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50章:老夫老妻

第950章:老夫老妻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28  |  更新时间:

知命鸟明显是不太愿意离开青鸣湖。

云落寒知道她是在害怕,遂走到她面前,抚了抚她的头道:“不要怕!你为我们巫族付出了那么多,杀死族人也非你的主观意愿,这一切不能让你自己来面对,从今以后我会和你一起!”

知命鸟眼神复杂地看着她,想说点什么,但是最终也没说,似乎是知道一些对落寒而言很不好的事情。

她幻化成九转星盘后,窜到了落寒的手里。

落寒看着九转星盘上星辰罗布,错落有致的繁星,整个人完全定在了那里,目不转睛地看着,好像完全置身于繁星的变换与运转中,难以自拔。

一玄妙阁弟子忍不住凑头看了看,顿觉头昏目眩,忍不住道:“这九转星盘就这么小点,盘上的星辰虽然看起来很是密集,但是数量肯定有限。为何我看起来却是数不胜数,而且所有的星辰似乎全都在不停变换?”

玄妙阁右侍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占星术乃窥探天机之术,其复杂程度恐怕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而占星术既然是巫族先祖从这九转星盘中参悟而来,那说明九转星盘比占星术还要复杂。”

顿了顿,她继续道:“她既贵为巫族圣女,肯定早已习得占星术,以占星术观这九转星盘,想必在她眼里这九转星盘正在千变万化中,估计能参悟到其中的一些奥妙。”

听她这么说,玄妙阁弟子深受震撼道:“占星术再加上这九转星盘,威力相当惊人啊!毕竟占未来,测吉凶的准确率极高,他们可以根据占卜的结果早作打算,趋利避害。”

右侍道:“话虽如此,但又岂会这么容易!且不说过于频繁地窥探天机会受到惩罚,就是趋利避害这一块,其实也挺难做到的,毕竟命数等东西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且有时候人为地改变一个东西,其他的东西很有可能也随之变化,这就叫牵一发而动全身,命运有时候就是这样,有时候就是一个节点的事,有的人走向成功,有的人走向失败。”

“他们巫族不是有各种高深莫测的秘法吗?肯定比我们更容易做到这些吧?”

右侍道:“也许吧。我们回玄妙阁。”

她话音刚落,忽然发现云落寒的双眼之中隐隐蒙上了一层黑色,顿时心下大惊,向柳飞使了一个脸色。

柳飞反应极快,先以银针封住她的几大穴,然后将五道真气度入她的体内。

右侍则是将双掌竖于她的脸侧,利用自身强大的修为帮她醒神。

没过多久,云落寒倒吸了一口凉气,看了一眼他们道:“我……我这是怎么了?”

柳飞道:“九转星盘的煞气太重,刚才差点激发了你的心魔啊,幸亏右侍发现得早,不然可就麻烦了。”

“啊?”

云落寒低头看了看九转星盘,神情很是复杂。

右侍道:“有些东西,我不明说,你那么聪明,心里也会很明白。”

她之所以这么说,一方面是这九转星盘受梦魔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煞气浓厚,容易激发人的心魔;另外一方面则是它本身就是妖,自身的能量和灵性就是以煞气为基础的,所以是不可能完全清除煞气的。

这也让她意识到巫族古时的那些测天卜地的大能,为什么多短命了。

窥探天机,遭受惩罚是一方面,最重要恐怕还是因为被这些煞气所影响。这煞气和人族修炼的基础——元气可是天生相冲的。

一个人长时间被这两种气息所侵扰,危害有多大,可想而知。

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他们拥有了窥探天机的机会,自然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

她虽然点到为止,没有明说,但是云落寒已经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了,立即跟着来到玄妙阁,然后集玄妙阁阁主、玄妙阁右侍和柳飞之力,先帮助九转星盘清除了一部分煞气,摆脱梦魔在她身上施加的强大影响。

至于如何让她彻底摆脱心魔,目前他们皆是无能为力。

也许这是冥冥中注定的。

他们能做的就是将心魔对她的影响尽可能地减小。

又在玄妙阁呆了几天,柳飞见兰姨一时半会很难出关,遂告别阁主、右侍等一干人等,带着落寒一起回到了海鸣山。

两人并没有直接回别墅,而是来到了海鸣山最高峰。

当然,这是柳飞的意思。

落寒这些天明显是在避着他,似乎唯恐他会问她些什么。

她看了一眼已经坐在一块石头上的柳飞,也没有多想,直接坐在了他的腿上,然后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将火爆的身段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体上。

梦魔虽然已经被炼化了,但是十分奇怪的是二十世的记忆依然是清清楚楚地存放在他们的脑海中。

他们当了整整二十世的夫妻,再加上原本就是关系密切,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所以也没有什么好避讳的。

从一定程度上而言,无论是肉体,还是灵魂,他们俩都已经融为一体了。

落寒总是不由自主地把他当成自己的老公一样看待,柳飞也情不自禁地把她当成自己的女人。

柳飞见她满脸笑容地将那张人见人爱的娃娃脸,贴在他的胸膛上,伸手勾住她那盈盈一握的柳腰,小声道:“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落寒努了努小嘴道:“咱们俩之间就不用说谢谢了吧?”

柳飞猝不及防地掐了一下她的腰部,惹得她不断地忸怩身体后,她脸色微红地道:“先生,你好坏啊,你现在怎么也掐人了?”

柳飞摇头道:“别试图岔开话题,你那么冰雪聪明,我想问什么,你肯定已经猜到了。”

“这个……”

云落寒确实已经猜到了,但是她不想说,甚至可以说不敢说。

她担心一旦她说了,他一定会千方百计地疏远她。

那在梦魔那里拿命搏来的二十世的姻缘算什么?

柳飞见她还没有说的意思,不停地摇头道:“你觉得都这样了,还能继续瞒下去吗?”

云落寒咬了咬牙,沉默了好一会儿道:“那只是梦境而已,你不要想那么多。”

“梦境?”

柳飞苦笑了一声。

不可否认,那确实是梦境。

但有关他遭受雷劫的梦境实在是太真实了,很显然是梦魔在九转星盘的占卜下编织出来的。

极有可能是让他将来遭受雷劫提前预演。

这也符合梦魔的作风,他就是要最大程度地折磨他们。

而雷劫对于他们而言就是生离死别。

一个本该在雷劫中死去的人,没死;一个本来和雷劫不着边的却死了,而且还死得那么惨。

以至于柳飞现在想起在雷劫梦境中,落寒为了代他受雷劫,使用了巫族的高级秘法,用全身的鲜血祭天的画面,心里依然在滴血。

那一幕太真实,太悲壮,太伤人!

如果他已是注定在雷劫中丧命的话,那他肯定不想看到落寒以这种方式一命换一命。

云落寒见柳飞的神情非常得严肃,知道自己这会儿无论说什么,无论怎么去誘导,恐怕都迈不过这道坎了,只得是硬着头皮道:“那……那应该是九转星盘占出来的。”

柳飞也没有慌乱,且不说遭受雷劫时那吓人的情形了,就是在多达二十世的轮回梦境中,他都死了二十次了,所以现在对于死这个话题,他看得更开。

想了想,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道:“回忆你在我身边那几年的种种,我怎么感觉你在那时就已经占出我是注定躲不过雷劫,你在那时就准备以命来换我渡劫了呢?”

云落寒心里咯噔了一下,都不敢再去看柳飞了。

她没有想到他竟然想到了这一点。

是的,在那时她就用占星术占出来了,这些年也一直在寻找各种可能规避的方法。

但是找来找去,唯有她一命换一命,以血祭天的方式,而这还是必须在巫族高级秘法的帮助下才能出现。

稍微出现点差池,不仅她活不了,柳飞也必死无疑。

所以那雷劫梦境虽然看起来无比真实,但是很多因素还是没有考虑进去。

若是真发生了,肯定要比那复杂多了。

她紧紧地抱着柳飞的脖子,然后直接用自己的娃娃脸贴着他的面庞道:“先生,不瞒你说,根据我占得的情况来看,雷劫是你命中注定的劫数,想要渡过去,不容易,不过肯定不是没有办法,我其实一直都在帮你想。”

柳飞沉声道:“如果办法是用你的命来换的话,我宁愿在雷劫中烟消云散。落寒,你一定要答应我,不准做傻事!不然在你出手帮忙之前,我就会直接自杀!”

如果真到了那一步,柳飞真会这么做。

这种以命换命,而且还是拿他心爱的人的命来换他的命的方式,他实在是接受不了。

云落寒知道他是什么脾气,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道:“先生,你距离雷劫还早,咱们可以一起想办法嘛,你不是一直在与人斗,与妖斗,与魔斗嘛,也可以与天斗啊!”

还早?

估计快了!

柳飞知道她这是在安慰自己,避重就轻,也没有戳破,而是凑头堵住她的嘴,轻轻地吻了起来。

落寒也是立即回应,一时间两人又是天雷勾地火。

不过他们也只是仅限于此而已,都没有更进一步。

“走,回家,我给你做很多肉肉吃!”

“多谢相公!”

云落寒一听到“肉肉”,整个人都变得激动起来,一张嘴就把在梦境中的称呼说了出来,然后羞得恨不得找个石头缝钻进去。

柳飞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主动和她十指相扣,慢慢地往山下走,竟然很有老夫老妻的感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