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73章:乐不思蜀

第973章:乐不思蜀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11  |  更新时间:

龙魂的话无疑又惹得柳飞一阵暴汗。

他只是口误而已,她倒是很会趁机调侃啊!

而且最近她像是吃错药似的,醋意大增,这和以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难道说她真的对咱有那方面的想法?

这……怎么可能?

龙魂似乎察觉到柳飞在想什么呢,立即道:“本龙呸,你个臭不要脸的,你想什么呢?本龙可是高高在上的龙,而你是人,咱们俩之间隔着整整一个世界呢,你懂不懂?”

“我呸”被她给硬生生地改成了“本龙呸”,也是萌得不要不要的。

柳飞看了一眼一脸诡异的怪物,重重地咳嗽了一声,然后对龙魂道:“正事要紧,正事要紧,这些咱们私下再聊,当前最重要的还是先搞清楚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说完,他喊了一声伏魔炉,伏魔炉立即变小,然后将受了重伤的怪物给困在了炉内。

接连受到他的瞬息崩和怒火烧的暴击,怪物就是插翅也难以从伏魔炉中逃脱了。

耿明远立即带着众人来到柳飞的面前,十分关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柳飞用手揉了揉依然很疼的胸膛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我也是为了让他疏忽大意,然后趁机将他给拿下,才主动挨了他那一掌的。只是那厮倒是够生猛的,幸亏我是完美体质,不然他这一掌就有可能把我给打个半死!”

林豪道:“飞哥,你这临场应变的能力实在是无人能及,不瞒你说,我们本来还以为你会渐渐落于下风呢,谁曾想眨眼间的功夫,你就把他给彻底拿下了,这实在是太神奇了,要不您给我们简单地说道说道?”

柳飞快速地说了一下,众人听后,无不称赞。

耿明远道:“我就纳了闷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而且他到底是如何变得透明的?这样的异类,我真是第一次见!”

柳飞哈哈大笑道:“你自己不都说了嘛,他就是一异类,我之前也没有接触过,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研究!”

说完,他给刘香月和刘静月发短信报了平安,然后来到异能小组总部,将怪物交给异能小组研究,谁曾想他们整整研究了一天,也没有研究出他到底是个啥,甚至都没有研究出他是如何变得透明的……

无奈,他只得带着他来到了玄妙阁。

兰姨看到他后,笑道:“我就知道你会来这儿!怎么样,左拥右抱是什么滋味啊?要不要分享分享?”

柳飞一阵冷汗道:“您老人家难道一点儿私人空间都不给我留吗?那我要是做出了什么不堪入目……”

“停停停,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兰姨很是凌乱地摆了摆手,然后以手扶额道:“你想多了,不该看的,我是不会看的!好了,你不就是想问他到底是个啥吗?其实很简单,他就是一个异类!”

柳飞一脸懵逼地道:“就……就这?”

他本来可以为她们玄妙阁无所不知,一定知道呢!

搞了一圈,她一句话就敷衍了,这也太让人吐血了……

兰姨耸了耸香肩道:“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详细的,而是我对这些个异类也是知之甚少啊!像你抓到的这个人不人,猴不猴,还能自己修炼的东西,我也是头一次见到!我估摸着应该是在某种特定的环境下长成的。他能够变得透明,应该和他的毛发和修炼的功法有关!”

柳飞将头一低道:“看来想搞清楚他的来历,还得费一番大工夫!”

兰姨一针见血地道:“参照那个小娃娃!”

“呵呵呵……”

柳飞苦笑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个怪物和小娃娃相比,在神秘程度上而言恐怕还不及他的冰山一角呢。

他现在都已经放弃调查他了!

因为调查他,完全就是在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在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了。

当然,也存在一种极端情况,那就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

兰姨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个异类,你可以交给你手下的那些专家好好研究,你切不可在他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啊!通过和魔公子正面交手,你应该也切身体会到了你们俩之间的实力差距,你可要奋力直赶啊,我对你可是一直抱着很高的期望呢。”

柳飞干笑道:“就怕我连雷劫这一关也过不了!”

兰姨脸色微变道:“这确实是每个修道者都必须要迈过的门槛。你虽然之前遭受过雷劈,机缘巧合之下拥有了完美体质,但是那和雷劫完全是两码事!这么说吧,雷劫就是‘天选’,看上天还想不想让你继续修炼,成就大道。”

柳飞眉头紧皱道:“天选?这个……”

兰姨道:“我知道这听起来很扯,但是我遍阅古籍,请教过众多大能,他们都不知道雷劫是怎么形成的,为什么会那么恐怖!其实在我年轻的时候,我曾经产生过一个疯狂的想法。”

“雷劫可能是人祸?”

“这证明你还很年轻,哈哈哈……”

兰姨有些愕然地看了一眼柳飞后,为了缓解有些凝重的欺负,打趣了他一句。

这种想法真的很疯狂,很大胆,甚至有些天真!

但是又有谁能够否认它完全不可能呢?

想了想,兰姨继续道:“你可能有所不知,在上古时期,曾经涌现过众多的人族大能,那个时候在修炼之路上是有劫难,但是好像并没有雷劫一说。后来仙妖魔大战,人族大能凋零,再后来雷劫就出现了,直接导致我们人族在修炼之路上能够更进一步的精英少之又少!”

缓了缓,她继续道:“近两三百年来,在雷劫下存活的修真者其实是越来越多的,也没有人说得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总的来看,我一直都觉得雷劫说不清、道不明,挺古怪的……”

柳飞沉默了好一会儿道:“有没有可能是妖族和魔族搞的鬼?因为无论怎么看,受益最大的肯定都是妖魔二族!”

兰姨摇了摇头道:“我也产生过这样的想法,而且还不止一次,但是始终没有找到过任何的线索!小飞,我知道你这是担心雷劫突然来临,你扛不住!你且放宽你,一定可以的。”

柳飞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和她聊了一会儿,然后又带着怪物回到异能小组总部,把怪物交给专家们继续研究,而他则是来到了刘家别墅。

已经从酒店返回别墅的刘家姐妹看到他的脸色不太对劲,皆是十分担心地道:“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和那个鬼东西大战的时候伤到了?”

两姐妹说话间,一起把他给拽到大厅,摁在沙发上,手忙脚乱地检查了起来。

柳飞哭笑不得地道:“两位护士姐姐,本医生真的没事,只是有点累而已。”

刘静月已经解开了他的衬衫扣子,看到了他胸膛前乌黑的一块,立即万分紧张地道:“还说没事?这……这都伤成这样了!”

刘香月凑头看了看,也是惊呼连连,又是拿酒精,又是拿绷带的。

看她们俩都如此慌张,柳飞随性往沙发上一躺道:“既然你们俩那么想当护士,那我这个医生就享受一下你们的待遇吧。只是我必须得说一句,这虽然看起来很吓人,但是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严重,我稍微疗养几天就好了!”

“起来!”

“干嘛?”

“床上躺着去!”

看到刘香月凶神恶煞的样子,柳飞本来还以为她下“逐客令”呢,谁曾想她来了这么一句。

反正也不是没睡过,而且他现在倦意也上来了,躺在沙发上不是很舒服,索性起身来到刘静月的卧室,躺在了床上。

刘静月也没有多说什么,立即脱了他的衬衫,帮他处理胸膛上乌黑的那一块,表现得相当得专业。

这显然是受到了他这个医生的影响。

刘香月也没有闲着,帮他掐肩按腿,忙得不亦乐乎。

看他一脸享受,而且迟迟不闭眼睡觉,刘香月捂着嘴咯吱咯吱地偷笑了几声,然后道:“姐夫,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说一句‘此间乐,不思蜀’啊?”

柳飞哈哈大笑道:“确实是乐不思蜀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很想在这住下去。”

“让我们姐妹俩包养你啊?”

“香云,你又胡说了,他还需要别人包养?他这辈子就是不再工作了,钱也花不完啊!”

“哎呀,姐,我这不是开玩笑嘛,你又当真了,真是的!话说你现在防我像是防狼一样,难道是担心我把他给抢跑了?”

“谁防你了?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两姐妹说着说着,竟然无视柳飞这个“病人”,伸手扭打了起来,很快便一起趴在了他的身上,继续较劲。

感受着两具温柔香柔的身躯,柳飞真的是痛苦并快乐着,他慌忙道:“喂喂喂,你们这样有考虑过我这个病人的感受吗?我即使没病,也被你们给折腾出病来了!”

“闭嘴!”

正在斗得不可开交的刘静月和刘香月齐刷刷地瞪了他一眼,柳飞索性将两条腿和两条胳膊一伸,呈“大”字状躺在床上道:“如果你们可以把我这么一个大老爷们当床垫的话,你们继续好了!”

他话音刚落,刘静月和刘香月立即将目标对准了他,一人拽着一条胳膊,一起把他往两边拉,柳飞也是服了,稍微一用力,两人的额头立即磕到了一起,皆是闷哼了一声。

这让她们如何能忍?

她们立即手脚齐出,对他又是掐又是挠的,彻底玩疯了。

“哎呦!”

柳飞实在撑不下去了,痛呼一声,立即用手捂着胸膛,两姐妹怔了一下,连忙收敛,继续帮他治病。

柳飞边笑着边摇头道:“你们姐妹俩就是这样给人治病的?即使没有病也治死了!”

说完,他突然用手抓住胸口,将头一侧,连喷了好几口鲜血,把床单和被褥都给染红了,看起来非常吓人。

“飞哥!”

“姐夫!”

看到柳飞突然喷血,随后直接昏厥了过去,刘静月和刘香月皆是满脸苍白,吓得半死,他这不会是一语成谶了吧?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