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49章:不死不灭知命鸟

第949章:不死不灭知命鸟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70  |  更新时间:

以爱和恨编织“轮回梦境”,而且破境之法还是“以爱化恨”,且不说这梦魔的实力有多强,虐人的本事可以说是登峰造极。

要知道哪怕是再相爱的两个人,在“累世轮回”的不断虐恋和仇杀中,恨一定是越来越多,爱一定是越来越少的。

恨易生,爱难再。

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以爱化恨谈何容易?

不过通过柳飞和落寒的共同努力,他们还是做到了这一点。

这一方面和他们对彼此的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是深入血液和骨髓,再大的仇恨也湮没不了他们内心深处最初的那份爱有关;另外一方面也和他们是修炼之人,向来注重“修心”有关。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是修炼之人的话,他们恐怕也很难苦撑二十世。

现在兰姨虽然没来,但是玄妙阁右侍来了,而且还带来了玄妙阁的镇阁之宝一指琴,这无疑给了柳飞更多的底气,他势必要把藏在这湖底小世界的梦魔找出来,好好地算这笔账。

想到之前龙魂和伏魔炉的表现,柳飞估摸着梦魔甚至连它们都能够轻易地“控制”,让它们在他的梦境中为他服务。

他对右侍道:“这梦魔非常善于编织梦境,不知不觉就会陷入到他编织的梦境中,我们必须尽快把他给揪出来,不然在这湖底小世界中呆得时间越长,我们也就越危险。”

右侍略微琢磨了一下道:“你可有随身携带镇魂珠和还魂镜?”

柳飞点了点头。

右侍笑了笑道:“那这就好办多了!有你的还魂镜、镇魂珠和伏魔炉三大神器在,再加上一指琴,就是魔尊来了,也会有所忌惮的。”

说完,她将手一摆,三十个玄妙阁弟子立即散开布阵,然后同时将自身的能量施加到她的身上。

柳飞和落寒相互看了一眼,立即闪到法阵一侧,出手助阵。

“伏魔炉!”

“镇魂珠!”

“还魂镜!”

……

柳飞大喊三声,三样神器重宝立即窜到了迅速变大的一指琴的面前,同时向一指琴施加能量。

右侍美眸一凌,纤长的玉指在空中异常艰难且缓慢的拨动了一下,离她两丈有余的一指琴猛然响了起来。

仅仅一声,整个湖底小世界瞬间剧烈摇晃起来,像是下一秒就会坍塌一样。

“啊!”

“啊!”

……

伴随着两声鬼哭狼嚎的惨叫声,两个身着黑袍的身影被那一道蕴含着无穷能量的琴声给硬生生地逼了出来。

柳飞和云落寒全都是心中大喜。

他们没有想到这几大神器组合在一起后,威力竟然达到了如此恐怖的境地。

这特么要是同时手握这四大神器并且能够驾驭它们的话,肯定可以横扫整个修真界了。

“立即住手!不然本尊一定让你们永远困在梦境之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其中一个黑影露出了他的那张狰狞的脸,万分愤怒地说了一句。

仔细留意的话会发现他的额头中间镶嵌着一颗黑珠,那黑珠似乎具有致幻的作用,只要多看两眼就会神魂荡漾,身飘眼浑。

不过右侍是何般身份和地位,又岂会被他的警告所吓倒?

她冷笑一声道:“都死到临头了,还敢大放厥词,真是不知死活!”

她又将玉指在空中拨动了一下,一指琴再次响起,一股浑厚的能量朝着两个黑影急窜而去。

两个黑影怒喝一声,立即合力生成了一个煞气气团进行阻挡,谁曾想气团直接被破,两人皆是被震飞十几米,重摔在地。

“该死的人族!”

其中一个黑影站起身,立即将手向上一举,整个湖底小世界又剧烈摇晃起来不说,而且他额头中间的黑珠竟然散发出无数道黑光。

那些黑光似乎可以刺透一切,以势不可挡之势冲向他们。

“自不量力!”

玄妙阁右侍冷哼一声,玉指快速在空中勾动,一指琴被彻底弹奏了起来,但见一股股足以席卷一切的能量波直接迎向了那些黑光。

黑光被一扫而尽的同时,两个黑影也被打成重伤。

伏魔炉可能是有段时间没有炼化大妖和恶魔了,所以看到这画面,还没等柳飞说什么,它已经主动冲了过去,直接把梦魔给装进了炉肚内,炼化了起来。

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声音从炉肚内响起,伏魔炉也是在梦魔的冲击下在湖底世界乱窜乱撞。

但是始终没有让他从炉肚内窜出来。

没过多久,梦魔彻底消停了。

伏魔炉又窜到了另外一个黑影的头顶上方,但却一直都没有下手。

右侍、柳飞和落寒等人全都有些狐疑。

这是怎么回事?

以伏魔炉刚才炼化梦魔的那股子“凶残劲”来看,它应该会毫不犹豫地把他给吞了才是,这是在犹豫什么?或者说在顾虑什么?

“伏魔炉?”

柳飞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喊了它一声,然后指向那黑影。

伏魔炉似乎终于下定决心了,以极快的速度俯冲向那道黑影。

黑影大惊失色,快速闪了十几米,然后朝着云落寒“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道:“主人,救我,救我!”

“主人?”

云落寒一头雾水地看向他,见他连头也不敢抬,也看不清他到底长什么样子,不由地看向了柳飞。

柳飞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这一声主人喊得真有点莫名其妙!难道他幻想用这种方式,让伏魔炉放过他一马?”

右侍沉声道:“这……应该不是他的本体!”

说完,她快速地在身前翻转着手印,然后猛然朝着黑影一指,黑影迅速消失,一个个头很小,但却长得五彩斑斓的鸟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他们皆是惊呼连连,因为如果不看它那五彩斑斓的羽毛和长长的嘴的话,它长得特别像麻雀。

这种鸟,他们好像都没有见过。

而且从现在这情况来看,这特么明明是个妖,而不是什么魔,这个妖怎么会和梦魔厮混在这湖底世界呢?

云落寒看了又看,突然两眼放光道:“你……你是‘知命鸟’?”

一见云落寒果然认得自己,知命鸟立即十分高兴地扑哧了几下翅膀。

那样子哪里还有个妖样,整得就像是落寒养的宠物一样。

玄妙阁右侍可比云落寒震惊多了,她明显也听说过这知命鸟。

她匪夷所思地看向云落寒道:“你确定它就是能够知晓未来的知命鸟?传闻中天地之间只存在这一只,没有人知道它来自哪里,也没有人知道它藏身于何处!只是听说古时你们巫族的一个大能曾经和这知命鸟走得非常近,后来领悟了它传授的占星术,从此让巫族崛起,兴盛数千年之久,难道说这些传闻都是真的?”

云落寒眉头微皱道:“这个……其实我也不是太清楚!因为我们巫族的古籍中有关九转星盘的记载非常少,有关知命鸟的也就更少了,我也只是根据一些零散的信息细细推敲出了一些东西而已,很有限。”

“那九转星盘和知命鸟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如果我推敲没错的话,九转星盘其实就是知命鸟幻化而成。”

“什么?”

一听这话,众人再次惊呆。

搞了一圈,眼前的这只小鸟就是九转星盘。

他们本来都以为九转星盘是罗盘一样的东西呢……

缓了好一会儿,柳飞道:“它既然就是九转星盘,那这是?”

云落寒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它现在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说完,她看向了知命鸟。

知命鸟似乎并不敢抬头看她,可能是因为它和梦魔一起差点害死她,心里有愧有关。

柳飞见状,将脸一绷,一字一顿地道:“伏魔炉!”

“别……我说……”

知命鸟突然发出了十分悦耳的声音,宛如少女。

她扭了扭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从哪里来,又在这世间存在了多久。只记得在古时巫族先祖对我有再造之恩,我便幻化成为九转星盘,通过帮忙占卜测吉凶报恩。他也据此领悟到了占星术,在巫族一直流转下来。”

顿了顿,她继续道:“占星术和我组合的话,基本上是一占一个准!可能是因为窥探到了天机,我饱受心魔折磨。担心这么下去,我可能会毁了或连累整个巫族,所以我就偷偷离开,来到了这青鸣湖,面壁思过,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获得上苍的原谅。”

云落寒慌忙道:“那后来呢?”

知命鸟道:“后来我的心魔也渐渐消除,而我又生性好动,实在按耐不住就变成算命先生到处闲逛,为逞一时之强,我又泄露了不少天机,直到遇到梦魔,他试图完全控制我,让我为他所用,所有就把我带回了青鸣湖,对我百般折磨。”

缓了缓,她继续道:“我的心魔在他的激发下,再次不受控制,无意中造了不少杀孽,甚至……甚至还曾杀了巫族的子民,我……”

说到这,她实在控制不住,哽咽了起来。

玄妙阁右侍道:“这也就是说你一直在和自己的心魔和梦魔作斗争,长达千年之久?”

知命鸟道:“可以这么说!因果循环,自有天道!我泄露了太多的天机,这也许就是上天给我的报应!只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这还能遇到巫族的新一任圣女,如此,我就是死也瞑目了!”

她这么一说,伏魔炉竟然突然闪到她面前,摇头晃脑的抗议起来,也不知道在抗议什么。

云落寒立即看向了柳飞,柳飞皱了皱眉头道:“伏魔炉这意思好像是说知命鸟不死不灭,她就是在扯淡!”

见自己的意思被准确领悟,伏魔炉立即十分高兴地点了点两个方耳。

知命鸟道:“话虽如此,但是我真的很想死,这太折磨人了。”

玄妙阁右侍冲着柳飞和云落寒道:“我看她身上还有煞气散出,另外随时都有可能再被心魔所控制,我们还是先把她带到玄妙阁,从长计议,你们看怎么样?”

这个柳飞自然是做不了主,他尊重云落寒的意见。

云落寒略微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