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20章:自私之爱,执拗之恨

第920章:自私之爱,执拗之恨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95  |  更新时间:

天气燥热。

晚霞万里。

将要入夜,热闹的海鸣山渐渐安静了下来。

如果此时摆一桌下酒小菜在这峰巅之上,喝点扎啤的话,那绝对是一种享受。

在当年柳飞被逼离开柳家村之前,他就曾和柳玉莲在这里这么小资过。

如今时过境迁,是还可以像当初一样,但是恐怕很难有当时的心境了。

柳飞蠕动了几下有些干涸的喉咙,看着别着头,只留着侧脸对着他的紫筠,暗自惊叹她这皮肤真的如凝脂一般,吹弹可破。

如果能够亲几口的话,估计和喝扎啤一样,降温去热,很让人享受。

只是可惜的是她对他成见太深。

就是他任由小娃娃撮合他们俩,他们俩也很难走到一起。

当然这不是命,而是病,彻头彻尾的心病。

现在紫筠已经深陷到要杀他的泥沼中,难以自拔了。

恐怕连她自己都快忘了为什么要杀他了,原因太多是一方面;她的执念在作祟也是一方面。

感觉到两人的衣服都已经汗湿,他都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肌肤的纹理了,柳飞有些心猿意马地道:“你说你这是何必呢?明明已经吃过一次亏了,还来!”

紫筠立即转身瞪向他,奈何两人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他们都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彼此口鼻中窜出的气息,她又连忙将头别了过去,厉声道:“你以为那东西可以一直庇佑你吗?你早晚有一天会死在我的手里,而且我一定会变本加厉!”

柳飞苦笑道:“你就这么恨我?”

“恨之入骨!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

“其实我们俩之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但是你一而再破了我的底线,我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

看她态度还像上次一样强硬,柳飞真的是好生无奈。

小娃娃这样做,是想让他们增进感情的,但是他们都不能好好地说话,又谈何增进感情?

可以说,他这完全就是在让紫筠不断地积攒怒火。

到头来,遭殃的肯定还是他。

他微微摇头道:“这样并非我愿,而且我向来不是一个喜欢强迫别人的人。我现在和他是一样的态度,只要你答应不告诉九大门派,静妍是魔族公主,我就可以让他放你回紫薇仙门。”

他这样做,可不仅仅是为了梁静妍,也是为了他。

试想如果他们知道静妍是魔族公主的话,肯定会想法设法地抓她,如果抓不到她,那么他们肯定是对他和他身边的人动手,以此来誘静妍上钩。

到那个时候,修真界和妖魔二族的焦点又跑到了他的身上。

他已经被“卧底事件”给整得形神俱疲了,如果再来一次类似的事件,他真的受不了。

而这显然还不是让他最为头疼的。

让他最为头疼的是一旦梁静妍是魔族公主的消息公开,乾元坞和梁静妍都将彻底卷入巨大的漩涡之中。

尤其是梁静妍这边,她很有可能被硬生生地推到对立面,到那个时候,两人可就要真的身不由己,他恐怕再也难以把她给拉到自己的阵营中来了。

他们俩之间的感情很深,这个不假,但是单凭感情肯定是不行的,尤其是梁静妍还背负着父母和整个魔族的期望,需要面对整个魔族被封印几千年这样的残酷事实……

所以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紫筠把这事说出去的,这是他的底线!

为此,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紫筠则是完全杠上了,很是干脆地道:“除非你把我给杀了,不然我肯定会让整个修真界都知道此事。”

柳飞怒声道:“你非要这么逼我?”

紫筠道:“是你宁愿为她着想,也不愿考虑人族面临的严峻形势!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太自私了吗?”

柳飞道:“我承认,我是自私!但是对付妖魔的方式有很多种,你为什么要死咬着这一种不放?有时候相信一个人,就能创造一个奇迹!静妍是无辜的,我相信她最终也一定能够想开,帮助我们。”

“这和我无关,而且在正义和人族生死存亡面前,我不会相信任何人!”

“你!”

两人怒目相视,各说各有理,谁也不肯退让半步,即使隔着几里路,也能嗅到浓浓的火药味。

看她如此傲慢,半句话都听不进去,柳飞怒火中烧,凑头就堵住了她的香唇,疯狂地吻了起来。

与此同时,他也不管绳索会勒紧,腰腹猛然用力,十分霸道地将紫筠给压在了身下。

紫筠察觉到他那强烈的生理反应,又看了看他那双眼充血的眼睛,意识到她无意之中竟然把他给激得走火入魔了。

他这俨然是要把她给彻底霸占的节奏……

她快速调整了一下,稳定心神,也没有去咬柳飞那已经窜入她嘴中的灵舌,而是用意念和绝情剑建立了联系。她知道一旦她咬了,必然招致他更加疯狂的“报复”,到时候遭殃的必然是她!

“绝情剑,快让四周变冷,越冷越好!”

紫筠在心里说了一句,绝情剑立即照做,它乃万年寒冰沐龙血锻造而成,虽然说无法进入到小娃娃设下的强大结界中,但是让整个结界变冷,还是可以轻易做到的。

很快,结界中的气温骤降,冻得让人瑟瑟发抖,柳飞浑身哆嗦了几下后,依然是十分疯狂地吻着她。

两行眼泪从紫筠的眼眶中窜出,不过直接被冻在了她的面颊上,看起来晶莹剔透的,透着一种悲凉美……

她坚定地以为她没有做错!

但是她真的不知道上天为什么要让她经历这样的噩梦。

此时的她真的心如死灰,甚至对未来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当师门中的师兄弟修身的时候,她就已经在修心了,如今心已经被这个突然闯入她世界中的男子给“糟蹋”了,试问还如何修?

过了一会儿,渐渐冷静下来的柳飞侧过头,枕着她的肩膀,嘴唇是黑色的……

他看了看紫筠,一种从未有过的罪恶感油然而生。

如果不是两人都穿着衣服,而且手脚全部被绳索束缚的话,刚才这个修真界第一美人恐怕就已经被他给占为己有了。

可是即使这样,也难以让他心中的罪恶感减弱。

他无疑再一次伤害了他,哪怕是因为走火入魔,但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我……”

稍微调整了一下已经乱得不成样子的气息,柳飞欲言又止,最终一咬牙道:“我知道现在说再多也没有用,你今后随时来取我的命就是,只是我不会把自己的命拱手送给你,我还有太多的事没有做。如果可以用其他方式补偿你的话,只要你一句话,我可以倾尽所有。”

“我恨你!”

紫筠只是简单地说了这三个字,便再无他话。

柳飞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将身体一翻,让她趴在自己的身上,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了。

一晚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柳飞缓缓地睁开眼,赫然发现紫筠竟然是趴在他的肩头睡着了,而且还睡得香甜,似乎也不嫌他脏了……

“看来这一晚你们这小两口的感情又增进了不少!”

就在这时,小娃娃哈欠连天地出现了,紫筠立即抬起头,怒声道:“立即放我走,不然九大门派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小娃娃拍了拍嘴,伸了个懒腰道:“你觉得用这种方式威胁我们有用吗?我还是那句话,答应我说的,我们就可以放你走!当然,别试图说谎,我要的是真心实意的,然后我会给你下诅咒,一旦你违背,将会痛不欲生。”

“你!”

“你还真是比柳飞还拗!不过拗拗也好,这样的话,你们俩会有更多的相处时间。”

说完,他将手一伸,一根绳索立即拴住了绝情剑,他拉了一下绳索,绝情剑立即挣扎了起来,但是最终还是窜到了他的手中。

“你……你要干什么?”

紫筠以为他要对绝情剑动什么手脚,立即慌了,谁曾想他只是端详了一番,然后变出了一把一模一样的来,随后又对真的绝情剑做了一会儿法,笑道:“这绝情剑的剑锷中藏着一个小世界,小世界是你的闺房,正好,你就呆在你的闺房中,让柳飞好吃好喝地照顾你,一直等你答应为止吧!你这拗脾气,这次我和柳飞一定给你彻底改过来!”

说完,他指了一下紫筠,紫筠立即窜入剑锷的小世界中,绑着她的绳索也消失了。

柳飞站起身道:“我知道这个时候静妍是魔族公主的事被公布的话,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但是这样管用吗?”

小娃娃道:“管不管用,只有试了才知道!而且这要看你的魅力啊,看你怎么说服她了。我去紫薇仙门走一趟,去看望看望那个一毛不拔的老家伙,然后告诉他,我这个‘徒弟’要闭关修炼一段时间,嘿嘿……”

说完,他摇身一变,变成了紫筠的样子。

柳飞道:“这要是被发现,可不是闹着玩的!”

小娃娃笑了笑道:“我是干什么吃的?放心,一旦我真的闭关了,他很难察觉的。她就交给你了,一定要把她当成自己媳妇一样对待,千万不要委屈了人家!相信我,一旦你让她心甘情愿地跟着你,你做梦都会笑醒的!”

柳飞暴汗道:“这可比上青天还难。”

小娃娃道:“但是青天让你上吗?”

卧槽,这家伙……

柳飞以手扶额,他却将手掌覆在他的后背上,随意动了几下,然后消失不见。

略微感受了一下,发现体内的气息不再那么紊乱后,柳飞大喜,立即掏出绿珠,将绝情剑收到绿珠中,回到了别墅,开始了培养感情,呃不,是劝说之旅!

而在这过程中,他借助于玄通丹,不断地自我治疗,身体状况也是一天好过一天。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一条不好的消息传来,玫瑰和楚凝霜离奇失踪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