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27章:培养个红颜死敌

第927章:培养个红颜死敌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20  |  更新时间:

玫瑰和楚凝霜在海鸣山开开心心地玩了三四天,柳飞一直都没有问她们任何问题,甚至都没有再谈大峡谷的事情。

而在这三四天的时间里,仰仗着白圣果的奇效和玄通丹的威力,他走火入魔的情况已经是大幅改善,可以说再细心调理一段时间,不要再次触发,他就有望完全克服。

这天,他被高战魂强拉到他的小屋中喝了小半天的酒,然后踉踉跄跄地回到家中,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高战魂趁机溜进他的实验室,寻找其他的黑白圣果,结果把实验室给翻了个底朝天,不仅没见到黑白圣果,甚至连伏魔炉也不见了。

“好啊你柳飞,竟然防着我这一手呢!在喝酒的时候,你腰间并没有伏魔炉,显然是并没有随身携带,现在伏魔炉却不见了,很显然是喝完酒你回来后,专门来了一趟实验室,把伏魔炉给挂在腰间了,这特么是防贼一样防我啊,你真当小老头没有办法了吗?”

他嘀咕了一会儿,用手抹了抹鼻子,拿着酒葫芦边喝着边踉踉跄跄地来到大厅,当看到柳玉莲、玫瑰等人正在打牌,他什么也没说,直接闷头走向柳飞的卧室。

柳玉莲见状,立即指着他道:“喂喂喂,小老头,你干嘛啊?飞哥哥都喝成这样,回来睡觉了,你还不放过他?”

高战魂咧嘴一笑道:“我就是特意过来看看他有没有事!”

说着,他已经把手放在了门把上,柳玉莲当即站起身来到他身旁,一边把他往外推一边道:“看什么看?我们都看过了,他没事,你就不要打扰他睡觉了!而且他进屋前特别交代了,如果你来找他的话,直接赶你滚就行了!”

高战魂无力吐槽道:“这特么真的是他说的?”

柳玉莲当即看向了李云柔、玫瑰等人,她们齐声道:“没错!”

“这小兔崽子……”

“喂,放尊重点,他可是你师弟,你对他不尊重,那就是对你师父不尊重,哼哼!”

“你!”

高战魂将手一甩,气呼呼地离开,暗想那天太过兴奋,肯定是上当了,黑白圣果绝对不止三对,不然他至于这么小心谨慎吗?

这家伙,就是想吃独食!

太没有分享精神了!

“哈哈哈……”

看他走远了,柳玉莲回到桌旁,趴在桌子上笑得直不起腰来。

玫瑰饶有兴致地道:“话说他们俩怎么就是师兄弟了呢?我感觉我的三观都被毁了!”

李云柔抚了抚胸口道:“快别提了,关于这个问题,我和玉莲、倾城一起不知道讨论了多少次了,几乎是每讨论一次,就大笑一次,关键是到现在也没有讨论出个所以然来,我觉得我们很有可能会一直讨论下去。”

柳玉莲直起身道:“话说我真的特别特别好奇他们的师父是什么样的!”

听她这么说,众美女全都是心领神会地大笑了起来。

卧室里,柳飞正睡得香甜。

他最近实在是太累了,这次跟着高战魂一起喝了小半天的酒也算是彻底放松了一把。

迷迷糊糊之中,他察觉到绿珠在不停抖动,扰得他不得安宁,索性伸手到口袋里把绿珠给掏出来,放出绝情剑,然后一把将它给勾到怀里,抱着它呼呼大睡起来。

“喂?喂?放开,你给我立即放开啊!太恶心了!”

闻着他身上散发的刺鼻的酒味,又看到自己的宝剑被他这么抱在怀里,而她也相当于是被他给抱在怀里的后,紫筠彻底暴躁了,立即让绝情剑继续抖!

柳飞的酒劲已经是完全涌上来了,所以这会儿完全是潜意识在作怪,他见绝情剑没个老实气,一个翻身,将他彻底压在自己的后背下,继续睡。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绝情剑还动,他一边含糊不清地嘟囔着,一边把绝情剑从后背下抽出来,用两腿一夹!

嘎!

绝情剑瞬间消停了。

紫筠也是目瞪口呆。

他……他竟然把绝情剑给夹在这个地方,而剑锷正好对着他的……

“啊啊啊!”

紫筠缓了一下后,几乎是疯了,继续用意念控制绝情剑,让它拼了命地抖。

让她始料未及的是柳飞不仅没有松开绝情剑,反而把它给夹得更紧了,与此同时,他将身体一弓,一手抓住剑锷的一面,下巴则是抵着剑锷的另外一面。

如此一来,他嘴里呼出的酒气尽数窜入到剑锷空间中来,让她饱受折磨不说,只要她抬起头,要么看到柳飞的大手,要么看到柳飞的嘴唇和下巴……

她实在受不了,又让绝情剑继续动,可是柳飞死活不松手。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她累了,而且是心累,活活地被熏得心累!

她索性窜到自己的床上,把自己给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可是饶是如此,柳飞那打呼噜的声音依然传入她的耳中,让她一度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昏暗的,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这特么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

这辈子怎么就撞到了这个家伙?

这俨然是不把人折磨疯,他绝不罢休了!

就是得道仙子,如果被他这么对待的话,也肯定会生不如死的吧?

……

柳飞美美地睡了一觉,睁开眼,发现绝情剑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绿珠中窜了出来,而他还用两腿夹着,下巴更是直接抵在剑锷上的时候,他的大脑“嗡”得一下一片空白。

这姿势……不忍直视啊!

紫筠岂不是又看到了?

不对,岂不是又被整疯了?

想到这,他赶紧松开绝情剑,然后道:“不好意思,我喝醉了,都不记得了。”

紫筠冷声道:“你这锅倒是甩得够彻底!柳飞,我就纳了闷了,像你这样没素质,没道德,又奇葩的渣男,是怎么被称为神医的,又是怎么坐到华夏首富这个位置上的?”

嘿,这讽刺得倒是够彻底啊!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罢了,反正在你心里,我早就比土还渣,没有任何形象了,所以随便你怎么说吧,就当是听着解闷了!”

“你还有哪怕一丁点羞耻心吗?”

“本来还有那么一点的,是你让它彻底没了。”

“你!”

“好了,不就是抱着绝情剑睡了一宿吗?我还曾经抱着你睡了两晚呢,你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

“还有脸说!我要杀了你,我现在就要杀了你!”

她不停地冲着他怒吼着,柳飞则是伸着懒腰,就当是没听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吼得声音都沙哑了,也不再出声了,柳飞刚想说话,察觉到有人来到卧室门前后,他赶紧寻找绿珠,想把绝情剑给装进去,谁曾想迟迟没找到,无奈,他只得把绝情剑往被窝里一塞,然后以笑脸迎接穿着一袭白色短裙的李云柔。

“你醒了啊?”李云柔笑着走到床边坐下,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道:“是不是有点难受?下次别喝那么多酒了!”

柳飞忍不住打趣道:“你现在倒是反过来成为我的私人医生了。”

李云柔羞赧着拍了一下他的胸膛道:“哪有!刚刚我好像看到你在往被窝里塞什么东西,那是什么啊?”

说着,她就要掀被窝。

柳飞暗自叫苦,咱动作明明很快了,竟然还被她给看到了,这不是给自己挖坑吗?

他也没多想,立即抓住她的玉手,把她往自己的怀里一拉道:“哪有什么东西,你看眼花了吧?”

“没有啊,我明明看到了!不行,我要看!”

李云柔这回也不掀被窝了,而是直接伸手去拍,柳飞当即侧躺在绝情剑之上,指了指她道:“云柔,你这大早上是要例检吗?昨晚这房间可就我一个人,连只母苍蝇都没有……”

“咯咯咯……”

他刚说到这,绝情剑当即釭了一下他的后背,李云柔则是捂着嘴偷笑了几声,顺势往他的怀里一趴,将娇艳欲滴的薄唇凑到他的面前道:“我是那样的女人吗?”

说完,她将头一低就堵住了柳飞的嘴,柳飞双手同时抓住被单,暗想完了,完了,这岂不是又要被紫筠给看个正着?

这特么哪里是培养感情啊,分明就是在培养不共戴天的死敌!

他正想着呢,难得主动的李云柔似乎已经不仅仅满足于接吻了,手脚都主动动了起来,柳飞瞬间懵逼。

绝情剑则是在拼尽全力釭着他的后背,如果它这会儿要是没被小娃娃的法术所束缚的话,估计会顺从紫筠的意念,把他给捅了……

“飞哥,你……怎么了?”

李云柔见自己都鼓起这么大的勇气,这么主动了,他竟然一点儿回应都没有,这心里真的是大受打击,一脸愕然地看着他,眼中更是浮现出了苦涩的味道。

“不是……云柔……”

柳飞想解释,但是发现这会儿无论怎么解释都会浇灭云柔这难得的热情,他索性一咬牙,也不管了,立即手脚齐动,用疯狂的举动给出了答复。

李云柔悬着的心也是放下了,瞬间满心欢喜,更加忘情地投入,卧室之内撩人心魂的旋律响起,虽然低沉且被刻意压制,但对于某些人而言依然很有杀伤力……

紫筠彻底愤怒了,他们竟然当着她的面做这种事,太可恶,太过分了!

她拼了命地让绝情剑继续釭柳飞的后背,柳飞不仅不予理会,而且对云柔的动作还更大,俨然有报复的意思。

紫筠实在受不了了,窜到被子里,然后用手捂住了耳朵。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阵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柳飞赶紧提醒了一下李云柔,李云柔慌忙站起身,理了理被掀起的贴身衣物和裙子。

柳飞立即往被窝里一窜,用腿压着绝情剑,看着走进来的柳玉莲和余倾城道:“你们一个个一大清早的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卧床不起了……啊哦!”

李云柔、柳玉莲和余倾城见柳飞突然浑身哆嗦了一下,蜷缩成一团,立即道:“怎么了?怎么了?”

柳飞强忍着腿下的疼痛,咬着牙道:“没……没事,不小心咬到舌头了。”

听他这么说,三个美女立即相互搀扶着,笑得前合后仰。

柳飞摇了摇头,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当看到有一条未读短信时,他点了进去,激动得差点把被子都给掀开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