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18章:死杠到底,又欠情债

第918章:死杠到底,又欠情债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56  |  更新时间:

说话之人的声音非常高,她很有可能从他们俩来到最高峰开始,就在暗中偷听了。

这声音虽然好听,但却也是柳飞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声音之一,所以他已经是听音辨人,确定了她的身份。

也正因为确定了,他有些紧张。

梁静妍虽然不知道她是谁,但是她能够在她和柳飞的眼皮子底下偷听,足以从侧面证明她的实力。

再加上她现在有了这样一个很容易引起腥风血雨的新身份,所以她也是如临大敌。

很快,穿着一身紫色长裙,云鬓高盘,冷若冰霜的紫筠现出身来。

她没有说任何的废话,直接将绝情剑指向他们俩道:“我原本只是来取某人的性命的,没曾想竟然听到了这样的秘密,你们俩只能认栽!”

梁静妍见她长得十分好看,而且自内而外地散发着一股仙气,看向柳飞道:“你又欠情债了?”

“……”

柳飞一阵暴汗!

这都什么时候了,她竟然还有心思说这个?

眼前的这位可是一根筋,被她给盯上,她今天是很难脱身的。

他连忙冲着紫筠道:“你既然都听到了,想必对这其中的原委也有一个十分清楚的了解了。静妍她原本是一直呆在我身边的,她是无辜的,亲生父母这种事根本就不是她能够决定的!你身为紫薇仙门的大弟子,不会连这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吧?”

顿了顿,他继续道:“而且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很善良,也很乐于助人,从未害过别人,如果你把对妖魔的恨发泄在她的身上,显然是不公平的!”

紫筠冷声道:“我几时要对她发泄仇恨了?这事既然被我知道了,那她就必须要跟我到紫薇仙门去一躺,由师父和众掌门做主!”

柳飞当即道:“不行,这事你想都不用想!”

“那我就先杀了你!”

“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有任何的退步。”

开什么玩笑,在卧底事件刚刚了结,九大门派都死了弟子,他们对妖魔二族的仇恨暴增到峰值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让静妍出现在九大门派?

即使九大门派中有掌门能够公平、公正地对待静妍,估计也是孤掌难鸣,更多的人肯定希望以静妍作为人质,要挟魔族。

在当前魂葬场已经被魔族找到并占为己有的情况下,怎么看静妍这个魔族公主都是很好的砝码。

他们肯定不愿错过。

紫筠瞪着柳飞道:“本来以为你和妖魔没有渊源,之前是被冤枉的,现在看来,还真没有冤枉你,虽然事情不一样,但是本质都是一样的。你可是有望成为魔尊女婿的人,之前也是魔尊让妖族放你离开妖域的,而不是你说的是貔貅的龙魂,你可真能编,真能骗!”

听她这么说,柳飞瞬间头大如斗。

尼玛,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

刚解除误会,又被她再次误会,而且误会还是不断加深的!

在她面前,这特么是注定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柳飞哭笑不得地看着她道:“我们俩还真是八字不合,天生相克啊!反正我早已不指望你能够听进去我说什么,也不指望你能够不戴着有色眼镜看我了,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带走她的!”

“冥顽不灵,愚蠢至极,找死!”

紫筠眼神一凌,一剑刺向了他,让她吐血的是绝情剑又反了,竟然主动改变方向。

柳飞连忙道:“静妍,你赶紧离开,今后照顾好自己。我对你说的那些,你好好地考虑考虑!”

梁静妍摇头道:“不!我不能走,她会杀了你的!”

柳飞道:“我命这么大,要是那么好杀,早就死在她手里不知道多少回了,你赶紧离开,相信我!”

“可是……”

“想走,没门!”

见绝情剑不配合,紫筠一怒之下把它给扔到一边,然后默念心法,快速地生成了一个气团,将柳飞和梁静妍全部笼罩在内。

柳飞欲哭无泪地看着梁静妍道:“你怎么变傻了?这下好了,咱们谁也走不了了!”

梁静妍莞尔一笑道:“没关系,只要有你在我身边,到哪儿我都不怕!我们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并肩作战了,要不再疯一次?”

柳飞道:“除了一起疯,还有别的选择吗?”

眼下,想要让她重新获得离开的机会的话,他们就只有力拼这一条路了。

虽然明知道他们俩就是拼尽全力,也不太可能是她的对手,但真的已经别无选择。

“你们想打败我?”

紫筠摇了摇头,柳飞和梁静妍相互看了一眼,立即攻打她的左右翼。

打了一会儿,一直在闪躲的紫筠还是没出手,她沉声道:“还不死心?难道非要逼我把你们俩统统打成重伤?”

柳飞和梁静妍也没有理她,继续火力全开!

对于他们而言,像现在这样并肩作战的机会恐怕很难再有了,能尽情疯一次,那就疯一次吧,哪怕结果早已是注定的。

“自不量力!”

紫筠见他们俩压根就不听劝,突然手脚齐出,一起攻向柳飞,柳飞拼命应付,但是最终还是败下阵来。

紫筠冷哼一声,又转而对付梁静妍,没过多久,梁静妍同样落败。

她将手一指,众多密密麻麻的气刃悬在他们的头顶:“识相的话就跟我走一趟,听候各大掌门发落,不然我可就要痛下狠手了!”

柳飞很是无语地道:“我再说一遍,她是无辜的,你不能一棒子把他们所有人都打死啊!”

紫筠冷声道:“无辜?呵呵……九大门派那些死去的弟子们,哪一个又不是无辜的?那些因为妖魔作乱而死去的平民,哪一个又不是无辜的?她既然是魔族公主,那便无权谈无辜!”

顿了顿,她继续道:“而且她如果真的是一心向善,不愿和妖魔二族同流合污的话,大可以加入我们的阵营,配合我们,我们九大门派一定不会为难她的。”

柳飞干笑道:“这话你自己信吗?妖魔二族和修真界早已是结下了深仇大恨,若是被他们知道,她是魔族公主的话,他们还不知道会将她给利用成什么样子呢!”

紫筠厉声道:“真是不知死活!你想竭力袒护是吗?那行,我就先送你去见阎王!”

说完,她勾动手指,众多气刃一起刺向了柳飞。

“嗷!”

就在这时,梁静妍突然两眼发黑,大吼一声,一股巨大的能量从她的体内迸发而出,扫尽气刃。

紫筠看到梁静妍周身萦绕的全是煞气和戾气,大惊,立即如同疾风骤雨一样攻向她。

两人大战了二三十个回合,梁静妍再次败下阵来。

紫筠指着她对柳飞道:“看到没有,她已经被魔界的戾气和煞气所侵袭了,她的本心即使是好的,谁敢保证她在戾气和煞气的侵袭下,不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来?想必你对你被戾气和煞气侵袭之后的所作所为,依然是记忆犹新吧?你自己参照一下!”

看到梁静妍变成这个样子,柳飞也很是震惊。

之前她也曾突然爆发,而且不止一次。每次爆发,她的实力都会提升一大截,但是何曾像现在这样周身上下全是戾气和煞气啊?

长此以往的话,她真有可能控制不了自己。

只是现在也绝对不能让她带走她啊,九大门派的众人若是看到她这个样子,肯定会坚定拿她威胁魔族的决心,到那个时候,她的处境肯定会非常危险。

讲真,他现在真的有点后悔两人见面了。

早知道会是这种情况的话,那还不如暂时不见面呢……

他正左右为难,苦思良策呢,一阵大笑声响起,紧接着小娃娃出现了。

看到小娃娃,紫筠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暗想怎么又是他?为什么每次到关键时刻,他都要出来搅局?

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看到小娃娃,柳飞万分惊喜,快速地向他做了几个手势。

“多大的事啊!”

小娃娃将手一摆,紫筠的气团瞬间被破,他则是急速窜到梁静雅的身旁,快速地点了点她的几个穴位,梁静妍的双眼很快恢复如初,周身的戾气和煞气也消失了。

梁静妍万分诧异地看着他道:“你……你是?你怎么能够控制戾气和煞气?”

小娃娃很是俏皮道:“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还记得那个不翼而飞的夜明珠吗?”

“你……你就是那夜明珠?”

梁静妍不可思议地看向柳飞,柳飞点了点头道:“没错,他就是。”

小娃娃绕着她走了一圈,频频点头道:“你这么一个可人儿变成了魔族公主,确实是命运捉弄人。”

一听这话,柳飞和梁静妍都无力吐槽了。

他这明显也是一直在偷听啊!

我们这好不容易见一面,说说悄悄话,亲热亲热容易吗?

竟然有两个偷听的,而且实力都比我们好,这是不是命犯太岁了……

小娃娃见他们俩神情古怪,笑了笑道:“你们俩不要误会,我只是恰好路过,和这位大美女特意来没羞没臊地偷听,偷听完还把醋坛子给打翻,誓要让你们俩生离死别是有本质区别的!”

紫筠怔了一下,随后勃然大怒道:“你……你说什么?”

小娃娃指了指她道:“瞧瞧,就是吃醋了还不承认,非要我再重复一遍。女人啊,有时候就是这样……”

“你!”

紫筠凶神恶煞地看了他一眼,将手一伸,绝情剑立即窜到了她的手中,她拿着绝情剑就杀向了小娃娃。

小娃娃将手往后一背,一边闪躲着一边道:“你可是已经成为海鸣山的媳妇了,我可不能把你给打伤了,不然我在海鸣山肯定呆不下去了!”

“闭嘴!”

想到之前他将她和柳飞给绑在这山顶一宿,让她不停被柳飞给“侵犯”的画面,她怒意更胜,拼了命地攻向他。

梁静妍见状,立即质问柳飞道:“他……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们俩已经……”

柳飞以手扶额道:“他的话你也信?他这分明就是在故意气她呢!”

梁静妍道:“那她为什么口口声声要杀了你?”

柳飞长叹道:“这个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简而言之,一切都是误会惹得祸,她是彻底杠上我了,我要是不尽快想办法把这事给解决了,恐怕早晚要死在她的手里!”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