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79章:自私地爱

第979章:自私地爱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43  |  更新时间:

后怕!

连貔貅都感到后怕了!

可以想象这是多么危险,同时她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打算救落寒的。

虽然说她不是落寒那般以命换命,但绝对是以命搏命。

而且性质是一样的,为了救人,她们都把自己的命给完全豁出去了!

柳飞摸了摸貔貅头顶的那个很是可爱的独角,一字一顿地道:“大恩不言谢,咱们之间,我就不说谢谢了!”

“这话本龙爱听……”貔貅十分高兴地蹦跶了几下道:“不过小哥哥,不用说谢谢,可并不意味着你不用报答本龙了!你可要听好了,现在本龙和落寒就是一体的,你要一视同仁不说,而且还要继续寻找那些罕见且珍贵的药材为我们制作药浴。”

顿了顿,她继续道:“因为我现在的神魂是非常脆弱的,这次在救落寒的同时,强行让自己‘复活’,耗费了太多的心神和能量。如果后面不能够好好调养的话,我们会非常危险。”

柳飞当即道:“这个一定,我就是上天下地也一定尽快把你需要的各类药材都给找齐了!”

貔貅笑道:“嗯,本龙现在还是很相信你的实力的!好了,既然结局那么美好,那咱们就不提这些让人心惊肉跳的事情了。你还记得你曾经说我吃落寒的醋吗?现在再回想这句话,请问你作何感想?”

“嗨……”

这有点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这让柳飞情何以堪啊?

他干笑数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是啊,说她自己跟自己吃醋,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嘛!

难怪她当时都懒得理他,还说早晚有一天他会明白的。

看来她早就想到过这一天了……

一直在消化吸收这一切的兰姨还是忍不住道:“貔貅,听你刚才的意思,你是完全有能力让落寒和你的记忆合二为一,从而彻底融为一体了?”

貔貅道:“没错,但是为小哥哥计,本龙还是放弃了这种做法!因为我觉得小哥哥肯定会一碗水端平,肯定想看到不同的我。不然的话,我又是貔貅,又是落寒的,各种乱入,既别扭不说,而且说不好还会整得他人格分裂!”

兰姨道:“这也就是说,你变成龙时即是貔貅,变成人时即是落寒?从刚才的情形来看,想做到这一点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貔貅笑道:“一看你就是一个懂行的!没错,这个确实很难,但是我用了我们龙族的秘术。”

柳飞饶有兴趣地道:“龙族?你的兄弟姐妹都还在地球上吗?”

兰姨连忙道:“这个我倒是略知一二!在远古时期,地球上是龙族、妖族、魔族和人族,四族并存,其中龙族是实力最为强大的,但是他们生性淡泊,且素与仙人交好,也没想着称霸。”

缓了缓,她继续道:“只是非常诡异的是在妖魔突起,准备一举消灭人族和龙族,彻底霸占这个星球的时候,一件十分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地球上所有的龙族竟然在一晚之间突然消失了!即使时至今日,也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柳飞看向貔貅道:“那她这是?”

貔貅趴在他的手掌上道:“你别这么看着我啦,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好像睡了一觉,然后醒来后,这整个星球上好像就我一条龙了,我就跟条件反射似的和人族一起对抗妖魔二族!我之前在你面前说的那些赫赫战功,其实都是在人妖魔大战之后立下的。”

摇了摇头,她继续道:“我总感觉我好像缺失了一部分记忆,而且是相当重要的一部分记忆。”

兰姨道:“那有没有可能是你们龙族把你的记忆给抽离了?毕竟你那时那么强大,除了他们,也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貔貅道:“不排除这一点,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也太让人费解了。而且他们又到哪儿去了呢?不可能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消失了啊!”

兰姨徐徐地吐了一口粗气道:“这个恐怕要好好地调查调查了,不过现在一头雾水,毫无线索,想找个切入点的话都很难,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我看到一些古籍的记载,说你们龙族虽然非常强大,但是生育能力很弱,保守估计,上古时期存在这个星球上的龙族并不是很多。”

柳飞见貔貅完全陷入了沉思,冲着兰姨摇了摇头,然后道:“这里太冷了,我们还是先回海鸣山再说吧。”

说完,他带着貔貅和兰姨一起窜入伏魔炉中,貔貅哈欠连天地道:“头疼死了,本龙继续睡大觉去了。”

她话音刚落,落寒便躺在了他的怀里,不过她也是非常虚弱。

见她要说话,柳飞做了一个“嘘”的手势,让她老老实实地躺着,养精蓄锐。

回到别墅后,柳飞、落寒和兰姨刚从伏魔炉中飞出来,柳玉莲、李云柔、余倾城、瑾萱、云飞鱼、云小白、幽狐、蝎子等人便一窝蜂地涌了过来,见他们都没事后,有很多人直接喜极而泣。

柳飞看到柳玉莲、李云柔、莫玉等人皆是双眼红肿,明显是哭得,连忙道:“你们应该是看到了峰顶上的血迹,没事,没事,一切都结束了!”

高战魂道:“你……是不是遭遇雷劫了?这来得也太突然了吧?飞鱼和小白找到我,让我帮忙找你和寒寒的时候,我到山顶看到那画面,就估摸着你很有可能是遭遇雷劫了,当时也是心头一紧,不过并没有发现你们的尸体,我就觉得你们吉人自有天相,肯定没事,现在看来被我给说中了!”

柳飞沉声道:“不瞒你们,确实遭遇了雷劫,不过已经顺利渡过去了,至于过程,还是很曲折的,这个抽空再和你们说吧。”

说完,他向云飞鱼和云小白使了一个脸色,然后带着云落寒一起来到了细柳河边。

云飞鱼和云小白本来是非常生气的,因为她为了跑到海鸣山来救柳飞,竟然把监视她的几个巫族的长老都给打伤了,不过现在看到她安然无恙,他们也生不起来气了,而是齐刷刷地询问过程。

柳飞如实说了一下后,两人足足缓了一二十分钟都没有缓过来。

云飞鱼颤巍巍地指着云落寒道:“你的意思是说她现在就是貔貅,貔貅现在就是她?”

柳飞点了点头。

云落寒则是道:“哥,小白哥,你们别这样,我即使成为了貔貅,那也依旧是你们的妹妹,这一点没有任何的改变,你们千万不要多想。”

“让我们静静,再让我们静静!”

云飞鱼和云小白抱着头在河边来回踱步,也不知道踱了多久,他们才停了下来。

柳飞看了看云落寒,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拉住她的手并和她十指相扣,然后看向云飞鱼和云小白道:“飞鱼,小白,经过这次的事,我已经想清楚了,我要让她成为我的女人,照顾她一辈子!”

嘎!

猛然听到这话,云落寒的大脑一片空白。

她万万没有想到柳飞会当着云飞鱼和云小白的面直接了当地这么说。

这一切来得实在是太突然,太惊喜,太幸福了!

虽然现在她心里依然是顾虑良多,非常矛盾,但是能够听到他说这些,她真的非常非常开心。

“你特么说什么?”

云飞鱼怔了怔,对于这个倒是反应得极快,一把揪住柳飞的衣领,青筋暴起,头顶冒烟。

柳飞依然是不慌不忙,万分诚挚地道:“我想让她永远呆在我的身边,照顾她,爱护她!我知道这很自私,毕竟她是你们巫族的圣女,但是我们早已是心相连,命相连,我觉得我们该自私一次!”

顿了顿,他继续道:“当然,我们会永远保护巫族,哪怕是牺牲我们自己!”

“你……你……你……”

云飞鱼松开他,一连向后踉跄了好几步,差点歪到细柳河中去。

云小白赶紧拉住他,然后看向云落寒道:“落寒,这也是你的决定?”

柳飞根本就没有去看落寒,他深信落寒一定会做出和他一样的选择。

不出他的所料,她也没有多想便直接道:“嗯,先生所说也是我所想!要不是先生,我早就死了,而要不是我,先生也死了,试问我们为什么不能为我们自己荒唐一次?”

云飞鱼勃然大怒道:“荒唐,他可是你的先生,先生啊!你知道先生是什么含义吗?”

云落寒努了努嘴道:“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但是你可别忘了,先生还有一种含义,即……老公!”

“落寒!”

听到这,云飞鱼感觉自己像是被五雷轰顶了似的。

疯了!

彻底疯了!

她竟然把先生引申到这层含义了……

等等,难不成她当初这么称呼他的时候,已经想着和他厮守一生了?

这丫头啊,这是想把自己置于何地,把整个巫族置于何地?

云小白不停地摇头道:“落寒,你若是平时任性,我和你哥,乃至整个巫族的人都可以忍,但是在这件事情上,我们是绝对不会允许你任性的!你要知道,你现在可是巫族的圣女!圣女一旦动情,后果将是怎样,这可是有前车之鉴的!”

云落寒抿了抿嘴道:“哥,小白哥,对不起,我其实一直都在骗你们!其实我们巫族的长老们在我身上下的禁情去欲的巫术和咒术,对我一点儿作用都没有。这……这可能跟我体内有一缕龙魂有关,所以你们大可不必担心我会被巫术和咒术折磨什么的。”

“什么?!”

听到这话,云飞鱼和云小白的眼珠子都差点蹦了出来,这要是被巫族的那些长老们知道了,他们还不得气死?

云飞鱼又缓了好一会儿,然后凌乱无比地道:“即使如此,你视我们巫族千百年的族规为何物?还有柳飞呢?你可不要忘了,他也会受到我们巫族异常严厉的惩罚!他是可以反抗,但是当我们巫族的人前仆后继地在他的手下重伤或者死去的话,你到时又作何感想?妹妹啊,回头吧,现在还来得及!”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