到这,她很是深情地看向柳飞道:“所以可以说,咱们俩之间的缘分,真的是天注定的。”

对于这一点,柳飞自然也承认。

华夏那么大,她的父王唯独选择了海鸣山,而她在海鸣山古墓中躺了两千多年,都没有人让她醒过来。

他从一个一无所有,被一帮混混给硬生生赶出家园的苦逼男,到机缘巧合获得《元气五行诀》,历练七年,上演王者归来的强者,再到鬼使神差地救活她,这若是说冥冥之中没有注定,谁会相信?

命运的齿轮,跨越两年多年,就这样让他们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真的特不容易,理应珍惜。

瑾萱道:“其实当时促使我父王选择海鸣山的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海鸣山的元气特别得充沛,那透明棺椁是可以源源不断地帮我吸收元气的,我即使什么都不做,就那么躺在透明棺椁中,充沛的元气早晚有一天也可以把我的伤给治好。”

她这么一说,柳飞算是彻底明白了过来。

怪不得他在透明棺椁中修炼,进步可以非常快呢,原来是这个原因。

那透明棺椁虽然有点儿瘆人,但是不可否认,那确实是一个好东西。

想了想,他道:“那我找到还魂镜,让你苏醒后,你就认定我,而且还喊我老公,是不是也是你父王的交代?”

其实柳飞这会儿心里挺凌乱的。

因为她一口一个父王地喊着,很明显是鲛族的公主啊!

梁静妍是魔族的公主,她是鲛族的公主……

这不知不觉间,他身边已经出现两个公主了!

这是天生当“驸马”的命?

柳飞只想苦笑。

瑾萱这边其实还好,现在关键是梁静妍那边,她可是魔族的公主,注定对立,如果她铁了心要和族人一块对付人族的话,那么他们俩到时候必定会成为死敌。

从挚友变成死敌,这种痛苦,他现在想想都有点害怕……

瑾萱道:“没错,父王是这么和我说的,我也是这么决定的。能够找到还魂镜,让我醒来,离开古墓的人肯定就是我的‘命选’之人,对于我们鲛族来说,尤其是鲛族的女人来说,我们都是很相信命的。所以在我醒来的那一刻,我就认定你了!”

柳飞笑了笑,打趣道:“那这么说来,我岂不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瑾萱道:“应该是我捡了一个大便宜才是,有你在,我解救族人的希望就不再变得那么渺茫了!根据还魂镜透露给我的信息看,反对方让一群妖介入,而且还是实力很强大的一群妖介入后,我父王这一方败了,他被杀……”

说到这,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两眼通红地抬起头,有些艰难地继续往下说:“支持我父王的这一方就成为了被奴役的对象,刚开始还是族人奴役族人,但是后来那些妖欲壑难填,嫌我们鲛族满足不了他们的要求,尤其是没有把还魂镜和镇魂珠交给他们,所以就恼羞成怒,设计将整个鲛族的人都带到了妖域,进行奴役,年轻的鲛族女人都成为他们发泄的工具……”

说到这,她再次泪流满面。

柳飞紧紧地抱着她道:“我一定陪你把她们全都解救出来。”

瑾萱道:“她们恐怕早就死了,但是她们的子女继续遭殃,就这么生生世世下去,即使是混血,在妖族恐怕也没有任何的地位可言。”

徐徐地吐了几口粗气,她继续道:“这些都是还魂镜记录的,而父王在用镇魂珠守护我的身体后,是把还魂镜交给一个亲信的,那位亲信为保护好还魂镜,对其施加了秘术不说,而且还吞进了腹中。他在妖族忍辱负重地活了几十年,默默地记录着惨痛的一切,就是希望我看到。”

柳飞连忙道:“后来呢?”

瑾萱道:“后来他等来了逃离妖域的良机,是把还魂镜送出来,让它流落世间,避免落入妖魔二族之手了,但他却是被发现,然后惨死……”

听到这些,柳飞也是很震惊,很触动。

都说祸起萧墙,鲛族之祸,就是最血淋淋的例子。

他们本来可以一直在这蓝洞之中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的,但是因为权欲,先内斗,再引狼入室,最终导致整族之人被羞辱两千多年之久。

这真的是……

如果那引狼入室的始作俑者还活着的话,柳飞恨不得把他给千刀万剐,碎尸万段了。

不过这里也有一个问题。

妖魔二族不是在远古时期就被封印了吗?他们怎么还有能力掺和鲛族之事?

他把这个疑问抛给了瑾萱,瑾萱用手摸了一把俏脸上的泪水道:“你可能有所不知,人族封印妖魔二族是采取分区域和空间封印的,也就是只是把他们封印在一定的区域内,无法完全限制他们的自由。”

柳飞道:“这个我还是知道的,妖封于海,魔禁于山嘛……”

瑾萱道:“但是妖魔二族的实力太过强大了,当初封印的时候就已经显得有些勉强了,所以数千年来,他们一直在寻求着各种冲破封印的机会,尤其是天地间的戾气和煞气有一个周期,每当戾气和煞气特别充盈的时候,他们意欲冲破封印的动作也就越大。”

听她这么说,再结合兰姨之前所说的封印大阵并不是一蹴而就,而是千百年来,无数修真者加固和完善的,他明白了很多。

既然如此,那每当戾气和煞气充盈周期来临的时候,那封印法阵就很难对妖域和魔域的所有妖魔完全控制,势必会有一些或者一撮妖魔逃出来。

而妖魔处于策略上的考量,肯定也会筛选一些精英,祭出所有的能量将他们给送出来,让他们召集那些漏网之鱼,联系其他势力,然后和他们里应外合,争取早日冲破封印。

所以从这方面来说,修真界这千百年来,并不仅仅是加固和完善封印那么简单,而是每到一个周期,还要和妖魔二族斗智斗勇。

瑾萱继续道:“而且因为实力的原因,修真界其实一直都是有区别地封印的,就是对妖王、魔尊以及妖魔二族的那些精英们进行重点封印!不过你现在也看到了,魔族左右护法和妖族的九大长老都已经冲破封印了,他们完全来去自如,不受任何的限制……”

这说明什么?

说明妖魔二族就差被重点“照顾”的妖王和魔尊了,一旦连他们也冲破封印的话,那么人妖魔三族间的大战势必会一触即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