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70章:男扮女装

第970章:男扮女装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737  |  更新时间:

刘静月和刘香月都被吓得不轻!

柳飞也是被吓得不轻。

原因显然是不同的。

她们俩是因为噩梦,而他则是因为她们俩……

他在修炼之前可是产生了那么一丢丢不纯洁的想法,谁曾想就这样实现了。

这也太猝不及防,太直冲心扉了!

柳飞看了看她们俩,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你们这是做噩梦了!”

刘香月二话不说,直接光着脚下床,硬生生地把他给拽到床边,然后十分霸道地将他往床上一推道:“太可怕了,你知不知道!我……我梦见他正在一点一点地吃我,从脚尖开始,我叫啊喊啊,根本就没有人理我!而十分骇人的是我根本就看不见他,我只能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疼,看着自己的身体变得血肉模糊,一点点消失!”

刘静月很是惊恐地拉住她的手道:“我……我做的也是这样的,我们做的怎么是同一个梦?”

说完,她们俩同时往柳飞的身旁一歪,紧紧地抓着他的手,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这眼神……

知道的自然是知道她们俩想知道他的看法,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她们俩是求临幸呢!

柳飞也是疯了,心中更是“哀嚎”不已!

我虽然知道你们这是被吓得恐怕连魂魄都没了,但是再怎么样,你们也要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啊!

我可是一个男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静月你是我的女人,你想怎么样都可以,但是香月你这是干什么?你难道忘了你还口口声声喊我姐夫吗?

这特么和你们躺在一起,我即使不做噩梦,对我也说也是噩梦啊!

这也太考验我的自制力了!

刘静月和刘香月现在完全处在阴影的笼罩下,显然没有想那么多,她们现在只要安全感,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

见他迟迟不说话,她们俩一起伸手到他的腹部用力地掐了一下,逼迫道:“你倒是说啊,难道说你也做了和我们一样的噩梦?”

柳飞干笑一声道:“我一直在修炼,压根就没有睡,自然也没做噩梦!你们同时做一模一样的噩梦,确实很蹊跷,搞不好还是那鬼东西在暗中搞得鬼,可是我已经仔细看过了,周围并没有什么异常!”

顿了顿,他继续道:“以我现在的实力,再加上有龙魂和伏魔炉在,他想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作祟,难度还是非常大的!所以我感觉这也有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纯属巧合。”

刘香月欲哭无泪地道:“即使真的是你说的这样,可是这真的很吓人啊!我本来都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现在被这噩梦一整,铁定是睡不着了,真是要疯了!怎么办?怎么办?我的好姐夫,你倒是赶紧帮我们想想办法啊!”

说话间,她不停地对他又拉又拽,而且用力还很大,这哪里是要疯了?分明就是已经疯了!

柳飞也是被她给折腾得头大如斗,连忙道:“停停停,我就坐在床上,看着你们俩睡,这样总可以了吧?”

“我感觉很有可能还是睡不着,要不……”

说着,她看向他的胸膛,整得柳飞心头一紧,暗想这丫头不会是想抱着我睡吧?

这这这……

当着香月的面前做出这样的事,这绝对是疯了!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刘香月指了一下枕头,让他侧身躺好,然后让刘静月枕着他的一条手臂,面对面地抱着他,她则是侧身抱着静月,同时也枕在他的手臂上。

这睡状虽然很奇特,但是肯定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柳飞倒吸了一口气,看了看眼中还满是惊恐的刘静月,小声道:“这下该能睡着了吧?”

“嗯!”

刘静月应了一声,似乎也没有想那么多,或者换句话说,现在她的大脑完全被恐惧占领着呢,她也没法想那么多,又往柳飞的面前逼了逼,蜻蜓点水般地吻了一下他的嘴唇,又用双手抱着他的腰,十分满足地闭上了眼。

刘香月察觉到了她的小动作,立即抗议道:“喂喂喂,咱可事先说好了,我还在这呢,你们要顾忌我的感受,不准虐狗,不准虐狗,不准虐狗,重要的事说三遍!”

柳飞哭笑不得地道:“看来你还是不困!”

“才不是,呜呜呜……”

她很是憋屈地撇了撇嘴,也是闭上了眼。

柳飞盯着近在咫尺的绝美容颜欣赏了好一会儿,轻轻地亲了一下刘静月的面颊,又伸手帮她撩了撩耳边的发丝,确认她已经睡着了,将手搭在了她那盈盈一握的柳腰上,轻轻地搂着。

可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玉嫩珠滑的素手抓住了他的手,放在了她的柳腰上并摁着,意思再明显不过,我睡不着,你得搂着我!

柳飞摇了摇头,情不自禁地掐了一下她的柳腰,刘香月轻呼一声,当即以牙还牙,掐了一下他的手,而且似乎还要掐!

他反应极快,一把抓住她的手,轻轻地拍着她的柳腰,让她赶紧睡,很快,她也睡着了!

柳飞就这样在两股勾魂索魄的香气的包裹下,睁着双眼,静静地看着她们俩睡得香甜……

这会儿他才赫然发现真正被虐狗的是他,而不是香月!

长夜漫漫的,这要怎么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心中的邪火是越窜越快,略微犹豫了一下,他小心翼翼地将手伸进了刘静月的睡裙中,然后清除一切障碍,将手握在了梦寐以求的高岗上,那颗不安的心这才安静些。

只是那鬼东西迟迟不出现,他也是睡着了!

他也做梦了,不过不是噩梦,而是一场美梦……

在梦中,他和刘静月结婚了,那天的刘静月惊若天人,实在是太美了!

他喝了很多很多的酒,刘静月似乎在这一天也彻底释放了,两人在洞房中可谓是极尽欢愉,一直折腾到天都蒙蒙亮了……

可是就在他搂着她准备入睡的时候,刘静月突然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一边用纤细的手指在他的胸膛上画着圈圈一边腻声道:“姐夫……”

“啊……”

被她这么突然一喊,柳飞顿觉像是被五雷轰顶了一般,浑身直冒冷汗不说,而且还哆嗦个不停。

“呼!”

他猛然睁开眼,赫然发现这只是一个梦时,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气,察觉到手下很弹,很软,他就像是条件反射似的捏了几下。

“姐夫!”

然而就在这时,睡梦中的那道听着很腻歪的声音又响起,他微微转头,当发现自己的手竟然不在刘静月的身前时,惊呼一声,慌忙缩回,坐了起来。

如此一来,刘静月直接被惊醒了!

她慌忙看向柳飞道:“怎么了?你不会是也做噩梦了吧?”

柳飞看了一眼满脸通红,又很是愤怒地看着他的刘香月,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没,没有,你们这回没做噩梦吧?”

刘静月很是高兴地道:“没有!这一觉睡得非常踏实,感觉就像是原地满血复活了一样。”

刘香月努了努嘴,深有意味地道:“我倒是做了一个噩梦,一个比之前那个更可怕的噩梦……”

刘静月连忙转头看向她道:“什么……噩梦?”

刘香月冲着柳飞挑了挑眉,突然冲着刘静月咧嘴一笑道:“骗你的啦,姐,你还是那么好骗,哈哈哈!”

“你这丫头!”

刘静月伸手就要打她,刘香月连忙道:“姐,你难道就没有感觉身前很凉快吗?”

“有点……”

刘静月好像还没彻底醒过来呢,稀里糊涂地说了一句,不过当低头看到自己的胸衣早就被解开,身前大开时,她惊呼连连,慌忙转过身,双手抱胸,然后满脸涨红地剜了柳飞好几眼。

“咳咳咳……咳咳咳!”

柳飞也不去看刘香月了,而是重重地咳嗽了好几声道:“我出去看看!”

刘香月故意搞怪道:“姐,你什么时候养成这个习惯了,这幸亏姐夫不是别人,不然的话,嘿嘿……”

“嘿你个鬼啊!”

刘静月有些难为情地扑向她就打,刘香月则是立即展开还击,两姐妹就这样在床上闹了起来,不知道泄露了多少迷|人风景。

柳飞边往外走着,边转头看着,差点儿一头撞在门上……

在别墅内外查看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柳飞一肚子狐疑地回到大厅,看向刘静月和刘香月两姐妹道:“难道是他知道我来了,怕我?”

刘香月立即道:“我觉得很有可能是这样,所以姐夫,你恐怕要小小地牺牲一下!”

看她绕着自己不停地转悠,柳飞心下直发毛,浅声道:“牺牲什么?”

“当然是牺牲色相!”

“我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色相可言?”

说完这话,他怔了怔,恍然意识到她想干什么了,当即道:“不行!这个绝对不行!其他方法多的是,我们随便选一个也比这个强!”

刘香月双手抱胸道:“可是我怎么感觉这是最好,最稳妥的方法了呢?姐姐,你说呢?”

刘静月也已经意识到这个古灵精怪的妹妹想让他干什么了,遂强忍着笑容,一本正经地道:“我也觉得香月的这个想法非常好!而且飞哥,你不是向来喜欢各种挑战吗?这个对于你来说也是一个挑战,以你的能力,我们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柳飞以手扶额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姐妹俩还在这瞎闹?看来你们俩还是没被吓怕!”

刘香月直接逼到他面前道:“我的好姐夫,你自己难道就没有觉得你这话完全说反了吗?我们就是因为被吓怕了,才想通过这种行之有效的方法抓住他!这又不是多难的事,你就答应嘛!”

柳飞言简意赅地道:“这个没得商量,我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刘香月冷哼一声,凑嘴到他耳边道:“你的那只手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隔着我姐呢,怎么会伸到我的……你要是再不答应的话,信不信我现在就告诉我姐,还有之前你把我误以为是我姐,突然闯入浴室,把我给看光光的事……”

“你……”见她嘴角高翘,一脸挑衅地看着自己,柳飞苦笑着捏了捏她的面颊道:“不就是男扮女装吗?我扮还不行吗?”

“这才是我的好姐夫,嘻嘻嘻……”

刘香月也是伸手掐了一下他的面颊,然后窜到刘静月的身旁道:“姐,千万不要伤心,你虽然有可能因此失去一个好丈夫,但是我们俩也很有可能因此多一个好姐妹,多好啊!”

刘静月指了指她的额头道:“就你的鬼点子多,你又是怎么逼的他?”

刘香月鼓了鼓两腮道:“你可别冤枉我,我何曾逼过他,明明是他自己同意的!姐夫,你说是不是?”

柳飞摇了摇头道:“废话少说,你们觉得我扮谁合适?”

两姐妹相互看了一眼,立即异口同声地道:“当然是扮你的好妹妹最合适了!”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