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48章:轮回梦境,以爱化恨

第948章:轮回梦境,以爱化恨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75  |  更新时间:

一个要“逃脱”,一个要“绑架”,可以说柳飞和落寒完全陷入到一个恶性循环当中。

而十分矛盾的是,这既是因为爱,也是因为恨。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般,一世又一世……

由于他们不会忘记前世的种种,所以他们之间的爱在减少,恨在增加。

不出所料的话,一旦爱消失,恨达到了峰值,他们俩恐怕也就要在这“轮回”中烟消云散了。

玄妙阁。

兰姨盯着发丝绳结,神情异常严峻。

她可以明显地感受到青鸣湖存在着一个,乃至几个十分可怕的妖魔。

他们正在以一种很另类的方式消灭柳飞和云落寒。

如果他们和他们俩面对面较量的话,以柳飞和云落寒的身手,即使不是他们的对手,凭着他们俩的那股子聪明劲,再借助神器之力,完全有可能逃脱。

现在倒好,他们恐怕都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更别说逃跑了……

“速让右侍来见我!”

兰姨朝着守在门口的弟子喊了一声,那弟子立即照办。

很快,穿着一身白衣,戴着白色面纱的玄妙阁右侍来到了她的面前,她也没有废话,当即道:“我现在正处在破境的关键时期,难以抽身,柳飞和巫族圣女在青鸣湖有性命之忧,那里不是藏着大妖,就是藏有恶魔,你立即带着门中弟子前去支援,务必要保证他们俩的安全。”

“是,姐姐!”

女子将双手一抱,也没有多问,直接离开房间,然后召集三十个玄妙阁弟子,火速赶往青鸣湖。

在这过程中,有个小插曲,那就是她刚飞出阁门的时候,玄妙阁的镇阁之宝一指琴窜到了她的面前。

很显然,兰姨为了救柳飞和云落寒,可谓是直接压上了重宝,不惜任何代价。

玄妙阁看到一指琴后,很是无奈地嘀咕了一句:“姐姐啊,你真是越来越疯了,区区一个柳飞真的值得你这么做吗?”

青鸣湖。

柳飞和云落寒还沉沦在爱与恨的“轮回”中,此时已经到了第十八世。

一个受够了,一个活腻了,但是无论他们俩谁杀谁,谁虐谁,下一世继续轮回。

柳飞已然崩溃。

虽然脑海中并没有现代生活的记忆,但是他已经意识到这是一个无限的死循环,为的就是以爱和恨相互交织的方式,把他和落寒活活折磨死。

他尝试了很多种方法,包括“轮回”之后就自杀,或者让云落寒杀自己等,但是依然无法跳脱“轮回”。

绝望的念头已经在他的心头萌生。

他闭上眼,回想过往那一世世的种种,抽丝剥茧,希望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找到破解之法。

“呵呵……呵呵……”

这一世变成尼姑,但是却和柳飞来了一段旷世虐恋的云落寒,拿着一把匕首,如同一个行尸走肉一样来到了他的面前道:“为什么?为什么这该死的轮回还在继续?为什么我们明明那么恨彼此了,还会相爱?”

“是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柳飞说着说着便忍不住嘶吼了起来,不过嘶吼了一会儿后,他像是猛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双眼放光道:“为什么还在轮回?因为还有爱!而且还是一种深入骨髓,根深蒂固,再大的仇恨也无法淹没,再多的厌恶也无法吞噬的爱。”

云落寒似懂非懂地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对彼此的爱是与生俱来的,根本就不可能完全消除?”

柳飞咬着牙道:“这个轮回就像是以‘爱’为基而设,以‘恨’为终杀人!只要我们心中还爱着彼此,那这轮回就会继续,而偏偏我们对彼此的爱因为某些我们所不知道的特殊原因无法消除,所以这轮回肯定是针对这一点而设,就这样折磨我们生生世世,一直到我们形神涣散,再也扛不住!”

听他这么一解释,云落寒瞬间明白了,立即道:“既然找到了原因,那我们就赶紧想办法啊,我真的是彻底受够了!”

柳飞沉默了一会儿,沉声道:“恨难除,唯有爱永恒!也许破解这轮回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能够摒弃前世的一切恨,珍惜前世的种种爱,用爱来淹没恨!只是这注定是一条艰辛之路,因为幕后之人会利用一切办法让我们因爱生恨!”

云落寒抿了抿嘴,走到他面前,和他十指相扣,然后凑头吻了他一下道:“相公,我要爱,不要恨,我要回到最初的时候,我相信那个时候的我们一定是深爱彼此的。”

柳飞点了点头道:“最初的就是最美好的,让我们心向最初,以爱化恨!”

“嗯!”

云落寒很是乖顺地应了一声,轻轻地依偎在他的怀里,柳飞则是拦腰将她抱起,回到房中,自是一番“风起云涌”……

可是就在他们情到深处的时候,床底下爬出一个女人,口口声声说柳飞是负心汉,罗列柳飞之前是如何对她好,如何跟她恩爱的等等。

云落寒刚想生气,但是想到刚才和柳飞之间的对话,立即化悲愤为爱欲,更加疯狂地和柳飞温存,最终把她给活活气跑。

随后,他们又遇到各种狗血的事情,反正就是一个目的,让他们恨彼此,让他们继续轮回。

不过经过她们俩一连三世这么整,在第二十世,他们俩手挽着手,躺在棺材里,一直爱到最后一秒,一道亮光突然刺向了他们的双眼,待他们俩睁开眼的时候,赫然发现他们俩正手牵着手,还在湖底,而且二十世的记忆全部萦绕在他们的脑海中。

“飞哥!”

“落寒!”

……

两人含情脉脉地看着彼此,并没有多说什么,很是疯狂地拥吻了起来,也不知道吻了多久。

忽然,一阵响彻天地的雷声在青鸣湖的上方炸裂开来,他们怔了怔,一道惊雷竟然直接贯穿青鸣湖,准确无误地劈向了柳飞。

柳飞反应极快,抱着云落寒急窜十几米,结果一道又一道惊雷急速劈下,而且每下都是劈向他。

他意识到不能再和云落寒呆在一起了,立即让伏魔炉护着她,而他则是全力闪躲。

闪了一会儿,他皱了皱眉头,心下大乱道:“这……这特么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雷劫吧?它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这不是让我死无葬身之地吗?”

“嘭嘭嘭!”

“嘭嘭嘭!”

……

惊雷还在继续,湖底世界早已变成了焦土,柳飞实在撑不住了,立即用阵中阵抵挡,瞬间被破,又让伏魔炉帮忙扛一下,伏魔炉也是扛不住,最终他不得不以自己的完美体质硬抗。

然而没抗多久,他便被劈得肝胆俱裂,神魂飘忽,看起来像是不行了。

“先生!”

云落寒早已是哭得梨花带雨,她咬了咬薄唇,在心中道:“我早就用占星术占到了这一天,没曾想这一天这么快就到来了!先生,这是你的命数,你本来是无法逃脱的,但是我怎么能看着你死在我的面前呢?”

顿了顿,她继续道:“我们好不容易从二十世的轮回中逃离,把所有的恨都化成了爱,谁曾想都没有来得及好好地说说话,便又要面对生离死别!也许这就是命数吧。没关系,只要你活着,那便一切都好!而且无论我死后到了那里,我都会记得二十世的美好,那些恨也是美好。”

说完,她快速施展巫族秘法,很快她的身体便横着漂浮在了空中,紧接着如同一道闪电一般躺在了柳飞的头顶。

只见她将双手往上一指,所有的惊雷竟然同时劈向了她,眨眼间的功夫,她便是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可是她依然在施展着秘法,但见她的鲜血以极快的速度凝成一道道细长的血柱,向天冲去。

待血柱冲到九霄之上消失,云落寒身上已经是没有一滴血了。

她这使用的是一种很古老的秘术,是在以血祭天!

“落寒!”

看到落寒“嘭”得一下摔在了地上,早已没了人样,柳飞把她抱在怀里,撕心裂肺地呼喊了起来。

不过她再也没有睁开眼。

“为什么?为什么?”

柳飞抬起头,一遍又一遍地质问着,深邃的眼睛慢慢浮现出黑色,周身的血管也在暴起。

“是天!是这不公平的天!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是他剥夺了你最爱的女人,而且还要亲手毁了你!你若想改变这一切,必须要毁天!”

一道很沧桑的声音响起,柳飞怔了怔,眼睛中浮现了更多的黑色不说,还有众多的煞气窜到了他的周围。

只要他的心神再这么不稳下去,它们必然会窜入他的体内,到那个时候,他肯定会入魔。

他尚存的一点点理智还在挣扎,然而马上就要撑不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携带着无尽能量的琴声突然破空而来,直接将他周围的煞气一扫而尽,一道悦耳的声音同时响起:“柳飞,我是玄妙阁右侍,你还在梦中,立即杀了自己!”

另外一道声音当即道:“千万别相信她,你眼前的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一旦你自杀了,那你可就真的死了!”

柳飞有些犹豫不决,毕竟他和落寒经历的二十世的种种还萦绕在他的脑海中呢,那一切都实在是太真实了,他难以视作梦幻。

落寒替他以命扛雷劫,更是让他的神魂激荡,再也难以稳定下来。

不过冥冥之中,好像一切都自有定数。

他忽然察觉到有绳索在勒他的手腕,这才如梦初醒,眼中的黑色全部消散。

是兰姨!

这是兰姨在利用发丝绳结帮他传达着这是梦境的讯息。

他也没有再犹豫,当即自尽,随后醒来,发现落寒好好的,就坐在他的身旁,只是两眼哭得有些红肿,而玄妙阁右侍则是带着三十名玄妙阁弟子站在他的面前。

他连忙拉着落寒一起站起身道:“这是……”

右侍道:“梦魔!不出我所料的话,这里存在着一个实力非常强大的梦魔,你们从进入这个湖底小世界开始就入梦了,而且入的还是柳飞的梦境,圣女则是在梦境中产生了心魔。”

听她这么说,柳飞和云落寒相互看了看,总算是明白他屠杀那些巫族中人是怎么回事了。

由于进入的是柳飞的梦境,所以他一直都是清醒的,但是由于太想破梦境,执念太深,反而心神混乱,内心饱受煎熬。

好在他“一意孤行”,一条道走到黑,最终成功破了梦境,不过紧接着便进入到“轮回梦境”中,这其实还在他的梦境中,只不过是另外一个不同的梦境,和落寒上演了长达二十世的爱恨虐恋。

只是刚才遭受雷劫的画面,实在是太真实了,柳飞总感觉那似乎是一种预兆或者提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