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90章:坏先生

第990章:坏先生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42  |  更新时间:

紫筠醒了,带着愤怒与娇羞。

因为在她睁开眼的那一刻,柳飞正在和她嘴对嘴亲在一块呢。

她可以明显地感受到体内有五道真气在涌动,对于这五道真气,她实在是太熟悉了,这是柳飞的真气,他之前就曾用这种方法帮她疗过伤!

而也不知道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每当这五道真气出现她体内的时候,她就感到浑身舒爽无比,轻松异常!

这种感觉真的是好极了!

好到她都不想让这五道真气离开自己的身体。

然而一想到这是他的真气,尤其是在她又对他动杀心的时候,她就觉得一阵恶心。

现在师父和那么多的师兄弟看着呢,他就这么亲着她,她已经找不到任何词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内心了。

甚至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或者说怎么面对。

柳飞察觉到她醒了后,第一时间收回五道真气,然后抬起头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她双眼空洞,根本就没有看他,只是缓缓地站起身,然后扭头就走。

云落寒看不下去了,立即冲到她面前拦住她道:“你这人怎么这样?你是怎么对我家先生的?我家先生又是怎么对你的?你知不知道刚才是他看到你发疯,担心你把自己撞伤,甘愿冒着你杀他的风险,把你从四象法阵中放出来的?”

紫筠很是默然地道:“那又如何?”

“你……你真是无药可救了!我家先生哪里不好?你为什么一而再的要杀他?”

“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和你没有关系!”

“怎么就没关系了?今天你必须得说清楚!”

云落寒眼神一凌,紫筠也是攥起了拳头,两人眼看着就要开打。

柳飞连忙把云落寒拉到身边,让她离开,然后小声道:“要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让她放弃仇恨,怎么可能会发展到这一步?”

云落寒一头雾水地道:“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就是再冰冷,再无情,也不该这么对你。”

柳飞言简意赅地道:“心魔!”

北极真人也看出了一些端倪,让还在议论纷纷的众弟子都散了,然后对柳飞道:“看得出来,对于你,她已经坠入心魔不能自拔了,让你受委屈了!”

柳飞道:“嗨,我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而且她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也确实是因我而起。不知道真人可有什么办法?”

北极真人摇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得靠她自己,同时也靠你!可以这么说,她和你之间的爱恨情仇已经发展成为她修炼之路上的一劫,如果她能够顺利渡过去的话,实力必然会精进不少,不然的话,很有可能会走火入魔啊!”

顿了顿,他长叹一声道:“说来惭愧!本尊只是看到了你们俩走得很近的一面,并没有留意到这一面,这孩子藏得实在是太深了,惹得我们大家伙全都误会了。”

兰姨则是颇为淡定地道:“我觉得以他们俩的能力,紫筠最终肯定会克服的,我们就不要掺和了,他们需要时间和空间。”

对于这话,北极真人也是深表赞同!

不过话又说回来,心魔这种东西,让他怎么掺和啊?

这可不是用他的修为就可以帮助她克服的,她这相当于是在“炼心”,最重要的还是要看她自己。

云落寒懂得很多的秘术,但是一听是心魔后,她也是眉头紧皱,无能为力。

北极真人拍了拍柳飞的肩膀道:“看来要继续委屈你了,我在这先谢过了!好了,今天你可是给我的这些自以为是的弟子们上了很生动的一课,效果很好,我非常满意!咱们还是办正事吧。”

说完,他带着他们来到了镇妖塔前。

看到气势恢宏的镇妖塔,柳飞自然想到了无咎仙门的那座镇妖塔,虽然说九大仙门各有一座,但是那座镇妖塔给他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

他即使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小娃娃到底是如何做到,让那座镇妖塔中的妖魔把他当成妖王,俯首称臣的呢。

“开!”

北极真人快速翻转手印,默念心法,轻喝一声,镇妖塔的大门被打开,他亲自带着他们来到了最高层,将九命蜈蚣的神魂放出,然后联合他们几人之力给九命蜈蚣的神魂加了禁锢并布下威力无比的法阵后,窜出镇妖塔,将塔门关上并且增派了更多的弟子镇守。

柳飞将双手一抱道:“联合九大门派和玄妙阁,商议彻底消灭九命蜈蚣的事就拜托二位了,我需要回去给落寒治病,就先告辞了。”

兰姨笑了笑道:“去吧,那么多的药材放在海鸣山,你若是不在的话,估计也不放心。”

北极真人则是深有意味地道:“你就打算这么走了?”

柳飞自然明白他这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话可以说是一语双关。

首先,他在这次采药之旅中,先是拿下了九命蜈蚣,后又获得了黑石,而且还能够摆下像四象法阵这样威力无穷的法阵,这绝对是向九大门派证明自己,扬眉吐气的绝好良机。

他若是不参会的话,即使他和兰姨如何夸他,九大门派的掌门和众弟子也不会全信的,而且还有可能觉得他们俩是在不顾一切地力捧他!

这机会确实难得,尤其是在他跟海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他们认为不入流的情况下。

不过柳飞根本就不在乎。

一方面,上次在重创魔公子的时候,他就证明过自己了。

另外一方面,他的实力现在已经飙上来了,而且又获得了像黑石这样的法宝重器,今后证明自己的机会多的是,而且有可能还是当着他们的面证明,也不急于这一时。

北极真人所说的另外一层意思,自然是希望他走之前和紫筠聊一聊。

毕竟她现在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让她一个人这么一直闷着,也不是个事。

“我去跟她聊聊。”

想了想,他给出了一个答复,自然也就意味着拒绝参会了。

看他带着云落寒快速赶往紫筠的房间,北极真人很是欣慰的捋着胡须道:“果然是做大事的人,我倒是很希望他能够和紫筠开花结果啊,如果紫筠能够找到这样一个修道伴侣,绝对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兰姨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原来真人打的是这主意啊!”

北极真人笑道:“莫非左侍也想把麾下弟子介绍给他?”

兰姨笑而不语。

“你在这稍微等我一会儿。”

来到紫筠的闺房前,柳飞拍了拍云落寒的手,让她不用担心,然后走向前敲了敲门。

“吱呀!”

门被打开了,紫筠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就要把门给关上,让人哭笑不得的一幕出现了,绝情剑突然窜到门缝中,阻止她关门。

柳飞干笑一声,直接逼到紫筠的面前道:“不让我进去也可以,咱们就在这聊两句。我知道,我早已成了你的心魔,把你给折磨得够呛,但是我希望你能够正视它,然后正视我,咱们一起克服!”

紫筠冷声道:“说完了!”

柳飞微微一笑道:“如果觉得心情很不好,或者被心魔给折磨得实在受不了了,欢迎随时来海鸣山杀我。”

“嗯?”

“有四象法阵在,你今后再想杀我,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所以我就权当你的出气筒了。”

“你!”

紫筠怒瞪他一眼,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也已经察觉到他的修为又获得了重大突破,让他跃升到上四阶了,而且还能摆下她动用凤凰血脉都破不了的法阵,今后再想杀他,确实很难。

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放弃,这个男人的命,她是要定了,哪怕他的实力变得再强大。

“我走了,海鸣山欢迎你,记得千万别把自己憋坏了,有什么仇什么怨尽管冲我来!”

柳飞见她也没个好脸色,自知不宜久待,免得她又发狂,遂挥了挥手就带着落寒离开了。

剑灵立即窜了出来,苦劝道:“筠姐姐,你看看飞哥哥多好,你为什么非要杀他呢?”

“你给我闭嘴!再这么向着他,你跟着他好了!”

“我……”

剑灵努了努嘴,又赶紧窜回绝情剑中,一肚子的郁闷。

回到海鸣山,柳飞立即按照貔貅所说,制作药浴,让她泡了起来。

与此同时,他还亲自动手盖了一个药庐,专门用来放置和处理多下来的药材。

不知不觉大半个月过去了,柳飞能够明显地感觉到貔貅的神魂在迅速地变得强大起来。

这天,他像往常一样将药浴倒进浴桶里以后,正准备离开房间,云落寒却是突然从他身后一把抱住他,然后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道:“先……先生,留下来。”

柳飞缓缓地转过身,见她脸上的红晕已经蔓延到脖子处了,忍不住打趣道:“怎么,你这只小貔貅终于想吃我了?”

“哎呀,不是你想的那样!”

云落寒羞得跺了跺脚,然后背对着他,咬着牙道:“其实人家想告诉你,这药浴,如果你泡的话,对你的身体和修为也是大有裨益的。”

“你为什么不早说?”

“……”

看到他三下两除二脱了衣服窜到了浴桶里,落寒是既无语,又娇羞。

虽然说他们俩早就一起泡过药浴了,但是往日不同今时,心境、心态等早就悄然地发生了变化。

“进来啊,不会是想让我帮你吧?”

见她让他进来后,自己竟然忸怩了起来,柳飞差点笑了出来,不过在看到她动手一点点除去衣物,将她那前突后翘,堪称完美的身材毫无遮掩地展现在他的面前后,他哪里还有心情笑,双眼就像是定在她身上一样,欣赏了一遍又一遍。

“坏先生,别看了!”

云落寒蹑手蹑脚地窜进浴桶后,直接撩水泼向了他的面庞,柳飞用手抹了抹脸,半眯着眼,以手扶额道:“好晕啊!”

说完,他将头一栽,直接埋头于她身前那对惊人的壮观间,惹得云落寒娇呼阵阵,不过很快,他就后悔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