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80章:为你发疯

第980章:为你发疯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91  |  更新时间:

不是他们这两个当哥哥的不通情达理,而是巫族视族规为生命,绝对不可能让她乱来的。

而且她现在可是地位尊崇的圣女,是整个巫族的精神和信仰寄托,她若是如此任性地和柳飞走到一起了,且不论外界会怎么评价她,怎么评价巫族,就是他们巫族都会质疑自己的信仰,都会觉得蒙羞!

一念生,一念死!

一念活路,一念困境!

他们宁愿相信这是他们俩在大难不死的情况下,在头脑发热,极不理智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

只要他们俩好好地想想,而他们再细加劝说一番的话,他们俩一定可以幡然醒悟的。

然而事实远非他们想的那样。

不仅柳飞铁了心,落寒也完全铁了心了。

她不再犹豫,不再迷茫,不再挣扎,很是直接地道:“哥,小白哥,你们就不要再苦口婆心劝说了,一切后果由我和先生一力承担,即使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们在一起!”

“妹妹!”

云飞鱼咆哮了一声,声泪俱下地道:“你为什么要这么执迷不悟呢?这事真的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而且你考虑过我和你小白哥的处境吗?一旦你们和整个巫族对立起来,我们怎么办?不认你这个妹妹?”

云落寒亦是满眼泪水地道:“哥,你就不要再逼我了!人就这一辈子,如果还不能和心爱的人厮守在一起,那和死了又有什么分别?我知道我们这样让你们很难做,但是从小到大,你和小白哥是最疼我的,肯定也可以看出我和先生是真心相爱的,求你们不要再阻挠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能让云飞鱼和云小白说什么呢?

他们相互看了一眼,皆是异口同声地道:“回苗寨吧!”

这事他们俩肯定做不了主!

他们既然做出选择了,那就肯定要面对选择带来的后果。

而且这已经不是他们理解不理解,帮不帮的问题了,而是没法帮。

在巫族施行了千百年的族规面前,族内的任何人,任何力量都是藐小且不值一提的。

不过柳飞和云落寒显然也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他们相互看了一眼,手扣得更紧了!

这次无论是谁也别想阻挡他们俩在一起!

“一起吃个饭吧?”

多年的交情,多年的友谊,眼看着要闹僵,柳飞这心里自然也很不是滋味,所以发出了邀请。

“哎……”

云飞鱼和云小白再次长叹,也没有多说什么,径直往他的别墅走去。

柳飞亲自下厨,张罗了两大桌的饭菜宴请别墅里的所有人。

酒足饭饱之后,云飞鱼和云小白便急匆匆地离开了。

兰姨实在忍不住把柳飞给拽到一旁道:“你真的要干如此疯狂的事情?你可知道,千百年来,巫族的族规可是相当严厉的,谁触犯,那就是和整个巫族为敌!”

“你又知道了……”

柳飞看了看隐藏在手腕间的发丝绳结,干笑了一声,现在真的是没有什么事能够瞒得住她。

他言简意赅地道:“咱们认识那么久,你是深知我的性格的,所以就不要劝了!”

兰姨道:“其实我很想知道,如果我因为救你而死了的话,你会怎么样。”

柳飞想了想,笑道:“我会为你发疯的,不过现在不也是在发疯吗?”

“你!”

兰姨脸色微红地看了他一眼,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沉声道:“你为我发什么疯了?”

柳飞笑了笑道:“发什么疯?这个……且听下回分解吧!反正我总不能同时为两个人发疯吧,不然我这条命还在吗?”

“油嘴滑舌!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苗寨啊?”

柳飞指了指隐藏在手腕间的发丝绳结道:“这个重要吗?反正如果我真的遇到了生命危险,你若是没有特殊情况的话,肯定会从玄妙阁飞去救我的对不对?”

兰姨莞尔一笑道:“你啊你……好了,你见机行事,自求多福吧,我回玄妙阁疗伤去了!”

说完,她转身就走。

柳飞当即抓住她那玉嫩珠滑的素手,把她用力往自己怀里一拉,然后抱着她那温软香柔的身躯,轻声道:“大恩不言谢,我的命也是你的,今后若有任何事需要我帮忙,尽管吩咐!”

兰姨满脸笑容地拍了拍他的后背道:“算你小子有良心!我还以为你现在心里装的全是落寒呢。”

“哎呀,你这是吃醋了?要不这样,你和落寒一起嫁给我,一个当我的大老婆,一个当我的小老婆吧?”

“臭小子,你说什么?”

兰姨盛怒之下,又发飙了,柳飞却是胆大到底,竟然趁机亲了一下她那白皙的面颊,然后闪出十几米道:“开个玩笑,息怒,息怒,不然我真担心整个海鸣山会被掀个底朝天。”

兰姨不停地用手抚着跳跃的胸口,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因为被撩得,总之可以明显看出来,她这会儿是相当得凌乱,已经凌乱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缓了缓,她又指了指柳飞,转身离开。

柳飞暗笑一声,连忙道:“喂,难道你真的不考虑一下?不然的话,有可能连号都排不上了……”

“唰!”

“唰!”

“唰!”

……

他都还没有说完话呢,几道气刃便飙了过来,他赶紧闪躲,暗自嘀咕道:“还真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如果真能够娶到你,估计我做梦都会笑醒!”

嘀咕到这,他自己都忍不住呸了自己一口。

这特么是在想什么呢?

她可是玄妙阁左侍,而且还是他名义上的“姨”……

这怎么撩着撩着,就像是彻底脱缰似的,都到谈婚论嫁的程度了?

他摇了摇头,略微调整了一番,翌日一大早便带着落寒一起来到了天南苗寨。

云飞鱼和云小白很显然是已经把他们俩的决定告知了巫族的所有人,他们皆聚集在云家的门口,等着他们。

而巫族历代圣女的灵位也被摆在了门口,它们就像是在无声宣示着什么一般。

树静风止,再加上天气又非常燥热,所以场间的气氛异常得压抑。

可以明显感觉到有不少人明明想喘口粗气,但却歇斯底里地吐着,唯恐引起任何的动静。

“噗通!”

“噗通!”

……

柳飞和落寒沿着巫族众人夹出的小道,迎着他们愤怒的眼神来到了历代圣女的灵位前,跪了下去,三叩首,然后十指相扣站了起来。

巫族族长是一个须发尽白,已经是八十五岁高龄的老爷爷。

他异常严肃地看着他们俩,也没有任何的废话,声如洪钟地道:“你们想好了?”

柳飞和云落寒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异口同声地道:“想好了,请族长成全!”

“成全?呵呵……我成全你们,又有谁来成全我们整个巫族?既然你们已经决定了,那本族长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云落寒,你身上所有有关巫族的东西将尽数被消去,包括你体内流淌着的巫族血脉,如果你最终能够抗下来,活着离开苗寨,那本族长由衷地祝福你!只是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巫族子孙,是生是死,也和我们巫族没有任何的关系!”

“族长,三思,请您三思啊!”

虽然两边都劝不动,万分为难,但是云飞鱼和云小白还是忍不住,冒着和全族之人为敌的风险为她求情!

要知道,她这是直接被施加了“极刑”啊!

废除她所学的巫术和秘法什么的,这些都是其次,最狠,也是最让人忌惮的就是断绝血脉!

这是相当于把落寒体内的所有鲜血都给抽离出来,然后挑断她体内所有的经脉……

他们虽然知道落寒为了救柳飞,以血祭天,体内的鲜血都被榨干了,然后奇迹般地在貔貅地帮助下“复活”了……

但是这一码归一码,貔貅能再次帮她这样吗?而且她全身的经脉都要被挑断啊,这种痛苦绝对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不要劝!本族长现在宣布,谁若是再劝,和她同罪,接受一样的惩罚!我巫族能够绵延千百年而未曾断层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族规!你们可能说太过严厉,太没有人性,但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千百年来都是这么执行的,不可能因为她而破了例!”

顿了顿,他继续道:“她作为圣女,对这些族规是再清楚不过了,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肯定就想到了这样的惩罚!既然想到了,那就面对吧,这没有什么好说的。”

说到这,他突然瞪向柳飞道:“你是我们整个巫族的救命恩人,一直以来我们都很敬重你!但是你这次真的是让我太失望了!我知道你修为非常高,但是依照族规,我们依然为你准备了三十六种惩罚!如果你能扛过去,那离开苗寨就是,无人阻拦。”

柳飞道:“我若是不接受呢?”

老族长冷笑数声道:“你若是不接受,以你的修为,我们确实不能把你给怎么样。但是我相信全族人都会像我这个糟老头一样,跟你拼命,逼你接受!”

“哪怕是因此赔上全族人的命也在所不惜?”

“对!”

“对!”

“对!”

……

老族长直接表态,其他人立即跟着附和了起来,他们的团结程度以及对族规的忠诚程度着实让人可怕。

不过柳飞并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

而且都这个时候了,他也不可能退缩。

只是他必须得应对得聪明点。落寒虽然是铁了心要跟着他了,但是这些都是她的族人啊,她绝对不想看到他和自己的族人闹得鱼死网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