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93章:凝合之过,功亏一篑

第993章:凝合之过,功亏一篑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46  |  更新时间:

大能一直都是传说中的,柳飞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机会遇到。

在他的眼里,像兰姨、北极真人这样的存在都算不上大能。

大能在他的心目中就是神,就是弹指间灰飞烟灭的存在,就是能够展现出与天地法理融为一体的至强者。

这个锻造师无疑符合他的定义和要求。

虽然他早就是名声在外了,但是有谁能够想到他不仅可以打造神兵利器,而且修为如此之高。

惊喜!

从未有过的惊喜!

柳飞在这一刻真的非常高兴,破了法阵的喜悦已经完全被湮没了。

“停!”

自知两下夹击也不是他的对手,柳飞大喊了一声,随后将手一伸,四大法宝重器立即回到了他的身上,貔貅也是变成了落寒,落在了他的身旁,很是心疼地看着他。

“皮肉伤而已,没事!”

柳飞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心思去管伤势,他立即走到纵横的面前,将双拳一抱,毕恭毕敬地道:“前辈好!”

纵横收起剑阵,指了指他笑道:“你这小子太无趣,我都多少年没有疏松筋骨了,你就这么让他们撤了?”

柳飞很实诚地道:“不是您的对手。”

“哈哈哈……”纵横朗声大笑道:“你这年轻人倒是有些意思,说吧,你是怎么看出破阵的诀窍的?”

柳飞道:“您的一个表情!”

“哦?”

“您看落寒变成貔貅时的表情,那明显是大能才会展现出来的。”

“就凭着?”

“对,我这人向来喜欢各种大胆的推测!就您这一个表情,我就感觉您自己被自己出卖了!您本身就是一把剑,这些剑意一直都是您在暗中释放的,您虽然看起来并不在无剑阵中,但是您却是无时无刻不在对无剑阵施加着巨大的影响。”

顿了顿,他继续道:“而考虑到您不但能够完美地隐藏自己的气息,而且还可以悄无声息地运转法阵,不出我所料的话,您应该是一位得道的仙人。”

“仙人?”纵横看了看他,再次大笑道:“你也太抬举我了,我只是一个剑灵而已!在修道之路上修炼得勤勉些,领悟到了一些东西,仅此而已!”

对于剑灵,柳飞并不陌生。

因为紫筠的绝情剑中就藏着一个剑灵,而且还和他很亲。

他能够以剑灵之体,修炼到如此恐怖的境地,那可就更不简单了。

云落寒托着香腮,想了想道:“应该是您故意显露的破绽!”

纵横颇为诧异地看向她道:“哦,何出此言?”

云落寒莞尔一笑道:“你一个可以把个人气息和运行剑阵都给隐藏得那么好的人,怎么可能掩藏不好一个表情呢?”

一听这话,柳飞也恍然大悟!

他这样一个隐世高人,怎么可能连自己的表情都隐藏不好,暴露得那么明显?

这明显是故意的!

纵横颇为恭敬地看向落寒道:“你变了,和传说中的有些不一样,不出我所料的话,应该是受到这小子的影响。”

云落寒道:“你的意思是我的心思变得细腻了?”

“没错!貔貅在上古时期可是战神,是杀伐果断的存在,不会有小女子般的细腻。你们说的没错,我是故意显露的破绽,不过能看出来,这也是他的本事,因为我之前也曾故意显露过,被我看好的一些人愣是没有察觉到。”

缓了缓,他继续道:“我这人虽然喜欢拒人于千里之外,但是遇到少年奇才或者有巨大潜力的人,还是会心慈手软的。刚才柳飞的表现就让我心慈手软了,不然他恐怕早就不是受点皮肉伤了!当然,不看僧面看佛面,有您在,我总得给您点面子不是?”

云落寒眉头微皱道:“你这是早就看出我是貔貅,故意在考验他?”

纵横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也不能完全确认,因为你也隐藏的很深,后来才渐渐确定的。好了,咱们闲言少叙,主动露破绽让你们破阵自然也是因为我想用黑石打造一款神兵利器!”

柳飞大笑道:“我猜也是如此,我估摸着任何一个锻造师都抵挡不了这黑石的誘惑!请问您打算把它打造成为什么武器?”

纵横笑了笑道:“自然是剑!这是我最擅长的,同时我也是最懂剑的!”

他本身就是剑,确实有资格这么说。

柳飞急于求成,询问何时可以打造,纵横笑道:“打造神兵利器,是讲究天时的,好在你来得很巧,后天午时便是锻造宝剑的绝佳良机!只是我必须得再说一遍,风险很大,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如果在后天午时之前后悔,那还来得及!”

“绝不后悔!”

既然打算这么做了,那就肯定没有回头路,更何况他是一个神级大能,这绝对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纵横见他已经下定决心了,便再也没有多说什么,立即占卜、择地、造炉、生火、布阵……

柳飞和云落寒也是一起帮忙,不知不觉间便来到了锻造的最佳时间,柳飞抬头看了一眼乌云密布的天空,心中虽然有些疑惑,但是并没有询问。

既然选择让他锻造了,那肯定要对他绝对信任。

“轰隆隆!”

“轰隆隆!”

……

伴随着一阵轰鸣声,纵横将黑石扔进了高达五米的熔炉中,随后将火加到了最大!

约莫半个小时后,他催动早就布好的“引雷阵”,但见源源不断的惊雷劈入熔炉中。

苍天和熔炉以雷连,那画面实在是太壮观,太梦幻了!

要不是因为熔炉有纵横亲自布下的强大法阵保护,恐怕早就被劈得支离破碎了。

柳飞这会儿是既紧张,又激动,他紧紧地握着落寒的手道:“这让我想到了我被神雷锻体的画面!打造真正的神兵利器,就应该这样。”

他话音刚落,伏魔炉突然从他的腰间窜出,悬在他的面前,显得很郁闷,好像是在抱怨有他这个既能降妖除魔,又能够炼丹的熔炉在,为什么还要单独再建一个呢?这不是看不起它吗?

柳飞看出了它的意思,用手摸了摸它的两个方耳道:“这个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他建造的这熔炉虽然看起来很普通,但是所用材质都是很特殊的。而且作为锻造师,他的这一切都是很讲究的,我们这些外行无需多问!”

云落寒也是安慰道:“对啊,如果你适合的话,有你这么一个神器在,他为什么还要另起熔炉,那不是脑袋被驴踢了嘛!”

听到这话,柳飞眼前飘过好几条黑线,心想他正帮忙锻造神兵利器呢,咱说话还是悠着点,但是转念一想,纵横对她很敬畏,她即使这么说,他也不会说什么的,他这心里瞬间又释然了。

引雷一个多小时,纵横腾空而起,双掌齐出,不停地向熔炉推出一股股巨大的能量,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后,他大吼一声,双掌同时推出,但见熔炉直接炸裂,一把乌黑的宝剑缓缓升起。

就在这时,天空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冲洗宝剑,宝剑是被越冲洗越光亮,没过多久,它便通体散发着玻璃光泽,异常耀眼。

“天雷淬之,天水洗之,成!”

纵横就像是念经文似的,嘀嘀咕咕地念了一大堆,柳飞也没有听太清,唯有这最后一句话,他听得清清楚楚。

但见纵横将手一指,宝剑向上急冲数百米,随后又俯冲而下,最终悬在了他的面前,不停地旋转,通体散发着一股股难以言喻的能量。

“成功了!先生,成功了!”

看到这画面,云落寒比柳飞还激动,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活像个三岁小孩。

“嘭!”

在这个时候,柳飞的反应竟然莫名得有些迟钝,在他刚准备庆祝的时候,只听一声脆响,原本光芒万丈的宝剑竟然变成了无数碎片散落一地,他近乎石化。

“怎……怎么会这样?”

纵横直接从空中摔在地上后,看着不远处晶莹剔透的碎片,身如枯槁,眼神空洞,就像是一个即将离世的老爷爷……

失败了!

短暂成功后的失败!

这种方式是最打击人的。

以至于像纵横这样的得道高人都被打击成了这个样子。

柳飞一时间也是瘫坐在地上,难以接受。

刚才他可是已经幻想出手执宝剑,大战妖魔,神采奕奕的画面了,谁曾想就这样破灭了!

当然,破灭的不仅是希望,还有黑石,铸剑失败,也就意味着黑石成为了废品。

柳飞虽然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是当它真正来临的时候,他还是如遭雷轰。

云落寒怔了怔,心里也是非常难过,不过还是赶紧把柳飞给抱在怀里,安慰道:“人生如梦,得失正常,先生,看开点!另外,虽然看起来失败了,但是说不定还有其他办法将这些碎片给利用起来,你不是向来最乐观的吗?”

柳飞缓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吐了多少口粗气,最终在她的搀扶下缓缓地站起身来,然后来到纵横面前,沉声道:“尽力就好,这种事有时候也是要听天由命!看来我和这样一件神兵利器无缘。”

纵横缓缓地抬起头,苦笑一声道:“你这是反过来安慰我?哈哈……你倒是比我能看得开!实不相瞒,我这一辈子打造了不少的武器,失败的也有,但是从来没有像这次这么惋惜过!刚才明明已经成功了,谁曾想最终……”

云落寒连忙道:“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纵横缓缓地移到碎片前看了又看道:“应该是凝合力不够,这黑石虽然威力巨大,但是内部有股排斥之力。我本来以为这股排斥之力是不足以影响凝合的,现在看来我还是太低估了!可惜,实在是太可惜了!”

云落寒连忙道:“那还有什么方法补救吗?”

纵横苦笑一声道:“都碎成这个样子了,哪里还有什么方法补救!”

话音刚落,碎片突然一起发出了耀眼的光芒,他浑身一震,立即用心感受了一下,喜出望外地道:“这这这……它们虽然碎成这个样子了,但就像是变成一个个独立的个体一样,通体所携带的神奇能量并没有消散!”

柳飞连忙道:“那是不是可以将它们重新凝聚起来?”

纵横摇头道:“没用的,破镜即使可以重圆,也回不到当初的样子了,更别说这样的神物了!这些碎片可以当小法器单独使用,只是威力已经远不如黑石了。”

云落寒托着香腮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道:“那如果有一件神奇的东西将它们强行凝合在一起,会变成怎样?能用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