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17章:女婿的标签

第917章:女婿的标签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26  |  更新时间: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只是柳飞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他都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可是话又说回来,这要怎么做心理准备?

柳飞看了看蛮久没见的梁静妍,发现她和之前相比,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就是神情看起来冷漠了些。

蝎子、耿明远等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没有多说什么,很是识趣地离开。

唯独高战魂抿着酒,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又看看那个的,啧啧有声,也不知道为何啧啧,更不知道他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

本来已经走远的蝎子见高战魂还呆在那里呢,当即折返,一边拽着他一边道:“你个老糊涂,这是在干什么?”

高战魂笑了笑道:“没什么!就是觉得他们俩还挺般配的。”

“……”

蝎子一阵无语,拽他的力度更大了。

“飞哥!”

待他们都离开后,梁静妍用手撩了一下耳边的发丝,轻喊了一声,依然是喊得那么亲切,没有丝毫的生疏感。

“跟我来!”

柳飞冲着她微微一笑,直接转身走向海鸣山最高峰。

两人来到海鸣山最高峰,俯瞰着整个柳家村,一时间全都是感慨万千。

景依旧,人依旧,真是心再也难以依旧了……

曾经在这里,梁静妍差点疯狂地献出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曾经在这里,柳飞一遍又一遍地询问她发生了什么。

但是时至今日,一个不想回首过往,一个不愿多问,只想像这样肩并肩,静静地俯瞰着海鸣山的一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梁静妍率先打破了这种沉寂。

她抿了抿嘴道:“我来的很是时候,血誓大战被破了……”

任谁都听得出来,这话有些伤感。

要是血誓大阵没有被破,她现在恐怕很难这么轻松地走进海鸣山。

世事无常。

她一个有望成为海鸣山女主人的人,现在却距离海鸣山越来越远。

柳飞转头看向她道:“嗯,被九大门派的人给破了,暂时还没有重新布。不过即使重新布下了,只要你想回来,海鸣山的大门也会永远为你敞开。”

梁静妍抽了一下鼻子,眼角有些湿润地道:“我倒是想……”

如果可以的话,她愿意一直呆在海鸣山,和玉莲切磋,和寒寒打闹,和他当对欢喜冤家,但是她早已是身不由己了。

这一切的根源都在于她的新身份!

这身份注定她不能呆在海鸣山了,也注定他们俩难以像之前一样了。

其实,从她得知自己的新身份一直到现在,都有一个方法可以让他们俩可以继续呆在一起,但是她几乎从来没有考虑过。

她不想这样,她也知道柳飞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

“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见柳飞一直不问她任何问题,梁静妍是知道他为什么这样,但是有些事情是注定无法回避的。

柳飞咬了咬牙,突然一把抓住她的皓腕,直接把她给拉到了自己的怀里,然后凑头地堵住了她那很是冰冷的薄唇,疯狂地吻了起来。

梁静妍“嘤咛”一声,也是紧紧地抱着他,忘乎所以地回应着。

一阵柔中带凌的风从他们的身旁吹过,他们依然是忘情地吻着,并没有察觉这风有何异常。

十分钟后,柳飞松开气喘吁吁,两腿发软的梁静妍道:“你是魔族的?”

梁静妍咬了咬薄唇道:“看来你已经猜到了,尚在被封印之中的魔尊就是我的父亲!”

“轰……”

听到这话,柳飞犹被五雷轰顶,他嘴唇抖动着向后踉跄了好几步,直接踉跄到了山峰的边缘,整个身体摇摇欲坠。

梁静妍连忙伸手拉住他,满眼泪水地道:“这不是我能选择的,我就是做梦也不会想到我的亲生父亲竟然是……是……”

“你没有错!”

见她哭得很伤心,柳飞这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他向她面前走了走,伸手帮她擦了擦俏脸上的泪水。

这些都在他的猜测之中。

但是当她亲口告诉他的时候,他一时还是难以接受。

不过在看到她这伤心的泪水后,他又突然变得释然了。

这些确实不是她能够决定的,她也没有做错什么,只能说这就是命运的无奈吧。

他拉着她走到一块大石头旁坐下,梁静妍往他的怀里一躺,紧紧地抱着他道:“你知道吗?直到现在,我还没有完全接受,甚至一直在怀疑他们是不是搞错了!但是有些东西是无法改变的,比如我体内与生俱来的神秘能量,比如我的血脉……”

柳飞紧紧地搂着她的肩膀道:“别哭了,你就当是向我这个好朋友诉说心事吧,不要想那么多。魔尊不是一直都是被封印吗?怎么会……”

梁静妍道:“我听他们说我母亲是在仙妖魔大战的时候怀上我的,但是还没有把我给生下来就因病去世了,在临死之前,他们俩一起用强大的修为和魔族的秘法将我给封存起来。直到二十多年前,左右护法算着他快冲破封印了,所以就按照他之前的叮嘱,让我借胎于一魔族女子,把我给生出来,然后交由乾元坞梁家抚养成人。”

柳飞眉头紧皱道:“他们为什么会选择梁家?”

梁静妍道:“据说是在千万户人家中选择的,乾元坞满足他们的条件,同时我爷爷又是菩萨心肠……”

听她这么说,柳飞恍然大悟。

他本来还以为是梁家和魔族有什么渊源呢,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

乾元坞犹如世外桃源,与世隔绝,在这种环境下,梁静妍不会被九大门派的人发现,可以远离纷争,平安长大。

同时,梁家手握《乾元谱》上下册,也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好她。

所以从这方面来看,魔族为了能够让她平安成长可谓是煞费苦心。

只是梁老爷子是何许人也?

他可算得上是一个隐世的高人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又岂会察觉不到静妍身上的异常?

所以在死前,他一直在为乾元坞和静妍的安危进行各种布局。

认定柳飞当他的孙女婿就是其中之一……

只是恐怕连他都没有想到静妍竟然是魔族的公主!

柳飞吐了一口粗气道:“爷爷对你真的是没得说。”

梁静妍道:“嗯,我会永生永世都怀念他的!他明明知道我对于整个乾元坞来说可能是一个定时炸弹,依然是抚养了我那么多年,把我当亲孙女一样百般疼爱,这份大恩,我磨齿难忘。”

柳飞顺势道:“那我能够从妖域离开,也是你向他们求情,让妖族放我走的?”

梁静妍点头道:“他很欣赏你,也知道你一直在保护我,所以让右护法对你多关照,甚至还像爷爷一样,想让你成为他的……”

“女婿?”

柳飞苦笑了一声。

之前梁老爷子就曾苦苦劝说,让他成为他的孙女婿,为此,他还和静妍领了假结婚证,举行了假婚礼。

现在魔尊又来,这是静妍的身份无论如何换,他都无法脱离“女婿”的标签啊!

不过听她这么说,他也总算是明白那道异常强大的黑影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放过他了,原来他是魔族的右护法,是听了魔尊的指令对他进行关照的。

不然的话,恐怕他早就死在他的手下了。

梁静妍微微攥拳道:“他也听说了你的性格,但是到目前为止,他依然没有放弃这个念头!我了解你,知道你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也许这就是我们俩的命吧。不过这也没什么,你身边那么多女人,又不在乎我这一个。”

柳飞摇了摇头,一把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前道:“你为我做了那么多的事,我全都记在心里呢,我也很感谢你这么善解人意!只是你刚才这话真的很伤人,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独一无二,不可或缺的。我承认,我很多情,但是我对你们的感情绝对没有掺假。”

缓了缓,他继续道:“仙妖魔之间的恩恩怨怨已经持续了不知道多少年了,这是我们无法改变的,而且妖魔的手段真的太残忍了,倘若席卷人间的话,必定是生灵涂炭!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当我的女人,就柳飞的老婆这一个身份,而不是什么魔族公主,更不是让我去当魔尊的女婿!”

梁静妍满眼泪水地道:“这……”

柳飞一把捂住她的嘴道:“我知道这会让你很为难,所以你也不用急着回答,可以好好地想想,无论你最终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都会尊重你!”

顿了顿,他继续道:“表面上看,我们俩之间现在是隔着一个无法跨越的鸿沟,但是我相信,只要我们的心是连着的,这鸿沟便不存在。”

“飞哥……”

梁静妍很是挣扎地看了看柳飞,又再次用力地抱着他,一刻也不愿松手。

柳飞则是不停地拍着她的肩膀,过了好一会儿,他道:“那个拥有魂葬场的魔族公子是不是想当魔尊的女婿,所以才这么百般折磨我?”

梁静妍有些愕然地看了他一眼,随后道:“本来我和左右护法都不知道这事,这一切都是他瞒着我们,擅作主张做的!我知道后真想把他给杀了,奈何他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又神不知鬼不觉地找到了魂葬场,现在就是连左右护法都忌惮他三分,所以……”

柳飞道:“果然如此,我说我怎么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魔族的一个‘大佬’给盯上了呢,这就可以完全说得通了!他想当魔尊的女婿,然后上位什么的,我不感兴趣,但是想跟我抢你,绝对不行!”

梁静妍很是幸福地用俏脸蹭了蹭他的胸膛道:“我也不会接受的!我和左右护法已经郑重警告过他了,他暂时应该不会再对你怎么样,但是难保暗地里耍花招,你可一定要小心。我虽然被他们尊为公主,但是实力你也知道,和他们差别太大,而且魔族内部现在也挺乱的,都在为他冲破封印,他们获得最大的利益而准备着,所以他们表面上虽然遵从我,实际上我的命令对他们而言根本就没有什么约束力……”

“但是你的命对他们肯定有约束力!”

梁静妍正说着呢,一道清脆且悦耳的声音破空而出,柳飞和梁静妍都是心头一震,神经瞬间紧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