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78章:骇人听闻,两全其美

第978章:骇人听闻,两全其美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23  |  更新时间:

落寒的体内有第三缕龙魂,刚才落寒又被貔貅给吞了,那这是不是意味着落寒就是貔貅呢?

饶是拥有广博见识的兰姨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这种事,她肯定是第一次遇到,甚至可以用骇人听闻来形容。

而这种救人的方式也是相当得独特,相当于是先把人给灭了,然后再让其“复活”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恐怕只有貔貅能够解答了。

“呃……怎么还亲着呢,这是完全无视我的存在了吗?而且她可是巫族圣女啊,你这臭小子是想拐跑他们的圣女吗?整个巫族会放过你?”

兰姨想了一会儿,看他们俩还在吻,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其实这会儿她心里感觉怪怪的,好像是吃醋了!

不过看到落寒死后重生的喜悦已经把这种醋意给湮没得差不多了。

而且她也不想承认,打心底不想承认。

不然她感觉一向霸气无比,睥睨四方的她恐怕要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

“啊……”

当落寒的眼神瞥见兰姨,而且看到她正双手抱胸,百无聊赖地看着他们俩时,她惊呼数声,慌忙推开柳飞,可爱的娃娃脸瞬间变成了大苹果。

柳飞也是才意识到兰姨还站在一旁呢,有些难为情,但是一想到通过发丝绳结,她不知道偷窥,呃不,应该是“监视”到他多少私下生活时,他瞬间变得淡定了,干咳一声道:“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一听这话,兰姨立即指着他嗔怒道:“习惯什么啊?你小子是在成为太监的道路上越来越近了!”

柳飞一阵冷汗,云落寒则是捂着嘴咯吱咯吱娇笑了起来。

兰姨看向她道:“你也赞同把他变成太监?那行,一起动手吧!”

“哈哈哈……”

落寒实在没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然后看向窘得一塌糊涂的柳飞道:“先生,那就得罪了!”

“得罪你个大头鬼啊!”

柳飞轻轻地弹了一下她的额头,惹得她“哎呦”了一声,随后一头雾水地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是不是就是貔貅?”

落寒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用手指着自己,一脸错愕地道:“我……我是貔貅?这怎么可能!”

柳飞快速地把她以血祭天,以命换命之后发生的事说了一下。

落寒瞠目结舌地道:“竟然是貔貅救的我!我体内怎么会有第三缕龙魂呢,我怎么从来没有察觉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说到这,她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慌忙道:“先生,你还记得吗?我们一起泡澡的时候,我看到你脖子间戴着的貔貅吊坠就一阵眩晕,当时你为了照顾我,还把貔貅吊坠给扔到了床上。倘若我体内真的有第三缕龙魂的话,我看到貔貅吊坠时不是应该倍感亲切吗?”

“我想起来了!”

听她这么一说,柳飞恍然大悟。

他对那段时间和她一起泡药浴,治疗他因为越级修炼而留下的祸根的经历,实在是记忆太深了!

当时他差点儿没把持住,和她发生了男女关系。

她说的这些也确有其事,而且她的疑惑也是在情理之中。

倘若第三缕龙魂真的在她的体内的话,她和貔貅吊坠肯定是相互吸引,而不是相互排斥啊!

这一点实在是太古怪了……

“咳咳咳!”

“咳咳咳!”

……

兰姨在他们对话的时候就已经不知道咳嗽多少次了,奈何他们俩再次无视了她的存在,这真的让她很受伤。

柳飞终于察觉到后,转头看了她一眼道:“兰姨,你这是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兰姨以手扶额道:“我没听错吧?你们亲也就亲了,竟然还一起泡澡,你们俩是不是早就做过男女之事了?她可是巫族圣女啊,我早就听说了,巫族圣女必须要克制情和欲,保持处子之身,不然的话,后果会非常严重的……”

听她这么说,柳飞和落寒这才反应了过来。

这……这怎么就说漏嘴了呢,真是窘得让人恨不得一头栽到雪堆里去。

柳飞重重地咳嗽了好几声,慌忙解释了一下。

兰姨以手托腮,深有意味地看着他道:“真……真的只是这样?”

柳飞苦笑道:“不然呢,我说兰姨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她若是破了处子之身的话,不仅不能修炼巫族的那些秘法,还将受到那些巫族的长老们施加在她身上的巫术的折磨!”

“先生怎么会知道这些,我只是告诉他不能修炼秘法,可从来没有告诉他会被巫术折磨啊!”

柳飞的话无疑让落寒的内心凌乱了,她看向柳飞道:“被巫术折磨的事,你是听谁说的?”

“看来是真的了!要不是瑾萱跟我说有关你们巫族圣女的传闻,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瞒着我啊?”

她这么问,相当于变相承认了,柳飞也是不由得再次倒吸了一口气,暗想那次泡澡的时候,幸亏玉莲、云柔她们在院子里提前放烟花庆祝,及时“惊醒”了他们俩,不然的话,他岂不是彻底把落寒给害了?

即使现在,他也很不是滋味,因为瑾萱说的是只要巫族圣女动情就会被折磨。

落寒对他早就用情至深,为了救他甚至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性命,她这默默地承受了多大的痛苦,恐怕是难以想象的。

落寒似乎看出了柳飞心中所想,连忙摆手道:“先生,不是你想的那样,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巫族的大长老们在我成为巫族圣女的那一天确实在我的身上下了巫术和咒术,让我禁情去欲,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从来没有被折磨过,哪怕是和你……和你……”

说到这,她脸上的红晕已经蔓延到脖子处了,看着让人忍不住想捏一下。

兰姨轻咳数声,大跌眼镜地道:“还有这事?难道是因为你体内有第三缕龙魂的缘故?”

落寒嘟了嘟嘴道:“关于这个问题,我琢磨了很久很久,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大长老们给我下的是假的巫术和咒术呢,后来又觉得肯定不是这样的。而且这是我的小秘密,我肯定不好问他们,或者让其他人知道,所以我其实一直在故意装糊涂,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发生。”

兰姨哈哈大笑道:“还有这等事情,实在是太奇妙了!这瞒天过海的,你心里恐怕早就高兴坏了吧?”

“还好,还好……”

落寒满脸娇羞地说着,任谁也看得出来,这哪里是还好啊,分明就是很好,非常好!她这心里恐怕早就甜成蜜了……

“我去,本龙都睡了一觉了,你们怎么还在叽里呱啦说个不停啊?不管了,轮到本龙了!”

他们三正聊着呢,貔貅的声音突然响起,柳飞、兰姨,包括落寒慌忙向四周看了看,可是并没有发现她的身影。

“这儿呢,这儿呢!”

貔貅很是无语地说着,落寒怔了怔,这才发现声音竟然是从她的喉间窜出的。

柳飞和兰姨见状,全都惊呆了,难道说她们俩已经彻底融为一体,你我不分了?

就在这时,落寒将身体一转,貔貅出现了。

她迅速变小,随后纵身而起,直接跳到柳飞的手掌上,十分欢快地蹦跶了几下道:“小哥哥,你是不是早就懵逼了?其实很简单啦,你看到的那条巨大的,被冰封的龙是最原始的我,刚才看到的是最真实的我,至于现在嘛,自然是最可爱的我了!”

柳飞一脸魔怔地把手掌抬起,送到眼前,仔仔细细地看了她好一会儿道:“这这这……先说你和落寒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貔貅道:“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嘛,我死了之后三缕龙魂散落各地,分离数千年!其实呢,我并没有真的死了,制造死的假象和谣言,只是为了迷糊妖魔二族,防止他们对我的身体动手脚而已!因为一旦我的身体被毁了,即使三缕龙魂重新聚集在一起,我也没有活过来的可能了。”

顿了顿,她继续道:“在我的两缕龙魂聚集之后,我其实就察觉到第三缕龙魂在落寒的身上了,这缕龙魂和其他两缕不同,它是以人族的身体作为载体而存活的。也许这只是机缘巧合,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吧,它选的这个人就是落寒,连我都没有想到。”

“那落寒和貔貅吊坠为什么会相互排斥?”

“当然排斥啊!因为吊坠可是能够融合三缕龙魂的法宝啊,它想把第三缕龙魂从落寒的身体中抽离出来,进行融合!”

“这是不是说落寒必须得死了,第三缕龙魂才会离开她的身体?”

“可以这么说吧,她们两者之间早已是血脉相连,融为一体了。至于现在这种情况嘛,其实也很简单,即我就是落寒,落寒就是我,只不过我们是两种形态而已。我自然是本我,本来该有的样子。落寒呢,则是我变成人形之后的样子!”

缓了缓,她继续道:“其实,我是可以把我们俩的记忆完全融合在一起的,后来想想还是不要了,就这样就非常好!怎么样,小哥哥,现在是不是超开心?”

“……”

柳飞彻底懵了,懵得已经不知道自己这会儿是不是开心了。

兰姨也是目瞪口呆。

还可以这样?

这也太惊世骇俗了!

不过仔细分析的话,这又是在情理之中,毕竟落寒早就和第三缕龙魂融为一体了,她本身就是貔貅的一部分。

以上古时期貔貅的作风,为了早点活过来,她可能早就把落寒给杀了,然后拿走属于自己的第三缕龙魂。

但是现在的貔貅很明显是受到了柳飞的影响,并没有对落寒下手,而是一直默默地等待着,终于等到了这两全其美的办法。

只是这明明是很好的办法,她之前为什么有些纠结呢?难道说是另有隐情?

貔貅继续道:“傻落寒以血祭天后,幸而体内有一缕龙魂,所以实际上并没有死,而在三缕龙魂汇聚融合的时候会产生无限生机,这无限生机自然能够让她活过来。只是呢,这种方法也蕴藏着巨大的风险,你们可别忘了,我的神魂可是非常非常脆弱的,一旦出现点差池,我和落寒都会烟消云散,再也没有活过来的可能了。”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