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916章:无与伦比的魅力

第916章:无与伦比的魅力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28  |  更新时间:

虽然不知道魔族公子为什么会盯上像自己这样的“小角色”,但是从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来看,柳飞敢断定他就是被盯上了。

他祭出的种种手段,利用他让九大门派和玄妙阁大战,从而让整个修真界陷入动荡,他们魔族好坐收渔翁之利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要把他给折磨致死。

考虑到他们俩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如果他想把他折磨致死的话,有一万种简单粗暴的方法,他却偏偏选择了这种较为复杂的方法,真的搞不懂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兰姨深有意味地看着柳飞道:“你……是不是因为什么把他给彻底得罪了?”

柳飞干笑一声道:“我也是通过最近这一系列事情才知道这个魔族公子的存在,根本就不认识他,也从来没有和他见过面,试问我怎么得罪他?”

“得罪并非认识,通过某个特定的中间人也是可以的。”

“……”

柳飞有些愕然地看了她一眼,沉默不语。

她这明显是已经猜到些什么了,只是没有点破而已。

其实,柳飞心里也推测到了一些东西,只是他不愿多想,或者换句话说,他不愿面对。

等等,再等等吧,相信很快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愿意接受的,还是不愿意接受的,都会席卷而来。

这一天早晚都要面对的。

兴许现在是时候好好地考虑,该以何种心情,何种姿态面对了。

“哎……”

兰姨轻轻地拍了拍柳飞的肩膀,叹了一声道:“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无奈,我相信你可以处理好。”

柳飞点了点头道:“陪我一起出去走走吧?”

“行!但前提是你得松开我的腿吧?”

……

兰姨带着他到玄妙阁各处走了走,所到之处,所有的玄妙阁弟子皆是毕恭毕敬地向她行礼。

当两人来到一个雕梁画栋,很富古典美的凉亭下的时候,一个飞鸟飞了过来。

它头部像大雁,颈部像蛇颈,尾部像鱼尾,下颌像燕的下颌,嘴像鸡嘴,后半身像麒麟,身上有五彩斑斓花纹,通体赤如火,看起来漂亮极了。

看到它,刚坐在石凳上的柳飞连忙站起身,万分震惊地道:“这……这就是传说中的朱雀?”

兰姨冲着朱雀招了招手,朱雀十分乖顺地走到她的面前,不停地用头蹭着她的掌心,发出一声声宏亮而悦耳的鸣叫。

柳飞瞬间看痴了。

人美,朱雀也美,她们相处在一起,真的是互相衬托,美得让人窒息。

也许是最近看多了兰姨霸气侧漏的一面,如今看她是如此的柔情似水,他的心被“撩”乱了。

嗯,以前总是他在胆大包天地各种“撩”她,但是这次他真是被她这种随性的举动给彻底撩到了。

这个霸气又柔情的女人,身上散发的独特魅力绝对是无与伦比的!

“没错,它就是传说中的四大神兽之一,朱雀。”

兰姨看着柳飞笑着说了一句,心情看起来非常好。

柳飞实在按耐不住,冲着朱雀招了招手,谁曾想朱雀很是傲娇地将头一扭,压根就不愿意理他。

兰姨见状,瞬间笑得花枝招展,花房乱颤。

“太不给面子了!”

柳飞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暗自嘀咕着如果有一天我也有这样的神兽级宠物,绝对会做梦都会笑醒。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龙魂突然道:“它有什么好的?哪里能比得上本龙?看本龙的!”

一声龙啸窜出,朱雀大惊,直接腾空而起,吓跑了……

“咯咯咯!”

“咯咯咯!”

……

兰姨也没有生气,而是以手遮面,偷笑了好一会儿道:“你这是想什么呢,让小貔貅吃醋了,然后把怒气都撒在我的朱雀身上了?”

龙魂道:“本龙吃他的醋?开什么玩笑!他给本龙提鞋都不配!我只是觉得他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哦,那你这不就是吃醋吗?”

“呃……不是!不是!本龙说不是就是不是,你不要惹我讨厌,不然后果会很严重。”

兰姨抚着胸口大笑道:“好好好,你说不是那就不是,谁让你是貔貅呢,上古时期公认的战神啊!话说你能感应到你的第三缕龙魂现在在何处吗?”

龙魂道:“那是本龙的龙魂,本龙又岂会不知?”

“你为何不早日集齐三缕龙魂?”

柳飞连忙道:“对啊,你既然知道第三缕龙魂在哪儿,为什么不集齐?”

她已经是不止一次说自己复活的事了。

虽然不知道她该如何复活,但是想必她的三缕散在世间的龙魂聚集在一起是最基本的条件。

她放着这么大的事情不做,却是一心想着收集药材,制作药浴,这实在让人费解,也有点不太正常。

难道说第三缕龙魂目前所处的地方闯不得?

不像啊!

她即使无法得到,这不还有他们吗?

只要她开口,兰姨一定会帮忙,就是再危险的地方,以她的实力,也可以拿到那缕龙魂啊……

她这到底是怎么想的?

龙魂道:“哎呀,这是本龙的大事,本龙怎么可能不上心?只是现在时机还不成熟,你们就不要多问了。好了,我累了,要睡觉了!在睡觉之前,我觉得很有必要提醒你们一句,你们长幼有别,最好保持点距离,不然成何体统?”

兰姨凤眉微弯道:“哦?看来小貔貅今天是彻底掉进醋坛子里了,哈哈哈!”

龙魂有些生气地道:“才没有!本龙是什么意思,你们俩心知肚明,哼!”

说完,她再也不吭声了。

柳飞和兰姨相互看了一眼,不仅没有丝毫的尴尬,反而都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们俩之间的关系很微妙,微妙得连他们俩都不知道该如何定位了。

所以两人都是放任自流,没有刻意约束,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想了想,柳飞道:“兰姨,你的琴艺应该很不错吧?能否弹奏一曲,让我欣赏欣赏?”

兰姨指了指他道:“你小子越来越得寸进尺了!也罢,看在我今天心情很好的份上,我就弹奏几曲给你听听吧。”

她将藕臂一伸,一指琴从她的袖中窜了出来,然后迅速变大,摆在石桌上。

兰姨莞尔一笑,立即拨动琴弦,弹奏了起来。

琴声一起,柳飞的心魂便彻底被带走了。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她的琴声不仅婉转动人,而且千变万化,绝对是难得的听觉享受。

而就在这个时候,朱雀又飞来凉亭不说,而且竟然是在凉亭四周翩翩起舞起来。

那舞姿……也是胜却世间无数舞者。

柳飞欣赏了一会儿后,索性以手托着下巴,目不转睛地看着兰姨,眼睛都不带眨的。

兰姨被他这么看着,刚开始的时候,脸部表情有些古怪,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初,就任由他这么看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兰姨按住瑶琴上的唯一一根琴弦,将瑶琴收入袖中,看着依然盯着她看的柳飞,嗔怒道:“还没看够啊?你是听琴还是……”

柳飞咧嘴一笑道:“都有!琴声润心,秀色可餐!”

“就你会说话!”

兰姨站起身,走到凉亭边,俯瞰着翻滚的云雾道:“仰泰来虽然也被煞气和戾气侵蚀了,但是他的修为远在你之上,可以自行炼化,我估摸着那魔族公子肯定是每隔一段时间,在煞气和戾气将要被他炼化完的时候,又让他被新一批煞气和戾气侵袭!我担心魔族公子会用相同的方法对付你,你回去后可一定要小心。”

柳飞哭笑不得地道:“他在明,我在暗,他很强,我很弱,更别说他现在还有魂葬场在手了,如果他真打算这么玩,让我彻底陷入被煞气和戾气折磨的死循环中的话,我也无能无力啊!除非……”

“除非什么?”

“你今后就住在海鸣山,当我的贴身女保镖得了!这样的话,魔族公子就不会有下手的机会了。”

兰姨转头看了他一眼,哈哈大笑道:“你可真敢想。”

柳飞道:“你不是说你既当爹,又当妈地负责吗?那肯定是要负责到底啊,不然你救了就撒手不管了,还不如不救呢!”

“去你的!”

兰姨剜了他一眼啊:“我是玄妙阁左侍,事务很繁忙的,今后我抽时间,多去海鸣山看看就是。”

柳飞道:“为什么我觉得整个玄妙阁就你最闲呢?难道是错觉?”

“你!”

兰姨指了指他,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也没说。

……

翌日,柳飞回到了海鸣山。

蝎子满怀敬畏地道:“飞哥,你终于回来了,你真的是赚大发了,认识了一个实力那么逆天的人!异能界和修真界的人恐怕就是做梦也不敢想啊!”

高战魂仰头喝了一口酒道:“确实!小老头我没有几个佩服的人,但是她是其一!就她在卧底事件上展现出来的实力和手腕,太完美了!这也难怪玄妙阁可以超然于九大门派之上,为世间所有修道之人制定榜单和规则,有这样的人在,实现这些没什么难度。”

柳飞笑道:“不让我防着她们了?”

高战魂道:“关键你也防不了啊!反正如果没有她的话,你早就死了。她就是再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对你而言最坏的结果也就是死而已!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那你就死吧,反正是你欠人家的!”

这话说得够“狠”,不过又让人无法反驳。

没有玄妙阁,他确实早就死了。

这份恩情,让他怎么还都不为过。

所以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去揣测,她和玄妙阁这么无条件地对他好,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了……

耿明远看了看四周,连忙用手扯了一下柳飞的衣袖道:“她有没有和你说魂葬场的事?”

柳飞走了几步,有些忧心地道:“提了一下,她说现在魂葬场很有可能是以小世界的形态存在,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应该是在仙妖魔大战之后,有高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实现的。”

顿了顿,他继续道:“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魂葬场落入魔族的手里,无疑让他们如虎添翼,形势对我们而言很不利啊!”

“确实如此。”

他话音刚落,一个穿着黑裙,让他们差点都惊掉下巴的女人出现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