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76章:一身红妆几离殇

第976章:一身红妆几离殇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79  |  更新时间:

一道道惊雷依旧以势不可挡之势从空中落下,似乎越反抗,它劈得越猛烈,大有凡人安敢与天斗的意味。

兰姨并无惧怕之意,但见她不停地翻转着手印,海鸣山那一棵棵大树上的树叶以极快的速度窜向她,然后在她身体的上方玩起了“叠罗汉”,只是眨眼间的功夫便堆了十来米高。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它们并不是简单地堆砌,而是携带着能量,以一种最坚固的方式有序排列在一起的。

之前柳飞在大战那鬼东西的时候,先是同时操控四条龙,随后又在神器的帮助下同时操控那么多的飞剑,已经很让人震撼了。

但是很显然,他那和兰姨这比起来的话,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首先,兰姨操控的数量更多,这整座山峰之上萦绕着的密密麻麻的全是树叶啊,而且还有更多的树叶从西面八方而来。

其次,兰姨所用的时间更短,她只是在眨眼间的功夫便让这些树叶以合适的方式有序排列起来,这神识有多强大,可想而知。

最后,她不仅让它们排列在了一起,变得异常坚固,而且还迅速以这些树叶为载体,形成了一个更加坚固的法阵。

柳飞对法阵可是大有研究的,他即使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法阵,但是也能够感受到她的强大。

很显然,兰姨已经是完全豁出去了!

这也是他最担心的。

她几乎将体内所有的能量都施加在这些树叶之上了,可以说现在是和树叶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如果她这方法能够抵挡得住雷劫的话,那无疑非常好,但是万一抵挡不住,他都不敢想象后果。

“轰隆隆!”

“轰隆隆!”

……

雷声依旧,一道道惊雷劈在兰姨生成的法阵之上,法阵剧烈抖动着,但是让人倍感兴奋的是法阵自始至终没有被破!

难道说有戏?

柳飞虽然不能说话,但是心已经提到了嗓门眼上,暗想如果今天兰姨能够以这种方式帮他渡过雷劫的话,那对他就是有了再造之恩,今后她无论让他做什么,他都不会眨一下眼睛或者皱一下眉头。

惊雷连续劈了十来下,法阵还是没被破,兰姨虽然嘴角溢出了鲜血,而且身上出现了很多的小伤口,把她那一尘不染的白裙给染红,但是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最终,雷声消失,连兰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万分高兴地道:“成功了?竟然成功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唔唔唔……”

柳飞的内心也是彻底沸腾了,迫切希望能够第一时间感谢她,奈何嘴唇被她用绿叶给封着呢,让他根本说不了话。

兰姨很快便意识到这一点,慌忙歪头看向他,正要将手一甩,扯掉绿叶,柳飞的双眼却是急速变大,看起来下一秒就会炸裂一样。

她也隐隐察觉到了一些东西,慌忙转头望去,但见一道惊雷以毁天灭地之势劈来,她心下大惊,连忙稳住法阵!

可是在惊雷距离她还有五十米的时候,她的法阵已经要撑不住了,而她也因为受到了巨大能量的冲击,身上的伤口迅速撕裂变大。

如果这道惊雷以这个威力继续往下落的时候,恐怕在距离她还有二三十米的时候,法阵就会直接被破,而且她不是被撕裂而亡就是爆体而亡!

“不!”

“不!”

……

看到这画面,柳飞在心中声嘶力竭地呐喊着,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流过眼泪的他此时已然是泪如雨下。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而且还是以这种惨烈的方式,这让他如何受得了?

“先生!”

就在这时,又是一道异常熟悉的声音窜入他的耳中。

落寒来了!

落寒还是来了!

只是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落寒已经是横在了树叶法阵之上,没有任何抵抗地用自己的身体直面这道威力巨大的惊雷。

一秒!

仅仅是一秒钟的时间,她便浑身是血,紧接着众多的鲜血迅速汇聚,形成了一道道血柱腾升而起。

以血祭天,以命换命!

这一幕何其熟悉?

只是这种熟悉让柳飞疯了!

他不想失去兰姨,自然也不想失去落寒。

这劫本来就应该由他来受啊!

为什么让他尝受这种生离死别之苦?

要知道他可是早就把她们俩当成自己最亲的人了,他实在是太讨厌,太厌恶这种以命换命的方式。

然而,一切都晚了!

在梦魔结成的梦境中,他好歹还能阻挡一下,可是现在他的身体早就被兰姨给控制住了!

另外,他刚才可是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兰姨身上呢,结果落寒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出现了,而且上来就以血祭天,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迟疑,让他连个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他的大脑到现在为止还一片空白呢。

“圣女……”

兰姨看到这情形,心下也是乱颤。

她本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谁曾想她忽然冒出来,不仅解救了她,而且还使出了这样的巫族秘术。

她和她并不熟,可是她知道她和柳飞之间的感情至深,今天她若是因为救柳飞而死在这了,柳飞会变成什么样子,她都不敢想象……

“啊!”

“啊!”

……

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那道惊雷并没有完全落下就消失了,不过落寒却是闭上了眼,完全没了动静。

今天她穿着的是一身红裙,很显然是故意这么穿的。

红裙上并没有沾染任何的鲜血,因为她的鲜血已经全部被榨干,血祭苍天了!

不过红裙对她而言依然有着极其特殊的意义,这种意义不会因为血祭、雷劫、生死等而发生改变。

也许在她看来,能够以自己的命换先生的命,是自己的荣幸。

也许在她看来,能够在先生的心里烙下一身红装的样子,是她一生的夙愿。

也许在她看来,先生渡过此劫后,今后一定会红红火火的,她这是在提前为他祝福。

……

一身红妆,无言离殇!

一切似乎就这么尘埃落定了。

待落寒的尸体在树叶的包裹下落在峰顶后,兰姨揪着心将手一挥,柳飞嘴前的绿叶被扯去。

不过他并没有喊,也没有嘶吼,而是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走到落寒的面前,瘫坐在地上,轻轻地把她抱在怀里,有一下没一下地帮她撩着额前或者耳边的发丝。

由于体内的血全部被榨干了,此时的落寒白得吓人!

可是她那张娃娃脸,还是怎么看怎么讨人喜欢。

柳飞就这样失魂落魄地看着,一遍又一遍,一分钟又一分钟,不知不觉间就这样抱着她在暴雨中淋了半个小时,可是他依然没有起身或者说话的意思。

兰姨就这样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们俩,最终忍不住,完全侧过身,以手捂嘴,双眼通红。

这么多年,她见过了太多的生离死别!

这么多年,她杀了太多的妖魔鬼怪。

可以说在生死面前,她是看得最洒脱的,可是今天看到这画面,她的心就像是被完全撕裂了一般。

她心疼落寒,心疼柳飞。

这一切没有对与错的问题,有的只是在乎!

她本来以为她是最在乎柳飞的,虽然她在嘴上从来不愿意承认,而且有时候在柳飞的面前还表现得很傲娇,但是扪心自问,事实就是这样。

谁曾想还有一个比她更傻的,以这种悲壮的方式帮助他渡过了雷劫。

这可不是不怕死就能做到的!

要知道她刚才可是在以血祭天啊,体内的血是被榨干的,那种触及神魂的痛,即使她想想,也会觉得后背发凉。

这已经不是试问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了,而是试问情为何物,直教人万劫不复啊!

不知不觉间又过了半个小时,见柳飞还是两眼放空,神情呆滞地看着落寒,兰姨实在忍不住了,走到他的身旁,亦是坐在地上,伸手把他抱在怀里安慰道:“我想如果她在天有灵的话,她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

“为什么?”

“为什么?”

……

兰姨的这句话就像是一根“导火索”一样,让柳飞那像是压抑了几十年的情绪瞬间爆发了!

他不停地嘶吼着,咆哮着,质问着,全身血脉膨胀,眼中杀气横生,看起来似乎又要走火入魔了!

兰姨的警觉性极高,一边往他身上施加能量,帮助他稳定心神,一边饱含深情地道:“小飞,我知道你心里现在特别特别难受,但是人死不能复生,而且你才从走火入魔的阴影中走出来没多久,如果再次走火入魔的话,即使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

柳飞紧紧地攥着脖子前的貔貅吊坠道:“这就是宿命?这就是注定的?上天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折磨我?还不如直接把我给劈死了呢!”

兰姨道:“那些大义、使命、责任什么的,我懒得说,也不想以这种方式劝你!现在我只想说,为了落寒,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千万不要坠入自己的心魔了,不然你对得起她吗?”

修道之人,修为越高,越容易坠入心魔。

他现在的实力可是黄阶后期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够突破到“上四阶”,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坠入心魔,那他之前所有的努力都有可能毁于一旦。

柳飞现在哪里还有心思想这些。

他恨自己太没用,都有过预兆了,结果还是让落寒把命给搭了进来!

他恨苍天太无情,以这种悲惨的方式折磨着他。

当万般恨涌入他的心头之后,无论兰姨怎么帮他,都阻挡不了他青筋暴起,双眼发黑……

看起来,他马上就要走火入魔了,可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落寒的手突然动了一下。

柳飞神情大变,慌忙定眼看向落寒,像是疯子似的给她检查了一遍又一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