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58章:最好的选择

第958章:最好的选择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78  |  更新时间:

祭神魂,灭三魔。

可以说这是截止到目前为止,柳飞所经历的最凶险的一战。

好在最终化险为夷。

所以他这会儿的身心是相当轻松的,哪怕紫筠再怎么凶,再怎么威胁,都不会影响到他。

他就这样吻了她一会儿,突然侧头道:“我只是从你体内引回我的五道真气,不要多想!”

紫筠怔了一下,满脸通红,随后勃然大怒。

不要多想?

谁多想了!

这不是标准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吗?

你又占了我那么大的便宜,我都还没有说什么呢,你竟然这样说,这不是好死是什么!

紫筠本来心里是有悔意的,因为她,她、柳飞和剑灵都差点死在这。

现在他蹦出来这么一句话,她哪里还后悔?只想一刀把他给宰了!

“你现在可以多想了!”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正在气头上呢,柳飞竟然顶风作案,再次把她的头一按,擒住她的嘴唇,犹如狂风暴雨一般疯狂地吻了起来,远非刚才可比。

她心火大盛,拼了命地反抗,柳飞不仅用双手困住她,而且还祭出了两脚,死死地锁住她的两腿,任由她怎么反抗都摆脱不了。

就这样吻了一会儿,柳飞似乎已经不能满足了,竟然用他的灵舌不断地叩击她的皓齿,乐此不疲!

紫筠忍无可忍,猛然张开嘴,想要直接咬断他的舌头,让她吐血的是柳飞竟然适可而止,直接把她给推到了一边,没心没肺地大笑了起来。

意识到被耍了,她万分艰难地生成一道气刃就要杀了柳飞。

柳飞也没有慌,而是轻唤了一声,伏魔炉立即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是受伤了,但是伏魔炉又没事,完全可以保护他。

而且只要他想,他现在让伏魔炉杀了她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紫筠显然明白这一点,她用手抹了十几下嘴唇,咬牙切齿地道:“卑鄙无耻的小人!”

柳飞微微一笑道:“但是你没法否认,我不仅以德报怨救了你,而且没有趁人之危,不然你早去见阎王了。”

这一点紫筠确实无法否认。

所以她这会儿内心也是特别挣扎。

柳飞给她留下了太多的死结,根本就解不开,她对他的种种仇恨绝对不会因为他救了她一次就烟消云散了。

更何况她之前也救过他……

只是他这会儿又确实有正人君子的做派。

毕竟只要让伏魔炉杀了她,她今后便再也没有机会追杀他了,这可是一劳永逸的做法。

但是他现在已经明确说了,他不会这么做。

所以她真的看不懂这个人……

柳飞见她眼神复杂地看着自己,笑了笑道:“怎么了,这是感动了,然后打算和我化干戈为玉帛了?”

紫筠一字一顿地道:“不可能!”

“还真是一个执拗的人!”

柳飞摇了摇头,继续道:“我严重怀疑在对我这方面,你是不是深陷心魔,难以自拔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并不介意冒着生命的危险帮助你走出心魔!只是待你的修为更上一层楼的时候,你怎么着也得意思意思,再教我几个绝学啊!”

紫筠竭力否认道:“休要胡说八道,我没有步入心魔!你好自为之吧,我一定还会来取你的性命的!”

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准备离开。

奈何,没走几步便身体一歪,柳飞很适时地出现,让她倒在自己的怀里,然后顺势抱住她道:“就你现在这样,你觉得还能回到紫薇仙门吗?我好人做到底,你跟我一起回海鸣山,我帮你疗伤!”

“不要你管!”

“哎,何必非要逼我这样呢?”

柳飞咬了咬牙,拦腰将她抱起,来了一个十分标准的公主抱,然后冲着竖在不远处的绝情剑道:“小绝情,还在那愣着干什么?过来啊!”

绝情剑反应极快,“嗖”得一下窜到了他的面前,让他抱着自家主人闪进了剑锷空间里,然后飞进伏魔炉中,由伏魔炉带着她回到别墅。

柳飞这次也没有将紫筠给困在剑锷中,而是直接把她给放在床上,然后以床为中心,生成了一个结界。

现在瑾萱在京城,幽狐和蝎子也是各有事要忙,只要他们不来,玉莲、云柔和倾城等人是不可能发现这个结界的。

做完这些,他冲着绝情剑道:“剑灵,你也出来,陪着你家主人一起在结界中疗伤吧。呐,这是白圣果。”

说完,他又递给她一个白圣果。

剑灵窜出来,看到白圣果,万分激动地扑到柳飞的怀里道:“小哥哥,你实在是太好了,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咳咳咳……咳咳咳……”

紫筠重重地咳嗽了好几声,剑灵慌忙松开柳飞,瞥了瞥嘴。

柳飞冲着紫筠笑道:“怎么?你还吃醋啊?也罢,也给你一个,利于你伤势的恢复,然后杀我?哎,这可真特么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扔给她一个白圣果后,他也是拿起一个白圣果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吃完,他将一个瑜伽垫铺在地上,专心致志地修炼,待自己的脸色看起来不那么难看了,他才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污泥,站起身要去洗个澡。

紫筠立即嚷嚷了一声,但是什么也没说。

柳飞自然明白她是什么意思,沉声道:“现在虽然是在夜里,但是一旦到浴室洗澡的话,一定会惊动其他人,我还好,毕竟我是这儿的主人,至于你,万一被发现,你让我怎么解释?”

紫筠冷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反正我可没想着和你一起洗,你别诬陷我!”

“你!”

见她满脸涨红的样子,柳飞暗笑一声道:“我们俩现在都脏得通透,端盆水洗的话,肯定洗不干净!这样,我知道一个去处,带你去!”

说完,还是没待她的回应,他便带着她再次窜入到绝情剑的剑锷中,然后由伏魔炉带着他们一起来到海鸣山深处的清潭中。

这个地方他实在是太熟悉了,因为他经常和柳玉莲在这里打“水战”……

只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伏魔炉就像是吃错药似的,直接把绝情剑给倒入了清潭中,而剑灵也像是吃错药似的,也把他们俩从剑锷中倒了出来。

如此一来,两人全都泡在了清潭中,衣衫尽湿。

柳飞是个大老爷们,自然是没什么。

紫筠不一样,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不说,身上也只是穿着很薄的长裙,而长裙的裙摆还被柳飞给撕掉了一大截。

被潭水浸湿后,她的裙子紧贴着她的皮肤,让她那前突后翘的完美身材给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很是勾魂。

柳飞只是看了两眼,喉咙便干涸起来。

他有些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紫筠低头看了一眼,大叫数声,慌忙双手抱胸,转过身去,怒不可遏地道:“是不是又是你让伏魔炉搞的鬼?再乱看,我就挖掉你的双眼!”

柳飞肆无忌惮地看着她那被潭水所包裹的丰翘的雪臀,抽了抽鼻子道:“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说是你让绝情在暗中搞得鬼?”

“混蛋,你说什么?”

紫筠转身就要动手,伏魔炉和绝情剑皆是无比憋屈地摇着,竭力否认。

他们俩瞬间明白了些什么。

“哈哈哈……”

一阵爽朗地大笑声传来,一个羽扇纶巾,须发尽白的老人出现在水潭边,背对着他们道:“不是我喜欢多管闲事,实在是你们的法宝太不解风|情了,逼得我不得不出手!”

柳飞打量了他一番,哭笑不得地道:“小娃娃!你是小娃娃?白天的时候,我都把海鸣山翻了个底朝天了,也没有找到你,敢情你是故意躲着不见,其实一直在暗地里跟踪我们?”

小娃娃朗声大笑道:“没错!而且你们和三魔将大战的时候,其实我也在!在你们就要命丧黄泉的时候,我倒是想救你们来着,只是你们太给力了,竟然在绝境之中利用两仪神魂阵反杀了三魔将!”

顿了顿,他继续道:“你们可能不知道,那三魔将在魔族可是小有名气的,实力不容小觑,你们能够把他们给反杀,实属不易!”

听他这么说,柳飞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过又能说什么呢?他并没有一定要救他们的责任,更何况他还打算救呢!

不过他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俩斗得两败俱伤又是几个意思?

紫筠见他又以这种形象示人,真是崩溃了,怒声道:“你到底是谁?到底想干什么?”

小娃娃道:“别激动嘛,你伤得不轻,不宜激动!这么说吧,我一直都觉得你们俩当搭档,绝对是最好的选择,这次你们在那种情况下还能合作反杀三魔将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我是在帮你们,帮你们成为天底下最强的组合!”

紫筠无比震惊地道:“我和他?你在这胡说八道什么?”

小娃娃笑了笑道:“紫筠啊,你已经因为他陷入心魔而不自知了!解铃还须系铃人,目前恐怕也只有他能够帮助你走出心魔了。无论你承不承认,他就是你的天命之人,能够让你的凤凰血脉发挥最大的威力。”

说到这,他话锋一转道:“好了,我已经说得够多了,信不信就由你们了!你们就在这里老实泡着,继续培养感情,然后好好地思考我的问题吧!这次终于不用绑你们了,你们可都要抓住机会啊!”

他将衣袖一甩,三个瓶子窜出,窜进了清潭中,随后一个以清潭为中心的强大结界冒了出来。

柳飞看到潭水的颜色迅速变蓝,连忙道:“你特么不会给我们下那种药吧?”

小娃娃根本就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迅速消失。

紫筠立即闪到清潭边,然后怒指着柳飞道:“你……你不要过来,不然我一定杀了你!”

柳飞摇了摇头,径直游向她,待她生成气刃时,他才道:“你这满脑子想得是什么啊?那三个瓶子里装的不是那种药,而是利于我们疗伤的药水,安心泡着吧,我已经确定了!”

紫筠松了一口气,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裙子后,又神经紧绷,她穿成这个样子和一头狼一起泡澡,这头狼会老实安分吗?

万一他抱着牡丹花下死的决心扑过来的话,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能不能逃离他的狼爪还真不好说。

等等,这还没怎么泡呢,怎么就感觉气血堵塞,浑身都软绵绵的,使不上一点力气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