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44章:定情信物,累觉不爱

第944章:定情信物,累觉不爱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16  |  更新时间:

古人飞书传情,柳飞和兰姨现在则是以兰联系。

柳飞又用惯用的方式联系到了兰姨,然后在兰花大棚里见到了她。

上来他就开启了吐槽模式。

“你在我面前就不用再遮面了吧?另外,能不能给个联系方式啊,像这样每次都以培育出兰花新品种的方式诓你来海鸣山,好心累啊!”

“哈哈哈……”

听他这么说,兰姨娇笑道:“你也好意思说诓我,你自己算算你已经诓我多少次了?”

“但是你哪次不是满载而归?我可从来没有亏待过您老人家啊!”

“得了,别嘴贫了,把手伸出来!”

见她神秘兮兮的,柳飞忍不住道:“你这不会是想送什么定情信物吧?”

“放屁!”

兰姨二话不说,朝着他推了一把,然后指着他道:“小子唉,别以为你现在是天榜第一,翅膀略硬,就更嚣张了,我想虐你,还不是动动手指的事?”

柳飞将手一伸道:“玩笑,玩笑而已。”

兰姨从怀中拿出一个红色的结绳绑在了他的手腕上,只是她的两只手似乎一直在微微抖动。

柳飞惊呆了。

他开玩笑的话语竟然成真了。

因为红色的绳结是由发丝结成的,至于为什么是红色的,应该是浸染了鲜血,然后又经过了什么特殊处理。

发丝绳结,在他的观念中就特么是定情信物啊!

她这是在玩什么?

讲真,他的内心这会儿都有点骚动了。

原本他只是想要个第一时间能够联系到她的联系方式而已,谁曾想她竟然送了这个,这也太容易让人想入非非了。

兰姨留意到柳飞的表情,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你不要多想,更不要瞎想!这不是什么特殊的东西,就是一个很有效的联系工具而已。你滴一滴血在上面。”

柳飞干咳一声道:“这真的是联系工具?我见识少,你可不要骗我。”

兰姨剜了他一眼道:“你再废话,信不信我亲自动手帮你放血?”

“别别别,还是我自己来吧。”

虽然心里边这会儿已经是乱七八糟的了,但是柳飞还是照做了。

他用气刃划破手指,朝着发丝绳结滴了一滴血,神奇的一幕出现了,红色的发丝绳结竟然消失不见了。

对,直接消失不见。

他翻来覆去地看着自己的手腕,很是愕然地看向兰姨道:“这……”

兰姨莞尔一笑,快速默念口诀,然后朝着他的手腕处一指,但见红色的发丝绳结又出现了,而且还变得更加鲜红了。

“这是我用我的发丝和鲜血,再辅以修为制作的小法器,我把催动它的方法和口诀告诉你后,他照做就能够第一时间联系到我,只是事先声明,没有什么紧要的事情,不要烦我,不然我一定会拆了你!”

“要不我直接送你一部手机吧,可通话,可视频,可比这个方便太多了。”

“你不想要是吗?行,我收回!你送手机,我也可以收,不过要送就是玄妙阁弟子每人一部嘛,我们的要求也不高,最贵的就好!只是我们会不会用,你能不能打通,这个可就真不好说了!”

“……”

柳飞也就是开个玩笑,谁曾想她这么狠!

谁不知道他们这些实力超脱,痴心修炼的人一般是不使用这些凡尘之物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也没有必要。

一方面,他们都是可以凭虚御风的,速度太快,再借助法宝的话,速度更快,想去其他门派串个门,花费不了多长时间的。

另外一方面,他们也可以像兰姨这样利用自己强大的修为制作小法器进行联系,省钱省心又能展现自己的修为,何乐而不为呢?

除此之外,当然还包括他们不想被凡尘琐事打扰,想精心修炼。

快速吸收消化了兰姨传授的方法和口诀后,柳飞默念心法,指了一下自己手腕上戴着的发丝绳结,结果兰姨手腕上的发丝绳结就立即显现了出来,而且也是红色的。

他当即把自己的手臂送到她的手臂旁,比划了一下道:“嗯,很登对!”

“你说什么?”

兰姨将眼一瞪,柳飞连忙缩回手道:“没什么。我是说好看,嗯,很好看!要不我回赠你几样东西吧,戒指、项链、手镯等等,你随便选!”

兰姨冷不丁地道:“你这是要送我嫁妆吗?”

“如果你愿意要,我当然可以送。”

“想到妖域和那些妖怪做伴了是吧?”

见她捏着粉拳,一步步地逼近自己,柳飞讪笑着一退再退,猛然伸手拿了一盆上好的兰花挡在身前道:“我也是一片好心嘛,没别的意思,真没别的意思。”

兰姨毫不吝啬地送他一个大白眼,一把夺了兰花,低头闻了闻,然后用手轻推,让它安稳归位道:“好了,别耍嘴皮子了,你找我什么事啊?”

这特么一撩起来,不仅是满嘴跑火车,而且还没边没际起来了。

柳飞也是醉。

只是就这么一小会就要切入正题了,太不过瘾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就这样被她不断威胁,而又肆无忌惮地“胡侃”下去。

他又忍不住看了看手腕上戴着的发丝绳结,然后看向兰姨道:“这个是不是可以定位的?”

兰姨微微一笑道:“这个当然!”

“那这岂不是意味着我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你也能够找到我?”

“没错!不是你嚷嚷着要联系方式的嘛,要我的联系方式,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柳飞瞬间暴汗如雨道:“我是不是不能够反过来定位你?”

“聪明!”

尼玛,这特么是不知不觉又入坑了。

本来以为是多么美好呢,结果眨眼间成“噩梦”了!

兰姨看出了他的那点小心思,笑道:“放心吧,我可没心思一天二十四小时监视你,也就是在你祸害那些莺莺燕燕的时候,我会适当地提醒你一下,让你注意身体,注意节制,切不可沉迷,好好修炼等等!”

说完,她默念口诀,柳飞只觉那隐藏起来的红色发丝绳结突然收缩,用力地勒起了他的手腕,整得跟紧箍咒一样。

他慌忙道:“兰姨,你这也太狠了吧?怎么整得像是媳妇监视老公似的?你敢不敢做得再绝点?”

兰姨针锋相对道:“你要是再敢胡言乱语,还有更绝的,我相信只要连续几次,你就会留下心理阴影,累觉不爱!”

还几次?

咱现在就已经累觉不爱了好吗?

女人心,海底针!

就是一个联系工具而已,有必要整成这样吗?

这能怪咱多想吗?

这就是咱的女人也不会如此痛下狠手啊!

绝!

太特么绝了!

她这不是逼着咱祸害她嘛……

柳飞徐徐地吐了好几口粗气,瘫坐在椅子上,仍然抱有幻想道:“兰姨,你开玩笑的对不对?这就是一个小法器而已,只要我不触发它,你怎么可能知道我在干什么?”

兰姨摘下面纱,冲着他盈盈一笑道:“不信啊?那你大可以试试!你可别忘了,这个小法器可是由我的发丝和鲜血制成的,还凝聚了我的修为,单就这几样,想做到这一点就很轻而易举了吧?更何况……”

说到这,她脸色微红,突然戛然而止。

“更何况?”

柳飞皱了皱眉头,恍然大悟道:“你……你可别告诉我‘同性相斥’之类的,我一和别的女人亲近,这发丝绳结就会反应得愈加明显,而与其说这是监视神器,倒不如说是防小三利器!只是兰姨,你又不是我老婆,你这是想闹哪样啊?”

“柳飞!”

兰姨将脸一绷,很是严肃,随后又背对着他,欣赏着一盆兰花道:“这些都是你的主观臆测,我可什么都没说!而且不要把我的好心想得那么……我只是想偶尔监督你好好修炼,仅此而已。我真的很忙的,可没时间把心思都放在你的身上。”

这小法器是她的,怎么制作,又如何内含乾坤,还不是她最清楚!

所以肯定是她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不过有一定可以肯定,咱今后再也别想逃脱她的法眼了。

“呼!”

倒吸了一口凉气,柳飞很是干脆地道:“罢了,罢了,我的命都是你救的,联系方式也是我自己要的,还有什么好说的?就这样吧!”

兰姨立即转过身,笑颜如花地道:“这才乖嘛!”

柳飞以手扶额,快速地收拾了一下无比凌乱的心情,然后说起了正事。

“你是怎么知道九转星盘的?”

听到他向她打听九转星盘的事,兰姨又变得严肃起来。

“果然有问题!”

柳飞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如实把落寒查阅古籍得知的信息告诉了她。

兰姨笑了笑道:“那小丫头很厉害嘛,竟然被她给推测出来了!不瞒你说,我对九转星盘了解得也不多,只是听说很久以前九转星盘莫名消失后,巫族就派出了很多人到处寻找,一直没有找到不说,而且还离奇失踪了很多人。”

顿了顿,她继续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巫族便放弃了寻找,而且还删除了大量有关九转星盘的记载。毕竟为了找到它,陆陆续续失踪了太多的族人,曾经的至宝反而成为了很邪乎的存在,他们对它的定位也发生了改变。”

柳飞眉头紧锁道:“还有吗?”

兰姨道:“自从九转星盘失踪的消息传出后,也是在修真界引起了一段腥风血雨,受害最严重的还是巫族,巫族为此不知道举族迁徙了多少次,饱受颠沛流离之苦,这也是他们不愿再寻九转星盘的原因之一。”

听她这么说,柳飞也是唏嘘不已。

原本守护巫族的至宝变成了他们饱受磨难的根源,他们自然不愿再多谈。

消化了一会儿,他又问道:“那你知道它可能藏在何处吗?”

兰姨道:“有一个传闻中的谶语,‘是海不是海,入眼皆苦海;是厄不是厄,沧桑为谁厄?’说的应该就是它的藏身之地。我有琢磨过,这说的应该就是厄海。”

柳飞一头雾水道:“厄海?有这个海吗?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兰姨笑了笑道:“那是因为只是有些修道之人和有些古籍将其称为‘厄海’而已,它还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名字!”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