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81章:我就是谈个恋爱

第981章:我就是谈个恋爱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06  |  更新时间:

大道理,肯定是不用讲了。

因为讲了也没用。

这些人就是在族规中的约束中长大的,而在出生到老死的过程中,他们又被不停地灌输着族规的思想。

可以说族规早就对他们造成了根深蒂固的影响,是他们人生中挥之不去的烙印。

更别说这套族族规已经被执行了千百年,其神圣性和权威性早就得到了他们的祖先以及他们的认可,可能有人会有所质疑,比如它不够与时俱进,比如它太过无情等,但是鲜有人敢挑战它!

云落寒虽然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旗帜鲜明地挑战的人,但是考虑到她是一代圣女,在巫族拥有极其特殊的地位,所以她对族规和整个巫族的冲击有多大,可想而知。

想了想,柳飞语重心长地道:“我充分尊重族规,更充分尊重巫族的每一个人,不然我之前也不会在这里,和几个凶残的异能者以命相搏,也不会跟药王的人在这里大战!可以说,我对巫族是有着极其特殊的感情的,早已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

顿了顿,他继续道:“我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只是不想再和落寒继续痛苦地爱下去,她可以为了我以血祭天,以命换命!我自然也要为了她赴汤滔火,在所不惜!倘若诸位能够体谅的话,我们俩一定还会像以前一样誓死守护整个巫族,倘若诸位非要以族规相压的话,我也不怪你们,我随时接受你们的挑战。”

说到这,他用手拍着自己的胸膛道:“而且我在这里保证,如果失手把你们打伤,我一定把你们治好,然后欢迎继续挑战,直到你们放弃或者我被你们打死为止!”

动之以情!

柔中带刚!

柳飞很清楚他此行的目的,他并不是来谈判或者接受惩罚的,而是把该说的都说得一清二楚,至于剩下的,顺其自然吧。

反正他不会再让落寒做不喜欢做的事情,他要把她留在身边。

这确实很自私,他也从来没有否认这一点。

但是此时此刻,他只想说去他玛的自私,如果没有我,落寒早就被那怪病给折磨死了,而如果没有落寒,我也在雷劫中被劈死了,试问难道我们不该自私一回吗?

难道等到死后葬进坟墓里听着你们惋惜或者叹息?

规矩都是人定的,为什么只有遵守,没有更改的份?

规矩向来是用来不断打破的,不然这个社会谈何进步?

所以柳飞不是要挑战巫族,而是挑战规矩本身!

面对柳飞的强硬,族长也是寸步不让,他将手一摆,巫族众人立即把他和落寒给团团包围起来,几个巫族的长老更是亲自坐镇,已经开始默念心法,像是在下咒印……

可以说战斗一触即发!

虽然说以柳飞现在的实力,巫族的所有人一起上,都未必是他的对手,但是这样以来,必然会有人受伤!

而且这可就相当于是撕破脸皮了,今后落寒是再也别想回到巫族了!

所以柳飞强压着心中的那份冲动,沉声道:“貔貅妹妹,你此时不现身,更待何时?”

他话音刚落,但见落寒将身体一转变成了貔貅,貔貅张开双翼,冲着四周的人吼了几声,他们皆是齐刷刷地后退了五六米,有些人还吓得趴在了地上。

柳飞示意她稍微收敛点,然后指着她,冲着巫族的众人道:“想必你们也亲眼看到了,现在落寒是貔貅,貔貅也是落寒,但是若说落寒还是以前的那个圣女,肯定是不正确的!而且现在她体内流淌的不仅是巫族的血脉,还有龙族的血脉!倘若你们以偏概全,非要说她是你们巫族的,这个不合适吧?”

老族长眉头紧锁道:“这……你这是偷换概念!”

貔貅当即道:“虽然本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多大了,但是本龙还是喊你一声族长爷爷吧!小哥哥哪里偷换概念了?他说的分明就是事实!而且你们这般审判落寒,其实就是在审判本龙。不是本龙自己抬举自己,你们巫族有资格审问本龙吗?”

缓了缓,她继续道:“另外,如果本龙没有记错的话,本龙在仙妖魔大战的时候还曾经出手救过你们巫族的一位大能呢,只是不知道你们巫族的古籍中有没有记载这事?”

老族长干咳一声道:“这个……”

云飞鱼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慌忙道:“有!绝对有!我看到过!我们巫族向来是有恩必报的,既然你对我们巫族的先祖有救命之恩,我们巫族自然要报答。”

老族长立即道:“这个绝对不能混为一谈!”

貔貅道:“怎么就不能混为一谈了?你们的先祖若是知道你们在这审判他的救命之恩,你们说他会不会气得从坟墓中蹦出来,找你们算账?”

一人鼓起勇气,颤巍巍地道:“你……你怎么可能是那条巨大的龙?你看起来那么小……”

“放屁,本龙是怕吓死你们啊!”

说完,她扑哧了两下翅膀,飞了十几米高,然后迅速变大,眨眼间的功夫便变成了一条长十五米的飞龙,她沉声道:“本龙最原始的状态可是有三四百米呢,要不要变出来给你们看看?”

三四百米……

众人只感觉一阵眩晕,都有些窒息了!

这……这特么真的是一条龙啊,而且还和落寒融为一体了,这可如何是好?

貔貅以俯瞰众生的姿态道:“你们不是论规矩吗?那行,咱们就论论!本龙肯定比你们这所谓的族规存在的时间更长,而且在几千年前,本龙就救了你们的祖先,那个时候,你们巫族恐怕还没有这破规矩吧?本龙若说本龙比你们这族规更具有神圣性,更不可侵犯,你们可有异议?”

老族长刚想说话,她立即用爪子指着他道:“别不服,就是你老祖宗在我面前都会心服口服,大气都不敢喘一个,你比你们老祖宗还牛逼?还有威望?比他为整个巫族做出了更大的贡献?”

“……”

老族长瞬间被噎得脸色苍白,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貔貅继续道:“服了?那就好办多了!本龙现在就是落寒,不再是你们之前的那个圣女了。本龙就是要和他轰轰烈烈地谈一场恋爱,就是要成为他的女人!怎么了?继续拿族规压我?本龙比你们族规还神圣而不可侵犯呢,试问它怎么压?”

她此话一出,众人一片哗然!

尼玛,这和落寒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啊,这霸道得,真是能够活活把人给憋死。

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她真的和落寒已经融为一体,变成一个人了!

老族长虽然很受不了她这话语,但还是以敬畏的口吻道:“你说的是有一定的道理,但是……”

“哈欠!”

还没有等他把“哈欠”后面的话说出来,貔貅突然张嘴打了一个喷嚏,下方瞬间狂风大作,很多人被直接吹倒在地,其中就包括老族长……

看着这不忍直视的画面,柳飞赶紧向貔貅使了一个脸色,示意她注意“度”,千万不要把他们给伤了。

貔貅冲着他眨了眨眼,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然后霸道且蛮横地道:“没有但是!你们都看好了,现在是本龙要和柳飞谈恋爱,你们若是能够把落寒从本龙的身体里抽离出去,你们想怎么样惩罚都可以!不过且不说无法抽离,如若你们胆敢冒犯本龙,那你们可就冒犯了你们老祖宗的救命恩人啊,是为大不敬!你们祖宗放个屁,你们都觉得香,你们敢大不敬?”

老族长怒声道:“你!”

貔貅道:“我什么我?本龙还没有训斥你呢,你知道你和这些个长老有多迂腐吗?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还搞封建的那一套?而且强扭的瓜不甜,你们为什么宁愿毁了她,也不肯放过她呢?本龙告诉你们,若是被本龙知道是你们哪个祖宗立的这规矩,本龙一定让我救的那位去把他给骂得狗血淋头,不停认错,不断道歉!”

听她这么说,柳飞真是服了!

这家伙虽然有脾气,而且脾气还不小,但是在关键的时候向来靠谱。

他们不是一口一个族规吗?

当她论述她比他们的族规还牛逼,而他们又不得不服的时候,他们还能说什么呢?

说白了,他们之所以这么固执,就是把族规当成金科玉律,当成神圣且唯一的了。

在他们猛然发现,有比他们族规还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后,他们势必会产生动摇。

貔貅也懒得和他们继续废话了,直接撂下话道:“反正就是本龙要和他谈恋爱,你们若是想惩罚的话,那就尽管放马过来好了,不过在这之前,最好先咨询一下你们的列祖列宗,然后再好好地审视审视自己的能耐。”

说完,她佯装要打哈欠,众人又吓倒一片。

她摇了摇头,变小了一些,然后飞到柳飞的面前,直接将他驮起道:“就这样吧,本龙来不是和你们谈判的,而是告知的,你们再选一个圣女吧。不过本龙既然就是落寒,那自然会一直守护着你们。有本龙守护你们,你们恐怕做梦都会笑醒吧?所以都放宽心,不要拘泥于那什么族规,本龙是可以凌驾于你们的族规之上的,自然可以当例外!”

说完,她带着柳飞飞走了……

云飞鱼和云小白看得目瞪口呆!

走了!

竟然就这样走了!

没有人阻挡,所有人都鸦雀无声,场间的气氛似乎变得更加压抑了。

过了很久很久,老族长才带着几个长老嚎啕大哭了起来。

不过仅仅是哭,没有谩骂,没有诉说,也没有叫屈!

云飞鱼和云小白看到这画面,心里虽然掺杂着万千种情绪,但是他们都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貔貅是比巫族的列祖列宗还让人敬畏的存在啊,他们不敢骂,也不好骂,哪怕是族规被她给粗暴地践踏成了这个样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