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47章:十世虐恋

第947章:十世虐恋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27  |  更新时间:

哀求声充斥着整个湖底世界,让听者落泪,闻者悲恸。

云落寒依然心碎,一遍又一遍,不知疲倦地安抚着族人,并发誓一定带他们离开这里。

随着她渐渐深入人群,柳飞绷紧了全身的神经,犀利的鹰眼扫视着周围的一切,警惕十足。

“咯吱!”

“咯吱!”

……

忽然,一阵阵骨骼错位的声音响起,柳飞连忙拉住云落寒,他都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呢,但见众多的巫族中人整齐划一地在身前翻转着手印,一个十分古怪的法阵以极快的速度形成。

随后,一个个金黄的符咒从西面八方飘来,贴在了巫族中人的身后,惹得他们惨叫连连之后,他们一个个全都变大了十倍,成为巨人。

柳飞见落寒还沉浸在悲伤之中不能自拔呢,抓住她的香肩,用力地晃了晃她道:“落寒,你清醒一点!人死不能复生,更何况现在并不能确定他们就是巫族的人!看这形式,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你可千万不要上当。”

“你胡说!圣女,我们身体里流淌的真是巫族的血脉啊!”

“你难道要听他的,让我们再死一次吗?”

“几百年了,至少几百年了啊,我们一直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苦苦地等待着你,并且深信你一定能够带着我们逃离这人间地狱,你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对不对?”

……

众多的巨人声泪俱下地说着,让云落寒的心乱成了一团麻。

柳飞知道如果再不动手的话,落寒不知道要被这些人用言语折磨成什么样子,所以也没有犹豫,立即大喝一声,迅速用水生成了一把巨剑,然后手执巨剑,一纵十几米,一剑剑劈下。

刹那间,血流成河,一个个庞大的身躯倒在了血泊里,众多的惊悚声和痛呼声此起彼伏。

“不!不要啊!先生,你快住手!”

看着如此残忍的画面,云落寒内心深处的一些东西被触发,她冲着柳飞声嘶力竭地大喊着。

柳飞特别讨厌这种感觉,更不喜欢干这样的事,因为一剑剑下去,那是无比真实的感觉。

他在屠杀,他就像是刽子手,他在对落寒守护的巫族子民动手……

他的神魂在激荡,内心在动摇,但是他很理智。

正是因为理智,他知道他必须要痛下杀手,斩去一切虚妄,不然他和落寒都将有大麻烦。

“先生!”

云落寒见柳飞压根就不听,一咬牙,直接迎着他的巨剑窜了上去。

柳飞立即收剑,厉声道:“你疯了啊?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

这一切很显然是触发云落寒的心魔了,她很是执拗地道:“不!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不允许你伤害他们,他们可是我的族人啊!我是巫族的圣女,我必须要保护他们。”

柳飞以手扶额道:“落寒,你能不能清醒点?你不能再陷下去了,不然你真的会一刀捅死我!”

嘎!

一听这话,云落寒脸色大变,双眼圆睁地看了一眼柳飞,随后猛然抱头道:“不不不不,你可是我最最爱的先生,我就是死也不会对你动手的。”

“那我们呢?”

众多巨人纷纷质问起来,云落寒无疑更加痛苦了。

一边是柳飞,一边是族人,这让她怎么选?

完全没得选啊!

“你们都给我闭嘴!”

柳飞眼见云落寒已经被折磨得快要崩溃了,杀心又起,直接祭出“海纳百川”,不一会儿的功夫,入眼处皆是尸体,而且由于他们的身体特别高大的缘故,所以给人的视觉冲击非常大。

他低头看了看已经沾染得满是鲜血的衣服,又看了看已经被染得鲜红的巨剑,心彻底乱了。

“噗通!”

“呜呜呜!”

“呜呜呜!”

……

云落寒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万分悲伤地跪在地上,失声痛苦了起来。

哭了好一会儿,她猛然抬起头,双眼充血地看着柳飞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又没有攻击你,你为什么要大开杀戒!你不是先生,先生绝对不会像你这样滥杀无辜的!”

“我……”

柳飞这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但是很显然,他并没有做错什么。

看到又有巨人冲来,嚷嚷着要给族人报仇,柳飞想也没想,又直接祭出了大招,一通狂杀!

“啊啊啊……”

云落寒见状,朝着他咆哮数声,彻底疯了,直接带着族人杀向了他。

柳飞也是完全杀红了眼,并没有任何收手的意思,依然是一剑又一剑地劈下,不过一直都是在刻意避着落寒。

他觉得只有杀光这些巨人了,落寒才会走出自己的心魔。

然而杀着杀着,落寒突然一个闪身窜到了他的巨剑下,柳飞虽然已经赶紧收手了,还是晚了。

巨大的能量波将她给轰倒在地,吐血不止。

她强撑着身体坐起身,有气无力地冲着他道:“这下……你满意了?”

“落寒!”

看到这情形,柳飞犹如被万箭穿心一般,慌忙扔了手中的巨剑,窜到落寒的身旁,把她给紧紧地抱在怀里道:“不!这不是真的,这一定不是真的,这都是梦!我们这是被困在梦中了。”

“梦?”落寒苦笑一声道:“这一切都是真的,何来梦之说?先生,是你的心魔在作祟,你的杀|戮心太重了!我既然劝不动你,也阻拦不了你,那只能让你把我杀了,不再看下去!”

说到这,她颤巍巍地举起手摸了摸他的面庞道:“先生,我真的好喜欢你,但是又真的好恨你!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保护我和巫族的吗?这就是你所谓的保护?哪怕他们已经是死过一次了,我们也应该想办法为他们超度,你为什么要让他们再死一次?而且还是当着我的面,使用你的大招杀他们!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我的心魔在作祟?”

柳飞怔了怔,不停地摇头道:“不不不!是你的心魔在作祟,我这么做只是为了避免让你越陷越深而已。”

“还不承认?我恨你,我永远都恨你!”

云落寒声嘶力竭地冲着他吼了一声,突然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而且全都喷在了他的脸上,随后便没了任何动静。

“落寒!”

柳飞慌忙摸了摸她的脉搏,发现她真的一点儿气息都没有,而且竹篓中的小灵虫不断地涌出来,围着她的尸体久久不愿散去后,他愈来愈感觉这一切都是真的。

“伏魔炉……伏魔炉……”

他嘴唇发抖地喊了几声,伏魔炉“嗖”得一下从他的腰间窜出,然后迅速变大,利用火幻化出无数惟妙惟肖的图像,似乎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唤醒落寒,或者换句话说,它是打算利用这种方式来表示对她的哀悼。

“这……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龙魂……龙魂呢……”

龙魂哽咽道:“小哥哥,你……你怎么亲手把她给杀了?你疯了啊!”

听到这话,柳飞顿觉五雷轰顶,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一脸木然,甚至都不敢再去多看落寒一眼。

“我杀了她?是我杀了她?不不不,这绝对不可能,即使我杀了自己,也绝对不可能杀了她啊!”

也不知道沉默了多久,他在心中不停地嘀咕了起来,当看到那些没被杀的巨人此时正跪在地上失声哭泣的时候,他一怒而起,又生成了一把巨剑。

龙魂慌忙道:“小哥哥,心魔!赶紧静下心克制住自己的心魔,不然你只会越陷越深,最终万劫不复的!”

“万劫不复?呵呵……”柳飞冷笑一声,继续道:“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你们所有人都骗我,但是我的心不会骗我,落寒还活着,我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还活着。”

“小哥哥,我和伏魔炉会骗你吗?”

“闭嘴!老子要亲手毁了这假象!”

柳飞怒吼一声,挥舞着巨剑,压根不听龙魂的苦苦劝说,大开杀戒,把湖底世界的所有巨人统统杀光,然后先用巨剑捅了自己一下,随后又用瞬息崩朝着自己狂轰。

在他也倒在血泊里的时候,他仰天大笑数声,松了一口气道:“结束了,都结束了!”

气断之后,他似乎来到了古代的某个朝代,此时是龙袍加身,是个至高无上的皇帝,躺在他怀里的皇后不是别人,正是落寒。

他只是觉得怀里的这个人看起来特别眼熟,似乎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但是对于湖底世界乃至现代生活的种种,他已经是完全不记得了。

他和落寒恩爱异常,甚至因此荒废了朝政。

就这样如影相随地过了五年,有一次他打猎回来后,落寒奉茶,结果他中毒差点一命呜呼。

为此他盛怒之下一刀杀了落寒,落寒弥留之际不停地傻笑道:“五年的恩爱都换不来你多问几句话,我恨你!我永远恨你!”

看她这个样子,他才后悔,立即让人去查,赫然发现皇后只是被栽赃陷害的……

受到此事打击,他更是不上朝,也不接触其他妃嫔,仅仅半年后,便酗酒身亡。

死后,他又变成了一个文弱书生,有一个贤良淑德的妻子,还是落寒。

只是诡异的是他和落寒都记得他们分别当皇帝和皇后的前世记忆,他们更加恩爱,但是最终在他考取功名,飞黄腾达,各种誘惑纷至沓来,而落寒也一直隐藏着上一世对他的恨,最终郁郁寡欢而死。

而他在风光了几年,牵扯到一桩案子,被革职变得一无所有后,来到落寒的坟头,大哭三天,一头撞死。

死后,他又相继变成了屠夫、地主、佃户、猎人等等,妻子也一直都是落寒,他们也都记得前世的记忆,但是经过多达十世的虐恋,两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依然很恩爱,内心却是不堪重负,近乎崩溃。

柳飞开始想法破掉这个“轮回之爱”,落寒则是在一世世仇恨的“怂恿”下,打算继续这么虐下去,让他生不如死,为他一次又一次负她和杀她付出应有的代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