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98章:针尖对麦芒

第998章:针尖对麦芒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30  |  更新时间:

被玄妙阁这么一整,他在整个修真界肯定是彻底火了。

毕竟像他这样的年轻一代,谁曾和魔族左右护法和那么多的魔将较量过,还能立下如此大功的?

除了他,再无他人!

他是有像纵横、兰姨这样的高手帮忙,但是谁也无法否认,他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残剑出,名次进,风头盛!

这种处境固然美好,但是他也知道这背后隐藏的危机有多么大!

从今以后,他和落寒的命运将彻底捆绑在一起,成为妖魔二族首要猎杀目标。

落寒不会后悔。

他肯定也不会后悔。

既然选择在一起,那自然是要同生死,共患难。

当然,在这之前,必须先把架在他脖子上的这把绝情剑给移开了……

柳飞冲着紫筠道:“你这次依然不会趁人之危吧?”

紫筠冷不丁地道:“我看你生龙活虎的,而且你的实力飙升得这么快,我真的迫不及待地想和你再打一场。”

“你确定只是想和我打一场,而不是想杀我?”

“你败了,自然就活不成了!”

“……”

柳飞本来还有点小诧异呢,这句话相当于是直接把他给拉回了现实。

她还是没能从心魔中走出来。

也罢,咱现在有三大神器在手,又有绝情剑,真打起来,保住自己的小命应该问题不大。

她这么锲而不舍,那就这么一直耗着呗,大不了耗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紫筠见柳飞一脸邪笑,怒瞪他一眼道:“你笑什么?三天后,海面上见!”

柳飞立即道:“那这三天间呢?”

“不用你管!”

看她这样子,柳飞差点笑了出来。

她这明显是在紫薇仙门呆得闷得慌,想杀他的同时,出来散散心,好事。

“那你随意,如果需要钱,尽管提!”

柳飞推开绝情剑并且顺势拍了它两下,然后离开。

没走多远,他转身一看,发现紫筠径直走进兰花大棚了,这特么是把海鸣山当成自己家了吧?

既要杀他,又要在他这散心,这算个什么事啊?

“算了,由她去吧,困于心魔的女人的心思,实在是太难懂了。”

柳飞摇了摇头,来到别墅大门前,幽狐、蝎子、耿明远等人直接从院子里冲了出来,不停地恭喜。

柳飞笑道:“我已经知道了!进入昊天榜固然可喜,但是还需要继续努力。毕竟在和左右护法和那些魔将战斗的过程中,我也看到了差距!若是不努力提升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被杀。”

耿明远哭笑不得地道:“你永远是这么居安思危,这么上进,你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这特么让我们怎么活?我们和你之间的差距是越来越大了!”

蝎子摇头道:“你这醒悟得是不是太迟了点?飞哥坐的一直都是火箭,而我们坐的一直都是小电驴,试问这怎么追?”

耿明远暴汗道:“我竟无言以对。”

蝎子继续眉飞色舞地道:“说实话,我好想像他一样遭雷劈啊!毕竟我人品比他好,说不定就轻松过关了,奈何现实很残酷,按照我现在这个修炼进度,我这辈子都别想遇到了。”

幽狐笑道:“作!你就可劲作吧,等那一天真的来了,你可别吓得躲在老鼠洞里不敢出来。”

“嗨,冰块脸,你怎么说话呢,谁躲老鼠洞……”

见他们又杠上了,柳飞干笑道:“好了,知道你们这么火急火燎地来,不仅是想告诉我好消息,而且还是想看看残剑吧?跟我来吧!”

他们三一听这话,立即兴奋得不得了。

来到卧室,拿出残剑,柳飞递给他们道:“就是它。”

三人仔细地打量了起来,发现它不仅看起来黝黑黝黑,跟不知道在太阳下暴晒多久似的,而且黯淡无光,看起来好像也不怎么锋利。

这会是一把神兵利器?简直和破烂堆里捡来的差不多。

蝎子忍不住道:“好贱,不过飞哥,是你好贱啊,你是不是故意拿错剑,消遣我们呢?这就是你冒着生命危险得到的剑?”

柳飞微微一笑,手握剑柄,唰唰唰地甩了几下,然后向上一指,残剑顿时光芒四射。

他又用手指了指一把椅子,让气团将其包裹,然后将手一勾,但见椅子径直往残剑砸来,然后变成了两半,切面异常得平整,残剑压根就没有动。

蝎子、幽狐和耿明远皆是惊得目瞪口呆。

看这样子,它完全可以做到削铁如泥啊,根本就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么钝。

不过紧接着更让他们震惊的事情发生了,但见黝黑的剑体在极短的时间碎裂,众多携带着浑厚能量的碎片向四下散去,然后在房间里告诉绕了起来。

“回!”

伴随着柳飞的一声轻喝,众多碎片又迅速堆积,很快又变成了一把完好的宝剑。

蝎子磕磕巴巴地道:“这这这……在战斗时,这些碎片是不是也可以杀人啊?”

柳飞道:“当然,这些碎片可是杀死了不少的魔将!而且由于它们是黑石和陨铜的结合体,又被伏魔炉这样的神器淬炼过,早非一般的碎片,正常情况下,不会有什么东西能将它们消灭。当然,它们可聚可散,本身就很难对付。”

耿明远不停感叹道:“这也太神了,有了这把宝剑,你这战斗力肯定又提升一个档次啊!”

柳飞笑了笑道:“剑是好剑,能否发挥其最大的威力,关键还是要看怎么用。有个前辈已经答应帮我编制一个剑谱了,到时候我要是学会了,可以展示给你们看。”

听他这么说,三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又是宝剑,又是前辈的,他这运数真的是好到爆,完全羡慕不来。

不过他们也是打心底为他感到高兴。

他现在可不仅是海盟的老大,也是修真界年轻一代的代表,是人族对抗妖魔二族的希望,很多人都对他寄予厚望,自然也都希望他能够变得越来越强。

几人闲侃了一番后,柳飞要帮落寒调制药浴了,蝎子、幽狐和耿明远先离开。

调制好药浴,他自己先窜到浴桶里泡了起来。

云落寒捏着白裙,满脸通红地道:“你这人真是……”

“我这人怎么了?哦,我忘了,你可比我伤得严重,是我的疏忽!”

柳飞怔了一下,直接窜出浴桶,闪到落寒的面前,一脸的邪笑。

云落寒双手抱胸,一边向后退一边道:“你……你想干什么?”

柳飞笑道:“还能干什么?当然是一条龙服务!”

“啊……坏死了,坏死了!”

她转身就跑,奈何柳飞早有准备,一把拽住她的同时,把她拦腰抱起,然后来到床边道:“咱们都一起泡过多少次了啊?我什么没看到过,怎么还害羞呢?”

云落寒支支吾吾地道:“不是……人家只是……”

“别说话,实在害羞就闭上眼!”

柳飞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掰开她护在身前的两手,然后轻轻地把她给脱得一丝不挂,又将她给抱起,来到浴桶里,就让她坐在他的腿上,并且靠在他的怀里道:“怎么样,这服务是不是扛扛的,这下没有小意见了吧?”

云落寒缓缓地睁开眼,咬了咬樱唇,以低不可闻的声音道:“没……没意见,但是你就是坏,而且已经坏到骨子里去了。”

“哈哈哈……”

柳飞直接把双手覆在她身前的壮观上,仰天大笑了起来。

他们俩可就差捅破那最后一层窗户纸了,其他的该做的都做了,她竟然还这么娇羞,真是让他越看越冲动。

好在他向来是一个理智的人,在她恢复的关键时期,他可不能乱来……

三天后。

柳飞手拿残剑,紫筠手拿绝情剑,双方面对面悬于海面之上。

这一次绝情剑并没有再向着柳飞,因为它要证明自己!

紫筠看着柳飞手中拿着的稀松平常的宝剑,皱了一下眉头道:“这就是你新得的神兵利器?”

柳飞道:“没错,它叫残剑,我想你今天会彻底记住它的名字的。”

“但愿如此!”

紫筠冷声说了一句,将手中的绝情剑往前一划,海水立即被分开不说,两道两丈有余的浪花“炸”起,欢送着一道凌厉的剑意攻向柳飞。

只是简单地一划,便能营造出如此气势,不得不说,绝情剑确实是一把好剑。

不过柳飞并没有任何的慌乱,但见他也是将残剑一划,一道剑意迎了上去。

“嘭!”

“嘭!”

“嘭!”

……

两道剑意碰撞以后,无数高度不等的浪花被激起,看起来蔚为壮观。

紫筠的凤眉不由地皱了起来。

这把残剑的威力不容小觑啊,看来玄妙阁所说都是真的。

她也不再试探,纵身一跳,高高地举起手中的绝情剑砍向了柳飞。

柳飞没有闪躲。

他双手掌剑,往上一举,立即被高达数丈的银白色浪花给包围,衣衫尽湿,紫筠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吃亏的肯定是紫筠,因为她依然穿着紫色的长裙,长裙一湿,让人流鼻血的完美身材便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绝对是送福利啊!

紫筠留意到柳飞正睁大双眼,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身前呢,当即大吼一声,手臂婉转,绝情剑犹如灵蛇一样绕过残剑,直接刺向了他的心窝。

说时迟,那时快,柳飞侧身一躲,窜出十几米,疯狂地挥舞着残剑,但见一道道剑意以铺天盖地之势攻向了紫筠。

紫筠也不甘示弱,立即和他对飙,一时间海水涌动,浪花飞出,无数水滴充斥在他们俩之间。

两人同时用这些水滴凝成气刃,又开辟了一个小战场,打得难舍难分,非常激烈。

双方僵持了一会儿,紫筠似乎不想和他这么耗着了,猛然将绝情剑往前一抛,快速翻转手印,但见绝情剑瞬息变出无数幻影,以风驰电擎之势杀向了柳飞,不仅威力巨大,而且从生成到出击,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根本就不给柳飞任何准备的时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